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人會讓你們不得好死的!”小北大吼:“陰謀人會毀了這個骯髒的世界,重新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你們這些阻礙的人,都得死!都得死!”

看到這樣的小北,我也只能搖搖頭。

白虎帶着我從三個人身越過,再沒回頭。

冷陌早在前面等我們了。

“走吧,冷陌。”我到他身側:“看陰謀人那麼緊張的樣子,想必洛柔和宋凌風確實是在雪山了。”

冷陌闔首:“陰謀人今日必定會出現,你在對戰洛柔的時候,必須小心。”

“我明白,有白虎在,我不會有問題的。”我說。

冷陌看向白虎,沉默幾秒,然後說:“神獸白虎,她的性命,交給你了,拜託了。”

我和白虎同時一愣。

這男人向來心眼極小,不生氣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拜託另外一個異性保護我……

我鼻子酸酸的,用力吸了一下:“冷陌,你也要萬般小心啊!”

冷陌伸手揉了下我腦袋,沒再多說什麼,朝前去了。

魑魅軍和夜冥軍在圍在雪山腳下,冷陌讓我們這邊的軍隊合併了進去。

童笙來了,帶來了秦筱。

好久沒見,秦筱的頭髮變很長了,用束帶簡單的扎着,背還是揹着她的巨弓,躬身向冷陌行禮:“至尊王。”

她變了很多,最後見那一面的時候她還很衝動很青澀,看到屍體都會吐,現在的她老練成熟了很多,目光鋒利堅韌。

“你們在雪山有什麼情報。”冷陌問。

秦筱擡頭:“幾個月前我的人得到消息,冥王洛柔和宋凌風在雪山有所動靜,我派人在雪山盯了很久,發現宋凌風在雪山山腰一直鑿雪山,在雪山腰開了個口子,我們懷疑他們有什麼問題,一直在這裏蹲點,三天前發現洛柔和宋凌風出現在雪山,從進入山腰那個洞口之後沒再出來過。”

三天前?

三天前不是我和流月剛好從冥王城出來,我砍斷了洛柔半邊胳膊,又了魔魘昏迷的時候嗎?

“三天間他們都沒出現麼?”冷陌又問。

“對,沒有出現,我能肯定。”秦筱回答道。

冷陌點點頭:“退下吧。”

“你要如何去做?”秦筱問。

冷陌望向雪山遠處,幾秒後,淡淡說:“很快他們會出現。”

我們和秦筱一同順着冷陌方向看去。

白雪皚皚的雪山安靜無,甚至連雪都不下了,彷彿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等待過程宋子清帶着增援隊伍來了,青龍沒來,青龍代替宋子清守在冰城,防止洛柔他們殺回馬槍。

“宋子清!”我招呼他。

宋子清騎馬過來,短暫詢問了目前情況。

我們還正在詢問着冷陌要不派人進雪山看一下,怎麼到現在都沒動靜,雪山突然發出一陣巨大的響,雪山頂轟然坍塌,巨大雪崩朝着我們滾了下來。

冷陌手指微動,雪崩被止住了。

“呵,你們來的可真早呢。”久違的洛柔的聲音在一團團雪霧後面響起。

“冥王洛柔!”秦筱狠狠看向她,咬牙切齒的:“他日你殺六大長老的仇,今日我都要一一報回來!”

洛柔漂在空,對此不屑一笑:“你?”

秦筱氣的眼紅。

“那麼我呢。”我看向洛柔空空的左邊袖子,挑眉。

洛柔頓時狠狠一滯,要吃人的目光看我:“該死的人類!今日新仇舊恨我們一併算!”

“哈哈,新仇舊恨?”我笑起來:“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的吧。”

“今天你們一定會慘死的!”洛柔衝我吼。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慘死。”我分毫不讓。

宋凌風沒有出現。

冷陌眯着眼,沒有講話。

洛柔說歸說,但人沒動,肯定是在等什麼。

“王,怎麼辦?”旁邊一將領問。

沉思片刻,冷陌說叫了三個大帥的名字:“葉寒,楊殘月,黎哲,你們去試探洛柔,記住,只試探,戰鬥的同時找出宋凌風的端倪,不要纏鬥。”

三個大帥一齊單膝跪下:“是!”

這三個大帥是目前來說冷陌手下大帥最強的戰鬥力了,而且能力相輔相成,不容小窺。

三個大帥同時攻向了洛柔。

“小東西。”冷陌又叫我。

“怎麼了?”我看向他。

“你的雙眼能放慢動作,準備好隨時救援他們。” 反穿寫手妹子非人類 冷陌一眨不眨的盯着雪山的戰場。

“好!”我點頭,然後對白虎說:“白虎,我們靠近一點。”

白虎駝着我從軍隊裏走出來,走到雪山腳下,在我們頭頂是葉寒他們與洛柔的戰鬥。

我的雙眼非常清楚的看到了雪山的戰鬥。

三個大帥雖強,但洛柔始終還是那個強大無的冥王洛柔,把三個大帥壓制的無法反攻,別說找尋宋凌風蹤跡了,洛柔這次狠的很,只要分心,會被洛柔殺死!

葉寒的卡片能力輔助着楊殘月和黎哲,他扔了個眼花繚亂的卡片技能出去之後,倏地衝向洛柔身後。

洛柔一直沒怎麼挪動身形,好像是在保護着後面的什麼東西,葉寒想去看。

但是,洛柔他更快,在卡片還飛舞在空的時候洛柔反身朝葉寒過去了。

葉寒肯定是一心想着去看後面到底藏着什麼東西,沒有防着洛柔,把後背暴露給了洛柔,洛柔手黑球凝聚,狠狠朝着葉寒砸了下去。

要是打到葉寒身,葉寒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葉寒!”楊殘月大叫.

葉寒回頭,洛柔的黑球已經在他眼前了,他只來得及瞳孔緊緊一收,躲閃不開了! “去死吧。 ”洛柔狠笑。

葉寒只來得及本能的擡手擋在眼前。

……

黑球沒有砸到葉寒身,我的冰盾及時趕到了!

洛柔之前的速度又快,還好我眼睛提前放慢動作的看到了,才能險之又險的救下葉寒。

用冰不是我的長項,暫時擋了一下洛柔,我從後面拽過葉寒,帶着他兩個人一起掉到了雪地。

“咳……”因爲收到洛柔黑球的強大攻擊波動,我和葉寒同時咳了一口血出來。

“你……”葉寒神情複雜的看向我。

“沒事吧?”我擦掉嘴角的血,爬起來,對他伸出手。

他擡頭看我。

半響後,他握住我伸出來的手,然後站起來:“我以爲這次我死定了。”

我笑一聲,望向洛柔方向:“冷陌那麼寶貝心疼你們,怎麼可能讓你們在他的眼皮底下去死,不然他這王還怎麼當。”

葉寒又是一陣沉默,而後才說:“謝了,童瞳。”

我扭頭看他,咧開笑容:“之前你給我保命卡片救下我性命的時候,我還沒謝你呢,現在我們是不是也算互幫互助了?”

他大笑起來:“算是吧。”

這是自煜堯城死了之後葉寒的第一次開懷大笑,我和這個大帥雖然初見時候矛盾不斷,但這個男人心不壞,值得用真心去交。

“童瞳!又是該死的你!”洛柔在空簡直氣炸了,朝着我們這邊衝過來:“你給我去死!”

“白虎帶葉寒走!”我對從後面趕來的白虎說。

“那你呢?”葉寒問我。

我皺眉,手摸到後背劍柄:“我來對付洛柔。”

“但你的神劍魔魘……”白虎話沒說完,洛柔已經朝我們衝下來了。

“顧不那麼多了,帶他離開,你們在這裏我放不開打!”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我大聲說完後,拔出了神劍,迎洛柔。

神劍出鞘,天地瞬間陰暗下來。

自次使用神劍差點砍了流月之後,我再沒碰過神劍,這次一碰,我感覺神劍冤魂的怨念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更濃了,我才一摸劍,那種嗜血的感覺直衝腦門。

好在我已經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倒不至於一波把我衝入魔魘,我改爲雙手握劍,劍訣朝着洛柔打了出去。

洛柔側身閃過,再次向我攻擊過來。

我們在空交戰,三個大帥被白虎帶開交戰的地方,我和洛柔的能量餘波很強,雪山已經搖搖欲墜了。

幾次交鬥下來,我能清楚的覺察到,洛柔更強了。

她應該是把分散在其他地方的靈魂都合併在了一起,現在的洛柔是最強形態的洛柔。

而現在的我,神劍威力無窮,同樣是最強狀態的我。

洛柔終究敵不過我的雙眼和我的神劍,時間稍微拖長了些,她已經有落了下風的趨勢了。

要使用神劍,必須速戰速決,時間越長,神劍冤魂在我身體侵蝕的越多,我越容易入魔魘!

拿定主意,我不再和洛柔纏鬥,一次攻擊將她和我的距離相互拉開之後,右手舉高神劍,左手捏決,戰氣的金光狂亂繞神劍,宋家劍訣的逐漸成形讓我整個人沐浴在了白光當。

洛柔也知道我要發動大攻擊了,更快的衝向我。

我的雙眼簡直是個掛,洛柔速度再快在我眼看來也只是蝸牛一樣的。

劍訣形成,我整個人消失在了白光之。

人,劍,光,戰氣,合爲一體。

我變成了光,又變成了劍,現在我的速度如同光,我的力量如同劍,再加戰氣全方位提升我的能量,現在的洛柔,已經再不是我的對手了。

“啊!”洛柔一聲慘叫。

洛柔僅存的半隻胳膊被神劍刺穿,我帶着洛柔以極快速度衝向地面,軍隊在冷陌指揮下退散開,我將洛柔狠狠砸在了雪地,厚幾英尺的雪地生生被鑿出一個巨坑,神劍將洛柔釘在了地。

“該死的!你這個見鬼的人!你到底做了什麼!”洛柔嘶吼着,嘴裏噴出濃黑的氣,想要侵蝕我。

戰氣出現,將我整個人從外面鍍了一層金光防護盾。

我歪着頭看她:“現在開始,我們來算賬。”

所有軍隊,所有人都圍在我們周圍。

冷陌,宋子清,魑魅,夜冥,流月,白虎,童笙,葉寒,楊殘月,唐輕,唐奕,良生統領,良生統領三個兒子。

我的手出現冰做的利刃。

“該死的你敢碰我! 冷酷上司別誤會 去死!”洛柔還在掙扎,反手凝聚起黑球砸向我。

我微微偏頭,黑球從我耳邊擦過,我毫髮無損。

“一。”我看着她,淡淡啓脣:“將我扔下湖水,欲要置我於死地的仇,用你的左腿來還吧。”

話畢,冰刃刺進洛柔左邊大腿裏,金光一閃,她的左腿與身體分家了。

“啊!”洛柔疼痛到極點的嘶吼。

“二。”我手再次出現冰刃:“屠殺宋家滿門,分屍宋沐音的仇恨,砍你右腳,並不爲過。”

“你敢!”

洛柔的右腿被砍斷。

“該死的!我詛咒你不得好死!你這個低賤骯髒的人類!”洛柔吼。

洛柔完美漂亮白皙的雙腿斷裂在一旁,我眯眼,手一團金白戰氣凝聚起來,對着她的雙腿扔過去。

金光之後,她的雙腿全部變成了碎末,血,一大灘的漫延,碎肉,白骨,皮,混合在了一起。

全場安靜。

“三。”我再次開口了。

洛柔眼睛裏終於露出了懼意,她要變身了,變成之前那種沒有形體的怪物。

但是我更早的做了行動。

金光戰氣將她整個人封住了,她也沒法再變身。

“你放開我!我警告你!你給我放開!”洛柔語氣帶了慌亂。

“三。”我卻不搭理她,依舊慢條斯理的說着:“將你的親生兒子夜冥從小拋棄,後因爲他有白火而利用他,將他當工具,把他變成傀儡,使用禁術,讓他差點死了,夜冥卻依舊示你如母親,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對你動手,夜冥這份仇恨,我來替他當劊子手。”

洛柔小腹一下,被我切斷。

血大灘大灘的滾出來,洛柔吐了口血,目光兇狠,瑕疵俱裂:“該死的人類,你給我,你給我,等着!” 一邊吐血,洛柔還在一邊咒罵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