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笑了笑,將手收了回來。

「鐵頭,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用我的血給你煉藥?」 「鐵頭,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用我的血給你煉藥?」

鐵頭搖了搖頭。

「我的血里,蘊含著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的精華,也算是一種滋補的至寶吧。我用我的血給你煉藥,可以增強葯的效力,讓你的實力增長的更快。」

「剛才那也是一樣。你煉化的並不是我的血,而是血裡面蘊含的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的精華。」

「鐵頭,你應該知道。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雖然是由我一個人服下的,可卻是我們兩個人找到的。這個東西本來就有你的一份,我現在只不過是把欠你的東西還給你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你也不能用自己的血來給我煉藥呀。」鐵頭喊道:「我聽說,人一旦流血過多,可是要死的。」

「那有那麼嚴重呀!」陸羽笑著說道,擺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每天只是少了一點血而已,沒有問題的。我陸羽可不是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人。再說了,我平日里也時常給自己煉製一些補血的葯。這一出一補,我一點事都沒有。」

「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沒有事。」

經過陸羽苦口婆心的勸說,終於讓鐵頭有了一些動搖,開始相信了陸羽。

「當然是真的,我陸羽什麼時候騙過你呀。」

最終,陸羽用著句經典的話,成功的封住了鐵頭的嘴。

總算將鐵頭安撫下來的陸羽心中長出了一口氣。

我靠,老子我容易嗎。安撫鐵頭這個愣頭青,怎麼感覺比搏殺巨蟒還要費勁呀。

我以前一直以為女人哭起來最麻煩。沒想到呀,男人哭起來也是這麼麻煩。

幸虧剛才的那一幕沒有讓人看到,否則的話,我死的心都有了。

總算是將鐵頭擺平了,陸羽隨即把話題扯回了正事上。

陸羽現在是真害怕鐵頭繼續追問下去。

「鐵頭,我的事你暫且不用擔心。我先跟你說說你的事情。」

陸羽神情嚴肅的說道:「鐵頭,你現在盡全力,去打這棵樹。」

陸羽指了指旁邊的一顆碗口粗細的樹。

經過剛才的感動,現在的鐵頭對陸羽可謂是言聽計從。別說是讓鐵頭打樹了,就是讓鐵頭再喝上一罐陸羽以前練的葯,鐵頭都不會眨一下眼睛。

所以鐵頭也沒問陸羽讓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就直接沖著那棵樹出手了。

隨著鐵頭一拳轟出,只聽「砰」的一聲響,這顆碗口粗細的立刻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大片的樹葉嘩嘩的掉落下來。

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自己的手上傳來,可鐵頭卻沒有絲毫理會。而是看著自己的雙手,欣喜若狂。

「哇,我的力量怎麼變的這麼強。」

相比原來的鐵頭,這一擊的威力強大了不止數倍。

這讓鐵頭興奮不已,還不停的向陸羽展示自己的力量。

可陸羽並沒有像鐵頭那麼高興,而是走上前去,看了看那棵大樹。

就在鐵頭一拳打到的位置,一塊樹皮掉落了下來,留下了一道清晰地痕迹。

陸羽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差了些。

陸羽將鐵頭叫了過來,當頭就給激動地鐵頭澆了一盆涼水。

「鐵頭,現在的你,還是太弱了。」

就這一句話,讓興奮的鐵頭瞬間安靜了下來。

鐵頭不明白,陸羽為什麼會這麼說自己,自己的力量明明增長了這麼多。

鐵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成果,有心想要反駁一下,卻不敢開口。

鐵頭只能這樣委屈的看著陸羽。

陸羽輕嘆了一口氣,突然甩動左臂,一下子就將那棵樹打斷了。

「這樣,才算可以。」

鐵頭看著被打斷的樹,不由得發出一聲苦笑:「陸大哥,我現在怎麼可能和你相比呢?」

「不是和我相比,我剛才的這一擊,並沒有用上我的全部力量。我只是告訴你,這才是聚靈成功之後,應該有的威力。」

「你剛剛實現突破,就算不能像我一樣一擊將樹打斷,但至少應該可以將它打裂,而不僅僅只是打落了一塊樹皮。」

這麼一說,鐵頭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陸大哥,你的意思是說我的力量不太正常,現在還太弱了。」

陸羽點了點頭。

「可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是已經突破,聚靈成功了嗎?」

陸羽嘆了一口氣說道:「因為你聚靈成功,並不是完全靠你自己的力量,而是有我在旁邊幫助,你才成功的。」

「按照正常情況,你這次衝擊聚靈應該是失敗的。」

陸羽說到這裡,鐵頭立刻想到剛才自己第一次衝擊聚靈,沒有成功,眼看就要成型的丹元氣旋逐漸消散的情景。

那個時候,鐵頭不僅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丹元氣旋慢慢消散,他自己也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如果不是陸羽在關鍵時刻幫了他一把,鐵頭真的就失敗了。

「我雖然幫你聚靈成功了,可這種勉強的突破,也埋下了隱患。你的氣息、實力,要比正常突破的人弱上一些。」

鐵頭這才弄清了問題的所在。

當然,鐵頭不會因此去埋怨陸羽。因為鐵頭大概也可以猜出,陸羽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那,陸大哥,我現在該怎麼辦?」

完全對這種事情不知所措的鐵頭,果斷的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陸羽。

「我是第一次幫別人聚靈成功,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倒真的是很新鮮呀。」陸羽莫名的笑了一聲,然後說道:「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主要就是你的根基要比別人薄弱一些。若是放任不管的話,對你日後肯定會有影響。」

「這樣吧,這段時間你什麼都不用管了,也不要想著繼續提升修為。你就照我說的方法,全力夯實自己的基礎,將這次突破的隱患儘可能的消弭掉。等到你什麼時候基礎夯實了,能憑自己的力量一擊將這顆樹打斷,我們再做下一步打算。」

鐵頭立刻點了點頭:「陸大哥,我聽你的,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陸羽滿意的笑了笑。

不過,鐵頭隨即想到了一個問題,連忙說道:「陸大哥,我這樣子突破,會不會影響到一個月後的考核呀。宗門會不會嫌我實力太弱,不收我呀。」

「這個應該沒有問題。」陸羽肯定的說道:「宗門的規定只是聚靈成功就行,並沒有要求其他。你現在已經聚靈成功,那就符合了宗門的要求。宗門應該不在這個事情上吹毛求疵的。」

「至於你的實力,那隻能慢慢的來。你只有夯實了基礎,才有資格進一步的提升。」

陸羽拍了拍鐵頭的肩膀,安慰著有些忐忑的鐵頭:「鐵頭,你不用擔心這些。我一定會讓你通過考核的。」

得到陸羽的保證,鐵頭稍稍放下了心。

可緊接著,鐵頭的臉色一變,抬起頭鄭重的對陸羽說道:「陸大哥,我知道你這麼做都是為了我好。我鐵頭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你要接著幫我,我絕對不會拒絕。可我把話說在前頭,我不許你再用自己的血給我煉藥。你如果在這樣的話,我鐵頭寧可將自己練死,也不會再讓你幫我一下。」

陸羽沒想到鐵頭突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陸羽想咧開嘴呵呵笑兩聲,緩解一下氣氛。可面對嚴肅認真的表情,陸羽的嘴角扯了幾下,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最終,陸羽在鐵頭嚴厲的目光中敗下陣來,苦笑著點了點頭,還發誓自己絕對不會這樣做了。

鐵頭的表情這才緩和了下來,又沖著陸羽嘿嘿笑了起來。

陸羽忍不住罵了一聲臭小子。

鐵頭終於聚靈成功了,雖然還有些瑕疵隱患,可終究能過考核這一段。陸羽心裡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下來。

接下來,陸羽在安排好鐵頭的修鍊之後,就開始著手自己的突破了。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陸羽並非一味地只是在幫助鐵頭,他同樣抽出時間,不停地穩固自己的根基,穩步推進自己的修為。

有著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的精華,再加上以前的經驗,陸羽的突破沒有任何問題。陸羽之所以遲遲沒有突破,就是要在這幾個月里。一步一步將自己的根基夯的無比結實。

修真之路,就好比在蓋房子,唯有根基打牢了,才能在上面蓋起百層的高樓,而且堅實無比。

如果根基不牢,只是一味地追求修為的突破,那你就算蓋起再高的樓,也是無根浮萍,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

經過幾個月的沉澱,陸羽現在根基穩固了不少,而且修為也大幅度的提升,已經達到了聚靈二段的極限。

至於陸羽的魔門丹元,也在穩步的恢復著。

如今,時機已經成熟,陸羽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隨時可以實現突破。

照例,陸羽在向鐵頭吩咐了幾聲之後,就在鐵頭聚靈成功后的第五天,開始了自己的突破。

因為各種準備早已做好,陸羽的根基雄厚無比,體內的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源源不斷的為陸羽提供著元氣。陸羽的這次突破十分輕鬆,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陸羽的修為就從聚靈二段,突破到了聚靈三段。

而借著這次突破,陸羽的魔門丹元也差不多恢復到了五成。 一切,看起來就是這麼的簡單。

可這簡單的背後,則是陸羽不懈的努力。

之後,陸羽和鐵頭各自忙碌了起來。陸羽忙著穩固自己的修為,鐵頭忙著夯實自己的基礎。

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

這一天,陸羽和鐵頭一大早就起來了,卻並沒有著手修鍊,而是動手將他們住的小院前前後後的收拾了一遍。

然後,他們將一些必須的東西收拾了起來,裝在了包裹里。

那頭巨蟒的蛇皮,陸羽挑了幾塊質地最好的,做了兩件蛇皮軟甲,陸羽和鐵頭各自穿在了身上。

至於剩下的,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了。

將這一切全部收拾好之後,陸羽和鐵頭來到了院門口。

今天,就是宗門再次對九玄宮數十萬雜役進行考核的一天,也是陸羽註定要一鳴驚人的一天。

鐵頭緊了緊身上的包裹,對陸羽說道:「陸大哥,該帶的東西我都已經帶上了,我們該出發了。」

陸羽點了點頭,轉身看著這個自己住了兩年的小院,眼神中露出了不舍的神情。

「鐵頭,你也好好看看吧。這恐怕是我們最後一次看這個小院了。真是有些捨不得呀。」

對陸羽莫名的傷感,鐵頭有些搞不明白,說道:「這有什麼,陸大哥若是以後有興趣,我陪你回來住幾天就是了。」

聽到鐵頭的話,陸羽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住,自然是可以回來住的。可這兩年相對安逸的日子,恐怕是一去不復返了。

從今天起,自己就要正式踏進九玄宮的大門了。真正殘酷的日子,這才剛剛開始。

最後看了一眼這個小院,陸羽斷然斬下了自己的眷戀,轉過了頭,毫不猶豫的走出了小院。

這一步踏出,陸羽將真正面對修真之路的殘酷,和九玄宮中眾多的天才奇士同場競技。要在這殘酷的世界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這一切,註定充滿了層層的坎坷和荊棘,甚至在生死之間徘徊也會成為常態。

可陸羽,毫不畏懼。

他陸羽,已經不是曾經的陸羽了。

現在的陸羽,既不是萬巫谷的少主,被大多數人仰望的天之驕子。也不是在一干佛道高手的追殺下,惶惶逃命、苟且偷安的喪家之犬。

兩年的時間,已經讓陸羽實現了蛻變。

兩年前,當陸羽第一次踏進這裡時,是一個不到十三歲的孩童,剛剛經歷了一生中最大的一次打擊,處在人生的最低谷中,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只能成為九玄宮中最低賤的一個存在。每天拼盡全力,只為在生死之間努力掙扎。

而在兩年後,當陸羽踏出這裡時,他已經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身體的完全復原,讓陸羽重新有了與他人爭雄的資本。巨蟒內丹和極品朱果的精華,讓陸羽在起跑線上就贏了別人一大截。聚靈三段的實力,讓他可以傲視那些曾經譏諷、嘲笑自己的人。魔道同修的底牌,註定了陸羽的未來不可限量。

這,就是現在的陸羽。

陸羽已經下定決心,自己必將在今天閃耀登場、震懾所有人。

所以陸羽一早就收拾好了東西。

因為在今天的考核之後,陸羽就不需要再回到這裡了。

這,就是陸羽的自信。

鐵頭,緊緊地跟在了陸羽的身後。

當陸羽和鐵頭緊趕慢趕來到雜役區中央時,這裡已經是人山任海了。

相似的情景,幾乎是一年前的重現。

唯一有所變化的,恐怕就是陸羽的心態了。

一年前,陸羽只是眾多不為人知的看客中的一員。而今天,陸羽將成為這片舞台的主角。

因為已經有了一次經驗,鐵頭對這一切已經輕車熟路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