隨著聲音,全副武裝的半精靈出現了。

「你來幹什麼?」

孫立成很奇怪。

「我聽到了戰鬥的聲音,覺得今天的事情很蹊蹺,怕有人偷襲山洞,就跑來看看,沒想到你在這裡,我這就放心了。乾脆,我跟你一起在這裡守著吧。」

所羅門說完,便找了一塊地方坐了下來。

有了一個同伴,孫立成的心放下了不少,再聽沙人營地方向,爆炸聲已經沒了,喊殺聲也小了很多,想來是巴拉克已經控制了局面。

放下心的孫立成又回到了座位上,開始跟所羅門閑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突然,所羅門的臉色一變,對孫立成說:「你感覺到什麼了嗎?」

孫立成一聽,趕忙放開自己的意識,果然感受到地底下不斷傳來波動。

「不好,魔法陣那裡有問題!」

孫立成猛的站起身,大聲喊道。 簡力看著一臉篤定的孫父,給自己點了一支煙,順勢問道:「需要來一支嗎?」

孫父皺皺眉道:「不會,謝謝,簡經理,我聽孫經理說關於曉晴的合同談判,必須由你來最終拍板決定,今天我們好歹也談了快四十分鐘了,如今簡經理你怎麼樣也應該表明一下你們先鋒的態度吧。」

簡力吐了口煙笑道:「說句實在話,公司與一般新人的簽約,並不需要通過我這邊,因為從經濟效益來看,低價簽下一名新人,包裝一下,幫他發行幾首改編過的老歌,圈子裡有些知名度了,再高價甩賣,這是最快的,但是這樣的收入可以作為公司盈利的一部分,但絕不會是一家想要做大做好的公司所首選的。我們需要有自己的當家藝人,需要給旗下的藝人一種歸屬感,之所以你家曉晴的合同要我來談,這洽洽是因為我們對於曉晴的未來有著期望,我們認為如果在我們公司的培養下,可以打造出一個擁有較長職業生涯的明星,而不是那種曇花一現的過客。」

「既然你們這麼看好曉晴,難道連屈屈200萬的簽約費也不肯出嗎?這讓我很難相信你們公司的誠意。要知道除了你們先鋒,到目前為止,至少已經有兩家娛樂公司提出要和曉晴簽約了。」

「現在的娛樂公司很多,並不需要太多的本錢,就可以開張營業,並不需要太專業的水準,就敢在媒體上大放厥詞,那又如何,這樣的公司你覺得如果你們家曉晴去了,會是什麼樣的結果?」簡力攤攤手道。

「貌似你們先鋒也是一家開業沒多久的公司吧,說實話,從我收集到的各項資料來看,似乎你們先鋒也正是你口中所說的那種不需要太多本錢就開張的小公司吧。」孫曉晴的舅舅在一旁冷冷地開口道。

簡力聞言一點也不意外,相反還順勢鼓掌道:「既然你們已經對我們先鋒做過了解了,那麼你們認為以先鋒目前的狀態,會為了簽一名新人而花200萬的代價么?」

「所以你們在曉晴簽約這件事上是沒有半點誠意的!」舅舅冷冷開口道。

「如果你們所認為的誠意就是這200萬的話,那麼好吧!先鋒在這件事上確實沒有誠意,但是既然幾位來都來了,不妨聽一下我們先鋒開出的條件如何?」簡力慢幽幽的說道。

孫曉晴的父母與舅舅彼此用眼神交流了片刻,其父開口道:「來都來了,那就聽聽吧!」

簡力醞釀了下道:「首先,我們對於孫曉晴的個人發展計劃是打造一名先鋒製造的明星,所以對於孫曉晴的這份合同,我們是有別於其它『活力少年』選手的。 大和四年伊始 具體的區別,我相信之前我們孫經理已經和你們詳細說過了,不知道在這裡是否還需要我再複述一遍呢?」

孫母聞言道:「你也不用再重複那些既繁瑣,又沒有意義的內容了。 天價婚寵:權少賴上癮 之前你們孫經理承諾的東西,都建立在自我想象之上。都是一個畫出來的餅。」

簡力點點頭,吐了口氣道:「既然你們不在意那些東西,剛我就說個我們先鋒能接受的上限吧。簽約費20萬,約期3年,3年內在未得到先鋒首肯的前提下,不得缺席任何一場,任何形式的由先鋒安排的活動,當然活動肯定是合法合規合人權的,3年內的任何收益在剔除成本后,藝人本人可以得到20%的收益。」

孫父聽完立刻不屑道:「簡經理的意思就是沒得談了?」

簡力抿著嘴唇無言點頭。

孫舅隨即起身道:「我就說根本沒必要再來這裡談吧,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還是到我們之前談的那家去吧。」說完徑自向門口行去。

簡力見狀揚揚眉道了聲:「不送」

「哈哈,我終於看到我們的談判高手吃癟了。」半晌后,孫自佑慢悠悠地逛進簡力的辦公室幸災樂禍地道。

簡力用眼梢瞟了眼孫自佑道:「無所謂了,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孫自佑笑道:「這個世界從來都不缺擁有明星潛質的人,缺的是我們這樣打造明星的伯樂,不是有句話么——千里馬常有,而伯樂難尋。考慮下那個君子豪吧!」

「你好像特別看中那個君子豪啊!就因為他是毛遂自薦的,成本低么?」

「當然啦,我從來不掩飾自己的想法,就以現在大眾的喜新厭舊來看,打造明星實在不是個明智的舉動。」

「等等,你這話里的意思是說……」

「呵呵,你明白就行了,別說出來啊!」

「行,那你就給交個底吧,給我多少資源?」簡力扔給孫自佑一顆煙,開口道。

「我最多能給你50萬的資金,當然啦,公司的人力資源你可以隨便用,而且我會承諾你的優先順序。」孫自佑看著簡力繼續說道:「兄弟,先鋒目前的經營情況你是知道的,只是剛剛有點盈餘……」

簡力擺擺手,打斷孫自佑的話道:「我明白,而且我的這個先鋒製造要不是你老哥照顧我面子,估計鐵定也就黃了。所以50萬這個價,我已經很滿意了。」

孫自佑抿了抿嘴道:「咱們也不說那些虛的,其實你的思路才是先鋒想要做大的基石,最初成立先鋒時,我就想著快進快出,賺點快錢,但有機會,誰不想做大,做成巨無霸呢?如果不是你提議搞的網站,沒有你打通在『活力少年』專區的推廣,先鋒說穿了還是一家皮包公司。所以你的想法,我肯定是支持的,在公司發展戰略上,沒有什麼給面子不給面子的,你的大方向是對的,我們當然要支持,只不過實在是地主家沒有餘糧,所以我們能給的資源只有這麼點。所以希望兄弟你不會太介意。」

簡力聞言笑道:「行,今天能得到你言詞確鑿的肯定,我也就放心了。我這兩天就約一下那個君子豪,爭取儘快簽好合約,下周我準備到CQ去一次,大概會有些日子,不過後續的事,我會關照喬斌跟進的,你放心好了。」

由於下周就要出行,簡力必須加快行動,於是在與孫自佑談好尺寸后,下午便約了君子豪次日洽談合約事宜。事實上正如孫自佑所說,對於毛遂自薦的君子豪,所謂的談合同,基本就是宣讀一番公司擬定的合同內容,對未來幾年內君子豪的一切公眾活動的一些制約條款。嚴格意義上說這是一份「不平等合約」,然而對於君子豪而言,卻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不過厚道的簡力卻開出來20萬的簽約費,這筆錢儘管孫自佑多少有些微詞,但也沒太在意,接下來的事,簡力便像甩手掌柜似的將君子豪的培訓與包裝全部扔給了喬斌,唯一交待的便是君子豪在與其它的「活力少年」完成一輪培訓后,將由孫自佑安排前往RB進行一次為期6個月的強化學習,而這正是君子豪所專屬的,簡力想要打造的「先鋒製造」的特殊待遇。

與孫自佑等交待完先鋒的事宜之後,簡力又特意來到了「藏雪閣」,開業后的這兩天,簡力一直忙著合約洽談的事,還沒機會去現場看過,儘管趙雪飛電話里多次表示生意不錯,但畢竟馬上要去CQ了,再不去兩次,似乎這掌柜的手也甩得太乾淨了點。

「簡老闆,今天怎麼過來啦!」剛進藏雪閣,一邊正在為顧客介紹商品的小蕊便笑著上前來打招呼道。

「呵呵,這兩天生意怎麼樣?」簡力隨意地問道。

「可累死我了,這兩天我幾乎沒有坐下來休息的機會,老闆,這個月是不是應該給我多點獎金才是啊?」

「沒問題,剛剛開業忙也是正常的,要不然,就該輪到我和趙雪飛兩人哭了,一會我和趙雪飛商量一下,看看這個月的獎金我們怎麼考評,放心,絕不會虧了你,如何?」

「那就謝謝老闆啦!」

「應該的,快去招呼客人吧,對了,趙雪飛他人在吧?」

「趙老闆在辦公室呢,好像在和一個客人談生意。」小蕊邊回答邊向一位客人行去。

來到辦公室門前,見房門是關著的,簡力敲了敲門,片刻,趙雪飛便探頭探腦地來開門了,簡力見狀皺了皺眉笑道:「幹嘛搞得像做情報工作似的這麼小心?」

趙雪飛一見是簡力,先是一愣,隨即舒緩下臉笑道:「簡哥,你來啦,快進來,我正好在和一位客戶談生意呢,你來了正好!」、

坐在辦公室沙發上的是一位皮膚黝黑的中年人,看相貌打扮不像是S市本地人,茶几上放著一個四角早已磨破的老式皮箱,這種情形,簡力心中基本上斷定這又是趙雪飛發現的商機,通常這種打扮的人來盧工的目的便是出售手頭上的一些「寶貝」,當然這其中有真,有假,如此就需要看收貨的主兒有沒有那份眼力和魄力了。

「這是我大哥,也是這『藏雪閣』的另一位老闆簡力。」趙雪飛向沙發上的中年人介紹后,又轉向簡力道:「這位是來自HB襄陽的張鐵柱,帶了幾套文房四寶,今天過來試試水。」

簡力沖著張鐵柱點點頭,遂轉向趙雪飛輕聲道:「這文房四寶你也懂?」

趙雪飛尷尬地笑道:「我哪懂那麼多啊,除了硯台,我還稍微懂一些外,這筆、墨、紙三樣完全是門外漢。」

「那你還在這充哪門子專家啊?」簡力沒好氣地道。

趙雪飛毫不在意地道:「不懂,咱可以學嘛,若是錯過了好東西,那可是罪過的。」說完硬把簡力按在沙發上,沖著張鐵柱道:「張大哥,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雖然我對於文房四寶的玩意不是特別懂,但是也不會讓你吃虧,咱們先看看東西怎麼樣?」

張鐵柱看看趙雪飛,又看看簡力,也不說話,直接打開茶几上的皮箱,皮箱里除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外,還有三個灰黃的錦盒,與衣服混在一起,卻有著一種格格不入的彆扭。

張鐵柱拿出一個錦盒打開,裡面正是一套文房四寶,毛筆看不出材制,但顯然是用過的,方墨的一頭也有著明顯使用過的痕迹,一方硯台倒是顯得十分的古雅,硯蓋上雕刻著一幅山水畫依稀可見,在硯下面隱隱壓著几絲薄絹。

「兩位老闆,你們先看看東西,我們再談價格。」

趙雪飛聞言也不客氣,帶上一副手套,便直接將那方硯台拿出來觀賞,而簡力本想去拿那几絲薄絹,但想了想,還是拿起了那隻毛筆,然而沒有半點相關知識的簡力拿著這麼一支有些禿的毛筆,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去欣賞,以簡力的眼光,這麼只禿筆扔大街上,連三歲的娃兒都不屑去撿拾的。

隨意掂了兩下毛筆,又下意識玩了個兒時的轉筆技能,將毛筆轉了小半圈,便訕訕的放下,也不再看別的,坐在了一邊,等著趙雪飛那邊的結果。

半晌后,趙雪飛終於放下硯台道:「張大哥,不好意思,恕我眼拙,這方硯台我研究了半天,只能判斷出這是近代的東西,距今不會超過50年,只怕……」

張鐵柱聞言直接打斷道:「你甭和我說什麼年代,只要告訴我,這一套東西你願意什麼價格收就行了!」

趙雪飛猶豫了一下,伸出一根粗粗的食指道:「這個數!」

「這是多少?」張鐵柱愣愣地看著趙雪飛的那根食指問道。

趙雪飛癟癟嘴道:「1萬!」

「多少?」

「我說連著雪、墨、紙,一套1萬元!」

「你這小子不厚道,我在別的地方三萬五萬的都有人開,1萬的也就你開口,行了,東西還我,我這就走,浪費時間!」張鐵柱說著,作勢欲起。

趙雪飛見狀笑道:「張大哥,那就耽誤你啦!其實吧,這筆墨紙硯,我還真不太懂,所以也不敢亂開價,既然有人肯出高價,那您就快快出手吧!」

張鐵柱看著趙雪飛邊說邊遞過來的硯台,心中不知在猶豫什麼,片刻后道:「這樣吧,我這皮箱里一共只有三套,這次來S市,沒帶多少盤纏,這幾天都花光了,我願意少賺一點,八萬元,這三套一起賣給你們如何?」

趙雪飛聞言,又順勢將另兩個盒子打開瞄了一眼,開口道:「三萬,多一分錢,我也不要。」

張鐵術有些急了,道:「你這小子也太貪心了吧,這三個盒子五萬,我已經損失很大了,你居然只肯出三萬?這樣吧,你出6萬,我虧本給你了。」

「二萬九。」簡力直接開口道。

「你……」張鐵柱有些意外的沖著掛著淡笑的簡力欲言又止。

「二萬八!」簡力繼續一千一千往下降。

「我不賣了!」張鐵柱梗著腦袋道。

「行,那慢走!」簡力依舊淡定。

「5萬,不能再低了!」張鐵柱還想再努力一番。

「二萬七。」

「小夥子,我們那裡出來一趟不容易……」

「二萬六」

「乖操……」

「二萬五」 孫立成和所羅門狂奔到地底,發現河床上面出現了很多奇怪的東西,這些東西好似爬蟲,但卻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芒。

就見這些爬蟲在向右邊慢慢地爬去,竟然在啃食碎石!

「這是什麼東西?」

孫立成大驚,不由得停下了腳步,想仔細看清楚。

「所羅門,你見過這種東西嗎?」

孫立成扭頭問向所羅門,後者搖了搖頭。

突然,就見所羅門臉色一變,指著左邊大喊道:「快看那裡,有情況!」

孫立成連忙轉身,發現是一個特別大的寶石甲蟲,它正慢悠悠的爬向暗河塌方的地方。

孫立成的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目光不由得盯緊了那個大甲蟲。

就在孫立成聚精會神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背後好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緊接著胸口變得非常疼痛,等低頭看去,發現一截雪亮的刺劍從胸口正穿了出來。

「所羅門,為什麼……噗……」

還沒有等孫立成說完,一口鮮血就從他的嘴裡噴射了出來,緊跟著身體軟了下去。

所羅門一臉陰笑的,用腳踩住孫立成的身體,把刺劍拔了出來,然後看著屍體,哈哈大笑了起來。

鬼王老公,別衝動! 就在這時,後面傳來了打鬥和人跑動的聲音,不一會兒,十多個沙人就從外面衝進來了。

「所羅門閣下,守衛們都被殺死了。下面我們幹什麼?」

領頭的赫然是那個騎兵首領,他手握戰刀,大聲喊道。

所羅門一指左邊和右邊,笑著說:「把那兩處塌方炸掉,你們的陛下就可以復活了。」

沙人們聽到以後,紛紛露出狂喜的神色,便撇下所羅門跑下了河床。

等沙人們跑遠,所羅門低下了身子,看著已經沒了聲息的孫立成,笑著說:「孫立成,你想不到吧,今天你會死在我手裡。既然你現在已經死透了,我就實話實說,西普斯是我的弟弟。我來找你,就是為他報仇的。」

所羅門又用刺劍狠狠的扎了孫立成的屍體兩下,發泄了一下怒氣,低喝道:「我和弟弟相依為命過了一百多年,都是因為你,讓他這個高級祭祀慘死在神棄之地那個鬼地方。這麼殺死你,我感覺有些便宜你了。」

說完,所羅門還覺得不解氣,狠狠地踹了孫立成屍體兩腳,將他踢得飛了出去。

「呵呵。下面讓我看看你這個神選者,體內的神格是什麼樣子的。要說,你也太不小心了,像你這樣一個具有神格的神選者,幾萬年都未必出現一個,沒想到現在要便宜了我。哈哈,有了神格,我也有機會變成偉大的神祇了。」

發泄完怒氣,所羅門笑嘻嘻的向孫立成走去。原來,他不但要殺死孫立成,為弟弟報仇,還要搶奪孫立成體內,大地之神的神格。

想到即將到手的神格,所羅門從心底興奮了起來,臉上洋溢著笑意。

「我靠,原來你是為了這個啊。我tmd真成了唐僧了,以後誰都想來一下,日子還tmd怎麼過啊。」

突然,一個聲音從孫立成的屍體上傳來。

「怎麼回事?」

所羅門當即愣住了,臉上充滿了驚駭。

在他的目光注視下,孫立成那早已經死透了的身體,竟然慢慢悠悠的爬了起來。

「你是什麼怪物?我明明一劍刺穿了你的心臟,而且我的劍受過詛咒,被我殺死的生物根本沒有辦法復活!難道你是偽裝成地精的亡靈生物?」

所羅門用劍指著孫立成大喊,手不停的顫抖。

呸的一聲,孫立成吐出了一大塊瘀血,用手揉著自己的傷口,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向所羅門問道:「你雖然是西普斯的哥哥,但卻不是陰謀之神的信徒,怎麼會知道我的事情?」

所羅門此時已經恢復了狀態,大笑了一聲,然後說:「你對這個世界真是什麼都不懂,游吟和盜賊之神陛下是陰謀之神陛下的哥哥,想不到吧!哈哈……」

看著狂笑的所羅門,孫立成一陣無語,心中感嘆:「這個世界太混亂了,危險無處不在啊!」

既然大家是生死仇敵,自然沒有其他的話可講,所羅門趁著孫立成手中沒有武器,揮舞著刺劍殺了過來。

儘管孫立成現在是赤膊,可他有火焰之力啊。就見孫立成的手一抬,兩團金橘色的烈火猛地向所羅門面門燒了過去。

面對著熊熊火焰,所羅門可不敢硬接,他只能扭轉身體,向旁邊滑了出去,這才躲開孫立成的火焰攻擊。

對一般的魔法師來說,釋放火焰法術前必需吟唱,可孫立成不用,加上他體內澎湃的太極氣旋,這兩條火焰如同火龍,在孫立成的手中上下飛舞,弄得所羅門手忙腳亂。

「大家都過來,不殺死這個孫立成,咱們沒有辦法離開!」

所羅門向正在河床上工作的沙人大喊,後者一看,立刻紛紛提著武器沖了過來。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即便擁有火焰之力,可在十多個人的圍攻下,孫立成還是險象環生,可這個傢伙根本就是不會死的!

不知道挨了多少刀劍,孫立成的腳下已經倒下了六個沙人,敵人開始害怕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