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鏈血紅無比,散發出一股冷漠的恐怖邪惡氣息,當張衡在看到這道鎖鏈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充滿了憤怒之色。

彷彿他也是明白,接下來這個身穿金色羽衣的親年人要對自己的父母做什麼。

咻咻……

只見那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然召喚出了這道粉紅色的鐵鏈后,這鐵鏈也是在虛空中迎風暴漲,最後赫然化作一條巨大無比的鐵鏈,朝著那地面上的張衡父母席捲而去。

「不要啊。」

當張衡在看到那金色羽衣的青年人,召喚出了血紅的鐵鏈后,朝著他的父母學席捲而去,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也是臉色一變,而後爆喝了一聲。

隨後,張衡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朝著前方爆沖而去。

但隨後,張衡便是發現,這些站立在他周圍的人,竟然都是只是虛影。

就連他的父母也並不是真實的存在。

咻咻…

也在這個時候,正當張衡朝著他的父母爆沖而去的時候,那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召喚出來的血紅鐵鏈便是籠罩在他的父母身上。

呼呼……

眼看那血紅的鐵籠就是要困住他的父母,就在這個時候,張衡的父親,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堅硬之色,彷彿是下了某某種決定一樣。

只見這個時候,異變突生,那朝著張衡父母席捲而去的鐵鏈,竟然全部被張衡的父親給吸收了,而後便是將他的父親給捆綁取來。

呼呼…

同時,那張衡的父親,突然揮了揮手,便是在他的面前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洞穴,這個洞穴散發出荒古的氣息。

「這是?」

當張衡在看到這個洞穴下面的,茫茫大地,張衡這才明白了,自己的母親會為什麼會出現在玄天大陸楚國內的了。

因為他和他的母親,就是因為那懸浮在他母親面前的那座巨大的洞穴,這才會讓讓他和母親出現在了玄天大陸楚國青雲城了。

「母親,父親。」

想到此之後,張衡的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他的目光死死盯著面前,那個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

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若不是因為這個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出現,他的父母也就會出現在楚國了。

咻咻…

而後,張衡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這股強大的氣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張衡的身影便是宛如離弦之箭,朝著前方飛射而去。

呼呼…

張衡的展露出恐怖無比的氣息波動,當這股氣息波動爆發出來之後,頓時便是鎖定那個站立在地面上的金色域的青年人。

「滾!」

然而,就在張衡要靠近,那個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的時候。

突然那個站立在地面上的金色羽衣的青年人,竟然爆發出來一股巨大無比的吼聲。

彷彿這個神秘的金色羽衣的青年,洞穿了無限是時空,看到了張衡的身影一樣。

「這是。」

當張衡在看到那個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竟然爆發出一道恐怖的氣息波動,也是臉色一變。

在張衡看來,此地只是他兒時的幻境,既然是幻境,那顯然是已經發生過的了,但是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盡然會開口說話了,這讓張衡很是震驚。

「無知人類,給我死。」

那個站立在地面上,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他在看到爆沖而來的張衡,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憤怒之色。x

而後他的身影閃動,便是在他的面前懸浮出了一道巨大的金色手掌對著爆沖而來的張衡席捲而來。

「不對。」

就在張衡朝著前方爆沖而去的時候,突然張衡也是臉色一變,他快速的朝著周圍看去。

只見,這個時候的周圍,已經沒有什麼古老的廣場,他的父母也早就消失不見。

原本那站立在他面前,身穿金色羽衣的青年人,竟然是一個全身火紅,長相猙獰的怪人。

「你是心魔?」

當張衡在看到這個全身火紅的怪人後,也是臉色一變,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這個全身火紅的怪人,定然就是心魔了。

「哈哈哈,卑微的人類,現在知道晚了。」

那屹立在地面上的心魔,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露出了狂妄的聲音。

顯然對於張衡發現了,倒是沒有絲毫的意外,旋即冷漠的狂嘯的:「若是在剛才你發現了,你或許還能打破心魔,但如今我已經成功的將你鎖定了,用不了多久你將會成為我心魔的奴隸。」

心魔的聲音充滿了輕蔑之色,彷彿他面對的根本就不是狻猊宗的天才,而是一個萬物而已。

「哦是嘛?」

爆沖而來的張衡,他在聽到了心魔的話后,也是冷笑了一聲。

既然知道了這尊火紅的怪人就是心魔,張衡也就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

他快速的腳掌一殿地面,身影閃動,整個人的身軀,便是宛如流星一樣飆射到了虛空中。

當張衡的身影飆射到了虛空中之後,頓時在張衡的周圍也是浮現出了一道道恐怖無比的雷光。

這些雷光匯聚在了張衡的身體周圍,正是張衡的萬雷經。

心魔雖然很強大,但是張衡明白,他的萬雷經身為狻猊宗三大絕學之一,可以所是無物不滅的存在。

所以在張衡聽到了心魔的話后,便是毫不猶豫的將萬雷經給施展出來。

「這是萬雷經?天才啊,果然是天才。」

那尊心魔,他的前世乃是一名狻猊宗的強者,在他看到張衡施展出來的萬雷經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

身為狻猊宗的強者,他自然是知道了萬雷經的恐怖之處,所以在他看到張衡施展出來的萬雷經之後,也是臉色巨變。

想不到,竟然會有人將萬雷經修鍊成功了。

「現在就承受我的怒火吧。」

虛空中,屹立的張衡他在施展出了萬雷經之後,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

而後張衡的身影閃動,在他的面前便是快速的匯聚出了一道巨大無比的雷拳,當這道雷拳施展出來的時候,便是毫不猶豫的對著那屹立在地面上的火紅怪人席捲而去。

「少年,快放過我,我可是狻猊宗的先祖。」

那名站立在張衡面前的心魔他在看到張衡爆沖而來的拳頭,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旋即便是對著張衡哀求的說道。

不過如今的張衡已經是在暴怒的邊緣,他又怎麼會放過這頭心魔?

所以在張衡聽到了心魔的求饒之後,張衡便是直接就將心魔的話給無視掉了。

而後張衡那巨大無比的雷光拳頭便是準確無誤的襲擊在了心魔的身上。

那頭心魔在承受了張衡的那恐怖無比的雷光拳頭后,頓時那巨大的身軀便是炸裂開來,彷彿承受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一樣。

「終於出來了?」

當張衡將心魔擊碎后,張衡便是從幻境內走了出來,在張衡看到面前的血紅霧氣后張衡便是明白,自己終於是回到了天煞陣內。

只不過此時的天煞陣內,竟然沒有一個人,張衡在看到面前的這等情景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疑惑之色。

要知道,張衡可是明白,跟隨他們進入到這天煞陣的狻猊宗弟子,可是有著數萬人之多。

但如今的天煞陣內,竟然空蕩蕩的沒有一個狻猊宗內門弟子的身影,這讓張衡很是意外的了。

「人呢?」

張衡的目光掃視著虛空,朝著周圍打量著,但是無論張衡怎麼看,也是看到有著半點的身影出現。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衡的目光朝著前方看去,只見在天煞陣的最前方,赫然有著一股詭異的能量波動。

當張衡在感受到這股詭異的能量波動的時候,也是臉色一變。

而後,張衡的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旋即便是朝著前方移動而去。

當張衡的身影來到了天煞陣深處的時候,很快他便是看到了一副讓張衡震驚無比的場景。

呼呼…

恐怖的呼吸聲席捲了這方天地,在視線的盡頭,是一尊巨大無比的肉山。

肉山之上,有著一張巨大無比的肉口,這張肉口正在吞噬著空氣。

當張衡在看到面前這尊巨大無比的肉山的時候,也是臉龐上布滿了震驚之色,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的肉山,因為就算是張衡也是從來沒有見到過,狻猊宗竟然會有這麼巍峨的肉山。

「卑微的人類,見到本王還不下跪?」

那屹立在地面上的肉山,他彷彿也是感知到張衡的到來,頓時一股尖銳的聲音也是響徹在這方虛空當中。

「你是誰?」

當張衡在聽到了肉山,竟然主動開口,也是眸光中閃過了一末震驚之色。

顯然就算是張衡也是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座肉山竟然會主動開口。 屹立在地面上的肉山,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露出了一抹倨傲之色。

旋即肉山又是再度緩緩的說道:「卑賤的人類,見到了本王,還不認識?本王就是血煞王。」

「血煞王?」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站立在肉山千前面的張衡,他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又是浮現出了一抹詫異之色。

他的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這座肉山,就算是張衡也是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尊肉山竟然就是天煞陣內的陣眼血煞王。

對於天煞陣的陣眼,血煞王,張衡自然是不陌生的了。

他可是知道,無論是誰,只要進入到了這天煞陣內,只能是得到了血煞王的共鳴才能走出天煞陣。

所以在張衡聽到了肉山的話后,他也是明白,看來他面前的這座肉山定然就是血煞王了。

「人類,你想離開此地,就必須得滿足我。」

肉山彷彿是看到了他面前的張衡,神色傲然的緩緩的說道:「你若是滿足不了我,就別想離開天煞陣。」

「卑鄙。」

聞言,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也是有好氣,又好笑。

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肉山竟然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威脅他。

「你想讓我怎麼滿足你?」

想到此,張衡也是不再猶豫,抬頭盯著面前的肉山,緩緩的問道。

「滿足我,很簡單,你有沒有吃的?」

肉山淡然的說道。

「吃的?」

聞言,張衡也是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尊肉山竟然還是一枚吃貨,果然是身強體壯啊,難怪會長得如此雄威啊。

「人類,你若是不給我吃的,你就別想離開。」

肉山再度威脅說道。

「吃的?讓我想象。」

張衡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也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若是別的要求還好,他或許還能解決,但是此地可是天煞陣,是狻猊宗十二天陣之一。

就算是有吃的,張衡也是搞不到啊。

頓了頓,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尷尬之色,緩緩的說道:「血煞王,看我長得這麼帥的份上,你就讓我通過吧?」

「帥?是什麼東西?是吃的嘛?拿來!」

肉山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顯然是不能理解張衡說的帥是什麼東西,竟然讓張衡拿來。

當張衡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差點氣的吐血,他見識過吃貨,但是像肉山這樣的吃貨,可是從來沒有見到過的了。

「你沒有吃的,也沒有關係,就在這裡陪陪一百年,到時候你就可以出去了。」

肉山顯然對於張衡很是失望,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他面前的這個人類,竟然連他這個小小的要求都是滿足不了。

「什麼一百年?」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肉山的話后,也是露出了憤怒找之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