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花俏的鑠金刀芒斬落,一力破十慧。

虛影斬裂,爪影妖光粉碎,火花四射。


撕裂一切的裂金真意刀芒,一往無前,轟碎夜月妖狼王的雙爪妖光,刀芒一弱,元氣和裂金真意再次翻滾,如若第二道刀芒斬出。

第二道刀芒依舊一往無前,甚至氣勢威力比之第一道刀芒還要強橫一絲。

那如利劍直刺而出的妖光劍芒,直接被刀芒撕裂,倒飛甩出,差點沒有被鋒銳的裂金真意斬斷。

嘶。

粉碎尾巴利刃妖光的刀芒,狠狠地劈在衝殺上前的夜月妖狼王後背,一道血淋淋的刀痕橫貫背脊,深可見骨。

「嗚。」

痛苦嘶吼一聲的夜月妖狼,身影被劈飛,狠狠地砸在數米直徑的參天古木,噗,狼首噴突出一股猩紅。

幽冷的眼眸帶著幾分恐懼望著木同,沒有原先的凶厲,反倒有一絲怯意。

「再來!」

斬出三刀的木同,戰意盎然,周身元氣如刀,撕裂一切,刀芒隨時準備再斬出。

「嗷嗚。」


不等刀芒斬落,心生怯意的夜月妖狼王居然化成一道虛影,不戰而退,沒入樹叢遠遁了。

「這畜生!」

還想一鼓作氣斬殺夜月妖狼王的木同,一個愣然,錯過了追殺的最佳時機。

他根本就沒想到,夜月妖狼王居然會如此狡猾,見勢不妙立即遠遁。。

… 87_87355「這畜生!」

還想一鼓作氣斬殺夜月妖狼王的木同,一個愣然,錯過了追殺的最佳時機。

他根本就沒想到,夜月妖狼王居然會如此狡猾,見勢不妙立即遠遁。

單憑這一點,木同相信其智慧絕對不低於人類,未來晉陞地階恐怕也沒有什麼疑問。

呼。

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直接從空間武戒取出一枚聚元武丹放入口。

聚元武丹入口即化,精純的元氣洶湧到乾枯的經脈和靈竅,恢復先前和狼王一戰斬出三道靈竅經脈抽空的巨大消耗。

先前若夜月妖狼王不退走,再挨過他兩三刀,那形勢就會逆轉,危險的可就是木同了。

只可惜,夜月妖狼王聰明反被聰明誤。

片刻后,消耗元氣恢復七七八八的木同,眼眸看到夜月妖狼王留下的一灘血跡,心道:「可惜,要是能夠一刀斬死夜月妖狼王,那該多好。不過,狼王的筋骨還真強韌,居然連融合裂金真意的玄鐵戰刀都無法斬斷。

要是能夠將狼王的筋骨取下,打造戰刃的話,勢必會是一柄絕世戰刃。」

看到遍地的武者屍骸,其中間雜十多頭夜月妖狼,木同咧嘴一笑。

那些武者的遺留可都是一筆財富,而且十多頭玄階中品夜月妖狼的元核,這收穫不可謂不大。

這等死人財,不佔白不佔。

旋即,木同在那些被撕裂成幾塊的屍體上摸索一番,收起那些武者留下的金票和武丹,而後挑起一柄斷刃,將十二頭夜月妖狼的元核拿到手。

「這裡血腥瀰漫,容易吸引妖獸前來,此地不宜久留。」

將金票和武丹還有妖獸元核收入空間武戒后,木同正想離開,一陣沙沙聲從不遠處的樹叢傳來,隱約有幾人向這邊走來。

「咦?」

眉宇微翹,目光投向灌木叢,木同隱約感覺到一股淡淡的殺意。

「難不成,是楊李兩家的人?」

突然,餓狼峰不遠處,一股的元力波動傳來,一股瘋狂的氣勢爆發,讓木同臉色稍微一變。

這一股元力波動,比之他斬殺的木秋水還要強上幾分,絕對是一勁敵。

「果然,楊李兩家的人還真想讓我死在這裡啊!」

那一股殺意,木同瞬間就明白怎麼一回事。

不等兩方人馬來到跟前,木同身上元氣爆發,腳下一踏,留下一陣風,直接沒入灌木叢,消失不見了。

並非是他畏懼楊李兩家的人,只是現在狀態並不好,且他還想趁此機會追殺夜月妖狼王,拿下它的筋骨打造戰刃。

就在木同離開片刻后,楊必勝三人身影也來到這裡。

遍地武者被撕裂成幾塊的屍體,還有不少被斬殺的夜月妖狼,血淋淋的場景,三人臉色陰冷,感覺後背一陣冷風。

屍體橫陳,血肉模糊,血水都匯聚成一條小溪,方才這裡戰鬥該是如何慘烈!

「咦?這些人,都不是我們三大家族的人啊!」

看到地上那些武者屍體的衣著,楊必武驚呼一聲:「難不成,還有其他家族進入餓狼峰,獵殺夜月妖狼不成?」

楊必勝俯下身,翻看了那些武者屍體,而後看了看遍地的夜月妖狼屍首,點頭道:「這些人不是我們三合鎮的人,看他們的衣著應該是漠河鎮秦家的人。看情形,他們都是被妖狼生撕,想必真是前來圍剿夜月妖狼,卻不料被斬殺。」

夜月妖狼王,那可是玄階上品妖獸,堪比人類一星武將的強大存在,再加上一群夜月妖狼,斬殺一些通竅境歸元境武者,自是不成問題。

遍地的武者屍體,卻沒有木同的屍體,楊必前失望萬分,「木同那廢物,居然沒有被夜月妖狼王生撕,真是走了****運了。」

楊必武眼眸一亮,斷言道:「他能夠從夜月妖狼王爪下逃脫,也必是九死一生,傷勢嚴重。我們現在追上去,一定能夠將其斬殺。」

「追!」

這可是一個大好機會,怎麼可以錯過呢?

楊必勝當先一人,摸索著木同留下的痕迹,直追而去。

就在楊必勝三人離開后不久,又是三道身影來到戰場,正是李家六名少年天才武者其中的三人。

三人修為都抵達了歸元境,且當先一人臉色發紅,周身瀰漫著一股熾熱的氣勢,仿若火焰在燃燒一般,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紅臉少年李風望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帶著身後兩人,冷哼一聲:「想不到,木同這廢物居然沒有被夜月妖狼斬殺。不過,我李風要殺你,誰也救不了你。」

一言之下,李風和身後兩名李家少年天才武者也沒有任何停留,循著一點痕迹,就追殺而去。

無論是楊必勝,還是李風,他們都只知曉,有著木剎、李罪和楊定乾三大星階武將參與三族大比,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

既然如此,倒不如將木同斬殺,狠狠地打擊一下木家那囂張的氣焰。

木同身影如風,不斷地穿過灌木叢,循著夜月妖狼逃走的痕迹,不斷地深入翠天森林。

「再追下去,那可就離開餓狼峰,深入翠天森林了。」

望著越來越古老的參天古木,楊必武恨得牙痒痒,擔憂道:「翠天森林縱深,玄階上品妖獸縱橫,就算我們家族的長老,亦是不敢深入其中。

要是我們遭遇上一兩頭的玄階上品妖獸,恐怕有危險了。」

「那是夜月妖狼。」

不等楊必武話語落下,楊必前聲音就響起。

只見,前方灌木叢,兩頭血肉模糊的夜月妖狼,狼狽地奔逃。

感覺到身後的異響,兩頭踉蹌而走的夜月妖狼,猩紅的眼眸閃過一陣驚恐,腳下更是不敢有任何停留,向著翠天森林深處逃逸。

「殺!」

只有兩頭渾身傷勢的夜月妖狼,卻不見木同身影,楊必勝冰冷的眼眸金光衣衫,臉色一寒。

鏘。

背後長劍一閃而過,兩道玉色劍芒升騰而起,直劈向兩頭夜月妖狼。

咻。

玉色劍芒落下,兩頭傷痕纍纍的夜月妖狼根本就沒有躲閃的機會,頃刻被洞穿腦袋。

紅白之物潺潺流出,兩頭夜月妖狼倒在地上,四肢掙扎幾下,眼眸的猩紅逐漸褪去,只剩下一陣灰白。

斬殺兩。

異界水果大亨 87_87355翠天森林深處。

越是深入翠天森林,參天古木就越是粗大越是古老,且妖獸叫吼聲似乎也變得越來越少,依稀才能夠聽到零星半點。

翠天森林縱深五六十里,那已經是玄階上品妖獸的地盤,低階妖獸在這裡已經絕跡了。

高階妖獸對領域劃分很敏感,絕對不容挑釁,一旦有低階妖獸莫名闖入其領域,勢必會被滅殺,以此樹立威嚴。

背負著玄鐵戰刀的木同,健步如飛,身影如風,穿越茂密的灌木叢,一路追尋著夜月妖狼王的蹤跡而來。

「嗷嗚。」

突然,前方數百米出,一陣低沉的狼吟聲響起。

從浪吟聲依稀聽得出,狼王似乎有些疲倦,身上的傷勢就要爆發了。

「果然在這裡。」

依稀聽到這一聲中氣不足的浪吟聲,木同咧嘴一笑:「夜月妖狼王,這一下子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逃!」

頓時,木同身上元氣再次一涌,腳下如風,速度硬生生加快了幾分。

身後那幾道若隱若現的殺意尾隨,木同一直都感覺到,只是他的速度比之對方還要快上一絲,自是不懼。

可,若他無法迅速解決夜月妖狼王,陷入三方圍攻的話,處境堪憂。

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解決狼王,再逐一解決掉身後的麻煩。

就算他不懼,但對方如毒蛇一般盯緊,隨時會落入險境。

這等愚蠢的事情,木同斷不會做。


夕陽西下,黑暗逐漸籠罩天際,森林深處的妖獸叫吼聲越來越興奮。

就算木同不想放棄追殺夜月妖狼王,也必須先找尋一個安身之地。

不然夜幕降臨,翠天森林完全陷入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武者視線受阻,一旦被強大的妖獸盯上,危機也會多幾分。

「嘩啦啦。」

突然,一陣水流洶湧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循著水流聲往前走,不出片刻,一股震耳欲聾的水流拍擊聲傳來。

「瀑布?」

穿過眼前一片參天古木,木同抬頭望去,神色有些古怪。

只見前方百米開外,一道白練從數十米高空衝擊下,滂湃激昂。

飛奔而下的白練半路撞擊在一塊巨大岩石,激流一分為二,雪白水花飛濺,煞是美麗。

想他第一次進入翠天森林,就是在森林外圍的一處瀑布水簾洞下安身,躲藏林家的追殺;也是在瀑布的衝擊下,練習出如今的一式刀法。

瀑布,真得和木同很有緣分,可以說是他的福地。

那白練從高空衝下,下方一個方圓數千平米的幽深水潭形成,溪水潺潺流淌向遠方。

水花飛濺,一陣陣白色霧氣瀰漫,讓人看不清瀑布後面究竟隱藏著什麼。

瀑布四周,水生的灌木叢林立,一陣陣清幽的花香瀰漫,讓人神清氣爽。

瀑布如練,翠綠古木,潭水幽深,簡直就是一幅人間仙境。

緩步走出茂密灌木叢,木同眼眸望向這瀑布水潭,循著一絲血跡找尋夜月妖狼王的身影。

只見,後背刀傷還潺潺留著鮮血的夜月妖狼王,身影匍匐在水潭前,狼首伸向前方,腦袋探入潭水,一舔一舔地喝水。

就算在喝水,狼王的雙耳依舊豎起,周身妖氣引而不發,隨時警惕這四周。

「嗚。」

感覺到身後灌木叢的異動,狼王緩緩抬起頭轉過身,發現來者是木同,猩紅的雙眸閃過一抹忌憚,更是有一股瘋狂。


擁有不亞於人類智慧的狼王,在看到木同的一刻,已經知曉若不能斬殺木同,它絕對無法逃脫。


「嗷嗚!」

齜牙咧嘴地向木同瘋狂地嘶吼一聲,夜月妖狼王身上玄色妖氣縱橫,頃刻動手。

身影一躍,額頭上的銀色半月形印記,一陣陣濃郁的光華綻放,一股玄色銀月光華綻放,直奔木同而去。

一道道爪影蘊藏著瘋狂的妖光,伴隨著半月形妖光,仿若一張網一般,破空聲爆發,勁風捲起地上的落葉,籠罩向木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