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強能夠感知到這些傀儡身上並沒有生命氣息,不過他也沒有往傀儡上面去想,首先想到的便是殭屍。

殭屍這類東西,在外面的人族大陸也是存在的,只是數量非常稀少且很難成氣候,所以非常少見。

「還真讓頭你說對了,這個人的本事確實不小!」

陳強最先聽到的那個聲音,此時對黑衣傀儡開口說道。

這個青衣傀儡名為青十,用罩網罩住陳強便是他出的主意。

「活人,你就一個,我們卻有十一個,怎麼算你也打不過我們!我說你也別讓我們兄弟浪費力氣了,乾脆乖乖束手就擒好了!」

青十跨前一步,距離陳強僅剩不到十米,侃侃而談道。 午後的時光總是美好的,圖書館里一個女孩不斷說著什麼,而對面的她始終一言不發,端著茶杯獨自望向窗外。

「那晚,哈拉不知為何死了,在於墨的煽風點火下,所有的目光都都被吸引去了。我在於墨的幫助下來到了人間,但是我快成年了,我的翅膀就要長出來了,我不能這樣去見他。」女孩乞求般地看著阿魘,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許有時候一眼就註定了情緣。

「人生苦短,相思漫長,天知道等待你的的將是邂逅或是錯過?」她終於開口,「一粒『形魄丹』可幫你十年保持人類模樣,可即便如此,你們這一生還是要錯過的。人妖殊途,你能改變了容貌,可你還是妖,刻在血脈上的證明,若強行在一起,命運會懲罰你們的。」

「我……」

「你講了許久,也累了。是否可以聽聽我的故事?」阿魘放下茶杯,修長的手指搭在淡青色的瓷杯上,「我曾偶遇一對戀人,你應該猜得出來,他們是一人一妖。」

阿魘停頓了一下,遲疑半晌,繼續說道:「我記得那個男孩是妖,妖族太子,身份高貴與一個人類女子相戀……」

那是一個阿魘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景象,屍橫遍野,妖世都城滿是四分五裂的死屍,沿途無數房屋,樹木燃燒戰火,硝煙中夾雜著奔跑呼號,滾滾衝上天際。

他披著戰袍早已污跡斑斑,身後再無一人,慘然一笑:「父王,這妖族的天下,兒臣終究守不住了。」

他孤零零地站在戰場上面對千軍萬馬,濕漉漉的長發凌亂地撒在肩上,霧色消散殆盡,他執刃淌血,雙眸一瞬不眨,提刃拔出,衝進那千軍萬馬中,所向無人可擋,如同在千軍萬馬中活生生殺出了一道衝天血浪!但,終究寡不敵眾,滿是鮮血的他倒在了血泊中,再也不能動彈……

那場大戰妖王打敗,妖王一族皆被殺盡,自此妖世再無妖王。

黃泉路上,開滿曼珠沙華啊,冶艷的如同他身上的鮮血,妖嬈的如同火焰,在灰白色,孤零零的幽冥之路上顯得那麼的燦爛和奪目,燦爛的讓人眷戀,奪目的讓人絕望。

他疲憊地走著,走過十里曼珠沙華,路過奈何橋,接過孟婆湯,一飲而盡。

恍惚間已不太記得她的模樣,但他依舊記得第一次見女孩的感覺,淺淺淡淡甜甜,如同那絲絲煙雨,朦朧不清。

「喝完了,該去『往生池』投胎了。」孟婆沒有再去看他,只是自顧自地攪拌著那一缸孟婆湯。他也沒有說話,就站在奈何橋邊,幾葉扁舟載著去投胎的魂魄去「往生池」,沉浮不定,搖曳其上。

一葉扁舟停在他面前,孟婆淡淡地說:「你該走了。」

他依舊沒有說話,緩步乘上扁舟,駛向「往生池」。

很快他就來到「往生池」,旁邊一個人背著光站著,一襲月白長袍煞是好看,「這就是『往生池』,跳下去,你就可以投胎了。」說著,那個人轉過身來,一個精美的面具遮住了白衣男的半張臉,「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投胎在人間;第二,投胎在妖世。」

「人間!」此話不出,那個面具男明顯一愣,「為何是人間?」

他沒有回答,他不知自己為何選人間,他也不記得他為何留戀人間。累世情緣,誰記起,誰忘卻,黃泉下有孟婆湯,飲一杯不知前世今生,了卻前世情緣。

面具男眼裡閃過一絲震驚,用小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喃道,「她也選了那個她曾經最嚮往的地方。」

夏日的陽光從窗戶撒進來,今天的天氣不錯,照了一屋的暖意融融。

「所以,妖族太子投胎去人間了!」阿魘前面的女孩有些不可置信,眼睛驀然睜大,死死地看著窗外,絕望的眼神又染上些別的複雜的神色,唇動了動,終於沒開口。

「你想得沒錯,他們兩的相戀,導致妖王一族滅亡,致整個妖族差點毀於一旦,這就是人與妖相戀的代價。」

女孩低垂下腦袋,微顫的長睫毛和她逐漸蒼白的面頰,她能想到現在的她心裡會是多難過。「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語閉,她便離開了雅苑圖書館。

一排書架后一道人影靠在邊上,安安靜靜的聽著一切。

「於墨,你故意告訴她我這裡有『形魄丹』,就是為了讓她親耳聽到人與妖相戀的危害嗎?」阿魘挑了一下眉。

那人緩步走了出來:「阿魘謝謝你。如此就不打擾了。」

看著他遠處的背影,阿魘不經意地嘴角一勾眼角流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這孟婆湯真是越來越摻有水分了。」她細細品味著茶水,人是否會品茶,是否能品出其中甘甜可口、余香裊裊,就看這個人怎麼想了。

「可惜了,我這個故事的女主角也放不下心中所愛,她可是選擇了她曾經最嚮往的妖世啊,命運真是會捉弄人。」

沒人發現翼族的「翼靈」曾經丟失了一會兒,也沒有誰發現可多多曾偷偷去過人界,一切照舊。

可多多的目光定定垂落在於墨身上,彷彿對周圍一切都毫無覺察,甚至連語調都是平平穩穩無波無瀾的,「你怎麼來了?」

「見你心情不好,來陪你說說話!」於墨蹲下來,與她平視,「狐王的女兒狐玲兒明日要與姜離定親,屆時妖世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去做個見證。姜離可是我的好哥們,我肯定要去祝賀一番,你也去唄。」

可多多小聲嘟囔著,「別人都是成雙成對的,我去湊什麼熱鬧!」

……

那天,妖世一片喜慶,狐族裡到處吵吵嚷嚷的,掛滿紅燈籠,燈籠的火光染紅了誰的容顏。傍水而造的樓閣盡頭處,背山面湖,矗立著一座豪華宮苑,內中殿宇巍峨,金碧輝煌,掩映於靈峰嘉木,山清水秀之間……

樓中人也換好了衣裳,披上華服,臉上畫著淺淺的淡妝,清純之中多了幾分淡淡的媚色,愈發嬌艷如花。

無數賓客都來為狐王賀喜了,老白俯身探出腦袋,風卷短髮,他聽見滿山喧沸,舉家赴宴的妖怪們興高采烈,喜慶滿滿,如同人間那般張燈結綵,熱鬧非凡。

「啊,你們是?」一位年輕的女子走上前,她渾身的妖氣瀰漫,可見她的絕美面容,眼眸深紫高貴,長發還帶有魔魅的紫色光澤。

老白回禮一笑,「誒喲,你怎麼能忘了我呢?上次我還誇過你漂亮呢!」

那女子掩面笑了,「討厭,那麼多賓客在呢,人家怎麼好意思!」聲音魅惑得像能融化聽者的心,那聲線那語調像一柄柔軟的羽毛刷輕輕刷過心間,致其酥倒、著迷!

「姑娘真的好美啊,」老白用手肘碰了碰小迪,「上次見你就感嘆世間怎會有如此可人,現在又見,簡直比上次還要美上幾分!」

「對對對!」小迪立刻會意,瘋狂點頭。

「哈哈哈,現在的男子都那麼有眼光,哈哈哈。」她笑得花枝亂顫,老白也是知道喜宴可以蹭飯吃,不出所料地湊上去大獻殷勤,各種阿諛奉承,沒幾分鐘便把那狐媚女子哄得十分開心。

「幾位朋友請快快入座,今日是小妹的訂親宴,各位一定要好好地在狐族玩一玩。」 負婚 說完還不忘往老白拋一個媚眼,甚是妖艷魅惑啊。

「老白,你牛啊!」一旁的小迪迫不及待落了坐,酒席上是什麼都有,各種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更讓人稱讚的就是那桃花釀,一股清純的酒香撲面而來,輕輕地抿了一口,清香綿柔,還有絲絲的靈氣順著喉嚨竄入丹田,令人讚不絕口。

「可惜了籃望和林茴不方便過來,不然籃望那個吃貨,得把狐族吃垮了!」小迪抓起一個雞腿就啃,吃相極其隨意。

……

「別吃了,」老白示意小迪看向那最熱鬧的一處。

只見一年輕女子披上紅色華服,緩步走下來,亦給人一種裊裊婷婷之感,一頭淡紫色的秀髮隨意披散在腦後,用一根粉色色的緞帶系起,略施妝容的面容又有著傾倒眾生的神韻,清純之中多了幾分淡淡的媚色。

「那就是準新娘。」小迪發出驚艷的目光。

一旁同樣身穿華府的男子抬起準新娘的下頷,他的神情略顯刻薄又不懷好意,但偏偏在又有种放盪不羈的魅力。

老白細細一看,愣了一下,這位男子修長得極為英俊魔魅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王者之氣讓人不敢小看。

「龍王!」老白有些吃驚。

「龍?」小迪有些不解,「龍怎麼住在妖世?」

「千年前,龍族還是威震八方的神獸,卻被剔除了神籍,墮為龍妖!」只見老白始終凝視龍王,妖世殘餘的夕陽,顯淡淡的暖意,照在他臉上,精美俊雅的面頰平時總有些隨意不羈,此時眉心卻不經意地擰在一起。 「生人?難道這些人真的殭屍通靈?」

聽到青衣傀儡的話,陳強再次加深了先前的猜測。

他知道對方所說的生人就是活人的意思,一般情況下只有死人才會對活人用生人這個字眼,這和異族對人族用『人類』這個字眼一個道理。

狼性索愛:帝少的契約新娘 「生人,我說的話你聽到沒有,負隅反抗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乖乖投降雖然也還是死路一條,但起碼能讓你死的更快一點!」

青十說完一句后,緊跟著又說了一句。

只是這勸降的話,說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刷!

在青十話落的瞬間,陳強突然的動了。

他速度非常快,一把擒住了青十,削斷了對方的脖子,提著青十的頭顱又退回了原位。

這一切只發生在瞬息之間,在那些傀儡沒有反應過來前,便已經完成了這一切。

「嗯?不是殭屍,你是什麼東西?」

直到提著青十的頭顱在手,陳強才發現這根本不是殭屍,或者說是屍體通靈,而是某種造物,可具體是何種造物他又說不上來。

「本大爺不是東西,本大爺是偉大的傀儡,快將本大爺放了!」

青十隻剩下一個頭顱,生命力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快放了青十!」

「對,快放了青十」

……

其他青衣傀儡也立馬鼓噪起來。

「哼!」

陳強一聲冷哼,直接手蓄力,便要捏爆青十的頭顱。

對方是殭屍也好,是傀儡也罷,對他殺意卻是實打實的,既然想殺他,他便沒打算放過這些傀儡。

「朋友,且慢!」

此時,黑衣傀儡大喝一聲,排眾而出。

「你有何話說?」

覆手 陳強停下了手上動作,想聽聽這個黑衣傀儡怎麼說。

黑衣傀儡給他感覺有些不同,並非是實力方面的不同,而是靈智方面的不同,從剛剛的對話判斷,黑衣傀儡的靈智好像更接近生靈一些。

「你若放過青十,我們就放你走!」

黑衣傀儡說道。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你的話我信不過!」

陳強微微搖頭,話語淡漠道。

「你要怎樣才肯放過青十?」

黑衣傀儡問道。

「一枚極品靈石,你若能拿出一枚極品靈石交換,我便將他還給你!」

陳強揚了揚手中的頭顱說道。

「你太貪婪了!極品靈石我沒有,你換個條件吧!」

黑衣傀儡搖了搖頭說道。

「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

陳強不再多語,直接動氣手來,捏爆了手中青十的頭顱。

「殺~!」

戰刀席捲而出,一輪彎月直掛長空,刀光如同匹練一般橫掃而出。

「轟!」

一瞬間這個地方沸騰了,元氣暴動,刀魚遊走,赤色與銀色殺光交織。

「殺!」

以黑衣傀儡為首,十個傀儡手段盡出,煌煌箭芒如大星橫空,箭矢尾翼綻放著黑色流光。

破擊!

戰刀翻飛,十尾刀魚浮現,吞噬絞殺著一切。

「嗡!」

元氣大手橫掃而過,空間震顫。

「劈啪!」

先是一具青衣傀儡承受不住,炸碎成漫天殘骸。

「啪!」

「啪!」

「啪!」

緊跟著又有三具青衣傀儡炸碎。

「助我!」

黑衣傀儡一聲大喝,只見剩餘的六具青衣傀儡身上冒出青色的流光,一股腦的注入到了黑衣傀儡體內。

黑衣傀儡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在黑衣傀儡的氣勢達到頂峰之後,六個青衣傀儡直接萎頓在地。

「嗯?」

見到黑衣傀儡氣勢大漲,陳強急遽後退。

黑衣傀儡原本就很接近神魂期了,氣勢大漲后,便極有可能突破到神魂期。

「沒有突破神魂期?」

黑衣傀儡的氣勢已經停止了增長,雖然比剛剛強大了兩倍都不止,已經無限接近神魂期,可依然停留在靈竅期。

「殺!」

陳強再次返身殺回。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