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看向廣場中心方向。那個少年郎的身影……

只見那彩色斑斕巨石猛地騰起一道光,瞬間沒入了葉天的身體里。

然後就看到在葉天的身體中,七色光芒流轉,速度極快!

僅僅眨眼的功夫,宛如一陣氣浪吹過,所有人都忍不住往後仰了仰。

一道虛淡的光影以葉天為中心猛然張開! 壞壞老公好難纏 如同一道透明的巨型翅膀,一瞬間就籠罩了蒼穹城!

「天賦之翼!展開了!」

有人驚呼出聲!

「這……這也太驚人了吧!」

剛剛還滿臉蔑視的人,現在早已被嚇的說不出話了。

那虛淡的半透明翅膀,雖然離形成實質化的天賦之翼還有很久,但卻氣勢磅礴。

只是這並不明顯的一道虛影,就已經壓的人喘不上氣來!彷彿天生高貴,屹立在雲端,讓天下人叩拜!

僅僅只是過了三個呼吸,人們還沒等緩過神來,那虛影就再起變化!

籠罩著整個蒼穹城的巨型翅膀,閃動著七種顏色的光芒!並且,逐漸強盛起來!宛若太陽般,越發奪目!

就連那高台上的大佬,也都拍案而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對翅膀。只是,有人在激動地顫抖,有人卻滿含憤恨。

忽而!

「嗡……」

一聲好似在每個人心中響起的顫音。彷彿空氣在擠壓,在摩擦!一瞬間遏制住了那七色光芒向實質化轉變的過程。

緊接著,一道血色閃過,那剛剛還異常耀眼的七色流光,一下消失的一乾二淨!

那巨大的翅膀,瞬間被這血色填滿!蒼穹城上,一片血光!紅的耀眼!更有一股蒼涼的死寂瀰漫開來。壓的所有人都無法呼吸!

幸好,這血色翅膀也沒有持續太久。

「嘭!」

一聲巨響!

那龐然浩大的翅膀應聲而散,血光伴著那些半透明的星星點點,猛地凝聚回了葉天的身體。

可憐的少年身體一陣踉蹌,扶著測試碑,勉強沒有跌倒。

肉眼可見的,那血紅色的光芒在他體內來迴流竄。瀰漫了他的整個身體,四肢百脈,無一處地方是沒有這血色光芒的。

直到過了許久,那血光收斂而去,跌倒在地上的人爬了起來。才開始有人說話。

「這就是那傳說中的詛咒嗎?太可怕了!」

只要你說你愛我 有人被那血色所懾,戰戰兢兢。

「狗屁的詛咒,葉家為了面子唬人的你們也信,就是虛張聲勢而已,屁用沒有。」

也有人不屑一顧,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重新坐下。

「哈哈,這天下第一廢柴,果然名不虛傳啊!聲勢倒是不小呢,哈哈哈哈!」

有人仰天大笑,掩飾剛剛的失態。有那麼一剎那,他還真以為那個傳說中的天才又回來了。

「我還以為過了三年,終於有點用了呢,原來還是個廢物。」一個哥們撇了撇嘴,充滿了蔑視。卻借著整理髮型的動作,悄悄抹了把汗。

「習慣了,每年都來這麼一下,你還別說,不知道的,還真是夠唬人的!」

「你們這些凡人懂什麼,是葉家的測試碑壞掉了,不能測試我們舉世無雙的天才真正潛力!哈哈哈哈!」

……

一剎那間,說什麼的都有,一陣喧囂瀰漫開來。

特別是起初那些,被那衝天而起的巨型翅膀打了臉的,彷彿為了證明自己一開始就是對的,都在拚命的貶低著葉天。

各種話語毫無遮攔,也壓根沒把這曾經的葉家第一天才,葉家最得寵的少爺放在心上。

今時不同往日了,要是三年前第一次發現葉天墜入凡塵的時候,他們還不敢這般放肆,可是現在簡直無所顧忌。

連葉家都已經嫌棄了的廢物,他們有什麼好怕的?就算當著葉家人的面打他的臉,葉家人都不會管。

當然,也有一些在蒼穹城住了五年以上的「老人」們,他們見證了葉天的崛起,也見證了他在最巔峰的時候迅速的隕落。

此時,再次看到這一幕,心裡也是五味雜陳。在人群中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他們更不會多說什麼,爭辯什麼了。因為三年多,年年都是這樣,今年還是如此,那個鋒芒畢露,照耀整個蒼穹城乃至險些照耀全世界的天才,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高台上,葉家的幾個老人也都坐了下來。有人眼中滿含著掩飾不住的興奮,有人帶著絲絲怨毒,也有人可惜的搖了搖頭。

而葉家族長,葉星海,看了葉塵許久,眼中神色複雜至極,沒人能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最後一聲嘆息,坐了下來。

「還是不行啊……」

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在和其他幾位長老說,只是並沒有人回應他。

天賦之翼,是每個人根骨潛力所化,直接關係到一個人的前程。

凝為實質,張開越大天賦越高,而那翅膀流轉的色彩,則決定了一個人的根骨屬性,金木水火土等……

能張開一米左右,就已經是少有的天才了,而葉天……實在讓人不知該如何去說。

現在,很明顯的,他已經廢了。一個一厘米天賦之翼都無法展開的人,只能做一個凡人。再無懸念。

…… 蒼穹城東城門處,一行人風塵僕僕,剛剛抵達。卻恰好看到了葉天測試的場景。

遠遠地,望著葉天狼狽的身形。那人群中的一位少女眼圈已經紅了。

「天哥哥……天哥哥……」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芊芊玉手無力地向前抓去,卻無法改變那場中少年的窘迫。

少女旁邊,一起來的夥伴,看著少女的模樣,也是欲言又止,都無奈的嘆了口氣。

西城區,隔著中心廣場不遠,三名女子在牆角的陰影下竊竊私語。

「東仙姐,這眾神傳人基本廢了呀,老闆怎麼還讓我們來盯著他?」一個略帶俏皮的女孩一臉不解的看著葉天的方向。

「你個小孩子又不懂,老闆讓你幹嘛你就好好去干就是了,問那麼多!」被稱作東仙的女孩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瞪了她一眼。

那女孩翻了個白眼。

「人家都二十四了,還把人家當小孩子,人家啥也不懂還不是怪你們!」

她想了想,又接著說道:

「東仙姐,地球人都這麼弱,我們為什麼不能直接搶著眾神傳人走?就算老闆不出手,西寂來一道精神攻擊,這蒼穹城的大魚小魚一大群,不就都懵逼了嗎!何必非要來做保姆啊?」

東仙皺了皺眉,看了一眼一旁自始至終都沒有表情一言不發的西寂,嘆了口氣:

「小南笙啊,我看是你北墨姐姐不在,你皮又痒痒了是吧?非要讓那個戰爭販子揍你一頓你才老實!搶什麼搶!小孩子跟著做事就行了,就你能!天天這麼多餿主意!」

叫南笙的女孩很不滿意的撅了噘嘴,不過看了一眼西寂,還是忍住沒在開口。

西寂這個精神狀態,離開老闆就是個定時炸彈,萬一一會兒因為自己多說幾句話真箇爆發了,滅了這整個蒼穹城和葉家,壞了老闆的大事,她可就真吃不了兜著走了。

葉天的測試結束,因為他,整個蒼穹城都在議論紛紛,即使已經是第三年如此結果了,但熱度依舊不減!

哪怕是廢物,都是一個讓人不能不聚焦的廢物。

而這個廢物本人,此時卻並未在意這些。別人所謂的天賦,他都不在乎。

之所以還來做這個測試,是因為有一樣東西,比生命還要重要,他無法割捨。

那就是「記憶」。

三年前,消失的不只是他的絕頂的天賦,與之一起消失的,還有他的記憶。

十二歲,天地大變,地球靈氣之源重新打開,世界大亂,同時,修鍊者的世界也逐漸浮出水面。

他們一家,作為凡人,被修鍊界七大世家之一的葉家看重,作為旁系,引入修鍊界。

因他父親逆天的在四十餘歲覺醒了一股無法想象的天資!再加上一些曾經的血緣恩怨,他們被葉家重點培養。

父親直接隨老祖宗閉關,母親被另一個修鍊世家朱家請走,他爆發出了他驚人的修鍊天賦!

一門三天才!這也正是他被葉家如此重視的原因!他們一家註定以後成就都會很高,這也就意味著地位……

他一躍成為了蒼穹城最炙手可熱的人!葉家第一少公子!

一年後,被神秘引路人接引走,離開地球,進入古史傳說中的那條星空古路修行。

這是整個修鍊界最重要的事!地球已經九千年未曾參與,一直在自我封印當中!

而第一批被引路人接引走的少年天才中,就有他!葉家葉天!

整個葉家,整個蒼穹城都在為他而驕傲!

可惜,星空古路三年修行期,僅僅一年,他就回來了。

像一個乞丐一樣,被丟在葉家大門前。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最關鍵的是,渾身修為盡廢!那個僅用一年時間就達到三階鬥士的超級天才!也僅用了一年,就成了一個廢人。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一年的記憶,葉天也完全失去。

葉家用盡了所有辦法,也無法將他治好。

曾經被壓制的對立面……看他們一家不爽的,有老輩血緣糾葛的,紛紛站了出來。

老祖宗和葉天的父親葉中原都在祖地閉關。他的母親朱雪盈自從進了朱家,也一直在朱家祖地閉關。

這時候,葉天這小小的少年就成了那些人打擊的對象。說白了,就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廢人罷了。

以後那倆人出來了,也擋不住他們兒子已經廢了的現實,也沒法說什麼。甚至他們還可以拿這個來做文章,制衡葉中原……其中恩怨與利益,就太過複雜了。

如今卻只能讓小小的葉天獨自承受。

於是什麼天資不行被接引者嫌棄

什麼好高騖遠把自己練廢

什麼仗勢欺人惡事做盡被接引者親手廢掉

等等眾多版本在蒼穹城乃至整個修鍊界傳開。

歸根結底就是說葉天是被接引者拋棄的,看在葉家的面子上才給扔了回來。

反正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神秘的接引者更不是葉家所能接觸到的。所以隨便他們怎麼說。

而葉天對此,也從沒有去在意過什麼。隨他們說去就是了。

他在意的是那一年的記憶。

好像並沒有隻是去修鍊那麼簡單。

那個神秘的接引者好像也並不是真正的接引者。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經歷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隱隱的有些感應,卻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

最重要的是,他感覺自己忘掉了一個他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每每想到這裡,他都會莫名的心疼,疼的想哭。

而只有在觸碰到那血色封印的時候,天賦和潛力衝出體外,形成天賦之翼的一瞬間,他才會捕捉到絲絲縷縷模糊的記憶。

無數碎片湧入他的腦海中。那個人,還有和那個人在一起的那一年時光,點點滴滴……

只可惜,他卻想抓,又抓不到。當天賦之翼再次被封印,一切都打入自己體內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腦海中的劇痛,什麼都記不起來!

這是一個最痛苦的折磨,不只是那頭痛欲裂,更多的是精神和心理的創傷!在傷口上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地鑿擊!

但他還是自願的來了,每年都來,摸著那七彩的巨石,來測試這所謂的天賦之翼。

即使他知道還是想不起,即使會更痛!但他還是要來! 婚癮 看著葉天抱著頭顫抖的模樣,那些曾經活在他絕世天資之下的人,彷彿終於找到了情緒的宣洩口,更是找到了自己的自尊心。

「凡人就是凡人,去碰了自己不該碰的東西,就該遭到報應。」

「就是!我們六歲就開始修行煉體,一個十幾歲才剛剛踏入修鍊界的凡人,還妄想壓在我們頭上?!」

「作為天下第一廢人,就該有廢人的覺悟!早該去劈柴喂馬當個下人了,區區凡人,能來修鍊界當個下人已經很不錯了!」

「不知天高地厚,竟敢還來測試?難道還想回到以前?簡直是笑話!」

「哼哼,可能真的要回到以前了,你們忘記他以前叫什麼了嗎?葉塵,活該就是一粒塵土,還妄想上天?」

「道兄說的是呀,我看葉家也不會再讓他用這個名字來丟人了,當初葉家老祖看他不凡,才賜給他這個『天』字,現在……嘖嘖,你看他那熊樣,哪裡還配得上這個字?」

現在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是這樣。以前越是不如葉天的,越是覺得自己現在異常的高大。

而這樣想法的人可不只是葉家人或者蒼穹城人,畢竟曾經的葉天太絕艷,驚艷了太多人,也遠遠的甩下了太多的自認為不凡的人。

就好比之前那東城區城門不遠的一行人,那個女孩已經低下了頭,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她身邊的幾個翩翩少年,看著葉塵狼狽的樣子,越看越爽。最後忍不住出聲:

「三妹!這這這……簡直就成渣了!你還為他傷心個什麼勁啊!」

那衣著華麗卻滿臉橫肉的公子哥,實在找不到什麼好的辭彙了,指著葉塵激動地手都在發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