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殿的大門徹底關閉。

只是,即便那白鬍子老頭兒也不知道的是,就在金殿大門關閉的瞬間,金殿中那座『洛』的黃金人像,竟微微動了一下。接著原本刻在下方的『洛』字後面,竟慢慢浮現出兩個字:九天!

**

黃昏時分的聖靈大陸,一片祥和。

街上依舊熙熙攘攘,可就在這時,一道七彩霞光,猛的同天空升騰而起,然後從聖靈大陸的最北端一路急S,劃過整個聖靈大陸的九國十三城,飛躍四海,穿過妖界,照耀古地,最終落在了兩界交接的溺水河深處。

那光芒太過閃亮。頓時便讓聖靈大陸各地的眾人,紛紛抬頭,眼中驚嘆卻又疑惑不已。

「快看快看,那是什麼?」

「彩虹?可這也太亮了……」

「真漂亮,是不是聖殿的那位靈聖大人出了好事,所以才這樣的呀?」

「不知道呀!不過肯定是好兆頭,天佑聖靈!」

各地百姓讚嘆不已。四海之下,海族也紛紛從水面探出頭來,而此時妖界中央的百妖山中,數尊妖聖,卻近乎同時神情一凜。 「這霞光是怎麼回事?」

「七彩霞光?從聖靈大陸出來的……莫不是七彩騰雲?」

忽然一位妖聖忽然驚呼道。

要知道,七彩騰雲的出現,就意味著人族出現了頂級天驕。

而聖級天驕,便是百年之內必成聖。

若是頂級……

一時間,整個百妖山頓時血氣涌動,不少妖聖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而就在這時,只聽一道蒼老而沙啞的嗓音,忽然說道:

「莫慌!若是七彩騰雲,定然萬界齊震,霞光萬丈。豈是如今這等星火之光可比?

再則,今年人族踏靈碑已然結束,即便出了天驕,也不會延遲到這個時候,才又消息……」

開口的這位妖聖,是百妖山竟有的幾位大聖之一,在妖族的地位十分崇高。

所以待這妖族大聖的話音一落,其餘眾聖才紛紛恍然,安穩了下來。

但片刻之後,只聽那妖族大聖忽而話音一轉,道:「不過,這霞光確實有些古怪。能越過我妖族之界,定有詭異之處。如今我妖族和人族的戰況如火如荼,人族又向來J詐,不得不防!

所以……派有天賦幻化血脈的狐族,去聖靈大陸查一下吧!若有異象,迅速回報。」

其餘眾聖,聞之紛紛點頭。而就在百妖山一眾妖聖議論紛紛的時候,聖靈大陸的聖殿之內,等待了將近一天的人族眾聖,也是滿臉莫名。

這霞光,應該是七彩騰雲沒錯吧……可怎,怎麼這麼小呀?!

眾聖有些犯懵,就連東聖簡惜之此時也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

直待過了好一會兒,簡惜之才輕咳一聲,隨即道:「這霞光倒是和七彩騰雲有些類似……總之,去觀靈閣一看便知!」

也是,七彩騰雲是頂級天驕出現的標識。但如今情況詭異,所以要想確定,只能去觀靈閣,查看靈碑帖。

隨即,眾人身形一晃,便來到了觀靈閣。這時,觀靈閣內的靈碑帖已然顯現。待看到整個靈碑帖閃亮的三個金色字跡,即便早有預感,眾聖依舊驚得目瞪口呆!

**

葉夕瑤清醒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宋府自己的房裡。

屋子裡光線昏暗,唯有一盞燭火,在黑暗中散發著橙光的光芒。

而芬兒正坐在不遠處的桌子旁,用手托著下巴,腦袋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

葉夕瑤腦子有些亂,待又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算徹底清醒了過來。

她再次進入靈碑石壁,闖第九階……然後碰到了洛,再然後她被……

瞬間,葉夕瑤猛的瞪大雙眼,一股怒意隨即噴涌而出。

這時,許是聽到聲響,芬兒微微抬了下眼皮。待看到葉夕瑤醒了,趕忙起身快步走了過來。

「小姐,您醒了?」

芬兒的聲音頓時讓葉夕瑤回過神來。當下神情一斂,隨後從床上坐了起來。

「現在什麼時辰了?」

"丑時剛過。」

說著,芬兒順手倒了杯水,葉夕瑤接過一口飲盡,然後再又瞄了眼四周,才終於微微鬆了口氣。 踏靈碑徹底結束,葉夕瑤沒向任何人說起。

府靈院的王掌院雖然每次看到葉夕瑤,都雙眼放光,但終究沒有多問一句。

因為就在那天葉夕瑤踏入靈碑石壁的同時,聖殿便下了封口。

所以就算給王掌院使一百個膽子,他也必須管住自己這張嘴!

葉家的遷移工作,已經開始運行。

葉夕瑤將一切交給秦家,倒是落得輕鬆,只是心裡卻始終彷彿有一塊大石,在堵著。

洛九天!

如今念起這三個字,葉夕瑤的腦子裡便閃過,當初他用湛緋一刀刺入自己胸口時的情景。

甚至好幾天午夜夢回,葉夕瑤都被這一幕驚醒。

這樣的情緒,多少影響到葉夕瑤。以至於這天下午,在給林鈺洲針灸的時候,只聽林鈺洲忽然問道:

「葉姑娘最近心情不好?」

林鈺洲的眼睛看不見,但感官卻比常人敏銳的多。

聞言,葉夕瑤倒是微微一愣,隨即搖頭道:「沒什麼,只是沒休息好而已。」

葉夕瑤的嗓音依舊平靜,但林鈺洲卻是聽出了幾分敷衍的味道。不過林鈺洲是個細心的人,更是個真正的君子。知道葉夕瑤不想說,便也沒再問,而是話鋒一轉,道:

「在下聽聞葉姑娘親族即將前來,若是有需要,儘管開口。在下定當竭盡全力。」

「林公子客氣,如今一切還好。」

「那就好。」

簡單的對話,秉承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默契。隨後林鈺洲又說起最近自己聽到的一些趣事,雖然言語中並無刻意,但也無形中讓葉夕瑤的心情輕鬆了不少。

所以待這次治療結束,葉夕瑤便已恢復如初。隨後又幫著林鈺洲把脈后,便直接說道:「林公子最近恢復的很好。不過若是可以的話,最好不要刻意服用丹藥,改做膳食上的調養,效果會更穩固一些。」

說著,葉夕瑤隨手寫了幾個補血養氣的葯膳方子。林鈺洲微微一笑,倒是旁邊的林祥,瞬間眼睛一亮,然後趕忙雙手將方子接過來。

「那請問葉姑娘,我家少爺的腿,何時能徹底恢復?」

林祥有些急切。葉夕瑤沉吟片刻,道:「如果按照現在的速度,再有半個月就可以了。不過林公子雙腿經脈總歸是傷過,若想恢復如初,之後需要一些恢復訓練。到時候,就要靠林公子自己了。」

聞言,林祥面色一喜。倒是葉夕瑤抬眸看了依舊面色平和的林鈺洲一眼,問道:「所以,林公子的腿,如今已經不用擔心了。倒是眼睛的事情,不知貴府商議的如何?」

原本還面帶喜色的林祥,瞬間臉色一僵。林鈺洲聞言介面道:「眼睛的事情還在商議。不過,如果在下恢復光明的代價,是由他人的痛苦換來的,這眼睛,不要也罷。」

葉夕瑤本不想多說,但一想到這林鈺洲此言確實心有所想,而非虛言。當下還是不禁多說了一句:「其實林公子想的太過狹隘了。眼角膜並非只能在活人身上取,即便死了也可以。當然,要剛剛咽氣的!」 葉夕瑤的聲音不急不緩。

話落,果然只見原本面色淡然的林鈺洲,猛的雙手握拳。

而林祥更是瞬間現出狂喜之色。

其實,依著林家的實力,別說取活人的一雙眼睛,就是取命,也輕而易舉。

可自家公子天生仁善,就為這個,自己不知道私下勸了多少次,都完全無用。

甚至還警告自己,不得將此事稟告給族裡。

如今總算好了。雖然死人的東西,聽上去有些讓人忌諱。不過只要自家公子能接受,實際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裡,林祥越發激動起來。這時只聽葉夕瑤補充道:

「不過,有件事我還是要提醒林公子一下。眼角膜雖然不需要配型,不過最好是孩子給孩子換,大人給大人換。

尤其是,被換取眼角膜的人,不能有任何的傳染病。這點希望林公子一定注意。」

放開了心結,林鈺洲這回倒也乾脆。當下應聲道:「好,多謝葉姑娘提醒,在下記得了。」

之後,林鈺洲又詢問了一些細節,便離開了。待他們一走,一直守在旁邊的石頭媳婦,便忍不住小聲道:

「這林公子當真是個心善的,心也細,這要是將來眼睛好了呀,保准能迷死一群小姑娘……這不,如今就已經迷倒了一個了!」

說著,石頭媳婦伸手一戳旁邊的芬兒。芬兒小臉一紅,頓時叫道:「嬸子,你胡說什麼呢?人家哪有呀?」

「是是是,你沒把林公子迷倒。你是被那個諸葛公子迷倒了,行了吧!」

石頭媳婦嘴皮子向來利索,打趣起人來,芬兒根本不是對手。不過提起諸葛辰,石頭媳婦隨即話鋒一轉,道:

「不過,說起這諸葛公子,自打那天之後,怎麼沒影了?……小姐,您有聽說嗎?」

諸葛辰是天尊閣的堂主。如今沒了影子,葉夕瑤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動的手腳。不過對此,葉夕瑤不想多說,隨即搖了搖頭……可就在這時,只見一位小廝慌慌忙忙的從外面跑了過來。

「啟稟葉姑娘,門外有一個怪人要見你。」

屋子裡的說笑聲頓時戛然而止。葉夕瑤秀眉一動,看了那小廝一眼,道:「什麼樣的怪人?」

小廝皺了皺眉,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回葉姑娘的話,具體小的也說不好。反正感覺就是又丑又怪的,而且特別凶……」

葉夕瑤聞言一愣,卻也沒難為他。隨即微微點頭,便走了出去。

待不多時,來到宋府門口,葉夕瑤果然看到了小廝口中的那個怪人。

來人確實很怪。

略顯青黑的皮膚,圓眼,大嘴,身材高壯……丑的當真特點十足。

以至於一眼看去,與其說他長得像人,倒不如說,他更像是一條魚!

一條青黑色的草魚!

所以當下,葉夕瑤心裡就有數了。而那人一看走出來一位蒙面姑娘,先是上下打量一番,隨即便直接揚聲道:

「你,就是葉夕瑤?」

來人說話十分不客氣。聞言,葉夕瑤鳳眸微眯,道: 「詢問他人姓名之時,是否該先自報家門?」

對方聞之先是一愣,隨即叫道:

「你只管說是不是就對了!問這麼多做什麼?」

「呵,是么。原來是個連禮都不懂的……

不過也是,畜生哪懂人族之禮?」

沒錯!

眼前這個怪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頭幻化成人族的草魚妖。

可惜,妖就是妖。即便憑藉著一些特別之物幻化成人形,也無法改變其妖族的特性。

這一點,別說眼前這頭只有妖兵實力的草魚妖。即使是之前實力深不可測的海族智者龜逅,也無法避免。

而一聽這話,草魚妖頓時又驚又怒,沒想到葉夕瑤竟然一看出自己並非人族。但一想到正事,這草魚妖還是翻了翻圓圓的魚眼,頗為傲慢的說道:

「哼,無知的人奴,本妖不與你計較這些。本妖今日前來,是和你討還龍珠。因為我清江水族已經查清,當初蛇青躲進山林后,是你最後殺了它。而它手中有我清江水族的神物龍珠。所以識相的話,趕快把龍珠叫出來。否則,可別怪本妖手下無情了!」

葉夕瑤瞬間瞭然。

其實,那龍珠對葉夕瑤來說,確實沒有太大的作用。畢竟葉夕瑤並非水系,即便煉化,效果也大打折扣。但葉家不是只有葉夕瑤一個人,葉青書就是水系天賦。

並且更關鍵的是,如今葉夕瑤已經和海族達成共識。而因為當年睚眥的事情,海族必將和蛟族決裂。這時候,她把龍珠還給蛟族……呵呵,除非她葉夕瑤腦子被驢踢了。否則,哪怕把這龍珠扔臭水溝里,她也不可能將它交給蛟族!

所以當下,葉夕瑤瞬間揚眉一笑,然後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巴掌大的破舊貝殼,隨口問道:

「想吃生的,還是想吃烤的?」

小東西噬靈貝聞言轉了一下,將貝殼面向草魚妖,然後咔嚓咔嚓動了兩下貝殼。

頓時,原本還囂張的等待答覆的草魚妖瞬間一怔,同時直覺的感到一股說不出的寒意。而就在這時,一個白胖胖的奶娃娃,隨即從門裡竄了出來,抱著葉夕瑤的腿,叫道:

「烤的!我也吃烤的!」

草魚妖頓時大怒:「什麼生的烤的?葉夕瑤,本妖在和你說正事!識相的快把龍珠拿出來!」

葉夕瑤隨即抬頭,道:「我說的就是正事!」

話落,不待那草魚妖回過神來,葉夕瑤猛的渾身靈力一動,隨即一團灰黑色的火焰,頓時升騰而起。

那火焰並不大,卻詭異非常。接著在草魚妖驚愕的注視下,火焰竟慢慢凝聚,轉眼間便形成一把火焰長槍!

而槍頭,直指眼前的草魚妖!

見此情形,原本還頗為不屑的草魚妖瞬間大驚,二話不說,反S性的轉身就跑……可這時,只聽葉夕瑤冷笑一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