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女子沒有說話,彷彿覺得這話不值得讓她開口。

「她……終於還是完成蛻變了嗎……」生命女神抬眸望向天空那淡漠又強大的身影,心頭滿是複雜的情緒。曾經的死敵,如今卻動用力量救了她……

她還有資格與光明爭鋒嗎?

她已經淪為徹徹底底的失敗者了啊……

這時候,光明女神開口了,清朗如初日的聲音回蕩天地:「我……可賜予你們力量,你們可願與我合作?」

這話是對三大至高說的。

生命和天空都是神色一怔。

「願意,當然願意!」海洋天神當先開口了。

生命和天空沒料到海洋天神答應得那麼果斷。

這時候,海洋天神已經痛心疾首開口勸說了:「生命,天空,你們快答應啊!」

「光明天神的目的是滅絕全人類,與我們的目的有一部分是重合的。我們不如先完成個小目標,總好過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你們說是不是?!」

不得不說,這話很有道理。

生命女神和天空天神也都心動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生命女神和天空天神沒有答應,那都是因為之前所處陣營的關係,海洋天神顯然沒有這種顧慮。

畢竟,海洋天神以前就是跟光明天神一個陣營的。

說到底,他只是重返原來的陣營不是?

生命女神也明白,留給她的選擇不多。

要麼加入光明陣營,要麼被安林砍死。

就在他們遲疑的那一瞬,突然又有恐怖的力量來襲。

上官藝攜帶霜天而來,掌心有極寒匯聚深邃旋渦,帶著極為恐怖的封鎮殺意朝生命女神碾壓而落。

緹娜手中的神鏡世界劍光芒大綻,帶著強大到極點的神鏡道力,從另外一側刺向生命女神的胸口。

兩大極為強大的創世級彆強者,都對生命女神發起了進攻!

也在這一瞬,又有一道極為神聖,極為純凈的光明從天空中落下,將生命女神的身軀重重包裹。

那比混沌還要超脫的光,彷彿蘊含了世間一切光明力量,形成一個絕對領域。上官藝的寒流旋渦被凈化成無數光粒,緹娜的神鏡世界劍劈在光上,直接被反彈震開!

僅僅一道光,就將上官藝和緹娜的力量都擋了下來!!

「這到底是什麼光?」緹娜臉上有著難以置信之色,她從光中感受到了某股無法超越的極致!

天空上那光明匯聚的女子,逐漸顯露,變成了月夜真王的模樣,模樣更加夢幻美麗,語氣卻格外淡漠道:「太初光。」

或許這道光,終將被世人銘記,所以她選擇了回答。

這時候,又有聲音傳來了。

「我願意加入光明陣營。」天空天神道。

「我……我也願意……」生命女神經過短暫的掙扎,咬了咬唇瓣,亦是開口道。

光明女神第一次笑了。

笑容格外的明眸和動人。

「光明孕育一切,生命創造奇迹。」

「我賜予你們光明……」

一枚宛若星辰的光粒,從光明天神的眉心飛出,然後以創世神靈都難以跟上的速度,瞬息沒入了生命天神的眉心之中。

「接下來,就由你們負責拖住眼前這些人,特別是要拖住安林。」光明天神對三大至高開口道。

生命天神吸收了那光粒之後,渾身的氣息再次發生了變化,從極度萎靡,變得重新生機勃**來。

就像是長期處於黑暗的瀕死植物,突然迎來了明媚的陽光,開始煥發出無限的生機。

光是生命最喜歡的東西,否則就不會有什麼光合作用了。同樣,生命女神從本質上來說,是喜歡光明天神的,只不過是觀念的不同走向了對立。

生命天神嚮往光,她也能因為光明起死回生,甚至更強!

光明天神做完這一切,突然將目光轉向東方,神色變得凝重起來:「沒有時間了,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她也不等生命女神等人答應,突然化作一道天隙流光,直接掠向東方,消失在這片天地之中。

光明女神來去如光。

眾人卻心頭大喊不妙。

這個時候朝東方去還能幹什麼?

破天琉璃殿就在東北方向的紫星遺迹上。

光明天神這是想要干擾陳塵和西里爾的破天計劃!!

「不行,我必須得去阻止她!」斗戰勝佛看到這一幕急了,提著金箍棒,就要朝東方騰雲駕霧而去。

「悟空,你冷靜點!」米迦勒一把將斗戰勝佛拽住。

「你幹嘛,別攔著我,我們破天不能失敗!」斗戰勝佛瞪眼道。

「光明天神此刻二次蛻變,實力都不知道到了哪一個層次了,就連緹娜和上官藝這種頂級創世神靈,都無法奈何光明天神,你覺得你去了有用嗎?」米迦勒面露無奈道。

「但我們是破天幫的候選天子,難道我們就什麼都不做嗎?」斗戰勝佛緊握著棒子,金色的雙瞳滿是戰意和不屈,「打不贏又怎麼樣?在俺老孫走的道里,沒有不戰而退的路!」

這一刻,米迦勒愣住了。

他發現斗戰勝佛的氣息有些不一樣,彷彿要衝破某種關隘一樣,一股極為洶湧,極為恐怖的氣息在醞釀著。

米迦勒還未繼續說話,斗戰勝佛已經朝東方飛去!

「罷了,罷了,我也去吧……」米迦勒有些不舍地看了安林那邊一眼,這才羽翼展開,朝東方疾飛。

此時,生命天神的眉間有光明孕育,足下輕點地面,萬物生長,綠草如茵,破敗的大地再次充滿生機。

她的氣息更是急劇地拔高……

「生命天神正在快速恢復實力!」

「不能再讓她這樣下去了,我們快打斷她!」

安林感知到了生命女神身上的異變,立即開口道。

「極限天神術,滄海怒龍!」藍小倪當即催動自己所有的力量,凝聚了一頭十幾萬丈的金色蛟龍,攜帶磅礴浩瀚的威能,猛地撞向地面的生命女神。

生命女神伸出手掌虛空一拍。

嘭!!!

恐怖的天空界域之力,就像一面看不見的壁壘,朝那滄海怒龍撞去,把龍頭都粗暴地撞成了無數水團。

這時候,黑石的槍,流金的刀,三生靈的靈魂衝擊,墨語的世界撞擊,以及天依的詭異泡泡也同時朝生命女神轟來。

生命女神釋放蘊含極致天之力與海洋之力的驚天怒濤,將這些創世神靈的攻擊全部吞沒殆盡!

也在這一瞬,上官藝和緹娜的最終殺招來臨。

極限寒力在瞬息將怒濤凍結成冰,將所有能量徹底凍結。

緹娜手持神鏡世界劍強勢破冰,劍刃軌跡無比致命,撕開一切防禦能量,朝生命女神的腦袋斬落!

這一刻,生命女神嘴角卻微微勾起。

「砰!!」

清脆的聲響傳來。

鋒芒極致,宛如透明鏡面的神鏡世界劍,斬在了一團奇異的光盾上,竟是完全不得寸進!

「你以為……光明女神給我一粒光明星辰,僅僅是只能恢復力量嗎?」生命女神笑了,雙眸閃過極其危險的光芒,「你們知道嗎……太初光……」

「我也會用呢。」

話音一落,那凝聚成光盾的白金交融的奇異光芒,突然射出一道宛如箭矢一般的光線,以極快的速度貫穿了小精靈的身體!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緹娜!」安林看到這一幕,心頭一顫,身形毫不遲疑激射而出,將那身體被貫穿的小精靈抱在懷裡,再次移動方位,躲過了另外一擊太初光。

那太初光,落在安林身後的虛空,落在高聳的土丘上,就像是普通的光芒打在土丘表面,根本沒有破壞特性。

但就是這樣一束光,竟能破開緹娜的所有防禦,並且貫穿她的身體,這很可怕。

生命女神補刀未成,也不著急,反而抓住機會快速恢復著自己的力量。光明天神賜予的光明之力,並不是永久的。就像是安林賜予小邪和黑羽帝王的黑暗之力一樣,是消耗品,用於擊殺敵人還是恢復實力,則是她的選擇。

「不過……光明天神賜予我的光明之力,真是龐大到令人難以置信呢……」生命天神感受著體內那無限浩瀚與無限光明,心中的震撼就難以言說。

若不是光明天神趕時間,她留在這裡,一定能夠橫掃全場吧?這份光明力量實在太強太強,至少碾壓安林和緹娜這種頂級創世神靈是沒問題的。

「安林巨人,我沒事,你快拉遠一些距離……」緹娜穩住身體的傷勢,神鏡源力瘋狂鎮壓下,終於將體內遺留的太初光餘威給壓了下去。

安林深吸了一口氣,快速後撤。

他現在狀態很差,就算參與戰鬥,也沒有什麼幫助,不如先偷偷恢復了力量再戰。

這時候,流金,墨語,上官藝等創世神靈的攻擊仍未停歇,但生命女神僅僅是以防禦為主,很少動用力量反擊,把所有力量的重心都用在恢復自身力量之上。

這一幕,看得眾人急死了,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上官藝和緹娜的聯手,往往能夠逼得生命天神動用太初光進行防禦或者反擊。

這些太初光是很珍貴的東西,很有可能用一分就少一分,這從生命女神的反擊方式就能推測出來。

但太初光還未徹底消耗結束。

生命女神的狀態就已經恢復了大半。

也在這時,她的恢復停了下來。

海洋天神和天空天神都是一怔。

「生命,你做什麼,趕緊繼續恢復力量啊!」海洋天神出聲催促道,難得有比神丹還帶勁無數倍的太初光之力,當然得好好恢復,然後打所有人的臉!

被安林和緹娜狂嗑丹藥噁心到的天空天神也是不住地附和,難得有機會噁心回去,怎麼突然就停了?

「足夠了,接下來我的生命至高權柄,能夠慢慢治癒我們的狀態。剩下的太初光,我另有他用。」生命女神面露微笑道。

一道空間衝擊波,將黑石和墨語轟飛。

生命女神單手虛握天地,龐大至極的三相輪迴真天大陣再次籠罩天地,顯形與世間,一束太初光從眉心射出,融入三相輪迴真天大陣之中,讓大陣發出了本質的改變。

天之力,海洋至高權柄,天空至高權柄,生命至高權柄,現在又多了一個光明至高權柄的力量。

「四相輪迴真天大陣,啟!」

生命女神的氣勢暴漲至巔峰,體內所有力量傾瀉而出。

腹黑妖孽纏上我 轟轟轟!

大地震顫。

四件巨大無比的神像從天空墜落,砸在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將所有的創世神靈都包裹在內。

那神像有百萬丈之巨,分別對應著光明天神,生命天神,海洋天神,天空天神,釋放著至高無上的權柄氣息。

一層奇異的光罩,連接著四大至高天神,覆蓋了蒼穹和大地,組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

光罩由四種至高權柄的力量完美交融而成,藍色,綠色,白色,金色,四重權柄神光回蕩流轉著,構成一個無解的牢籠,囚困著內部的一切。

有破綻!!

緹娜瞬息衝到了生命女神的面前,劍刃扭曲空間,猛地斬向那絕美女子的脖頸!

「哧……」

生命女神被一劍斬頭。

這一劍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生命女神根本來不及躲避。

「這一手刺殺漂亮!女神大人威武!」

流金看到這一幕,已經高興大呼。

但緹娜卻是小臉凝重。

她看著眼前的生命女神人首分離,緊接著就化作無數花瓣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了何方。

「呃……她連本源都消失不見了?」流金看得有些懵。

下一刻,一個曼妙絕倫的女子,出現在了奇異光罩之外,盈盈而立,俯瞰著底下的所有創世神靈,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想殺我?抱歉,現在的你們,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轟!突然有致命寒力衝天而起,凍結所能接觸的所有事物!

上官藝化作冰鳳直擊長空,朝生命女神爆起攻擊,身未至,寒意就彷彿要將世間的一切都徹底凍結!

但生命女神僅僅是望著,十分平靜地望著。

直到冰鳳撞在那四相輪迴真天大陣構成的光罩上,冰鳳的哀鳴聲便開始響徹雲霄,那極致的寒力根本無法突破光罩,不僅如此,它的腦袋還被光罩的反震力量撕扯得粉碎。

生命女神看著足下的無頭冰鳳,得意地笑了:「太初光你們都對付不了,又如何能對付得了這個由四大至高權柄力量融合而成的四相輪迴真天大陣?」

上官藝的身形再次出現在高空,眸光冰冷中透著一抹無奈,她知道自己的確破不開這大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