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夫人擔心自家老爺的安危,心一橫,說道:「我去跟那桃花要拼了,害了我女兒,又害我家老爺,我要跟他同歸於盡。」

說完,陳夫人就要去桃源谷方向。

狂暴仙醫 星兒忙攔住陳夫人,「夫人,這事要從長計議,你這樣貿然前去,下場只能跟陳夫子一樣,並沒有什麼作用。」

陳夫人也是急暈了頭,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就算沒用,我也要去找桃花妖,我要問問他,為什麼這麼害我們一家人?就算死,我也要跟我家老爺子死在一起。」

陳夫人哭著往外沖。

相比於陳夫人壯碩的體型,不到20歲的星兒實在抵擋不住。

醫館內還有一些清醒的受害人家屬,他們也都紛紛附和陳夫人,「對,我們去桃源谷,一把火燒了那片桃花林,就不信燒不死那個桃花妖。」

醫館那場面頓時有些混亂。

塗山月突然說道:「你們不必去,我去一趟桃源谷便可。」

眾人都看向白鬍子的塗山月。

眼前的老頭兒,鶴髮童顏,像是畫里的老壽星。

可他就算是個老壽星,又是個神醫,但也只是凡人一個,又怎麼能對付得了桃花妖呢?

陳夫人抹去眼淚,說:「神醫老先生,您救了清河鎮的女兒家,我們都很感謝,不能讓您再中了桃花妖的妖術,桃花妖的事就讓我們自己解決吧,我們要去燒了桃花林。」

「對對,我們現在就去,召集鎮上的人一起去桃源谷,把那裡的桃花林全燒掉。」眾人紛紛附和。

塗山月站在醫館進出口的位置,擋住眾人的出路。

眼前的老頭兒雖然年邁,但周身散發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氣勢,眾人竟生生的釘在原地。

塗山月面露微笑,跟眾人解釋道:「我不是去跟桃花妖拚命,我只是去桃源谷找一些草藥,沒事兒的。」

眾人顯然不相信塗山月剛才所說的,李老爹最先發問:「他們的魂魄,用草藥就能救回來?」

塗山月微微一頓,心想,此次外出遊歷,還是不要暴露自己太多的能力。

塗山月微笑,「不錯,他們的魂魄既然是被桃花妖束縛的,只要去桃花谷找到桃花妖真身的一截桃花枝,用上面的桃花瓣做引,就能換回她們的魂魄。」

李老爹將信將疑,但陳夫人他們好像已經完全相信了。

「我去去就回,中午之前便可回來。」

白鬍子的塗山月只是這麼隨口一說,眾人又是一陣驚訝。

「塗山老先生,從這裡到東邊的桃源谷,一來一回就要半天時間,您有時間找桃花枝嗎?」

塗山月本來是故意把時間往長的說的,只是沒想到凡人的腳程慢,一來一回竟要半天時間。

一直跟在旁邊的阿灌,這時開始打圓場,「我爺爺的意思是,我們只要走一個來回,在桃源谷找桃花枝是很容易的,不費什麼時間,呵呵……」

「你們認得路?好像沒人跟你們提過桃源谷在哪裡吧?」李老爹問。

「昨晚星兒說過桃源谷的位置。」

「雖然說過,但是你們還沒有實地去過,總要有人給你們帶路,我派兩個年輕人跟你們一起去。」

塗山月見實在推脫不了,也就答應了。

跟著塗山月爺孫倆的,是清河鎮上兩個有名的官府捕頭。

星兒擔心塗山月的安全,也悄悄地跟了過去。 清河鎮外十里,桃源谷。

這個桃源谷,位於兩座大山之間的一個山谷里。

成片的桃花林,綿延三四里地。

這片桃花林不知何時便在這裡。

傳說,桃花林里有一株千年桃樹,曾有青年男女來桃花樹下許願。

只要是跟姻緣有關的,都很靈驗。

人們開始口口相傳,說這片桃花林里住著桃花仙,能保佑姻緣。

因此,清河鎮的居民在這棵千年桃樹旁,建了一座桃花廟,用來供奉桃花仙。

更多的青年男女來桃花廟裡許願。

本來一直很靈驗的,直到這次清河鎮內出現很多少女子莫名大了肚子。

還有人看見,千年桃樹的花瓣幻化成一個美少年,跟前來求姻緣的一個姑娘說話。

人們推測,是桃花幻化出的美少年,輕薄了前來求姻緣的少女,所以才會導致少女們大了肚子。

因此,桃花廟裡的桃花仙又被居民們稱作了桃花妖。

桃源谷口。

星兒一直一路尾隨,直到了桃源谷口,才現身。

「星兒姐姐,你怎麼來了?」 妻子的外遇 阿灌驚訝地問。

「我擔心你們,所以就跟過來了。」

「一會兒我和阿灌進桃源谷,你們在谷外等著。」

塗山月下了命令。

兩位捕頭大哥本來就不想進谷,聽塗山月這麼說,自然是滿口答應。

星兒卻很擔心,堅持道:「我跟你們一起進去吧,我之前來過,知道千年桃樹的具體位置。」

「不必,千年桃樹真身周圍的靈氣跟他處不同,我可以找到。」

星兒還想再說什麼,白鬍子的塗山月和阿灌已經進入桃源谷內。

——

星兒在桃源谷口來回踱步,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見那爺孫倆出來。

星兒急了,心想,塗山爺爺和阿灌只是雲遊到此,就如此熱心地為清河鎮除妖,她身為清河鎮居民,中妖術的又是她的朋友,這事一定不能坐視不理。

星兒邁步,要進桃源谷。

捕頭大哥攔在星兒面前,「星兒姑娘,老神醫已經吩咐,要我們在谷口等著。」

「這已經很長時間了,他們一老一少的,根本沒有抵抗能力,萬一遇到桃花妖……」

星兒越想越擔心,不顧兩位捕頭的阻攔,頭也不回地進入桃源谷。

——

桃源谷內,桃花林。

粉色桃花瓣漫天飛揚。

桃林內沒有一點風,桃花瓣卻飄得紛紛揚揚。

有古怪!

星兒警覺起來。

之前有一條小路,從桃源谷口一直延伸到桃花廟。

現在,小路雖然還在,但路周圍的景緻全變了。

重生漠北一家人 原來,路兩邊都是沒開花的小桃樹。

現在,小桃樹都變成參天大桃樹,而且樹上開滿桃花,遮天蔽日。

粉色桃花瓣像下雨一樣,紛紛散落。

小路上鋪滿厚厚一層,星兒的腳踩在桃花瓣上,鬆鬆軟軟,就如同走在雲團里一樣,如夢似幻。

星兒十二分警惕。

沿著落滿桃花瓣的小路,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快接近桃花廟的時候,一棵參天大樹擋住了去路。

大樹是棵桃花樹,比剛才小路周圍的桃花樹大上幾十倍,樹榦有十幾人合抱那般粗,樹冠在頭頂蔓延開來。

星兒在春天的時候,也來過桃花廟,求過姻緣,當時廟內的千年桃樹只有兩人合抱那麼粗,現在突然變成這樣,不是妖術,又是什麼!

千年桃樹下,有兩個熟悉的人影。

星兒跑到樹下,地上躺著一老一少,一個是白鬍子的塗山月,另一個是十二三歲的阿灌。

紛紛揚揚的粉色桃花瓣幾乎把這一老一少全埋了起來,像一個桃花冢。

星兒急忙把人從桃花瓣中扒出來。

「塗山爺爺!阿灌!」

一老一少對星兒的呼喚沒反應。

星兒試探兩人的鼻息和脈息。

都很正常,不像生病的樣子,但就是喚不醒。

他們的癥狀跟之前送去李氏醫館的人癥狀是一樣的。

這一老一少的魂魄也被桃花妖束縛住了!

千年桃花妖真身的桃花枝沒拿到,又搭進去兩個人。

還是先離開這片桃林。

星兒打定主意,扶起白鬍子的塗山月,就要離開。

突然,一股濃重的香氣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

濃郁的桃花香!

香味兒鑽進鼻孔,星兒只覺得全身一陣酸軟,腦袋也開始暈乎起來,很快便跌倒在鬆軟的桃花堆里,沉睡過去。

——

星兒醒來。

揉揉發脹的腦袋,站起身,再看周圍的景色,完全變了樣子。

雖然千年桃樹還在,但天空中粉紅色的桃花瓣已經變成血紅色。

漫天血紅色的桃花雨,使本來仙境般的桃花林變得猙獰恐怖。

再尋找之前昏迷在桃樹下的一老一少,竟沒了蹤影。

塗山爺爺和阿灌去了哪裡?

星兒剛要大喊,突然,桃花樹後傳來打鬥聲。

繞過十幾人合抱粗的桃花樹,星兒被眼前的情形驚呆。

兩個俊美公子正在鬥法。

一位白衣黑髮,白衣勝雪、黑髮如瀑。

另一位一身紅衣,美艷妖嬈。

打鬥間,白衣公子明顯佔了優勢。

紅衣公子的衣袖一揮,漫天的桃花瓣變成銳利的武器,朝白衣公子襲來。

白衣公子飛身空中,手中幻化出一把青色寶劍,衝破桃花瓣組成的法陣,瞬間到了紅衣公子身前。

桃花陣破,青色寶劍抵在紅衣公子項間。

白衣公子聲音清冷,「桃夭,被你擄來的清河鎮居民魂魄在哪裡?」

紅衣公子倒是很倔強,劍架在脖子上也沒絲毫害怕,反而冷笑道:「你是誰?是清河鎮請來的驅妖法師?」

白衣公子還未說話,他身後一隻飛鳥突然幻化出人形,一位十二三歲的少年。

少年站在紅衣公子身旁,嗤笑道:「你這隻桃花妖,還不配知道我家公子的名字,趕快交出被你擄來的魂魄,否則……」

少年做出一劍穿心的手勢。

躲在樹后看熱鬧的星兒,覺得少年很熟悉,眉眼間跟阿灌有七八分相似。

少年恐嚇紅衣公子。

紅衣公子冷笑一聲,身形一晃,原來俊美的樣子突然變得猙獰,肉身變成木頭人。

木頭人雙手長出無數尖銳的樹枝。

以樹枝做武器,木頭人揮動雙手朝少年和白衣公子襲來。

白衣公子手中的青色寶劍揮動,一下斬斷木頭人的一個臂膀。

下一劍,刺入木頭人的眉心。

木頭人一聲慘叫,木頭身化成紛紛的桃花瓣散落周圍。 桃花妖被殺了?!

躲在大樹后的星兒,第一次看到妖怪鬥法,自然是驚訝無比。

跟阿灌長得神似的少年,跟在白衣公子身後,問:「公子,桃花妖死了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