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眼中露出一絲憂傷。

等過了許久,他纔開口了。“她這幾天過度操勞,在我兩剛修復完荒墳的風水陣後,就昏了過去。”說完後,繞開我把外婆抱進了屋子裏。

戰地戈戢 我有些哽咽,心裏很害怕,害怕外婆再也醒不過來,離我而去。從小到大我就她這麼一個唯一的親人,要是她走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等我走進屋子的時候,陳柏已經把外婆放到了牀.上,然後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小黑貓叫了一聲,跳到牀沿邊上,蹲坐在那裏望着外婆,對着昏迷不醒的外婆喵喵叫了幾聲,見外婆始終沒有迴應才停了下來。

這時,外婆的眼皮子動了幾下,然後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看了小黑貓和陳柏,最後目光落到了我身上。我慌忙跑了過去,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外婆,你還好吧?”我抹着眼淚,哽咽道。

她臉色依舊蒼白,很虛弱,見我這副模樣,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安慰我。說道:“都多大的人了,還喜歡哭鼻子,也不嫌丟人。外婆只是累了,休息一會就沒事。”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外婆心裏有事,眼神裏有種莫名的憂傷,過了一會她拍了拍我的手,讓我先出去,她有事要跟小黑貓和陳柏說。她現在醒了,我心裏的擔心也稍稍減了一點,於是抹掉眼淚出去了。

走到屋外,我擡頭望着黑夜裏漫天的星光,突然感覺心有些空蕩蕩的,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不知過了多久,陳柏帶着小黑貓出來了,他臉色不太對勁,看了我一眼,讓我進屋去,外婆有話要告訴我。等我走進屋裏的時候,外婆露出了慈祥的笑,對我招手,讓我到她牀邊去。

等走到牀邊時,她拉起我的手,認真的端詳起我來。外婆的手掌很粗糙,上面佈滿了老繭,蒼白虛弱的臉上也爬滿了皺紋。這個時候我才反應過來,外婆原來已經這麼老了。

“啓明,你和你媽長得真像。”她笑着說道,似乎在回憶着什麼。

我並不知道我媽長什麼樣,只是聽外婆描述過,我媽是個大美人,又賢惠漂亮,當時整個鎮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追求她。可我媽卻偏偏看上我爸那個窮小子,死活就是要嫁給我爸。雖如願嫁給我爸,沒想到卻在生下我幾天後去世了,可謂是紅顏薄命。

外婆繼續抓着我的手,說道:“啓明,你以後一定要堅強,做個頂天立地男子漢,千萬不要讓別人擔心。還有,小黑貓是你唯一的妻子,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能拋棄它,做對不起它的事。”

話說到一半,她猛的咳了起來,沒想到竟然咳出血來了。我頓時急了,趕緊拍她着的後背,着急的問她還好嗎。她擦掉嘴角的血漬,擠出一個十分虛弱的笑容,硬說自己沒事。

“還有前輩是個了不起的人,你一定要聽他的話,可不能讓他操心。”說完之後,她突然臉色一變,張口猛的吐了一口鮮血,然後就閉上了眼睛倒在牀.上,沒了呼吸。

她去世了……

“外婆……”我喊道,眼淚如泉水般涌了出來,心口難受的要命,我唯一的親人就這樣永遠的離我而去了。

小黑貓聽到我的喊聲,連忙跑了進來,看着牀.上已經沒了氣息的外婆,發出幾聲哀嚎,貓眼裏流下了眼淚。這時,陳柏也走了進來,走到哭得悲痛欲絕的我旁邊,拍了拍我的肩膀。

“人死不能復生,節哀。你外婆是爲了村子的安危纔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她是個了不起的人。”陳柏緩緩說道,語氣裏帶着憂傷。“比我了不起……”

後面那句他說的很小聲,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陳柏嘆了口氣,找了塊白布把外婆的屍體蓋住了。“張老太,你安心走吧,我會幫你照顧李啓明的。”

我在一旁已經哭不出聲了,只是眼淚一直往下掉,呆呆的看着被白布遮擋住的外婆,心裏就像是缺了一塊一樣,又痛又難受,無法形容。

沒一會,外婆的死訊就在村裏傳開了,大家都驚愕不已,沒想到外婆才把村子給救了,還沒來得及被大家感謝就去世了。村長更是抹着眼淚,說自己正打算明天一早就帶着村裏人去感謝外婆,沒想到現在卻沒了機會。

經過這幾天的事,外婆在村裏人的心裏就是救命恩人,不少人也都流下了傷心的眼淚。村長讓人找了副好棺材,把外婆的遺體放了進去,第二天外婆就被葬在了村子墳地那風水最好的地方。

陳柏把外婆爲了修復荒墳那的風水陣,保護村子,所以才操勞過度而死的事告訴了村裏人,村裏人更是對死去的外婆感激不已,心裏對她敬重萬分。

“唉,張老太對村子做出的貢獻,比我這個當村長的大多了,可惜……”村長嘆着氣,惋惜的說道。

外婆下葬後,我就整整兩天都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不吃不喝,躺在牀.上就像是失了魂似的。時不時眼淚就會不自覺的流出來,把枕頭都給打溼了。

期間小黑貓和陳柏都在門外叫過我幾次,我沒回應。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小黑貓來的次數最多,每次都會在門外不停的叫上半天,而陳柏則是和我說一些想讓我振作起來的話。

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我房間的門被狠狠的撞開了。陳柏沉着臉,臉上帶着些許怒意,走進來一把把我從牀.上給揪了起來。別看他挺瘦的,力氣卻不小,我瞬間就被他從牀.上給拎了下來。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怒罵道:“你小子有完沒完,你外婆難道希望看到你這副慫樣,要是你一直這樣子,你外婆在九泉之下永遠不可能安息,因爲她放心不下你這長不大的老小子。”他越說越生氣,把我推到了地上。

¤t tkan¤co

小黑貓趕緊跑到我倆之間,着急的喵喵喵直叫,像是在勸我兩。

“是誰當初說要幫小黑貓找回道長的骨骸的?你外婆的死和那些拿走邪物的人有莫大的關係,你這副模樣能替她報仇?男人說話不算話就是個孬種,真替你外婆心寒,白把你養得這麼大。”陳柏絲毫不留情面,劈頭蓋臉的就對我一頓臭罵。

我也被他罵得有些火了,看了小黑貓一樣,惱怒的站了起來,瞪着他。“你纔是孬種,外婆的仇我一定會報,答應小黑貓的事我也會做到,不用你提醒我。”

說完,我正準備出去。突然,陳柏冷笑了一聲,然後拍起了手,說道:“好好好,說的好,可你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嗎,你知道怎樣才能找到他們嗎,難道你以爲就憑現在的你有辦法對付他們?”

面對他一句句誅心的質問,我頓時啞口無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說的沒錯,現在的我和廢物沒什麼兩樣,什麼也做不了。心情低落萬分,緊緊的捏着拳頭,恨自己沒用。

這時,陳柏一臉嚴肅,拍着我的肩膀,說道:“只要你做一件事,那爲你外婆報仇的事和完成答應小黑貓的事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愣住了,有些激動的問他是什麼事。他笑了笑,然後指了指自己,一臉認真。

“只要你拜我爲師!”

“啊!?”我愣住了,很是驚訝。 天色漸漸昏暗,整個混亂之城的東區都變得緊張起來,到處都是巡邏的車子,空氣中瀰漫著不安與煩躁。

到現在都沒能找到唐宋的身影,對於烈焰軍團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畢竟唐宋的實力太可怕,如果晚上來一場偷襲,會死得很慘!

不得不說,烈焰的人也不傻,在外邊搜不到人就折返回來,將地下實驗室還有行政區域都搜了一遍,卻依舊沒有找到唐宋的蹤跡。拍出了好多獵犬,只有又動用了生命掃描,卻依舊沒有發現唐宋的身影。

彷彿,他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打死他們也不會想到,唐宋一直都在他們的行政區域內,此時已經化身一個固執的清潔工,正賣力的清理地下實驗室!

誰能想到,先前強悍到沒朋友的鬼,現在卻跟一幫人帶著口罩干著臟活累活……

不是唐宋跑不掉,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離開簡直不要太輕鬆。而是,他到現在都沒見到獵神分隊,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在烈焰軍團的手裡。

至於那怪異的三叉,唐宋研究了大半天也沒明白什麼狀況。就知道融合靈珠之後,三叉變得很強,然後進入了他的體內。為什麼能進入,不知道;怎麼出來,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覺有很強的力量,戰鬥力不是一般的彪。

轟!

正搬運著,遠處忽然傳來爆炸聲音,火光順勢衝天而起來。唐宋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瞳孔驟然緊縮。是陷阱,還是獵神分隊的人出來了?

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火光衝天,地面就像是跟地震一樣。緊隨其後槍聲響起,唐宋慌忙丟掉手裡的東西,快步朝著遠處走去。

「站住,你去幹嘛?」

守衛兵的話還沒說完,唐宋已經摘下口罩加速飛奔出去。咻的一下沒了人影,守衛兵嚇了一跳,趕緊吹著哨子。

唐宋可沒心思管他們,飛身衝到一輛軍卡上邊,將司機給踹飛出去,然後啟動車子朝著外邊的戰鬥現場衝去。

槍聲越來越近,就在距離行政區不到一千米開外,戰鬥挺激烈。黑夜下可以看得到,一幫士兵在道路中間設立了堡壘,正對著對面一棟樓不停的掃射,火箭彈啵啵的飛出去。

車速加到最大,唐宋雙眸迸射冷光的衝過去。前邊有幾輛車子擋著,唐宋的車毫無顧忌衝上去。

嘭,嘭!

一輛輛車被撞開,軍卡被撞得車頭爆裂,可車子依舊沒有停下來。正在戰鬥的一幫人回頭見到後方衝來的車子,趕忙往旁邊躲開,槍口也跟著調轉過來。

低下頭,唐宋奮力扭轉方向盤,車子左右掃動,碾壓了不少士兵。很快車子失去控制,唐宋趕忙從車門跳出去,咻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是鬼,後撤,後撤……」指揮官非常果斷的大喊,「請求支援,鬼已出現,鬼已出現……」

唐宋可沒管他,衝到對面的破樓。裡邊很黑暗,再加上因為火箭彈衝擊,塵土飛揚,根本看不到人在哪。

眉頭緊鎖的跑進去,儘可能豎起耳朵傾聽。很快聽到有人喘息的聲音,趕忙繞過廢墟。

不出所料,黑暗中有兩個人正靠在牆壁後邊喘息,手裡還抱著狙擊槍。

唐宋忽然出現,可是讓兩人嚇了一跳,槍口立即對準。唐宋按住槍口,低聲道:「我是鬼,怎麼只有你們兩個?」

因為爆炸衝擊太大,兩人都受傷了,其中一個大腿和面部都被炸得有些慘不忍睹。

也沒管兩人呆愣,唐宋趕忙蹲下來把手按在受傷的戰士身上,天象之氣快速洶湧進去。

「你還真沒有被他們控制。」左邊的戰士鬆了口氣,喘息的解釋著,「獵神分隊狙擊手,代號獵狗,這是獵貓。」

唐宋眉頭緊鎖的把手按在兩人身上,力量不要錢的輸送出去。現在可不是吝嗇的時候,後續怎麼辦,等後續再說。

很快兩人感覺好受了一些,獵狗繼續道:「我們以為你被控制,想要混進去,沒想到在這被發現了。」

「你們隊長呢?」唐宋低沉問道。

獵狗苦笑:「今天他們大肆搜索,我們走散了,隊長他們三個不知道往哪個方向。外圍把控也能嚴,出不去,我們一直躲在水溝里。」

轟!

沒等多說,房屋又炸起來,唐宋趕忙將兩人按下去,周身籠罩一層天象之氣形成防護罩。碎石飛射過來,全都被擋在防護罩外邊。

雖然黑暗,可獵狗兩人看得清楚,一時間都懵了。那些碎石明明飛到跟前,卻都漂浮在外邊,不是一般的好看!

等到碎石停止飛射,唐宋的丹田一震,碎石便倒飛出去。也沒等兩人反應,一手提著一個,朝著窗戶飛奔而去。

剛跳到對面另一棟樓的樓頂,轟的一聲,後邊又炸起來。唐宋頭皮發麻,咬著牙繼續往前加速跳躍。

他們一定是使用熱成像,在黑夜裡也能看得到……

獵狗兩人倒是反應很快,被唐宋提著,他們便回頭沖著後方開槍。兩人也不愧是狙擊手,一槍一個準。

連續跳了好幾棟樓,總算擺脫追擊,唐宋不得不停下來。原來三叉也不是擁有源源不斷的力量,他還是會感覺到累。

不過,這種累,反而讓他放心了不少。就怕真便成怪物,那才恐怖……

將兩人放到樓頂,唐宋稍稍喘息,看兩人傷口已經開始癒合,低聲道:「你們先在這,不要急著出去。你們的傷口會自動癒合,別問。我想等下神靈會過來,你們想辦法跟他匯合。匯合之後,想辦法朝著東邊方向發射信號彈,會有人進來接應。」

也沒等兩人回答,唐宋趕緊閃身離開。提著兩個人,真不是一般的累。

他得去吸引注意力,給他們爭取時間。這邊發生戰鬥,神靈應該也已經趕過來,還有東區埋伏的特工,應該也在趕過來……

順著反方向跳了好一會,總算被盯上,子彈再次跟上。這幫人也是瘋了,明明樓房裡邊還有人,他們根本就不管,直接就火箭彈攻擊。

看來,烈焰也是逼急了,非得弄死自己不可…… 轟,噠噠噠……

戰鬥依舊,唐宋都是跑一段然後搶佔對方的一台重機槍,或者搶奪幾個炸彈,扔完又繼續跑。

只有他一個人,跑起來輕鬆很多。雖然還是會消耗,可至少能支撐很長一段時間。

整個乙區都變成戰鬥現場,黑夜下好多區民啊啊的叫著,到處亂竄。軍團則是繼續對唐宋包圍,只是唐宋飄忽不定,搞得他們相當混亂。

約莫二十分鐘,遠處終於又傳來槍聲,唐宋不由鬆了口氣。神靈終於還是出現,鬧騰這麼久,要是再不出現他就要累趴下了。

很快就看到信號彈衝上天空,唐宋深吸了口氣,牟足了勁朝著烈焰行政中心沖。一路狂掃,不多會搶佔了一台小坦克。將方向固定到往前沖,然後到後邊裝彈,往中央區域發射。

轟!轟!

坦克就是爽,炸起來特別美麗動人。

只是還沒等唐宋來得及高興,小坦克也被擊中,轟的顫動,強大的衝擊差點沒讓他吐血。

小坦克被迫停下來,唐宋剛衝出坦克,正好看到天空飛來好幾發炮彈,可是把他給嚇出翔,死命往側面房屋飛竄。

轟!

嘭嘭嘭……

伴隨著爆炸,唐宋撞開房屋牆壁,儘可能避開爆炸衝擊。都不知道撞了多少牆壁,可算是停下來。

渾身發麻,身上的衣服全都破裂,爆炸的熱浪衝擊讓他的皮膚有點火辣。

丹田翻騰,體內的三叉嗡的自主出現在手中,力量又來是從三叉裡邊洶湧出來。

停留了大概二十秒,感覺身子好了許多,唐宋繼續翻身到屋頂上。上方視線寬廣,他可以看得到對面行政區的動靜。

不出所料,一批接著一批的士兵從四面八方正在往回縮,而對面的行政區有好多車子正往另一個方向開,明顯就是輸送那些要員。

噠噠噠……

沒等多想,遠處又傳來槍聲,唐宋轉過頭望去。火光下可以看得到一幫人正在往這邊衝擊,可是在他們的後方還有人包抄。

媽蛋,獵狗說得沒錯,烈焰軍團很聰明,從一開始就在外圍安排了接應,內外包抄。

緊咬著牙,唐宋只能繼續往前沖。後方是神靈還有那些特工,算起來他們都是以為他被困,所以才出擊。現在他必須得給他們開路,至少要先確保安全。

很奇怪,三叉拿到體外反而力量更強大。一個閃身衝到行政大樓前邊的軍團,三叉迅猛甩出。

嗤嗤……

三叉的三個尖端都發出光芒,真的跟切割機一樣掃過去,無論是人還是槍,都被切成兩半,不是一般的殘暴。

唐宋哪有心思嘔吐,跟著三叉繼續往前沖。前邊那兩輛小坦克都已經開始調整炮台,一台鎖定後方戰鬥現場,一台則是鎖定了他……

廝殺,暴虐!

一路哭狂掃,唐宋很快衝到小坦克前邊,牟足了勁抬起腳踢過去。

嘭!

小坦克前頭抬起,也在此時炮彈嘭的發射出去,只是方向變成了更遠的地方……

轟!

遠處炸起來,唐宋也沒有回頭看,快速翻騰到小坦克上方。嘭的一聲,坦克被壓扁變形的停下來了。

轟……

還沒等唐宋來得及離開,坦克被擊中,竟然是不遠處的另一台坦克發射過來。

爆炸衝擊,唐宋不得不翻騰下來。氣血翻騰的喘了一會,咬著牙繼續衝過去。這些人真的很瘋,他們所有的重心都在殺了自己,其他根本就不管。

衝到坦克上邊,這回唐宋沒有把坦克壓扁,太費力。跳進去,裡邊有兩個人,沒有給他們反抗的機會就幹掉扔出去了。

調轉坦克,朝著行政大樓衝過去。後方的士兵早就開始往側面潰散,行政樓里的人也都跑出來。還是跟之前一樣,固定好方向就去裝彈,炸!

反正不是自己的地盤,炸成什麼樣都可以……

一路衝擊碾壓,不多會坦克衝到了台階下方,大樓裡邊已經沒有槍聲了。唐宋這才調轉坦克,瞄準遠處的戰鬥。

轟,轟……

可惜,炮彈有點少,很快就沒了。好在很快神靈他們也退到行政大樓,約莫二十人,已經有人受傷了。

唐宋沒有再參與戰鬥,而是跑進大樓四處張望。因為爆炸,已經沒有任何燈光,也感應不到任何人影。看來,他們是打算炸了這裡!

跑出去,唐宋大聲喊著:「建立防線,注意加強裝備,他們可能要炸了這裡!」

一邊喊著,唐宋一邊跑過去撿槍,然後朝著對面攻擊。烈焰軍團真特么多人,怪不得能成為S區老大,感覺就殺不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