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陽戰獅撒歡咆哮,連身上的傷勢都不在乎了,連跑帶顛的撲到一具屍體附近,開始大快朵頤。

這頓大餐太豐盛了,金陽戰獅要吃好幾天才能吃完。

范浪幫忙把散落的屍體都歸攏到一起,安放在了金陽戰獅身邊,他的內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咬牙切齒是沒有用的,改變不了什麼,重要的是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范浪動用船長許可權,跟遠處的啟明號取得了聯繫,說道:「師父,都結束了,吞星怪死的乾乾淨淨,神浩星沒事了。這些都是昭曉曼的功勞,是她救了神浩星。我可以不在乎名聲,但昭曉曼這次的壯舉必須昭告天下,我要讓神浩星上所有的人都感激她,銘記她的恩惠。」

「她哪裡是為了救那些人,她想救的只有你。」天縱丹聖嘆息道。

范浪剛剛平復下來的心,再一次被刺痛。 天縱丹聖說的沒錯,昭曉曼是為了范浪才做出的犧牲,她根本不想當什麼女英雄,去拯救千千萬萬的人,她想救的只有范浪一個而已。

昭曉曼有著非同凡響的身世背景,但她身體里裝著的是一顆普通人的心。

范浪沉默良久,接著道:「我欠了她很多,將來會去償還的。別的暫且放在一邊,師父,你先駕駛啟明號回來吧。」

「好,你也想開點,至少我們熬過了一劫,也算是有了個好的結果。」天縱丹聖安慰道。

一天之後,啟明號飛回了神浩星附近,范浪跟船上的人匯合到了一起。

之前的經歷太過兇險,幾名紅顏知己為范浪牽腸掛肚,重逢之後一個個喜極而泣,簡直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啟明號降落在了神浩星上,把船上大部分的人都放了下去,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這根本不是一次悠哉悠哉的星際旅行,而是一場大逃亡,好在有驚無險,危機已經過去了。

人們各回各家,與親朋好友團圓。

事情的真相在神浩星上廣為傳播,在范浪的授意之下,昭曉曼犧牲自己拯救神浩星這件事得到了重點宣傳,把她塑造成了女英雄。

為了感激昭曉曼的恩德,各地都開始建造有關她的神像,她已經被當成了神女。

吞星怪的出現,打亂了范浪原本的計劃,如今危機過去,撥雲見日,一切都回歸了正軌。

范浪留在神浩星上等待,經常去看那些昭曉曼的雕像,看著雕像一點點的成型,很有點睹物思人的意思。

一天晚上,范浪睡覺休息,他現在每天只需要睡一小段時間,如果不想睡覺,不眠不休一個月也沒什麼關係。這種休息更多的是為了放鬆識海,對於意念上的修鍊有一定的好處。

他做了一個夢。

夢中漆黑無比,比宇宙還要黑暗,還要深邃。

周圍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只有范浪孤零零一個人矗立著。

這種黑暗的夢他不是第一次做,以前也做過這種夢,只是沒當回事。

睡夢當中,他處在渾渾噩噩的狀態,意識並不清醒。

這次的黑暗之夢,與之前的略有不同,在黑暗的正前方,浮現出一道男子背影,這道背影非常的模糊,讓人看不真切。

范浪迷迷糊糊的看著這道背影,想要走過去卻動彈不得。

夢中的時間飄渺不定,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前面的男子終於動了動,緩緩的偏過了頭,露出了小半張側臉。

他的側臉模糊不清,唯獨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在黑暗的背景襯托下,他流露出白色的目光,顯得黑白分明。

夢戛然而止。

范浪突然醒來,睜開了雙眼,看到了月色籠罩下的屋頂。

「這個夢是怎麼回事,總覺得有點不尋常,夢裡出現的那個人是誰?是我自己臆想出來的?」

范浪暗暗覺得奇怪,從床上坐了起來。

「怎麼了?」枕邊的一位嬌妻揉揉眼睛問道。

「沒事。」范浪搖搖頭,重新躺下了。

當他再次睡下,沒有再做什麼夢,睡的很沉。

……

數日之後。

月亮內部有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安梓豪所在的陣法劇烈震蕩,引發了大地震,整個月亮地動山搖,周圍的岩漿翻滾沸騰。

以前他只能安安靜靜的坐在這裡,一動也不能動,現在他終於可以動了,手指頭微微動了動,幅度越來越大。

轟隆隆!

陣法徹底破碎,能量爆炸開來,將地核深處炸的四分五裂,險些把整個月亮炸碎。

安梓豪霍然站起,周身上下為之一振,無窮力量散發開來,震蕩四面八方,引發空間亂流,使得道印重組。

「十幾萬年了,十幾萬年了,我沉睡了這麼久,總算是醒過來了,這真是一段漫長的歲月。」

「這些年來,謝謝你們陪伴我,如果沒有你們,我肯定撐不過來,非得被孤獨折磨瘋掉不可,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安梓豪發出感慨。

他所說的「你們」,指的是自己識海中虛構的世界,裡面就跟現實世界一樣,有宇宙,有星辰,有各種生命。

以後他會讓這個虛幻世界繼續運轉下去,一直陪伴著他。

「定!」

安梓豪大喝一聲,震蕩不止的月亮瞬間平復下來,那些斷開的深淵裂痕迅速修復,整個月亮變得完好如初。

他心情大好,閃身離開了地心,來到了月亮之外,舉目看著周圍的景色,尤其多看了神浩星幾眼。

近在咫尺的神浩星散發著蔚藍色的光輝,看上去非常的美。

「范浪小友,多謝你之前助我一臂之力,我終於醒過來了。」安梓豪放聲大喊,聲音傳盪到神浩星上,整個神浩星都聽得見。

范浪聞言,直接破碎虛空,一路飛往了月亮,來到了安梓豪面前。

「恭喜前輩苦盡甘來。」范浪拱手道。

「是啊,今天算是我的重生之日,就當我新的生日好了。」安梓豪笑道。

「那豈不是要好好慶祝一下?」

「那是當然。我之前為了療傷,把身上的家當都壓了上去,再加上十幾萬年的歲月消磨,現在就是窮光蛋一個,這頓飯你請吧!我要胡吃海喝一通!」

「小意思,神浩星上的好酒好菜還是有一些的,前輩想吃下一座山都沒問題,這邊請吧!」

范浪做了個請的手勢。

安梓豪一揮手,製造出一條空間通道,直接帶著范浪一起來到了神浩星,整個過程不過幾秒時間,盡顯一種來去自如的武神風采。

「前輩真是實力強大。」范浪贊道。

「強與不強,全看跟誰比,我的境界是下位神巔峰,比凡人要強大得多,但是跟前幾天大顯神通的那位太金神帝相比,就差太遠了,他是高位神,比我高出好多個大境界。」安梓豪謙虛道。

武神劃分多個境界,這些境界額外劃分成三個梯隊,依次為下位神、中位神以及上位神。

每個梯隊有五到六個境界,加在一起共有十六個境界,玄神是下位神的起步。

還有一種劃分方式,會把玄神從下位神中剔除,認為玄神還不配划入下位神境界。

不管怎樣,玄神都只是一個開始。

強大至此的安梓豪,也不過是下位神巔峰。

范浪距離安梓豪差了一大截,距離洛神差的更多,距離太金神帝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就是他將來要走的武神之路!

為了慶祝安梓豪蘇醒,范浪親自操辦了一場慶宴,慶宴相當豐盛,匯聚了神浩星五湖四海的珍饈美味。

范浪陪著安梓豪吃吃喝喝,酒過三巡,安梓豪感嘆道:「真是造化弄人,如果我早蘇醒幾天,就可以幫你把那些吞星怪殺死了,雖然我比不上太金神帝,但是對付那些吞星怪不成問題。」

「事情已成定局,感嘆也是無用,還是聊聊以後的事情吧。」范浪道。

「我之前許諾過會報答你,現在我醒來了,你可以說說看,想讓我如何報答?」

「那我就直說了,我想要的很簡單,只要前輩給我當一年的打手就行了!」

范浪伸出了一根手指。 在宇宙當中,有著通用的時間,兩個來自不同星辰的人談論時間,當然是指這個通用時間。

一年時間對於武神而言,實在算不上漫長,安梓豪光是療傷沉睡就花了十幾萬年時間,一年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彈指一揮間。

安梓豪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笑問道:「打手也是有區別的,你打算讓我當什麼樣的打手?」

「我當然不會強人所難,這一年裡,每次請你出手之前,我都會徵詢你的意見,你願意出手就出手,不願意出手就可以袖手旁觀。說白了,我會給你選擇權,不會逼你去對付不想對付的人。」 穿成短命女配之後 范浪道。

「茫茫宇宙有太多我對付不了的敵人,你強迫我也沒用,比如之前那位太金神帝就是個例子。你對我有大恩,讓我提前十幾萬年蘇醒,這個恩情豈能用區區一年報答,這樣好了,我給你增加到三年時間,這三年裡我常伴你左右,幫你披荊斬棘。三年之後,你若是有用我之處,我同樣義不容辭。」

「多加兩年,當然更好,那就這樣說定了。以後有很多地方要仰仗前輩,前輩要受累了。」

「你要外出闖蕩,可有什麼計劃?」

「是有計劃,我對於這片茫茫宇宙還是有些了解的,已經定下了一步步該怎麼走,接下來這三年,前輩就做好跟我東奔西走的準備吧。」

「我這些年都困在月亮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麼多年過去,外面肯定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以前知道的那些事,可能都已經老掉牙了。」安梓豪感慨道。

「沒關係,我們離開之後,先去收集情報,不做沒頭蒼蠅。風暴星系位於『極光神國』邊界,第一站肯定要去『極光神國』發展。一個神國之內,容納了千千萬萬個星系,足夠我們發展了。」范浪說出自己的規劃。

「十幾萬年以前,極光神國就已經很強盛了,看來現在強盛依舊。」

「神國萬古長存,哪有那麼容易衰敗。」

「也對。」安梓豪點了點頭,「聽你的言談,似乎對宇宙了解很多,實在不像是屈居在這種小地方的人。」

「井底之蛙也能坐井觀天,我知道的都是一些道聽途說而已。」范浪道。

「小友過謙了。」

兩人吃著喝著,宇宙中突然響起一聲獸吼,聲音一路傳到了神浩星上,五個大陸上的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吼!!!」

聲震星辰。

「好大的嗓門。」安梓豪贊道。

「這是我的那頭妖寵,它得了便宜,吃到了吞星怪的屍體,剛剛突破境界,所以吼了一聲壯壯聲威。」范浪道。

剛才金陽戰獅大吼大叫的時候,范浪收到了一條系統提示,所以知道金陽戰獅突破了。

【玩家的妖寵金陽戰獅升級為15星級。】

十五星級!

金陽戰獅潛力無限,又升了一級,實力再度增強,現在的它,絕對超越了阿紫。

它一共吃掉了吞星怪三分之一的屍體,還剩下很多沒有吃完,都吃完之後,至少還能再升一級。

吃吃喝喝就能升級,也算是一種福氣。

這個小插曲過去,慶宴繼續進行。

安梓豪隨後提起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當年我與別人爭鬥,含恨落敗,一路逃亡。這麼多年過去,也不知道我的那些仇人情況如何了。日後跟你一起離開,我打算改頭換面,換一個身份,這樣於你於我都有好處。」安梓豪道。

「前輩與我同仇敵愾,將來你報仇的時候,我或許能幫上點小忙。」范浪道。

「不必,這是我的私事,不想將你捲入進去。我的那些仇家,當年就已經很厲害了,否則也不會把我逼上絕路。這麼多年過去,也許他們更強大了,不是你能應付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答應過要幫你三年,這三年裡我是不會去報仇的,免得影響到你。」

「前輩既然要改頭換面,肯定要有新的名字。」

「這個新名字我已經想好了,我喜歡寫寫畫畫,就叫我『墨客』好了。」

「好文雅的名字。」

「為了躲避仇家,連真名都不敢世人,這算哪門子的文雅。」

安梓豪苦笑一下,搖了搖頭。

……

萬事俱備,不欠東風,終於到了該上路的時候。

范浪選了個良辰吉日,正式起航出發。

那些吞星怪的屍體還有很多沒吃光,這些剩餘的屍體都被安梓豪動用神通手段幫忙儲存了起來,留著路上慢慢餵給金陽戰獅吃。

境界越高,能創造的獨立空間自然越大。

吞星怪的體積堪比星辰,連啟明號都裝不下,只能拜託安梓豪來擔當移動倉庫。

妙手回春 之前被迫逃亡的時候,曾經把小天的天地之心一分為二,如今危機過去,范浪把這兩份天地之心調換了一下。

大的那份天地之心被留在了神浩星上維持星辰運轉,小的那份會被范浪帶走,父子倆一起去宇宙闖蕩。

這是小天自己強烈要求的,他想分化出一部分跟著乾爹上路。

多這麼個乾兒子在身邊,就好比多了個開心果,范浪權當是留在身邊解悶了。

臨別之際,范浪站在啟明號旁邊,跟許許多多的人告別。

其中有鳳女,有星雲盟的人,還有炎龍學院的人。

「我走之後,神浩星就交給你了。」范浪對鳳女託付道。

「我會想你的,要是能早點回來,就早點回來。」 醫品邪妃:皇子輕點寵 鳳女戀戀不捨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