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的幾件拍賣品,有珠寶,也有各種武器保甲,甚至連稀有藥材都有。

期間,在拍賣品中,有不少是陸思川想要的藥材,但為了皇上的密令,最後還是忍住了手。

「將軍,著靈芝可有百年之久,可遇不可求啊!」身旁的隨從提醒道。

陸思川當然明白,自己常年在外打仗,身上也有大小傷口,這時候不光要醫術的大夫,也需要藥材的輔助。

而且藥材的價格也水漲船高,若是現在出手,可不一定能夠拿得下最後的九轉琉璃燈。

就在隨從們想要出手時,陸思川抬起了手攔住了他們,並示意他們退後。

看着藥材被人拿下,陸思川一聲長嘆,將注意力放在下一件拍賣品上。

「差不多了。」陸思川看着展台上沉吟道。

果然,下一件,便是這次拍賣的壓軸。

潘爺滿意的聽着掌柜算是,心裏簡直樂開了花。

這一次,自己帶來的東西,賣出了超乎預料的價格,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

就在這時,場上的聲音,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因為接下來,便是拍賣的壓軸登場了。

許凝正等著拍賣品出場時,卻看見一名下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老闆娘,大事不好了!」

「有什麼事?冷靜點!」許凝叫住了對方,怕他影響了拍賣的氣氛。

「九轉琉璃燈,丟了!」下人神色十分慌張。

「什麼?丟了?」

聽到這話的許凝,臉突然一別,手中的羅扇停住,差點掉在了地上。

原來在一刻鐘前,下人前往後台準備取東西的時候,卻發現守門的保鏢紛紛倒下,裏面的九轉琉璃燈也不見了。

此時,下面的人已經等的不耐煩,開始叫嚷起來。 第378章

你這麼低調幹什麼!

裝逼啊!

馮秋月整個人都獃滯了。

她忽然想起之前在林壞面前,說了新老闆不少壞話。

什麼醜八怪,愛滋……

這也太尷尬了!

不過……林壞應該沒生氣吧,否則也不會幫她要債……

林壞緩緩坐了回去,此時誰都不敢再坐下,膽戰心驚地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一下。

一個女孩見狀,連忙又開了一瓶啤酒,堆著笑臉,主動給林壞倒酒:「老闆,您酒量真好,再喝點……」

其他幾個女孩,也連忙給林壞夾菜,遞煙,要多主動有多主動。

剛才是她們瞎了眼了。

她們現在才發現,林壞才是她們的菜。

這麼有錢,這麼牛,還這麼低調。

這才是做大事的人!

這一看就是王侯將相之才!

此刻,朱經理臉都成了豬肝色,這世上,恐怕再沒有比他更倒霉的人了。

找茬居然找到自家老闆身上。

不過,他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很快調整好心態,哈哈笑道:「陰差陽錯,陰差陽錯啊,我說怎麼感覺林先生這麼親切,原來是咱老闆啊!」

「哈哈,哈哈哈,剛才屬下說話沖了點。」

「看我這張狗嘴,真他媽欠抽,老闆,您要不要抽我兩下子?」

林壞要是抽他,他絕對要說抽得好。

不然,這工作都要沒了!

林壞瞥了他一眼,心裏罵了一聲賤骨頭,說道:「都是文明人,別動不動就要動手動腳的。」

「這樣吧,你們不是喜歡喝酒么,再喝一瓶,今天這事就算了。」

說完,林壞把服務員叫進來,讓他們又拿進來幾瓶酒。

這一次,拿的是洋酒,60度伏特加。

林壞親自給朱經理開了一瓶:「朱經理,別跟我客氣,一會兒我買單,喝吧。」

朱經理懵了。

別說他剛才已經喝了一斤多,就是他沒喝,他也喝不下60度的伏特加啊!

林壞這是要他的命啊!

朱經理喉結滑動:「林老闆,我待會兒還要給馮小姐結那筆錢呢,我要是喝醉了,馮小姐今天就該白跑一趟了。」

林壞:「沒事,反正我現在是老闆,我親自去財務部拿錢給她結。」

馮秋月一陣竊喜。

看來林壞沒生她的氣,還要親自給她結錢。

這個男人太有風度了!

不知不覺,她對林壞好感倍增。

朱經理一時間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了,左右為難。

光頭有點看不下去,皺眉道:「林老闆,做人做事還是不要太絕了。」

「萬一朱經理喝出什麼事來,你承擔得起么?」

林壞笑了:「沒事,我有的是錢。」

「喝死了我賠給他家裏人一大筆錢,說不定他老婆還得感謝我呢。」

「你說是么,朱經理?」

朱經理頭皮都發麻了。

是他自己,一步一步把自己逼上了絕路。

林壞這是不打算放過他了呀。

光頭頓時怒了:「姓林的,你別給臉不要臉。」

「我們尊重你,叫你一聲老闆,我們不尊重你,你他媽算什麼東西?」

「老子是混地下圈子的,管你是什麼老闆,把老子惹急了,照樣叫人弄你。」

「我警告你,你的龍華互娛一直是我罩着的,再敢跟我蹬鼻子上臉,信不信我現在就叫人去砸了你的破公司!」

林壞搖頭:「我不信。」

「草!」光頭怒了:「你在找死!」

朱經理忙唱起了白臉:「好了好了,都是朋友,別上火。」

「林老闆,今天的事是我不對,這樣吧,我喝一杯,算是給你賠禮道歉了。」

「大家都別動手,以後一起賺錢,和氣生財嘛,對不對?」

林壞若有所思,沖朱經理招了招手:「朱經理,你過來。」

朱經理見狀,還以為林壞妥協了,笑着走了過來。

可誰知道,林壞拿起那瓶開封的伏特加,直接淋在了他頭上:「我說了,喝完這瓶我就原諒你。」

「你不喝,那我就喂你。」

草!

朱經理瘋狂了,咆哮道:「你他媽找死!」

「兄弟們,給我弄死他!」

紫筆文學 在眾人看來,無論是身為傑奧集團董事長的陸傑,還是身為首席秘書長的陸康勝,都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輕易得罪的。

所有人都覺得,眼前這個一看就是小老百姓模樣的陳軒,這次真的是一頭撞在鋼板上了。

陸傑一進到兒童樂園,便直接氣勢洶洶地大喊起來。

「是哪個不開眼的敢欺負我陸傑的兒子,給老子滾出來!」

所有人都被陸傑這一喊的氣勢所驚,整個兒童樂園的眾人全都安靜了下來,紛紛看向了這邊。

小哲趕忙跑到陸傑跟前,指著陳軒便告起狀來,「爸爸,就是這個傢伙,剛才不僅打我,還把沙子弄到我的臉上!」

這個小哲雖然年紀不大,可惡人先告狀的招數卻是用得很是熟練。

「你撒謊,我爸爸根本就沒有打你。明明是你先踩壞了我的城堡,還把沙子灑在我頭上的!」

小雨很是認真地講明了真相。

小哲頓時擺出了一副兇狠的樣子。

「你個死妮子還敢多嘴,看我不把你的嘴給撕爛!」

小哲說着,竟是真的就要朝着小雨沖了上來,小雨嚇得連忙躲在了陳軒身後。

小哲顯然是真的要動手,可身為父親的陸傑卻是沒有絲毫管教的意思,倒是一副等著看熱鬧的架勢。

眼看小哲手就要抓到小雨身上。

「啪!」

陳軒一巴掌打了過去,把小哲伸來的手直接打開。

力道不小,小哲的手背直接被打得通紅。

事實上,這還是陳軒看在對方是個孩子的份兒上手下留情,他這一巴掌若是抽在臉上,只怕小哲連站着的機會都沒有了!

「哇嗚嗚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