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娟的交際圈子檔次很不錯,朋友大多都是商宦家的兒女,對於這類人,楊廣真的有些應付不過來,他一直覺得自己能夠遇到李陽和陳娟這樣的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在遇到類似他們的應該很難的。

搖搖頭,楊廣不再多想,回到家中打開了電腦,楊廣卻是查詢起住宅情況下,是的,他想要買房了。

中海作為華夏的金融經濟中心,房價也是飄在天上的,很多人都將這裡的一套房當成了終身奮鬥目標,以往的楊廣對於買房也是抱著長征的理念,但如今不同了。四千多萬,看似很多,但和豪奢的住宅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當然,楊廣也可以先等等,反正現在賺錢對他而言很容易,完全可以等以後直接買別墅豪宅。

但楊廣想要回家了,確切的說,有錢了,他想要孝敬一下父母,但如果沒有一套房的話,父母肯定不會讓他花錢的,所以他需要先買套房讓家裡放心,雖然這樣或許有些浪費什麼的,但如今的楊廣也不在意了。

查看著諸多房源消息,關注到一些天價住宅,哪怕不差錢的楊廣依然有些咋舌,畢竟為了不帶來什麼麻煩,楊廣需要注意斂財的節奏啊,還真是和那些富豪們沒法比,好在如今的楊廣要求也不算高。

選定了幾處目標,就等明天去看一看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溫和的陽光通過梧桐樹的枝葉縫隙撒落下,給正在角落處噴雲吐霧的楊廣和李陽蒙上了幾個光斑。周圍的樹木青草帶來的自然氣息,在這個鋼筋水泥的大城市中,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那個躍層住宅我看著不錯,你怎麼想的?」李陽很不講究形象的蹲了下來,

「我?」楊廣皺皺眉,心裡也是有些下不定決心,買房似乎對大多數人而言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特別對於普通人而言,那是要住一輩子的地方啊,少不得多多參考什麼的,雖然如今的楊廣已經完全不同了。

但是像買包煙一樣的買套房卻也沒有那麼容易,終究觀念還沒有徹底的轉念,雖然如今想要買房更多的是讓父母放心,但怎麼都要住一陣子的,所以楊廣對此也是很認真的。

這幾天楊廣都在中海各個房地產公司的售樓處,周末的時候,陳娟還跟著湊熱鬧的,不過她還要工作,剩下的時間就是楊廣和李陽哥倆了,兩個大老爺們看房,雖然給人的感覺怪怪的,但沒辦法,誰讓楊廣沒車那,而且也要有個人給自己參考參考啊,方明遠要上班,只能讓李陽來了。

而且李陽這個傢伙也是不安好心,估計是惦記上關於售樓小姐的傳說中,比楊廣還要積極的。

「嗯,確實不錯,只不過總感覺差點什麼。」楊廣嘀咕道,這倒是實話,不過楊廣自己也有些疑惑,之前學生宿舍住著沒什麼問題,在自己租房住的也沒有什麼問題,這幾天看的這些房最次也是複式樓,不管是面積還是其他的,都要比租房那裡強很多,怎麼總是感覺有些彆扭那?!

「嘿嘿,差個妞!」李陽嘿嘿笑著說道,楊廣白了他一眼,自顧自的尋思著,隨後望了望周圍的環境,可以說這處小區的綠化不錯,而且周圍交通便利,不遠處就是商業區之類的,很是繁華,楊廣似乎有些懂了。

「哎,我估計就是有錢鬧得,如果錢不多的話,能夠買套房就謝天謝地了,還會挑剔什麼,如今有錢了,標準就高了。而且我總算是想到哪裡彆扭了,這裡雖然綠化還是不錯,但是和學校里可是沒法比的,而且說起來還更喜歡的還是老家農村裡,雖然看起來不太起眼,但是有個大庭院,特別的敞亮!」楊廣苦笑著說道,

「還有一個問題我突然想起來了,你也知道,以後我估計會玩翡翠賭石一段時間,也想要自己切石什麼的,在這樣的電梯樓里總是感覺不對勁,到時候也會擾民?!」

李陽先是點點頭,又是搖搖頭,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直接捻滅了煙頭,站起身說道,「嗯,阿摩同志,你這種自我批評自我審判的行為很值得表揚,你也腐化墮1落了啊。你就說你想要個別墅不就行了,這幾天還總是在這些高層住宅小區折騰,不過你說的有些道理,肯定是有個庭院接近自然更讓人舒服了。」

「別墅?哎,我賬戶上看似錢不少,在小城市或者老家縣城別說一套別墅了,幾套也買了,可這裡是中海啊,雖然勉強也買得了,但根本剩不下多少錢了。之前就是想著買套房好讓父母可以安心接受我的孝敬,只是想要過渡一下,這時候看了看之後,卻又感覺彆扭了,真是有錢脾氣漲啊。」楊廣神情有些怪異的說道,

「還有一點,方才你也說到了點子上,那就是買別墅的話,我一個人也太孤單了點,想著買高層住宅什麼的,一個人不會顯得太孤獨。現在看一看,那個兩百多平的躍層也不小啊,總不能弄個更小的,真是麻煩!」

「阿摩同學,你忘了當年怎麼鄙視我了,說什麼你有錢了會如何如何的,只要你按照當年的想法去做,一點都不會孤單,也不會覺得房子大了。」李陽鄙視道,

「你也別嘀咕了,我算是看透了,你就直接買個別墅,也不用買太大了,買個小型別墅,住著就不錯,你自己感覺舒服,還方便你切石什麼的,而且你總要考慮你父母以後過來的住處!」

「好的小別墅也不好找啊。」楊廣嘀咕道,他還真查過這方面的資料,那是為以後準備的,不過想一想李陽的話,也覺得有道理,楊廣也算是下定了決心,「那就直接弄個小別墅了,豁出去了,反正這錢來得容易,買房也不算是浪費,留下一千多萬孝敬父母什麼的,三千萬怎麼都能弄個不錯的小別墅了。」

「豪氣,阿摩,你說錢來的容易的時候,很有種王八之氣四溢的感覺啊!」李陽豎了豎大姆指,玩笑道,隨即想到了什麼,「小別墅,嗯,你等等,我似乎想到了一些,你等著,我打個電話問問。」

李陽掏出手機打了出去,楊廣疑惑的在一邊聽著,李陽是在和他父親通話,聽著李陽的言語,楊廣有些意外的挑挑眉,看來要有個意外的驚喜了。不一會兒李陽掛斷了電話,看著楊廣說道,

「你不說我還想不起來,這次也算是巧了。前陣子老家那邊的一個伯父來找我爸,這個伯父可是大老闆,家裡開著酒廠,很有錢,全國各地的買房,人家可不是用來保值,而是作為自己出行的時候的住處。在中海就有兩套別墅,呃,好,現在想起來還是有買房來保值的意思,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現在這個伯父遇到麻煩了,之前來找我爸就是尋求一些幫助,這個伯父玩的買賣很多,其他的還好,前兩年還學人去做期貨了,結果今年出問題了,本來這也就罷了,人家不差錢,但他家的酒廠出了醜聞,這下子可是動搖根基了,如今正在四處籌錢填窟窿那,上次見面的時候,我聽到他和我爸談話的時候,就說過這一次要出售各地的房產了。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中海的一套別墅我倒是見過,是水雲間那片,那裡就是小別墅區,挨著月牙湖建造,環境沒的說,周圍還有些一些高檔住宅,各方面條件都很出眾,那裡的房源可是很搶手的,當年立項之後,就售出大半,後面的人更是都搶不到了。他那套別墅連住都沒住過,還可以算新房那,還是精裝修。」

水雲間楊廣倒是沒有聽說過,不過月牙湖那片他倒是知道,確實條件極為出色,雖然不比檀宮以及景區山莊之類的所在,但更接近市區,周圍人氣也很旺,而且能夠讓李陽說好,可見優秀。

楊廣是真的動心了,不過還有個問題,「那裡的房源那麼搶手,該不會你那個伯父已經賣出去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之前根本沒有在意這件事情,我已經讓我爸問一下了,一會兒就能夠得到消息了。」

李陽也是有些遲疑,不過也不差這點時間了,而且楊廣這時候有錢,既然打定主意買棟小別墅了,那麼總能買到的,錯過這個就錯過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下定了決心,楊廣也輕鬆了,和李陽扯淡著。

忽然在李陽擠眉弄眼的示意下,楊廣回過頭,就看到之前接待他們的那位秀氣的售樓小姐在不遠處望著他們,之前楊廣說要對那個躍層住宅考慮一下,估計人家這時候還在期盼著那。

也不知道是不是楊廣現在很有暴發戶的氣質,這幾天看樓的時候,都沒有被人漠視,態度都很不錯,楊廣作為一個善良的人,也難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了想,楊廣朝著那位售樓員走去,解釋了一下。雖然售樓小姐有些失望,卻還保持著笑容,點點頭,走回了售樓中心。


「人家很失望那,你怎麼不約她晚上去喝一杯來彌補一下啊。哎,說起來,如果水雲間那裡的小別墅還在的話,你很可能錯過一次美好的夜晚那,這幾天我也算是看出來,這些住宅越是高檔的,售樓小姐的質量越高啊。我都想買房了,當然,要是讓我自己去買應該比較好。」

李陽打趣道,說著說著就滿臉的嚮往,後來又打了個寒噤,顯然是想到了陳娟了,那姑娘可是散打愛好者。

楊廣直接扭過頭表示對李陽的鄙視,當然不可否認的,楊廣心裡的想法似乎和李陽有些類似啊。

「我估計她這時候正鄙視我們那,兩個大老爺們湊一塊買房,玻璃啊!」

「干,別扯上我啊,我家小娟可以證明我的純潔!」李陽晃了晃中指,還要說些什麼,手機響了起來,接起來說了幾句之後掛斷,李陽開口道,「看來你的美妙夜晚真的要拜拜了,那套房子還在,走,我們去看看。」

乘坐著李陽那輛牧馬人兩人直奔金楊那邊,水雲間就在那附近,到了水雲間附近之後,楊廣的眼睛也是越來越亮,這邊的綠化環境更好,各式觀賞樹木以及清脆草地充滿了自然氣息,而且這片區域的容積率肯定很低,在中海這座繁華喧囂的城市頗有些鬧中取靜的意思,一路上也看到周邊的設施十分的齊全。

來到水雲間的正門外,李陽打了個電話,沒多久一個瘦削中年人從小區內走了出來,這位是物業的一名人員,通過他帶著李陽和楊廣去看房,這裡的安保看起來比較正規,登記之後,三人直接開車進去,這位物業經理很是善談,行車期間也對李陽和楊廣介紹著水雲間的各種優勢之類的。

楊廣一邊傾聽著,一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道路旁的觀景樹以及各種花卉奼紫嫣紅,不遠處的月牙湖閃爍著粼粼波光,猶如花園般的感覺讓楊廣很喜歡,這裡比起中海大學校園內可是絲毫不差的,甚至因為這裡是別墅小區,人員的稀少,論人均要比校園內還要強。

幾十棟小別墅錯落分佈在月牙湖周邊,庭院如森,在幾個小廣場上有著各式噴泉涌動著,在微風吹拂下帶出淡淡的水霧。沿著主道開了一會兒,按照這位物業經理的指點,拐進了單獨的支道,很快到達目的地。

「那邊是保安的例行巡邏,我們小區其他條件不說,最大的賣點就是安全。」姓張的物業經理介紹道,隨後帶著李陽和楊廣走向那棟歐式的小別墅,只從外觀上楊廣就感覺很不錯,特別是那個庭院更讓他喜歡。

通過指紋密碼驗證之類的,張經理打開了大門,一邊解釋道,「因為李先生暫且讓我們託管這棟別墅,所以這裡的私人安保系統記錄了我的資料,這些之後都是可以更改的,甚至如果不滿意的話,可以直接換一套。」

楊廣點點頭,走了進去,原本楊廣還以為內部裝飾會很奢華的,但出乎意料的是這棟小別墅選擇的是田園式風格,原木裝點設計,進入之後的感覺很有種進入大自然的感覺,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木香,讓人心曠神怡,淡黃色的實木地盤和牆板,白色的天花板,暖洋洋的色調給人感覺很舒服。

「還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啊,沒想到你那位伯父的品味相當不錯啊。」楊廣朝著李陽說道,

「嘿嘿,有錢自然也就有品味了,人家的品味是,只要有的,他就會擁有,聽說他在全國各地的房產裝修風格也是各式各樣的。說起來那位李伯父卻是很有些儒商的感覺。」李陽聳聳肩,

就像是李陽所說的那樣,他的那位李伯父之前可是不差錢,估計花在裝修上的錢絲毫沒有吝嗇,不管是傢具還是電器什麼的,都是頂尖的,總共二層,樓上樓下的看了一會兒之後,楊廣真的很滿意。

特別是這裡甚至都沒有讓人居住過這一點,更讓他喜歡,還真是有錢脾氣漲了。

來到陽台上,可以看到不遠處微波蕩漾的月牙湖,風景很好。特別是在陽台上還有著一些藤製品,比如說藤椅,可想而知,如果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躺在藤椅上享受陽光的滋味肯定很不錯。

「就是這裡了。陽子,你問問你那位李伯父,多少錢,什麼時候可以辦手續?」楊廣開口說道,他確實很喜歡這裡,這處獨棟別墅在以往只存在他的夢裡,如今想到很快就要屬於自己了,楊廣有些激動起來。

原本以為來錢容易的話,自己會有暴發戶那樣拿錢不當錢的意思,但這時候似乎有些特別,是因為房子對華人的意義嗎?這些楊廣不知道,甚至他都沒怎麼去想,因為沒有必要啊。

「兩千三百萬,當年多少錢入手的,如今就多少錢,裝修全免。」李陽笑著說道,顯然之前已經問好了。

兩千三百萬?楊廣怔了怔,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甚至楊廣做好準備大出血了,誰讓他喜歡這裡那,而且中海的房價又這麼的誇張。這棟別墅去年才交付,還沒有住過人,不說裝修的花費,只是房價的漲勢就可以提價的,能夠這個價錢拿下,只能說這是李陽和他父親的面子了。

而且這棟別墅裝修的極為品味,價錢也低不了,雖然不怎麼了解,但怎麼也要上百萬的。

楊廣點點頭,看了李陽一眼,和李陽之間的關係,也使得他根本沒有說什麼廢話,兩人之間用不到那麼客氣。倒是一邊那位張經理聽到這個價格,臉上掩飾不住的驚訝和羨慕。

「李伯父沒有時間過來,不過他託付了這邊的律師,一會兒打個電話聯繫一下,就可以直接去辦手續了。」

看楊廣很滿意,李陽也不再廢話,看時間還早,直接打電話,之後帶著楊廣去找那位律師……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十天之後,過戶手續已經辦完,如今水雲間的這個單棟別墅就是屬於楊廣的了,和物業那邊也辦理完交接,私人安保系統也全面的更換,這裡雖然沒有住過人,但是家政公司還是經常回來打掃,所以倒是很乾凈。

之後開著李陽的牧馬人,楊廣跑了幾趟商場,什麼被罩窗帘之類的全部更換了一遍,還有其他的什麼廚具之類的也都準備了一些,不管用得上用不上的都要預備著。

在這個方面,陳娟以及方明遠的女朋友張雅靜可是幫了不少忙,女人在這個方面顯然更為拿手。一切都準備好之後,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之後,楊廣還有李陽方明遠幾個在他的新房裡開了個慶祝會,熱鬧的很……

「你該買輛車了,不然的話可不方便,而且那兩個車庫也浪費啊。怎麼樣,要不要弄一輛跑車什麼的?」

李陽提著個行李箱,跟著楊廣走了進去,直接將行李箱丟在了客廳,自顧自去冰箱中取了飲料。這個傢伙今天被楊廣拉壯丁,將出租房內的一些東西收拾了過來,雖然完全可以直接丟棄,但想一想並不麻煩,也就沒捨得。

「跑車?我也想啊,不過還是等等,等我成為億萬富翁之後再說。」

楊廣躺坐在鬆軟的沙發上,隨口道。跑車這種刺激熱血的東西,年輕男人估計沒幾個不喜歡了,楊廣也不例外,只不過他感覺太過高調了點,畢竟他賺錢也是通過特殊能力啊,所以決定暫且先放放。

「至於買車倒是沒問題,不過我這幾天要回家一趟,先給我爸買輛車,回來之後再自己買。」

說到車,李陽也來了興趣,當即和楊廣談論起汽車的問題,還不住幫楊廣參考著哪個牌子比較好,比自己買還要熱心,沒辦法李陽家裡管的很嚴,那輛牧馬人還是畢業之後才買的,在家裡的額度內挑選的最喜歡的。

「行了,不和你扯了,老頭子那邊這陣子管我也管得很嚴,要不是因為你的事情,他都不讓我出來玩了。哎,我只想當個紈絝啊,非要讓我去做什麼管理,也太殘忍了。」李陽很是哀怨的說道,

對此楊廣也很清楚,李陽家裡就這一個孩子,自然要好好栽培了。畢竟李陽有那個潛力。

「對了,要不要把我的牧馬人給你留下,不然住著別墅,還要打車或者坐公交可是有些掉份啊,反正我可以蹭老頭子的車。回頭你買車了,讓我替你磨合新車就行了。」李陽臨走前想到了什麼似的問道,

「卡里有錢,什麼時候都不掉份兒,而且這幾天就要回家,我也用不到車。」

楊廣笑道,至於所謂的什麼磨合新車之類的,不過是個玩笑罷了,彼此的關係哪裡用在意那些事情啊。

送走李陽之後,楊廣整理了一下行禮,看著不少很有些紀念意義的物品,想著這些物品曾經代表的人們,楊廣也有些感嘆,時光如水啊!

整理完這些之後,楊廣也懶得出去了,怎麼都要熟悉熟悉自己的新家啊,於是就到了陽台上再次玩起了遊戲,電話鈴聲響起,楊廣拿起來看了看,來電顯示上是周曉敏,看到這個名字,就想到那個活潑開朗的女孩。

楊廣心中有些疑惑,這個女孩找自己做什麼,不會是攛掇著去追許麗?說起來,對於周曉敏對自己態度那麼好,楊廣也是有些奇怪的,不過更多的還是榮幸,畢竟人家可沒有貪圖楊廣什麼。

「喂,大帝,方便說話嗎?」電話接通之後,就傳來了周曉敏清脆的聲音,不過這個稱呼可是讓楊廣微怔。

「呃,我是楊廣。這個大帝的稱呼怎麼來的?我還以為你會叫我獃子那!」楊廣笑道,

「嘿嘿,你也知道自己是獃子啊,之前一連糾纏了許麗好幾天,之後卻這麼長時間沒有消息,你不會是真的想通了放棄了?」電話那頭的周曉敏毫不見外的說著,

「至於大帝,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名字代表的意思嗎?上次問你名字的時候,我就感覺你這個名字很熟悉,等回去之後才想了起來,鼎鼎大名的暴君啊,說你大帝也沒有什麼問題那,雖然你一點都不霸氣。」

果然是這樣,從小到大,因為名字的關係,也給楊廣吸引了很多的眼球,不過沒辦法,這是父母決定的啊,事實上原本楊廣的名字並不是這個,而是楊文廣,結果登記姓名的時候出現了問題,楊廣老爸想了想,楊廣就楊廣,不管名字怎麼樣,都是個皇帝啊。比起楊文廣這個將軍名還是要強上不少的,於是就這麼定了。

就連李陽和方明遠他們叫楊廣為阿摩,也不過是山寨人家大隋皇帝的小名罷了。對此楊廣倒是也不在意,一個名字根本代表不了什麼,而且這樣的名字也是能夠讓人印象很深刻的啊。

「呃,名字算是意外,雖然山寨了,但也不代表其他的一切都要山寨啊,沒有霸氣的基因啊!」楊廣笑道,

「那你可要努力啊,別給這個名字丟臉啊,人家皇帝好歹牛叉了好長時間的,我這是抽空給你打個電話,就長話短說了,你今天晚上有空嗎?」周曉敏一副你要上進的口吻,隨後詢問道,

「有空,這些天都很有空。」楊廣說道,心中思索著周曉敏這是要做什麼,難道還是要給楊廣牽線搭橋不成?

說起來周曉敏熱情的很讓人意外,畢竟之前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而且楊廣也看得出來,周曉敏是真的和他很親近,也不是那種看上楊廣的意思,反而有種類似親人的感覺。雖然楊廣並不知道為什麼。

「那就好,是這樣的。今天我和小麗要搬家,需要一個苦力幫忙啊,你可以過來嗎?雖然你看起來有些乾巴巴的,但好歹也是個男人啊。回頭可以讓小麗好好的感謝你一下哦。」周曉敏引誘道,

楊廣失笑,周曉敏這顯然還是要給楊廣創造機會啊,不然的話,且不說有搬家公司什麼的,就是內部傢具什麼的變動,周曉敏她們也可以找到很多自願的牲口的,何必來找只不過見過一面的楊廣啊。

不過楊廣還真是有些心動,雖然如今楊廣因為手頭有錢了,想要多了解一下諸多女子的特點,並不想要這麼早的穩定下來,但許麗這位麗人真的很不錯啊,嗯,不一定見面就要追求人家啊,而且只看許麗的表現還有周曉敏的說法,就知道許麗很不容易打動。而且別的不說,就算作為朋友也很不錯啊。

「額,曉敏同學,我們不過是見過一面而已,你就不擔心引狼入室?」楊廣反問道,但顯然已經有所決定。去見見也好,不說其他的,起碼和兩個美女在一起,也比自己一個人要來的舒服啊。

「哼,我可是有防狼術的,而且看你乾巴巴的,能不能打過我都是個問題那!」周曉敏很不客氣的說道,更多的還是俏皮的感覺,這讓楊廣噎了噎,這種事情他可不能承認了,不管是不是事實。


就像是李陽一樣,從來都在楊廣面前吹噓陳娟如何如何聽話云云。

而且楊廣如今真的不一般啊,上次醉酒之後強化了自己,醒來后可是一身冷汗,但是看到自己並沒有什麼詭異的變化,也沒有變成怪物的趨勢,漸漸的也就放下了心,雖然看似也沒有多大的效果。

不過這幾天楊廣都是有所感應了,那就是自己的力氣正在漸漸的增長著,同時皮膚什麼的也在變好,只不過是慢慢的變化,感覺並不是那麼明顯罷了,楊廣還是在別墅中挪動傢具的時候才發現的。

對此他可是美滋滋的,或許對於男人而言,變強也是一種基因上的本能,只不過很多人吃不了苦鍛煉罷了,楊廣就是其中之一,如今能夠不吃苦鍛煉就變得強大起來,可是讓楊廣很歡喜的。

雖然不知道這種變化會持續到什麼時候,但楊廣可是盼望著越久越好啊。

「那咱們找個時間一定要切磋一下了,你不是說我沒有霸氣嘛,到時候就讓你看看霸氣!」

楊廣都不理會一個大老爺們找個女孩子切磋是不是很沒臉的事情了。當然,這更多的還是玩笑話。

「好啊,一定有機會的。」周曉敏倒是也不示弱,「對了,你到底來不來?」

「曉敏同學有事,我怎麼可能拒絕那,一定準時到達。」楊廣應承了下來,

「嗯,我一會兒把地址發給你,你五點鐘到那裡就行了,到時候給我打電話。」周曉敏叮囑道,

掛斷電話沒多久,就收到了周曉敏發來的信息,拿著手機,楊廣思索著,這些天來身體的變化一直持續了,甚至就連已經消失很久的腹肌都若隱若現的,楊廣覺得或許自己應該找個健身運動會所鍛煉一下,這樣起碼也算是個借口啊。不過這些還是等從老家回來之後再說。

繼續玩著遊戲,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楊廣換了身以前的衣服,一會要幹活,穿以前的地攤貨不心疼。隨後走出家門,不得不說,李陽之前說的也很有道理,估計住在水雲間的人中也就楊廣還沒車?

就連保安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但楊廣確實不怎麼在意,畢竟兜里有錢想要買車的話方便得很。

水雲間附近交通極為便利,不管是公交和地鐵什麼,楊廣也懶得打車,關鍵是對周曉敏她們住的地方不熟啊,選擇了地鐵,最終差五分鐘左右五點鐘,楊廣到了周曉敏所說的那個小區。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打量著四周,楊廣確定這裡屬於中海租金較低的區域,許麗這樣的美女住在這樣的地方只能說很自愛了。相比一下,以前楊廣的工資不見得就比許麗和周曉敏要多,只不過他比較走運,在大學校園中竟然租到了房。

「你到了!不要在下面左右看了,直接過來,在五樓。」電話響了起來,周曉敏在電話中說道,楊廣抬起頭看了看,就發現不遠處的樓上,周曉敏揮著手,楊廣直接走了進去,走了樓里后發現竟然沒有電梯。

好,哪怕在中海這樣的經濟中心,這樣的情況也不稀奇,似乎強化的效果真的很不錯,走到五樓,楊廣連氣兒都沒喘,周曉敏等在門口,毫不見外的拍了楊廣一下,

「看不出來啊,一口氣爬了五樓一點感覺都沒有,看樣子做苦力估計也是合格的。」

楊廣跟著周曉敏進了房間,這裡是一室一廳的配置,房間十分的整潔,不過裡面的行禮什麼的都已經打包好了,許麗一身休閑服,看到楊廣也是招呼一聲,言語中比起周曉敏倒是多出了一些生疏,這也正常的很。

「這次麻煩你了。」許麗柔聲說道,也不知道周曉敏邀請楊廣有沒有和她商量過。

「剛才打了電話,搬家公司的人一會兒就到,諾,給你!」周曉敏遞給了楊廣一瓶礦泉水,一邊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主要說的就是在這邊的環境什麼的,什麼保安一點都不盡職,還有樓道燈都經常出問題之類的。

什麼明明叮囑過,結果保安還是放了追求許麗的人進來什麼的,楊廣倒也不覺得厭煩,聽得津津有味的。

周曉敏似乎真的要幫楊廣牽線搭橋,還不時嘗試讓許麗和楊廣之間建立話題,似乎看到楊廣很識趣,也可能是因為許麗的性格問題,所以說說笑笑的,倒是親近了不少。

「對了,大帝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哪裡人?」周曉敏詢問道,也不知道是這個女孩太大咧咧了,這些信息應該是朋友都知道的,但三人不過是第二次見面,但要說不是朋友,偏偏周曉敏毫不客氣的叫來幫忙搬家了。


好,不過總要認識一下的。楊廣當即介紹了一下自己,「我是冀北人,在中海大學上的學,至於工作的話,現在算是無業游民。所以時間多得很,才有空閑在珠寶店接連出現幾天啊。」

周曉敏也只是要了解一下基本的情況,倒是沒提什麼家產房車之類的話題,雖然聽到楊廣說自己是無業游民的時候皺皺眉,卻並不是什麼厭惡,而只是單純的有些可惜,畢竟楊廣介紹的情況實在不怎麼樣啊。

她可是真的想要撮合楊廣和許麗的,但儘管知道許麗不是嫌貧愛富的人,但周曉敏也感覺許麗應該有美滿的生活條件的。所以才會感覺有些惋惜的。

周曉敏也說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況,順便也介紹了一下許麗的情況,不管如何,起碼做個朋友還是可以的。

和周曉敏以及許麗聊著大學的話題,也在周曉敏的詢問下說了說自己以前的工作和學校生活什麼的。陪著美女聊天時間過得特別快,彼此了解了很多之後,周曉敏的電話響了,搬家公司的人到了。

等到搬家公司的人過來之後,楊廣也幫著將兩個女孩大包小包的行李帶下樓,對比一下自己搬家時的情況,楊廣只能說女孩子太細緻了。連同搬家公司的兩個人,三個人上下了三趟才算是搬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