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開殺吧!

轟!!!

林羽周身的氣勢一變,一股滔天的殺意席捲開來,這種殺意仿若實質,直接將周圍的修仙者齊齊的逼退一步!

如果說,剛剛的林羽是一個不屈不撓的戰神,那麼此時此刻他就是一個逆我者亡的殺神!

誰敢擋住我的腳步,就必須要死!

天空中,柳辰看見這一幕心中猛地一驚,連忙喊出,「退!!」

可惜,他晚了。

當他喊出這個字的時候,就有三個不怕死的人頂著這股殺意朝著林羽瘋狂的襲去!

三人高高躍起,三道極為凌厲的劍氣帶著強大的仙法,朝著林羽如同鎮壓一般刺下!

而林羽,只是安靜的抬起了頭,看向了他們。

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

死寂!孤傲!決絕!

他們三人看著這個眼神,竟然胸腔內豪放的戰意瞬間消失,被恐懼所取代,瘋狂的想撤退!

可是,攻勢已出,其實他們說退就能退的?!

而林羽,此時的雙眼已經發紅,他提起自己的天冰劍,天冰劍上此時竟然也被一絲絲的紅線所浸染!

這些紅線,如同血脈一般,輕輕的出現在了天冰劍內!

面對天空中來臨的三股劍氣,林羽抬劍,安靜,卻又帶著讓人心悸的殺氣輕輕的說了聲,「單龍入江!」

天龍九劍!

跟著,林羽的速度是那麼快,快到讓周圍的弟子都沒有看清林羽是如何完成將劍抬到空中,看清林羽如何完成這一劍的蓄勢。

他們看到的,只是那這帶著天龍威壓的一劍。

快到讓人窒息、強到讓人難受的一劍!

一劍,迎上了那天空中鎮壓而來的三股劍意。

跟著,這一劍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化為一道長虹,直接將那三道劍意吞沒。

吞沒之後,再無任何一物。

林羽身旁的所有弟子,看見這一幕後,目光中浮現出了恐懼,身體全部倒退一步。

人呢?

那三個人呢?

那高高躍起的三個人呢?

就這麼沒了嗎?!

在御劍山莊的庇佑下,這些弟子們很少真正的面臨死亡,如今看著就這樣消失在眼前被轟得連渣都不剩的同伴,一種極大的恐懼在心中出現!

而這個時候,林羽卻是輕輕的將自己的劍拉下,放在了自己的身邊。

他抬眼,所有人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種死寂—–一種關於殺戮的死寂!

跟著,林羽第一次帶著略微沙啞的聲音,有些陰沉的開了口。

「擋我者,死!」

… 五萬弟子,看見這一幕後,都不由得身體抖了抖!

在御劍山莊內大開殺戒,對弟子如此下死手,起碼對於他們而言,這是第一次!

蝕骨寵婚 ,一旦惹了掌門的怒火,那豈不是自尋死路?

可是,事實就發生在眼前,哪怕是他們也不得不害怕,死亡,是無論普通人還是修仙者都要畏懼的事情。

仙人也只是長生不老,並不是不死不滅,更何況他們?

剎那間,竟然攻勢讓林羽這一劍完全給抵擋了下來!

林羽看著周圍這一幕,眉頭緊皺,稍微有些喘息,長時間的奔跑和戰鬥讓他感覺到有些疲憊,他趁著這個空擋瘋狂的恢復自己的精神力和元氣!

他知道,這個空擋只是短暫的,很快就會被打破。

果然,當他這個想法剛剛出現的時候,就有一道身影凌空而起!

「林羽,讓我來領教下你的高招吧!」一個極為自信的聲音猛然響徹在葬花峰之下,這聲音中的狂傲同樣非常明顯!

林羽抬頭,看向了那從五萬弟子中凌空一躍出現的青年!

這是一個身著青白袍衫,手執淡藍色長劍,長相頗為英俊甚至是美麗的男子,看起來很年輕,只有二十五六歲左右,但是林羽知道,他的真實年齡恐怕已經到了四十歲左右!


甚至,可能更高!

看著此人的出現,林羽面色凝重,他知道此人必定是老一輩弟子中很出色的人,否則絕不會在面對自己的情況下還當出頭鳥!

林羽很清楚自己所能帶來的威懾力——天龍九劍全部學會,實力能和元嬰期巔峰抗衡,如果自己這個實力都不能威懾住天空中此人的話,那麼此人的實力會高到什麼地步?

而就在林羽心中陰沉下來的時候,另外一個聲音猛地出現,一聲極為悅耳的女聲響起。

「我說華宏,在這五萬弟子中能站出來的,怎麼也輪不到你!」

林羽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見一個女子從人群中騰空而起,模樣極為年輕也好看。

同樣,林羽也知道此女子的年齡也絕對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樣。

華宏看見這女子之後,不由得面色一沉,對著這女子喝道,「林琦霞,你生下來就是和我過不去的是不是?!」

林琦霞莞爾一笑,用縴手捂著小嘴,說道,「誰讓我總是撞見你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囂張呢。」

「你!」華宏氣不打一處來,這林琦霞每次出現都要折損他一番,讓他很是沒面子,但是兩個人真打起來,華宏還真的沒信心能打贏她。

更關鍵的是,她還是個女子,從年輕事情開始她就是很有名的美女,一直到現在,追求者無數,一旦有人欺負她,後果可想而知。


打她?還不如自己淹死更快一點。

「哈哈,二位都出現了,那我范雄也不可以再看著了!」

一聲長嘯極為豪氣的衝天而起,跟著就在林羽的視線中,一個身影猛然飛出!

而那華宏和林琦霞在見到此人之後,竟然都沒有說什麼,只是很有禮貌的失禮,看樣子,似乎對此人很是忌憚!

此人不簡單!

林羽看著天空中三人,不由得感覺到頭疼,這三人哪怕是一個人都能讓他喝一壺的,何況一下來了三個,這不是要人命么?

無奈的揉了揉眉頭,林羽感覺到自己這一下是真跑不掉了,剛剛建立起來的威懾力,當這三個人出現的時候,他看得見周圍的弟子們眼中都變得十分明亮!

這三人的地位,絕對不低!

林羽不知道的是,這三人乃是這年輕弟子中絕對有聲望的三人!

在天行世界,境界分為築基期、結丹期、馭物期、元嬰期、化身期、大乘期、洞虛期、九劫期,仙人。

而仙人屬於傳說級別,世上有沒有都是一碼事,先行忽略。九劫期屬於這個世界的巔峰強者,能到達這個層次的,這個世界恐怕也就十個人左右,屬於真正的頂端。

比如在御劍山莊,九劫期只有四個人,柳辰、吳通、盧通天、龍游天,而其中一人,還被林羽給幹掉了。

所以說,這種實力太少,不能一概而論,再刨除九劫期不說,就是洞虛期。洞虛期的強者就有資格成為三大門派的長老和峰主,大乘期的實力,則是有資格成為三十六主峰的下屬山峰的峰主。

所以,大乘期以上包括大乘期,都已經屬於管理級別,不再是弟子。

弟子,止於化身期,所以說,林羽也猜得出眼前這三人的實力。

但是,林羽不知道的是,每一個弟子一旦到了化身期,御劍山莊就會給這些弟子們派出任務,直到這些弟子們突破到了大乘期之前,他們都不會再回到御劍山莊,這一點三大門派都是一樣。

因為一直在溫室內長大的老虎是不咬人的,真正想成為一方強者,就要經過兇狠的磨練!

凡是化身期的弟子,都被稱為弟子中的老一輩,而化身期以下的弟子,都依然被稱為年輕一輩。

而這三人,則是年輕一輩的三大強者!


范雄為首,緊跟在他後面的就是林琦霞和華宏!

老一輩的弟子在外歷練少的也要七八年,多的可能要幾十年,所以在御劍山莊的弟子心中,這三人的地位和名望反而要高得多!

三大弟子齊齊出現,讓他們都如同吃了一顆定心丸!

任你林羽再強,也決計不可能是這三人的對手!


就在林羽看著天空中踩在劍上的三人時,天空中的三人也不再互相說話,因為他們知道往日都是主角的他們此時此刻絕對不再是主角,而主角,是山腳下那個少年。

林羽。

他們望向了這個少年,這個年僅十五歲,實力卻強得驚人的少年!

昨天的大事他們自然也都知道了,十五歲,便能擊敗元嬰期初期,甚至和元嬰期巔峰的人全力對轟而不敗,這等實力,絕對能讓他們三個重視!

他們不是傻子,自然不會大意!

只不過,內心的挫敗感卻是實實在在的,他們捫心自問,當他們十五歲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

恐怕,元嬰期揮揮手就能殺了他們!

而且,這個少年還領悟了天龍九劍,更讓他們挫敗不已。

如今,此子面對著五萬弟子的圍剿,仍然面不變色,這一份心境,哪怕是他們也要佩服。

再給此子五年的時間,他們知道自己恐怕就要被此子踩在腳下了。

如此天之驕子,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就被掌門親自下令捉拿,難道真的是幹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不成?

這個少年,還真是個逆天的小子!

范雄閉了一下眼睛,清除了自己腦海中的雜念,再次睜眼看向了林羽,直接開口說道,「林羽,這一次如此多人在這裡,你絕對沒有任何逃走的可能,束手就擒吧!」

林羽聞言,卻淡淡的搖了搖頭,只是反問,「單挑,還是一起上?」

單挑,還是一起上?

五萬弟子聞言,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有弟子中,誰敢和天空中這三人說這種話?!

哪怕是范雄也不由得一氣,心想我好心勸你,你倒是不領情,難道挨一頓揍就那麼舒服嗎?

「林羽,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逞強對你們有任何好處!」林琦霞也是臉色有些難看,哪怕是范雄也從沒對她說過這種話,這小子竟然敢這麼無禮!

林羽還是搖搖頭,跟著猛地揮手,對著天空中三人傲氣狂發的說道,「三位,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但是今天我決計不可能投降,你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如果想拿下我,就和我戰一場吧!」

關于你的意義 ,就戰一場吧!

五萬弟子,看著此時此刻變得異常狂傲的林羽,心想這林羽肯定是瘋了!

沒錯,就是瘋了!

如果沒瘋,那他怎麼敢對天空中這三人如此囂張?!

「好,你小子不聽勸,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華宏本就是脾氣大的人,聽到林羽如此無禮,便直接怒吼一聲,抽劍,從天空中化為一道長虹直奔林羽!

而林羽,則是左手直接將天冰劍的劍鞘扔在了地上,跟著,右手抬了起來,天冰劍指向了對手!

一人戰三豪!

… 「火之風傲!」

華宏怒吼一聲,來自火雲峰的他一上來便用出了火雲峰的最高仙法,火之劍訣!

火雲峰上並沒有無上仙法,而這火之劍訣也是高級仙法中的上上層,自然威力無窮!

再加上華宏本身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元嬰期巔峰,這一擊,竟然如同一個巨大的隕石一樣從天空中鎮壓下來,火球之大,足足有十丈!

林羽身旁的弟子見到這一幕後,瘋狂的朝著四處逃竄,他們知道哪怕是沾到一點餘波,他們都可能承受不住!

而林羽,則是看著從天而降的火球,面色沒有多少改變,只是眼神中倒映出來的火光之內,有著一絲絲的殺意!

只見他手握著的天冰劍在天空中繞出一個完整的圓,這一個圓留下了無數的劍影,彷彿他的劍在每一處都流下了痕迹一樣!

剎那間,光芒四射!

跟著,他猛地動身,身體帶著天冰劍化為一道殘影,直接從地面上朝著天空中的另外一側衝去!

避而不戰!

所有人看見這一幕後都是一怔,隨即心中一種不屑出現,可林羽絲毫不在乎,他記得凌夏在第一次教導他的時候第一句話就說過,世人那種功法對轟的行為,和腦殘毫無區別!

林羽,對此深信不疑!

為什麼要對轟?難道就傻到不會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