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融神此刻的語氣很是客氣,不過客氣之中卻有帶著一股熱烈的期望,

「那個,龍飛宇……我能不能跟你單獨談談,」鐵融神道,

「不好意思,」龍飛宇一口回絕「我知道你們是想要讓我加入火靈堂,第一,我現在是逍遙派的少主,所以不需要,第二,我不喜歡加入,因為我喜歡自由……逍遙人生,人生逍遙,」

龍飛宇說出這番話,很多人都聽見了,

龍飛宇這句話,可不是隨口說說,而是有一次忽然有所感悟,悟出來的,

很快,這句話就讓許多人有所頓悟……

這個時候,哪裡還有人去關注第二名的李天澤,

李天澤可以說是完敗了,

不過,李天澤的確是一個人物,此刻,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調整好了狀態,看起來好像跟平時完全沒有差別,

李天澤將自己煉製的四象劍和精鍊過後的天魔刃交給了南宮璃沫:「南宮公主,這是我的一份心意,還請南宮公主不要嫌棄才是,」

南宮璃沫笑嘻嘻道:「不嫌棄,不嫌棄,謝謝你了,」

說著,南宮璃沫將李天澤給的兩把魂器都收了起來……

雖然南宮璃沫自己不用,可是不夜幽靈隊還有那麼多人呢…… 蓋倫熟練地將雞蛋敲成兩半,來回倒騰兩瓣蛋殼,蛋清和蛋黃乾淨利落地分離出來。

潘森瞪大了精光四射的雙眼,挑起大拇指讚道:“蓋倫老弟,你這好手藝哪兒學來的?”

蓋倫謙虛一笑,將盛有蛋清液的鉢子和打蛋器遞給潘森,道:“潘森大哥,你的手速快,用打蛋器按順時針方向以最快速度攪拌。”

蓋倫頗有自知之明,前世學做蛋糕,有電動打蛋器的輔助,蛋白能迅速打發。而如今,沒有高科技產品,只能靠潘森的“穿心長矛”技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完成蛋糕最關鍵的步驟。

潘森似有所悟,當真啓用了“穿心長矛”技能,把打蛋器當長矛一樣使喚,高速攪拌蛋清。蓋倫適時添入砂糖,不一會兒,原本透明狀的蛋清體積越來越大,開始變成柔軟的白色泡沫,繼而呈現出色澤光潤,質地細膩的奶油狀。

蓋倫叫停神情專注地潘森。潘森挑起打蛋器,仔細一瞧鉢中完美打發的蛋白,興奮之色溢滿雙眼。

兩人合力做好了蛋糕,潘森迫不及待地嚐了一口,頓時滿口生香,甜爽細膩的口感回味無窮。


潘森又抓起一大塊,往嘴裏猛地一塞,科林斯面具上沾滿了奶油。蓋倫見狀,很是欣喜。

“蓋倫老弟,跟你做的一比,俺的蛋糕簡直連豬食都不如啊!不過俺就奇怪了,蕾歐娜怎麼從來沒說過俺做的不好吃?”

蓋倫嘴角一抽,心道:看來我之前誤會了,蕾歐娜對潘森纔是真愛啊!居然能長期忍受過期奶油夾心臭豆腐的味道!

“潘森大哥,主要還是你的功勞,我剛纔只是打打下手,打打下手而已。”

蓋倫的一句謙辭讓潘森渾身熨帖舒暢。潘森如打了雞血一般,全身鬥志昂揚,彷彿對兩天後俘獲女神的心志在必得。

蓋倫也頗爲自得,打包好蛋糕帶回自己的院落,分給了夥伴們。

就連嚐遍天下美食的伊澤瑞爾都拍手叫好,連稱那是他吃過的瓦羅蘭大陸最美味的蛋糕。

奎因也從昏迷中醒來,臉色仍有些不好,眼神卻不知爲何比原來更亮了。奎因 聽說蓋倫帶來了自制的蛋糕,蒼白的臉上浮出一抹興奮的紅暈,央求華洛分給自己一塊。

怎料蓋倫死活不答應,說病人不能吃太過油膩的東西。華洛看着妹妹鮮見的乞求眼神,心一軟,偷偷藏了一塊,趁蓋倫不在時餵給妹妹吃。

蛋糕的味道大大超出自己的預期,奎因嘴角牽出一彎濃濃地笑意,心道:這世上還有蓋倫小將軍不會做的事情嗎?

華洛此刻已經放下心防,凝視着妹妹少有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來……

次日,日將正午。蓋倫換上一身明燦燦的鎧甲,手持暴風之劍,繽紛的劍光映射着正午的陽光,折射出道道寒芒。

蕾歐娜也一身金光閃閃的戎裝,日輪聖劍和破曉之盾在烈日的照耀下散發着熠熠光芒。

兩人互相打量,蕾歐娜見蓋倫軀壯如山,威風凜凜地立在院中,神情氣度與衆不同,暗讚一聲:“果然不愧是德瑪西亞之力,年紀雖小,氣勢卻如此凌厲逼人。”

蕾歐娜已從潘森那裏得知,蓋倫氣量宏大,並沒有怪罪她的失禮,心中有些愧意,勉強笑着迎了上去,行禮道:“多謝蓋倫小兄弟願意施以援手,請隨我來!”

蕾歐娜笑容綻放的一剎,嬌柔與英氣糅合得完美無瑕,如此美態再次震撼蓋倫,蓋倫頓時將怨氣拋到了九霄雲外。回神後,抱以大方地一笑,帶着自己的隊伍跟隨蕾歐娜往山頂長老院前進。



巨石峯頂——瓦羅蘭大陸離太陽最近的地方,一座由山石搭就,線條簡潔、色彩凝重的古樸建築呈現在眼前。

這座建築前方數十米,一方由閃耀水晶拼接而成的祭臺,在烈日下散發着聖潔的光輝。祭臺上擺放着一個破舊的箱子,刮痕、砍痕還有灼燒的痕跡,讓它顯得更加神祕莫測。

潘森悄聲對蓋倫說,那祭臺便是巨石峯的命脈,幾乎所有重大事件都與之相關。當年蕾歐娜遭處決,獲得太陽之力,便是跪在那裏。

蓋倫偷偷望了一眼蕾歐娜,想一窺她對這改變一生命運的祭臺作何感想,卻看不到蕾歐娜任何表情變化。

這時,古樸建築裏走出十名布衣白髮的老者。爲首的老者身材魁梧,鶴髮長髯,頗有幾分《指環王》中甘道夫的氣質,讓人一見便心生好感。蓋倫心道,這一定是巨石峯的大長老伊索大人。

蓋倫瞥見海蒙長老和另兩名昨日與他交惡的長老,只見那三人眼神躲閃,不敢與他直視,胸中又翻出一股噁心。再看向伊索長老時,眼光變得有些懷疑。

伊索長老眉心一跳,上前一步,拱手禮對蓋倫:“德瑪西亞之力果然名不虛傳,昨日之事多有得罪,我代海蒙三人向你賠罪。”

說完,伊索長老略一行禮,渾身內斂森然之氣,似隱似動,自有一般震懾人心地氣勢。

衆人紛紛變色,潘森眼中的精光綻得更甚,蕾歐娜滿臉驚訝,長老們長大了嘴,彷彿要說些什麼,卻一句話都不敢說。

蓋倫迅速嗅到一絲不尋常,自然不敢受伊索長老的一禮,側身避了過去,忙道:“伊索長老言重。您這是……折煞我了吧!”

伊索長老起身,換上一副笑吟吟的臉,又道:“開啓鋼鐵烈陽之匣,乃我烈陽族千年大事。若此事成,我烈陽族全族都該感激你的好心相助,我烈陽族部落定會世代與德瑪西亞城邦交好。德瑪西亞之力,你當得起我一禮。”

蓋倫愈發覺得此事棘手,原以爲只是開箱子而已,二十多年了都沒打開,想來自己若是失敗,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萬萬沒想到烈陽族大長老如此看重此事。難道,獲取鋼鐵烈陽之匣已經迫在眉睫?

蓋倫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伊索長老的話聽似有禮,卻暗帶威脅。若是打開箱子,好處自然多多,甚至能讓德瑪西亞多一個同盟。若是以自己的力量打不開那口箱子,不僅自己威名受損,德瑪西亞也會多一個敵人。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痛快,卻只能硬着頭皮上,蓋倫眉頭緊鎖,握緊手中大劍道:“伊索長老,我蓋倫何德何能,‘德瑪西亞之力’的頭銜實乃國王陛下謬讚。如今,我也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若此事不成,還望長老們見諒。”

說完,擡頭望了望恰在天空中央的烈陽,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昂首健步踏上臺階,止步於祭臺中央的那口殘破卻堅固無比的箱子。

德瑪西亞的戰士們心有明悟,知道蓋倫小將軍需要召喚德瑪西亞之力,一個個屏氣凝神,不敢出聲。

潘森、蕾歐娜和長老們炯炯的目光也停留在蓋倫手中的劍上,緊張的氣氛悄然浮起。

蓋倫深吸一口氣,暴風之劍舉至頭頂,恢弘的劍氣從劍刃上盪漾開來。

蓋倫振臂高呼:“德瑪西亞——”

“鏘”的一聲,暴風之劍深深地插入水晶祭壇,爆出一連串火花。

這時,一道似幻似真的劍氣從空中垂直而落,攜着狂暴的聲勢以瘋狂的速度衝擊下來。“

“轟”的一聲巨響,猶如平地一聲炸雷。巨石峯頂的地面開始巨顫,天塌地陷般直撼心魂。

過了好久,那天崩地裂的搖晃終於停止。人們似乎仍能感受到兩耳轟鳴,半晌才凝神。

只見水晶祭壇頃刻間傾塌了一部分,煙塵瀰漫,籠罩在蓋倫周身!

煙塵消散,蓋倫身前的破敗箱子原本完整成型,突然出現一道道裂痕,如蛛網般四散擴張,“嘭”的一聲毀於一旦。

蓋倫的夥伴們激動地跳起來——蓋倫小將軍出馬,果然馬到成功!

蕾歐娜、潘森和長老們振奮異常,魚貫上前,打算一睹上古神器的天顏。

怎料,他們剛踏上祭臺,立即發現蓋倫面色古怪,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似得。

定睛一看,碎裂的木箱底部,似乎是空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時,伊索長老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眼光定在了箱底的一絲明晃晃的光亮上。 龍飛宇的身份本來就特殊.這一次的煉器比試讓大家對龍飛宇的影響再一次的改變.

煉器師.而且能夠再煉器大比上脫穎而出.更是戰勝了李天澤.

而且.一個月之前龍飛宇就開始接受眾人的挑戰.也無一人能夠戰勝龍飛宇.

而且.龍飛宇今年只有十八歲.這件事情也是很值得一說.十八歲的魂皇九轉.的確是天才一般的存在了.當然.在逍遙派.還是有少數弟子能夠走到這一步的.

不過.能夠跨階戰鬥.才是真正的厲害啊……龍飛宇的戰力之恐怖.完全就可以讓人心服口服.

李天澤如今在煉器大比又是完全輸給了龍飛宇.所以.一些擁護李天澤的人也是開始有些動搖了起來.

煉器大比以後.李天澤回到了虎嘯峰.一臉怒容:「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為什麼龍飛宇能夠那麼厲害.沒有道理.在煉器一道上我竟然也會輸.他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器靈.為什麼.他煉製的武器都會產生器靈……啊.」

李天澤在自己的住處.煩躁至極:「嘿嘿.我輸了.可是也不能夠讓你好過.我對你下挑戰令.看你接不接.我就不信.我快要踏入魂聖境界.還不能夠秒殺你.到時候.就在我的身下顫抖吧.啊哈哈.我看到時候還怎麼當這個少主.每人擁護的少主.就是一個屁.」

此刻.龍飛宇卻是顯得很平靜.對於煉器.在這次的煉器大比上.他覺得自己再次進步了許多.也許是因為當時的環境.還有極限之中.所以有所突破吧.

龍飛宇接下來.已經不想再耽誤什麼了.

現在他的修為已經到了魂皇九轉巔峰.不過.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難受.明明就應該可以再進一步了.卻是因為任督二脈斷裂.所以根本就不能夠突破到魂尊.

到了魂尊.龍飛宇感覺自己的實力應該會再次的突飛猛進.

龍飛宇立即去找了南宮璃沫的父親.南宮天祿.

南宮天祿也得知了龍飛宇贏得了火靈堂的冠軍這件事.對待龍飛宇的態度又好了一些.他將龍飛宇帶入了書房之中.

這是第二次.龍飛宇進入這個豪華的書房.浩瀚書海漂浮著.在一片廣闊的空間之中.

南宮天祿平和笑道:「我想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是想要回去拿鴻蒙刻痕了吧.你的確要得到鴻蒙刻痕.而且.得到鴻蒙刻痕的數量越多.你能夠龍化的身軀部分也就越多.威力也越強大.而且.我的女兒的冰鳳血脈也會跟著恢復.實力加強.所以.我也希望你去拿到第三道鴻蒙刻痕.」

龍飛宇點頭道:「掌門明鑒.」

南宮天祿道:「好了.你小子還跟我客氣.這裡距離流雲宗太過遙遠.讓我來幫你一把吧.」

龍飛宇一愣:「掌門打算怎麼幫.」

南宮天祿笑道:「身為天下第一大門派的掌門.如果連這點能力都沒有的話.倒是讓你小看我了……呵呵.我借給你一樣東西.」

南宮天祿將一個小小的金玉哨子遞給了龍飛宇.

「這個哨子可以召喚飛天鬼鳳.飛天鬼鳳速度極快.祖級妖獸.受過嚴格的訓練.哨子在手.你就是它的主人.別看只是祖級.飛天鬼鳳的速度比一些帝級妖獸速度還要快.而且.身形飄渺.對於隱蔽很有作用.我只借給你一段時間.你拿到了第三道鴻蒙刻痕就立即回到逍遙派.有什麼跟屁蟲我們逍遙派都會幫你解決.然後.等你正式打敗了李天澤.就給你拿到代表空間的.第四道鴻蒙刻痕.」

龍飛宇此刻心中一震.知道南宮天祿對於自己已經是寄託了厚望.只所以不將空間刻痕立即給自己.也是因為要給自己一個測試.如果自己能夠及格.那就有資格擁有代表空間之力的鴻蒙刻痕.

反之.如果去取第三道鴻蒙刻痕的路上就被殺死.那給出的鴻蒙刻痕就白費了.

龍飛宇完全可以明白南宮天祿的想法.南宮天祿能夠幫到這一步.龍飛宇實在是感激至極.

深深的鞠了一個躬.龍飛宇拿著金玉哨子.拜別了南宮天祿.

這一去.龍飛宇打算孤身前往.如果是遇到魔教伏擊.那人多一個.少一個完全沒有多大影響.

龍飛宇走之前.只告訴了南宮璃沫一個人.

南宮璃沫看著龍飛宇的目光.忽然有些捨不得.在龍飛宇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兩個人瞬間紅了雙眼.一瞬間氣氛有些旖旎.

龍飛宇道:「放心吧.璃沫.這一次我會平安回來的.你好好等我.」

龍飛宇保住南宮璃沫.在她嬌嫩的紅唇上親了一口.

龍飛宇說罷.隻身離開.

龍飛宇離開了不到一會兒.不夜幽靈隊皆是出現在了南宮璃沫的身後.

「老大就這樣走了.」羅天成道.此刻他的聲音之中竟然有些低沉.

南宮璃沫輕輕點了點頭:「原來你們也知道了.」


「南宮嫂子.為什麼不去追.就這樣讓老大一個人走嗎.」鄭然說道.

南宮璃沫的眼中.竟然出現了一絲淚花:「沒用的.我父親給了他可以召喚飛天鬼鳳的金玉哨子.飛天鬼鳳是頂級的坐騎.速度極快.我們沒有可能追得上.而且.飛宇也不會允許我跟著的……這一去.也不知道是否困難重重.不知道.又要染血幾何……」

從古楚帝國來的路上.眾人就遇到過不少鬼煞宗的弟子.實力強橫.而且.因為通往逍遙派的道路上.與鬼煞宗.流雲宗相去甚遠.但是現在龍飛宇要去的地方.就在流雲宗裡面.現在的流雲宗.大概已經被鬼煞聖帝控制住了.

說的不好聽.簡直就是九死一生.

龍飛宇當然也知道這些.不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謂富貴險中求.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住我龍飛宇.」龍飛宇嘴角一勾.將金玉口哨一吹.瞬間.聲音穿透雲霄.

一晃之間.一隻彷彿飄渺黑霧一般的鳳凰.從天邊沖了下來.

鳳凰的周身.雖然以黑色為主調.但是灰色.烏色等等顏色.讓飛天鬼鳳看起來.有一股詭異.有一種美感.給人的感覺.彷彿是幽冥中的惡魔之鳳.

尊貴無比.

龍飛宇看著這隻飛天鬼鳳.不禁稱奇:「天下奇物.飛天鬼鳳.黑色層疊.看上去竟然如此神秘高貴.」

龍飛宇縱身一躍.坐在了飛天鬼鳳的背上:「飛天鬼鳳.出發吧.」

飛天鬼鳳高亢鳴叫了一聲.載著龍飛宇.猛地衝上了天際.

這種感覺.龍飛宇從來沒有感受過.幾乎是在一瞬間.自己已經置身於雲端.天下的一切.彷彿都盡收眼底.

飛天鬼鳳的速度極快.龍飛宇感受著雲從自己身邊流淌而過.有種舒服的感覺.雖然不至於說瞬息千里.但是這個速度.三天應該就可以到達流雲宗了.

「飛天鬼鳳.這次I謝謝你.」龍飛宇咧嘴小道.

飛天鬼鳳已經是祖級妖獸.聽懂龍飛宇的話自然是不成問題.

飛天鬼鳳立即道:「殿下客氣.我只是聽從金玉哨子的命令.我們飛天鬼鳳一族世代忠於逍遙派.也得到了逍遙派的許多資源.殿下放心.我一定會護住你的周全的.」

「你叫我殿下.」龍飛宇問道.

飛天鬼鳳回答道:「你身上又太古混沌白龍的氣息.是所有妖獸的鼻祖.也是所有妖獸的皇.你本來就是殿下.如果你跟逍遙派的命令有衝突.我飛天鬼鳳一族會選擇聽從您的命令.」

龍飛宇點了點頭:「我也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我的確已經沒有了記憶.好像也沒有太古混沌白龍的能力.為什麼你們還要聽從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