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五的呼喝聲剛剛落下,只見那台後幕簾后又徐徐走出一位少女來。但見那少女著了一身紫衣,身材纖細,櫻口小唇,膚如凝脂,眼如秋水,邁步裊裊上得台來,即使在那江南水鄉也難得見到如此姣美女。那紫衣少女手裡正托著一個紫色玉盤,但見盤上用了一塊紫色衫布蓋著,裡面的玄蠶蠶絲衣竟是看不見其形狀。

李便聽得廳內突然傳來一陣騷動,數人均在驚聲交談著。只聽一人高聲呼叫道:「六兩!」接著一人又高聲叫道:「八兩!」又一人高呼道:「九兩!」一人又呼的站起身來高喊道「一千二兩!」一些人見那玄蠶蠶絲衣的競拍價竟是一高漲,有的竟按耐不住又站起身來高喊道:「一千五兩!」「一千八兩!」那玄蠶蠶絲衣猛然競拍到二千五兩后,那高五在台上高叫了兩聲,見再沒有人起來競拍,就在喊第二次要舉起手中的競拍錘準備出聲喊出第次時,李卻突然站起身來高聲叫道:「二千八兩!」

李的競拍聲,立時嚇壞了那坐在身邊的李之鵬和李玉蘭及李玉茹個少年。個少年均是驚奇的瞧著李,都知他身上並無黃金,卻去哪裡繳納那兩千八兩黃金去。但見李神態自若,也只好獃呆望著他。李之鵬,李玉蘭和李玉茹個少年哪裡知道,就在剛才那高五喊了第二次即將要出聲喊出第次,手中那競拍錘就要高舉過頭之時,李忽聽狐兒用傳音功向他說道:「公,快還二千八兩拍下那件玄蠶蠶絲寶衣來!」李心下猛然一震,說道:「我哪來那麼多黃金啦!」那狐兒卻道:「先拍了再想法!」於是李在那高五即將落下競拍錘時,便站起身來用二千八兩黃金競拍到了那件玄蠶蠶絲衣。

那前排萬家莊老莊主萬遠山及一眾名儒富商也是吃驚地瞧著這個不知姓名的少年。後面廳里那一眾江湖人士離得遠,看不見李的人影,但卻聽到前面一個少年喊了聲「二千八兩!」那細嫩的聲音傳入他們的耳中,刺耳中卻也感到有些驚奇和不可思議。那高五瞧了瞧李,見他也不過十來歲的樣,便有些疑惑地問道:「小弟弟,你的家人可來了?」李指了指身旁的個少年,點頭說道:「都在這裡坐著呢!」那高五見李一行四人卻是坐在貴賓席上,心裡想到若是與萬家莊沒有相好的交往,不會坐在那貴賓席里,但見那四個孩均是顯得高貴雅緻,相貌不凡,又向那萬老莊主瞧了瞧,見萬老莊主點了點頭,便再次向廳里眾人提聲問道:「可還有人競拍高過這位少年公的價格!」

廳里一時沉寂了下來,那高五連問了聲,均無人再競價,便落下手中小錘喜聲說道:「恭喜這位少年公拍得這件玄蠶蠶絲寶衣!」緊接著,又對大廳里一眾江湖朋友高聲說道:「實話告訴朋友們,這位兄弟可真的撿到寶貝啦!這件玄蠶蠶絲衣是萬家莊萬老莊主收藏之珍,數十年前收藏來時就花去了萬老莊主一五十萬兩黃金,本來是數萬金都捨不得拍賣的,萬老莊主為答謝今日光臨萬家莊拍賣會的一眾江湖朋友,才忍痛割愛取了出來,這競拍起價也是萬老莊主親自所定!」那坐在台下的萬老莊主,此時便站起身來,滿臉微笑著轉身向那後面的一眾江湖朋友抱拳行禮。

李向那廳里眾人行完禮回身坐下,心裡卻是大急,只好又用傳音功向狐兒問道:「狐兒可想到法了?」狐兒細聲說道:「正在想呢!」又過得幾息光景,狐兒忽然喜聲說道:「公,一會兒若是中場休息時,公便去後台找那高五,對他說你有高級輕功『幻影疊』修練心法願意拿出來競拍!」李說道:「可那輕功修練法在我的腦中呢,我身上卻是沒有修練的心法秘笈啦!」那狐兒說道:「公在那高五面前使出輕功來,他自會相信啦!」李說道:「那又如何競拍我的輕功身法?」狐兒說道:「公用輕功上台去,便是活的輕功身法啦!若是有人願意競拍去了,公就在現場傳授罷,沒有那修練心法的秘笈也不會再傳出去,人家競拍的也放心啦!」李想了想,卻也無其它法,只好等著中場休息時,去那後台與那主拍高五先生商量了。突然又想到,不知這輕功心法要競拍多少兩黃金呢,只得又用傳音功對狐兒問起,那狐兒說道:「起拍五萬兩黃金!」李聽了狐兒的出聲,嚇了一大跳,愣在坐位之上默不作聲,誰願意拿出五萬兩黃金來競拍我這沒有武秘笈的輕功心法呢!

那萬老莊主向廳里眾人行完禮,回身坐下身來,卻發現坐在他身邊的府台邱大人,自是一眼不眨地痴獃般地盯看著台上的那個紫衣少女。萬老莊主微微笑了笑對他說道:「邱大人若是喜歡那孩,等拍賣會後,老夫即將那孩送過邱大人的府上!」那府台邱大人好似沒聽見萬老莊主的聲音,仍盯看著那台上的紫衣少女。萬老莊主見邱大人似乎沒有聽見自己的說話聲,便伸手拉了拉那邱大人的衣袖,那邱大人回過頭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說道:「本官可走神了!」

萬老莊主撫了撫胸前那雪白的鬍鬚,對著那府台大人又微笑了笑,將剛才的話再重複了一遍,那邱大人口裡忙說道:「本官豈敢奪萬老先生之所愛,可使不得,使不得!」萬老莊主說道:「無妨,那孩是老夫十年前所收養,是紫嫣孫女的貼身護衛,今年剛滿十歲啦,老夫此舉,可是高攀了邱大人了!」說著,便呵呵大笑了起來。那邱大人聽得萬老莊主所言,再回頭瞧了瞧那台上的紫衣少女,竟起身抱拳說道:「那小婿先謝過岳父大人!」萬老莊主起身回了一禮,兩人再次坐下便相視著呵呵大笑了起來。

台下眾人聽得那台上高五所言,均紛紛嘆息後悔不已。而那拍得玄蠶蠶絲衣的李,則是滿臉喜色,又從那貴賓席上站在身來,慌忙向台下一眾江湖人士打躬致禮。此時,廳后便走出一個著青衣的少年,將一張金黃色標註有「玄蠶蠶絲衣」的競拍?唬?腿氳攪死鉅5氖種小?p>台上高五見那萬老莊主坐下,台下眾人也漸漸停住交談聲和不住的嘆息聲,便示意那站在台中的少女,將那紫色玉盤中的紫色衫布揭開。那少女見高五抬手讓她揭開那紫色衫布,左手單托那玉盤,伸出右手將那蓋在玄蠶蠶絲衣上的紫色衫布取下,廳里眾人但見那玄蠶蠶絲衣在四周燈火的照耀下,竟是散射出粒粒毫光,又見那紫衣少女將那玄蠶蠶絲衣取在手中,漸漸地,她那纖巧如白瓷般的小手竟完全捏住了那玄蠶蠶絲衣,台下眾人竟是再瞧不見那少女手中玄蠶蠶絲衣露出一絲蠶絲來。那少女將縴手鬆開,那玄蠶蠶絲衣又漸漸散開堆在玉盤之中。

李玉茹在台下也是看得如痴如醉,拉著李的手細聲說道:「李哥哥,那玄蠶蠶絲衣好漂亮呀,你怎麼知道那玄蠶蠶絲衣的珍貴之處?可是你哪有那麼多的黃金去繳納啊!」李笑了笑說道:「玉茹妹妹若是喜歡,哥哥送給妹妹就是,繳納競拍黃金的事,哥哥自會處理,妹妹不用擔心啦!」李玉茹小臉有些微紅地說道:「還是算啦,李哥哥自己穿著防身吧,看那玄蠶蠶絲衣真的好珍貴呢!可不值這個價,真的是千萬兩黃金都難求呢!」

此時,廳里數人親見了那玄蠶蠶絲衣的奇特之處,無不為之動容。一些江湖漢心裡卻是想到:「那玄蠶蠶絲衣如此之珍貴,萬老莊主竟也捨得拿出來競拍,而那競拍價格卻是低得如此之離譜,就是連當初的成本都是差了數倍之多,真是想不到競拍時卻是走眼了。」又有一些江湖漢想到:「那萬老莊主將這玄蠶蠶絲衣此時拋了出來,卻是在這裡下了一個圈套,下一場不論萬家莊拿出什麼寶物來,定然競價不會少了,而那競拍又不知會令多少人去瘋狂爭奪。」 ?李拍得那件珍貴的玄蠶蠶絲衣,正自愁苦著沒有二千八兩黃金去繳納那競拍金,狐兒卻出了主意讓他將高級武輕巧「幻影疊」修練心法拿出來去拍賣,李想想又無其它法,只好等著中場休息之時便去找那主拍高五先生商量。..這時,只聽高五在那台上又高聲呼喝道:「第件拍賣的是復活珍寶:大還丹十枚!起拍價一萬兩黃金,每次競拍加一千兩,可數倍增加,競拍價不得低於起拍價!」接著又說道:「這大還丹,乃是取自於天山千年靈芝與天山千年雪蓮,採取天山千年聖水經數十道工序研製而成,傷重之人,便得留下一口氣續著,僅僅只服用小半粒,也能復活過來!」

那高五呼喝完畢,便見那後台幕簾下又出來一個著綵衣的少女。但見那少女嬌小玲瓏,長長的睫毛下忽閃著一雙大眼睛,剔透小巧的嘴唇似笑非笑,雙耳各掛了一隻素色珍珠耳環,玉手上一對血紅的鐲配著她那凝脂般的膚色,更是顯得肌膚玉體,宛然可愛。卻見那少女真是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眉下暗生暈,嘴角嫣然笑,腳步緩緩行,引來廳里數江湖人士的暗自喝彩。但見那綵衣少女端了一個白色玉盤,盤裡放著一個白色玉瓶,正裊裊邁步上得台來。

或許已經經過剛才那玄蠶蠶絲衣拍賣的影響,場下眾人雖聽得那十枚大還丹競拍價已上萬兩黃金,但那卻是江湖中人人渴求的丹藥,而那大還丹早已在江湖上絕跡,今日見萬家莊拿出十枚丹藥出來競拍,竟都是十分驚詫。

廳里眾人聽了那大還丹的神奇功效,立時歡呼雀躍起來,競拍價竟是一飆升到了十五萬八千兩黃金,獲取那標註有「大還丹十枚」競拍券的,是那晉州城的富劉家莊劉老莊主。劉老莊主手裡捏著那「大還丹十枚」競拍券,向那旁邊的萬老莊主抱拳施禮說道:「萬老莊主,這可是救命丸藥啊,老夫覺得這十五萬八千兩黃金競拍得值啦,但不知萬老莊主府上還珍藏了多少枚這般神奇丹藥!」

萬老莊主立起身來,也抱拳對劉老莊主施禮說道:「恭喜劉老莊主獲得這十枚絕世丹藥,老夫卻是拿出所有大還丹來競拍了,以後便也只有劉老莊這十枚大還丹存於世上,劉老莊主可是拍到了奇物!」旁邊那府台邱楓大人也向劉老莊主道賀著說道:「這丹藥若真是用生命交換,可是值數萬兩黃金一枚,甚至是無價之寶,不能用這黃金來衡量,劉老莊主這下出手不凡,競拍得這珍寶,到真的可喜可賀!」那坐在第一排的柴大莊主,吳大莊主,孫夫,以及向夫,也紛紛走到劉老莊主身前,高聲地向他祝賀著。那劉老莊主站起身來向那府台邱楓大人和一眾好友施禮謙虛了幾句,便又回身坐下,等候著下面的競拍開始。

上午的競拍會上,一共競拍了二十餘件珍寶,那些珍寶卻是一件比一件貴重,一件比一件珍稀。其中一件中級武劍法秘籍在競拍中竟是拍出了天價,最終競拍者呼出了一萬兩黃金才奪取那中級武劍法秘籍所有權的資格。

主拍高五在萬老莊主的授意下,停止了上午的競拍活動,莊上早已安排了可口的午餐。那些江湖人士均匆忙間取了些食物,便又進入到這廳里來早早地等候著下午競拍活動的開始。一些江湖人士,還在廳里急躁地來回走動,盼望著那高五先生能夠早些返回主持拍賣。

李在拍賣台的後院內,見那著一身紫衣的姑娘正帶著十、四個著綵衣的女孩在清點下午的拍賣寶物,那主持拍賣會開始的老者,也在一邊清理登記。李走上前去,向那老者打聽到高五在後院中的場所,一尋將下去,又過得兩個小院,便見那高五先生正與一眾老者高聲談笑著。

李站在一旁,尋得高五先生說話中的空閑,上前將那高五先生請到一旁的無人之處,將自己想要拍賣高級輕功武的想法告知於他。那高五先生聽了李的話,似乎嚇了一大跳,這數十年來,他主持拍賣,拍賣中級武也是在中級六七級之下,就連中級級的武都不曾見過,那曾聽說過有那高級輕功武要拍賣的事情。於是滿臉驚詫地對李問道:「小兄弟你真有高級輕功武要拍賣,可不是與我尋開心來著!」就連那高五先生此時說話的聲音,都似乎有些顫抖起來。李笑著說道:「在下真有高級輕功武要拍賣!」

那高五見那一身高貴不凡的李不像是在說謊,便對李說道:「小兄弟將那高級輕功武取出來讓我瞧瞧,如果真是高級輕功武要在這裡拍賣,待我與那萬老莊主協商協商,參與此場拍賣會來拍賣到也無妨。」李搖了搖頭說道:「在下沒有將那高級輕功武的秘笈帶在身上!」那高五先生有些不快地問道:「小兄弟身上沒有那高級武修練秘笈,到叫我如何幫你去拍賣!」李說道:「我可以現場對那競拍的得主傳授這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

高五輕笑一聲說道:「小兄弟說什麼話來著,想我高五主持拍賣數場,卻也沒有遇到有你這樣稀奇古怪的念頭,如何信你!」李不再與那高五口舌,見旁邊有一顆數十丈之高的大樹,那大樹高過院內所有房舍,如一把巨傘般聳立在院中。李對那高五說道:「高先生請看!」音隨影動,如一縷輕煙瞬間便在高五眼前失去蹤跡。那高五十分驚駭,四處尋了尋,見無那少年的身影,便高聲喊道:「小兄弟你去了哪裡?」李在那樹巔之上微笑著高聲回答道:「高先生我在這樹巔之上啦!」

那高五聽得李的聲音好似從頭上傳來,抬起頭來,卻見李那小小的身影,正在那顆大樹頂端的小丫枝上起伏不定,本就有些矮小的身影,此時更顯得有些渺小了。高五大驚失色道:「小兄弟如何上了那樹巔了?」李又一個閃身,那高五隻見眼前人影一晃,微風拂動,便見李那有些瘦削的身已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那高五也是闖蕩江湖多年的人物,已經突破武系人道初級六級,幾十年的江湖生涯,他何曾見過如此飄逸的輕功,似乎說都沒曾聽見說過。高五見李如此少年便有得這麼一身輕身功夫,心下更是十分驚訝。喜聲對那李說道:「沒想到小兄弟這身輕身功夫這麼厲害,到真叫我走眼了!」李笑了笑,走上前來向那高五先生問道:「高先生現在我可以參加這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的拍賣了么?」那高五先生不住點頭道:「使得、使得,待我與萬老莊主商議商議,即向你回復!」說著,便抽身向那院內疾行而去。

李站在內院那顆大樹之下等得七八息光景,便見那高五先生喜滋滋地疾步回來,高聲對李說道:「萬老莊主已經許可小兄弟的要求,安排在下午第場拍賣會上進行拍賣。萬老莊主聽說小兄弟這輕功武修練心法想要加入此場拍賣會,既感到十分有趣,又是感到有些驚訝和懷疑,是我反覆證明剛才已經親見小兄弟施展這輕功身法十分精妙絕倫,那萬老莊主才點頭依允。萬老莊主本想親來見見小兄弟,只是他正在陪同著那府台邱大人用膳,便讓我回來告訴小兄弟了。」說著,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望了望李,好似有什麼事難以開口對李說起。

李見那高五先生說話有些吞吞吐吐,不知有何事不便與自己說明,便對高五先生說道:「高先生有事請講,只要在下能辦到的,在下定不推辭!」那高五見李已然看出他的猶豫,便小聲說道:「不瞞小兄弟說了,是有點小事還得與小兄弟商量。這拍賣場的規矩還得與小兄弟明說,小兄弟在這萬家莊參與寶物拍賣,若是成功,這主辦方是要抽取小兄弟的一定提成啦!」李起初以為有什麼為難之事讓那高五先生不好啟口,見是這拍賣成功后提成的小事,便點頭說道:「那是自然,但不知如何抽取那提成?」那高五先生回答道:「拍賣成功一件寶物,便得抽取分之十的提成!」李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江湖規矩,在下在此借萬家莊拍賣場拍賣自己的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到是有些為難了他們,這提成的事就按以往的老規矩再加分之五辦理吧!」

那高五見李不但點頭贊成,還追加了分之五的提成,心下對李小小年紀處事之老到更是讚嘆不已。這樣奇怪的少年,卻也是他第一次遇見,瞬間便對李產生了一種親近之情。便上前問道:「不知小兄弟你那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叫什麼名稱?」李說道:「在下那高輕功級武名稱『幻影疊』!」那高五又問道:「不知小兄弟這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起拍價準備定為多少?」李想了想說道:「起拍價也不能定的多,就定在五萬兩黃金好了!」那高五先生顯然吃了一驚,口裡大聲說道:「什,什麼?起拍價五萬兩黃金!我可沒聽錯吧!」李笑著對那高五先生點了點頭說道:「是的,起拍價五萬兩黃金,一兩都不能少!」

正準備返回的李好似又突然想起什麼來,回頭對那站在當地還有些茫然的高五先生詢問道:「高先生,這晉州城是否另外還有萬家莊?」高五微微愣了愣神,說道:「萬家莊也就這裡獨此一家,晉州城卻再無萬家莊了!」李又問道:「高先生,這萬家莊的勢力範圍不小吧?」那高五想了想說道:「這晉州城周邊方圓兩里左右的商家好象有一半是這萬家莊的呢!」李略有所思地想了想便說道:「謝謝高先生,我知道啦!」說著,便轉身走出了那個小院。

下午的競拍活動開始了。那些沒有競拍到如意稱心寶貝的一眾江湖人士,早已盼望著下午的競拍活動早早進行。在那一眾江湖人士高呼聲和激烈競拍起價中,前兩項開拍了一件中級玄鐵寶劍和一件中級玄絲寶甲,這兩樣寶貝可都是那一眾江湖人士夢寐以求之物,兩件寶貝均拍出了天價來,那玄鐵寶劍拍出了一五十萬兩黃金,而那玄絲寶甲則拍出了二八十萬兩的天價。就在一眾江湖人士以為下面定會是競拍那期盼已久的鑲嵌了顆星星的寶劍,早已按捺不住有些好奇,且又有些激動的等候著那主拍高五的宣布。

此時,只見那主拍高五先生在台上眼望著那廳里的一眾江湖人士,臉上微微笑了笑,高聲宣佈道:「下面這件拍賣至寶,朋友們可得作好心理準備,不可在廳里來回跑動和大聲吵吵嚷嚷,以免擾了正常競拍活動!」廳里那一眾江湖朋友聽了那高五的喝聲,均以為下面這件拍賣必是那鑲嵌了顆星星的寶劍,高五竟是先約束起大家來。只聽一人高聲呼喝道:「高先生便請宣布,在下早已等候那把星武器多時啦!」高五又抬眼向廳里眾人掃了掃,高聲說道:「第十二件拍賣的是武至寶:是高級輕功修練心法『幻影疊』!起拍價五萬兩黃金,每次競拍加價五十萬兩,可數倍增加,競拍價不得低於起拍價!」

廳里一眾江湖人士聽了那高五的呼喝聲,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到是沉寂了數息。近人瞬間從座位上站起身來,眼睛齊刷刷地望向拍賣台上,但見台上空空如也,並沒有先前那樣的絕色少女送上寶貝來。一眾江湖人士不免有些迷惑了。只聽一個江湖漢高聲呼喝道:「什麼?高級武!誰見過那高級武啦,那可是千年來都不曾在江湖中現身的武!」那坐在前排的萬老莊主也似有些茫然地看著台上的高五。剛才那高五向他稟報時可沒有說要加進一個高級武的拍賣活動,只是說有一件武輕功修練心法加入到拍賣活動之中。而那高級武,可是傳說中的武,更是練武之人一生渴求的武,近千年來都未能現於世上,自己尋近年,也只尋到十餘套中級武。那萬老莊主顯然有些生氣,高五先生卻是騙了他這一次了。

高五眼見廳里有些混亂,便高聲呼喝道:「請眾位江湖朋友坐下,下面即將開始競拍!」接著又呼喝道:「有請高級武『幻影疊』輕功修練心法擁有者入場!」那高五的呼喝聲剛剛落下,但見那台上瞬間便多出了一個身著錦緞衣衫的少年公來!只見那少年頭髮捲曲著隨意地披散在肩頭,他濃密的眉毛飛揚在額角,略微有些黝黑的臉頰英氣中帶著些許桀驁,堅挺的鼻下面,一雙清澈的眼睛略顯稚氣,細看之下卻又多了一份與他年齡不相宜的凝重與堅毅。見場下一眾江湖人士不斷發出質疑的問詢和疑惑的眼神,那少年卻是不慌不忙地微笑著看著台下一眾人群,抱著小拳向四周行了一??瘢?閿腫??砝辭葡蚰歉呶逑壬?檔潰骸盎掛?謚諶嗣媲笆鉤穌餷峁i矸?矗俊?p>那高五還未能回答李的問話,但見廳里一眾江湖朋友紛紛從坐位上站立起來,眼裡滿是驚駭,不知那少年使了什麼法,竟是瞬間便上得了那台上。一些江湖朋友高聲呼喝道:「讓那少年再使一次那輕功身法,都沒瞧清楚啦!」那高五回過頭來,對李笑了笑說道:「小兄弟再使使輕身功法,好讓這一眾江湖好漢心服口服!」

李眼裡滿是含笑,便也高聲說道:「在下因為競拍得那玄蠶蠶絲衣,身中便無黃金繳納,因此才將這高級武拍賣出來,如若各位大爺和大叔們瞧得上這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競拍到手,晚輩便將這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在此傳授。」

眾人只聽李口裡說著話兒,而那話音卻是悠忽間便從那前台飄然到了右面,又從右面傳到了後面,最後在左方落下話尾,身形瞬息間又回至台上,那幾句話也剛剛說完。一些離李相近的江湖朋友,也只覺得眼前好似微風拂過,那說話的聲音明明就在身邊響起,轉眼間那話音卻又在其它方向落下。那少年有如鬼魅般的身影,令在場所有江湖人士均驚駭得張大著嘴巴,竟連呼喝聲都是忘記了。偌大的拍賣廳里,竟是寂靜得連一點聲息都沒有。那在幕簾后偷偷瞧著廳里傳來驚呼聲的一眾少女,也均是捂著嘴唇,張大著眼睛,痴獃般地瞧著站在台上那有些令人眩目的少年。那一身紫色衣衫的少女,口裡喃喃著說道:「天啦,那公是怎麼做到的!都沒見他身影怎麼移動呢,卻是剎那間便不見了身影,瞬時間又回到了台上,那高級輕功武真是神奇了!」

那坐在第一排的萬老莊主,劉老莊主和府台邱楓大人及那數十個名儒大家,均是立起身來,吃驚的盯著已回到台上的李,見那少年就似根本沒有在這廳里一眾江湖人士眼前已經轉了一個??踴乩窗悖?允巧裉?勻簟15叛諾惱駒諤ㄉ稀u廡┙??聳墾劾錇?遣豢傷家楹途?鎦??d親?謚信拋乓簧砘粕賴鬧熳逕倥??僖淮慰醇?鉅d巧衿嫻昧釗四ぐ蕕奈涔γ?ざ?男x騁黃?焙歟?磣游102?叮?壑朽咦爬嶧a?緋杖緔艫乜醋盤ㄉ夏橇成先勻還易龐??σ獾納倌輳?土??聳貝?5納?舳際竅緣糜行┘貝倨鵠礎??p> ?李之鵬,李玉蘭和李玉茹個少年,眼見李要將那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要在此拍賣,也均感到十分驚奇。..個少年瞬間從那坐位之上站了起來,臉上似乎都激動得淚光閃爍。他們雖是再一次看見李使出那高級輕功身法,卻也是為之神魂顛倒。

李玉茹好似想起了在那次族比中,她被李哥哥抱著逃出一眾族人的圍堵的情景。她已然知道李哥哥那神奇的輕功,此時又見李哥哥使將出來,更是讓她為之傾慕。便「嗖」的一聲跳上台去,拉著李哥哥的手兒輕聲問道:「李哥哥,你真要將那高級輕功武修練心法在這裡拍賣了啦!」李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妹妹喜歡那件玄蠶蠶絲衣呢,哥哥可沒黃金去繳納啦!」李玉茹聽得李哥哥的那幾句話兒,眼裡突然滾出淚來,緊緊拉住李哥哥的手兒說道:「李哥哥,你真好,妹妹哪有值得李哥哥這樣去做的啦!」說著,竟是捂著小臉兒挽著李哥哥的胳膊,在那台上小聲抽泣了起來。

廳里那一眾江湖人士漸漸回過神來,親眼見了這神奇無比的高級輕功武,再無懷疑,只聽一人高呼道:「六萬兩!」豈知他這一聲高呼,卻是嚇得廳中一眾江湖人士大大地打了個驚顫。「七萬兩!」一個聲音緊接著響了起來。那聲音還沒落下,一個聲音又高聲呼喝道:「九萬兩!」「一千萬兩!」呼喝聲音緊跟著響了起來。

那台上的高五眼見台下眾人都瘋狂著紛紛加價,竟也有些吃驚地瞧著李。李將身邊的玉茹妹妹送下台去,也回頭瞧了瞧那高五,口裡說道:「高先生這拍賣寶物可有自行停下的規矩么?」那高五微笑著說道:「可以,除非擁有者自願停下加價!」李沉思了下說道:「那就兩千萬兩吧,不要過了這個拍賣價!」高五一時愣在當地,只聽說拍賣者想要別人不斷加價的,可沒見過這主動停價的拍賣主。高五見李一臉的認真,便微笑著說道:「若是到了這個價位了,我定當出言停下!」

兩人只說得幾句話來,那台下眾人的競拍價已然追加到了一千萬兩。此時,但見那前排坐著的劉老莊主站起身來,只一個飛躍,便跳到李的身邊,口裡急著高聲呼喊道:「老夫願出一千四萬兩,小哥可將你那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傳授於我!」

就在那劉老莊主躍上台時,廳里一行眾人便也瘋狂地向那台前湧來,一些江湖人士口裡也紛紛高喝道:「一千五萬兩傳授於我!」「我願出一千六萬兩!」「一千七萬兩!」那劉老莊主顯然有些急了,高叫道:「一千九萬兩!」就在那劉老莊主呼喝聲剛剛停下,一個十分清脆的少女聲音從後面傳來:「千萬兩!」緊接著,只見那台後揉身飄然而來一個全身著火紅衣衫約十二歲的美艷少女。但見那少女肌膚??白,腕若無節,一張小臉嬌艷欲滴,一雙清盈似秋水般的大眼睛正緊緊盯著台上的李。那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昨晚與李有過爭執打鬥的萬紫嫣姑娘。

那萬紫嫣眼裡好似有些怨怒,緊緊盯著身前的李,兩眼淚花閃爍,不發一言。李好似有些怕她那眼神,急忙低下頭來,口裡有些囁嚅著說道:「沒想到萬小姐也在此處!」

那萬紫嫣小姐在後院聽一個綵衣女孩說下午又加進了一個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的拍賣活動,感到十分驚奇,早已和自己那一群姑娘屬下來到了那紫色的幕簾之下,待她看見是昨晚與自己有過交手的李,只恨得臉兒通紅。再見到那李又使出神奇的輕功身法,也是驚詫萬分,想起昨晚李使出那神奇輕功抱著自己的情景,臉上又是一片嬌羞。

萬紫嫣正自一顆芳心撲撲跳動時,突然間便見一個姑娘躍上台來,與李親密交談著,再見那貌美如花且又嬌小玲瓏的姑娘拉著李的胳膊喜而泣的情景,心裡好不惱怒。又聽得李說拍賣他那高級輕功武「幻影疊」的修練心法,是因為那姑娘喜歡那件玄蠶蠶絲衣,聽得此話更是憤怒不已。自己好意將他請進萬家莊來,也是想讓他在最後拍賣那星寶劍之時,再見自己那絕美容顏,讓他心中留有自己身影,豈知李昨晚見了自己並沒將自己放在心上。「哼,昨晚將自己又摸又抱的,今日卻對那女孩那般要好。」萬紫嫣姑娘一顆心兒如被針扎過一般陣陣抽搐,並不回答李的話兒,又瞧了他一會兒才說道:「李公真是了不起,竟然拍賣起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來了!」說著,又凄然著問道:「不知我出千萬兩黃金,李公可將你那高級武的輕功心法留下!」

李正要回答那萬小姐的話兒,卻見那台上的劉老莊主一個箭步閃身上前,將那萬紫嫣姑娘推開,大聲說道:「小丫頭不可來此胡鬧!」那前排的萬老莊主見那劉老莊主將處於痴獃中的孫女萬紫嫣推了一個趔趄,也閃身躍上台來,將那劉老莊主一掌擊開,口裡高聲喝道:「劉老莊主不可欺了小輩!」說著,便上前將那李的胳膊肘兒抓在手中,再不許那劉老莊主上得前來。

那劉老莊主顯然並沒留神萬老莊主的襲擊,待他回過身來見是萬老莊主將他一掌掀開,臉上十分詫異,隨即也惱怒著喝問道:「萬老莊主這是為何!」萬老莊主回身笑著道:「劉老莊主得罪了,老夫也要競拍這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了!」台下那瘋狂湧來的眾人,眼見台上兩個老莊主起了爭執,便一時吃驚著停了下來,立在當地有些驚奇地看著那台上的兩個老莊主,一時竟是不知所措。

那劉老莊主有些憤怒著說道:「這可是在你的拍賣場里,哪有自己又來競拍的道理!」萬老莊主也怒聲說道:「這高級輕功武修練心法可不是老夫的寶物,老夫有何不能加入競拍的道理!」劉老莊主眼見那萬老莊主盛氣凌人,一時性起,便捏了一個拳式,口裡大聲喝罵道:「萬老匹夫休想仗勢欺人,今天到要領教領教你的高招!」說著,便呼的一拳向那萬老莊主面門襲來。那萬老莊主但見那劉老莊主口裡呼罵,拳勢兇狠,便放開手中拉著的李,也欺身揮掌迎了上去。

兩個昔日要好的老莊主在台上一邊怒聲大罵,一邊拳來掌往,斗得滿台拳掌呼呼。李見那兩個老莊主已然斗得有近來招,兩人都是臉色青腫,衣衫凌亂。李自在旁邊瞧著熱鬧,心想萬家莊當年圍剿我李家莊,屠殺我李族幾千人,這仇恨不可不報。眼見兩個老莊主又斗得數十招,那劉老莊主似乎已經竭力,再有數招,必受那萬老莊主的拳掌所傷,李心裡突然想到:「不好,今天雖有藉此機會讓那萬老莊主挑起一眾江湖人士嫉恨的念頭,但這恨是對萬家莊萬老莊主,卻不能讓那劉老莊主受這牽連,就先讓那萬老莊主損失幾千萬兩黃金吧。」便閃身進入到兩個老莊主的拳風之下,口裡高聲呼喝道:「兩位老爺爺這就住手吧,晚輩還得拍賣這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兩位可不能在此打擾了晚輩的拍賣!」揮手便將那萬老莊主陰猛的一掌擋開,扯過已然處於絕望中的劉老莊主,將他拉在了自己的身後。

回過神來的劉老莊主,眼見這少年瞬息間就將自己從萬老莊主那威猛的掌風下救了下來,心下也是十分驚駭地張大著雙眼,這少年的武功之奇妙真是世間罕見,便向那少年抱拳行禮說道:「少爺救命之恩不敢言謝,若是日後用得著老夫之處,少爺只管吩咐,老夫定將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李向那劉老莊主回了一禮,微微笑了笑說道:「些許小事,劉老爺何必放在心上,卻也是晚輩牽連了您老人家,晚輩也請劉老爺恕罪!」李是因為尋那萬老莊主的晦氣,眼見劉老莊主牽扯其內險些不明不白被那萬老莊主擊得重傷,心裡卻是說的真話。而那劉老莊主見這少年公不僅武功出神如化,其膽略和人修為更是世間少有。便高聲說道:「老夫真是白活了七八十年啦,竟是如此看不開這些身外之物。」說著,便抽身走下台去,有些頹然地坐在那裡,冷眼瞧著台上的萬老莊主,眼裡滿是鄙夷之色。

萬老莊主剛才眼見劉老莊主這下無論如何都躲避不了自己那威猛的一掌,這掌若是擊在那老東西的胸前,他以後都得避讓自己分,別說是今天與自己競爭不過那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就是在商戰中他再也不敢與自己討價還價。哪知就在自己一掌即將落在那劉老莊主的頭上之時,一道奇大的力量從旁邊襲來,那奇大的力量竟將他蹬蹬蹬逼退了數步才穩住身形。待他發現那個??開他拳掌的身影就是那台上的小少年,竟是驚駭得睜大著雙眼,這少年如何有這般神力,在他那揮手間的掌風之下,不僅化解了自己那威猛的一掌,還將自己推出了數步之外。萬老莊主十分驚疑地瞧著李,抬腳走到李身前,又仔細打量了他一眼,便微笑著問道:「你是我萬家莊誰請來的貴客?老夫卻是眼生得緊!」

李抬眼向那萬老莊主瞧了瞧說道:「晚輩是不請自到,至於那送得拍賣會貴賓入場券之人,卻也有些神秘,就連晚輩都是莫名其妙,晚輩也正想知道是莊裡誰請得的晚輩。」

那站在台邊的萬紫嫣姑娘,聽得爺爺和李的對話,突然跑到爺爺身邊撒嬌說道:「爺爺快下台去吧!別耽誤了這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的拍賣啦!」說著,便推著爺爺往那台下走去。

萬老莊主邊往台下行去,邊疑惑著瞧向那神奇得令人吃驚的少年,心想不知這少年是從哪裡來的,那一身的絕世武功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拍賣會後自要好好結交一番。

那萬紫嫣姑娘見爺爺走下台去,便走到那高五的面前說道:「高叔叔,現在可以繼續拍賣啦!」

那廳里一眾江湖人士,眼見兩位老莊主在台上拚命相鬥間,卻被那少年以神奇武功勸退,再見那萬紫嫣姑娘已將那高級輕功武競拍到了千萬兩黃金,自己卻也再無那般雄厚實力與之競爭,便也逐漸後退到自己的座位前,有些悻悻地坐了下來,等候著那主拍高五的最終競拍。

那主拍高五先生眼見廳里眾人紛紛退到自己的座位之上,十分吵鬧的拍賣廳里逐漸平靜下來,便高聲呼喝道:「『幻影疊』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繼續開拍!千萬兩第一次!」高五見廳里一眾江湖人士均是瞧著他,再無人競價,又高聲呼喝道:「千萬兩第二次!」歇了歇見仍是無人競價,再高聲呼喝道:「千萬兩第次!」隨著他那呼喝聲落下,只聽見那競拍小桌上傳來「啪」的一聲,那拍賣小錘已然落下。接著,那高五先生又高聲說道:「萬紫嫣小姐千萬兩黃金競拍得『幻影疊』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

那前排一行眾人紛紛站起身來,向那萬老莊主賀喜。那府台大人邱楓說道:「恭喜萬老莊主競拍到『幻影疊』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萬家莊武此後又將大放異彩了!」

那高五見廳里眾人對那台上的萬紫嫣姑娘眼裡滿是羨慕神色,便又高聲說道:「這位小兄弟在競拍前有過競拍最終價格,他要求競拍獲得者若是誰先競價到兩千萬兩,誰就將獲取那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萬小姐競拍價千萬兩,按照此前約定,萬小姐仍然只需拿出兩千萬兩黃金即可獲取『幻影疊』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

台下眾人聽了那高五的話,心裡大是懊悔不已,一些江湖之人卻是在心裡想到,若是自己有那氣魄在那千萬兩上再咬牙競拍下去,那傳說了近千年來的高級輕功武便已收入囊中,此時再後悔那也是黃花晚節了。那坐在第一排的一些名商大紳,更是對那台上的少年刮目相看,一千萬兩黃金那少年竟是沒有放在眼中,若是自己卻也沒有那般的豪氣。

萬紫嫣初時很是瞧不起李拍賣高級輕功武修練心法的行徑,她聽得那高五叔叔的那一席話來,卻又對李瞧不明白了,一時竟是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便揉身來到李的身邊,有些凄然地說道:「本小姐想要你傳授那『幻影疊』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時,自會來找你,今日公競拍的那兩千萬兩黃金,拍賣會後自會送與公。」說完,便轉身向那台後幕簾下緩走了出去。

緊接著,又有一把中級寶劍和一把中級纓槍參與競拍,然而,那廳里眾人卻是對那兩件寶貝沒有了多的興趣。那主拍高五在台上呼喝了數聲,廳里均無競拍者站出來競價,那兩件中級武器也便在這拍賣場上落拍了。一眾江湖人士卻是在那下面高聲呼喝著,早些將那把星寶劍拿出來拍賣,大家可都有些等候不急了。

終於迎來了那星寶劍的拍賣。那鑲嵌了星的寶劍原來定為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寶貝,起拍價萬兩。高五的介紹聲剛剛落下,便見那幕簾下一身火紅衣衫的萬紫嫣姑娘雙手托著那把星寶劍緩步走上台來。而此時便見那萬紫嫣小姐站在那拍賣場的台上,沒有絲毫喜怒,嬌美的臉上無一絲血色,眼裡好似茫然而空洞地望著台下眾人。這壓軸拍賣星寶劍本是萬老莊主專門定在最後,也是要孫女萬紫嫣在一眾江湖人士面前大放異彩,而見孫女此時卻是毫無半點嬌艷之色,與之前那嫣然巧笑判若兩人,竟是如丟魂落魄般地站在那台上。就連那高五連呼了她聲,要她將那星寶劍抽出劍身來讓廳里眾人瞧瞧都是茫然無聞。

那坐在前排的萬老莊主,在競拍到那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后,一直按捺不住狂喜的心情,正在與那府台大人聊得火熱。眼見孫女萬紫嫣在那台上魂不守舍,也是大惑不解,急走上前取過孫女手中的星寶劍,有些驚疑看著孫女說道:「嫣兒是怎麼啦,那裡不舒服?」萬紫嫣好似突然從夢中驚醒一般,有些凄然地囁嚅著道:「爺爺,對不起!嫣兒……嫣兒下去啦……」一句話還沒說完,她便逃也似的閃身走進了那台後的幕簾里,轉身的瞬間,只見她眼裡閃過一縷晶瑩……那漸漸消失的身影,顯得好不落寞。

萬老莊主十分奇怪,嫣兒在這莊上那可是連自己都要讓她分的人物,剛剛競拍得那高級武的輕功修練心法,竟然使她沒有一絲的欣喜。萬老莊主回過身來,抱拳向廳里眾人高聲說道:「老夫在此代孫女向各位江湖朋友請罪!」說著,便將手中那把星寶劍抽了出來,只見那星寶劍在那廳里光照之下顯得熠熠生輝,那劍上閃爍著的青光,竟是刺得廳里眾人眼睛都睜不開來。

「天啦!那星寶劍真是十分神奇呢,看那劍上閃爍著的冷影,絕對是世上少有的寶劍!」一些江湖人士口裡贊著那寶劍,也開始競價起來。只聽一人高叫道:「四萬兩!」一人又高聲呼喝道:「四五十萬兩!」又一人站起身來高呼道:「五萬兩!」

沉寂了許久的拍賣場上,此時又漸漸活躍起來,一些江湖人士早已得知今日最後要拍賣那傳說中鑲嵌了星的寶劍,有的早在一個月前便來晉州城裡守候著,今日再眼見那星寶劍的奇特之處,更是競拍得面紅耳赤。那廳里的競價聲此起伏彼,一浪高過一浪,一聲大過一聲。那有些瘋狂了的一眾江湖人士,對那星寶劍志在必得的心態,竟是顯得如此般的狂熱。

經過無數次的你爭我奪,那鑲嵌了顆星星的寶劍最終被那朱家莊大老爺朱澹,以一千七萬兩黃金競拍到手! ?萬家莊大廳里,萬老莊主萬遠山坐在廳中那把鋪了一張斑斕虎皮的大椅中,滿臉微笑著瞧著廳外被四個綵衣女帶引著向大廳走來的四個少年。..萬老莊主見那四個少年進得廳來,站起身來十分熱情地上前招呼道:「四位少俠請上坐!」李之鵬走上前向那萬老莊主行禮道:「萬老爺將我們四人邀請過來,不知還有何吩咐!」

萬老莊主高聲笑道:「四位少俠請坐下說話,老夫豈敢向四位少俠有所吩咐。四位少俠來我萬家莊做客,是我萬家莊的榮幸,更是令我萬家莊蓬篳生輝啦!」說著,便將那已經站起身來滿面笑意的孫大先生,高五先生和柴大莊主,吳大莊主,孫夫,向夫等一行數人名宿豪紳引見給四個少年認識。緊接著又將身邊的一個約四五十歲的大漢和一個約十來歲的中年漢向四個少年介紹道:「這兩位是老夫長萬世雄和次萬世豪。」李之鵬四個少年向廳里的一眾名宿豪紳見禮完畢,便也坐了下來。

正在此時,只見一個老者端著一個紫色玉盤急匆匆地走進那大廳。眾人只見那紫色玉盤中放了一個金絲包裹和一個紫色玉瓶,那老者走到萬老莊主面前稟報道:「老爺,在下已將二千萬兩黃金摺合成了金票,那玄蠶蠶絲衣已經裝入這玉瓶之中,請老爺過目!」說著,便將那玉盤中的金絲包裹和那個紫色玉瓶呈向萬老爺。萬老爺取過那玉盤中的金絲包裹及那紫色玉瓶來,喜聲說道:「賬房老先生辦事果然迅速,辛苦你啦!」說著,便轉身來到李身邊,微笑著將手中的金絲包裹和那紫色玉瓶遞向他,口裡說道:「請少俠收下這兩千萬兩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的拍賣金及這件玄蠶蠶絲衣!」

李也不和那萬老莊主客氣,站起身來從萬老莊主手中接過那金絲包裹和那紫色玉瓶。卻又突然間想起那高五先生說要提取拍賣提成一事,便向那萬老莊主說道:「高先生曾說要按規矩抽取拍賣提成的,還要扣除二千八兩玄蠶蠶絲衣的競拍金,在下只能收取一千萬零兩千兩黃金就好了,卻不能取了全部拍賣金票。」萬老莊主笑著說道:「少俠儘管收下,拍賣提成一事和那玄蠶蠶絲衣的競拍金再也不許提起,老夫已是佔了少俠的大便宜啦!」說著便哈哈大笑起來。李見那萬老莊主客氣,心想反正今天就是要讓你大大的有所損失,便也不再多說場面上的話兒,返回身來,將那黃金金絲包裹和那紫色玉瓶遞交給李玉茹拿上,又挨著個少年坐了下來。

那在萬老爺身邊的萬世雄和萬世豪,此時似乎都有些看不過去,心想父親給那小賣了幾萬兩黃金的人情,就是那黃金金絲包裹和那紫色玉瓶在我萬家莊都是寶貝一般,那小竟然連句客氣的話都不說,還大刺刺地坐了下去。萬世雄和萬世豪兩兄弟有些怒氣地瞧著李,李轉過頭去,假裝沒有看見二人臉上的怒氣。李之鵬也將眼光瞧著李,見李對那萬家兩兄弟的怒目相向視若不見,便立起身來向萬老莊主躬身說道:「萬老莊主美意我們兄弟受領了,在下代小弟向萬老莊主謝過!」

萬老莊主卻是心想那少年哪曾見過如此之多的黃金,必是大喜之下忘記向自己致謝,並沒有將李無禮之態放在心上。他見李回身坐下,撫須長笑著說道:「老夫今天真是大開了眼界,這位少俠的功夫如此之高深莫測,是老夫在江湖上行走近年來從未見過的。不知少俠如何稱呼?」李站起身來向那萬老莊主說道:「在下李,初微末武功,到讓萬老爺貽笑大方了!」萬老莊主聽得那少年自報姓名叫李,又問道:「不知李少俠師承何人?竟有如此驚奇武功!」李回道:「在下一個月前剛投入魔刀老祖老師公門下,拜了他九大弟為師父,所九位師父刀法還沒有掌握其萬一,刀法習得卻是平平常常。」萬老莊主及廳上一眾之人聽李說他是魔刀老祖九大弟的徒弟,紛紛驚訝著看向那李。只見那孫大先生立起身來,驚聲說道:「原來李少俠是魔刀老祖的徒孫,難怪武功如此般了不得!」

李向那孫大先生笑了笑,訝然問道:「前輩認得老師公?」孫大先生臉上似有畏懼神色,頹然坐下說道:「老夫與那魔刀老祖到是見過一面,那還是五六十多年前的事啦!」他略為停頓了一下又說道:「魔刀老祖的刀法在下佩服得緊,當年老夫年輕氣盛,自以為武功很高,哪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遇到魔刀老祖竟是沒有在他手下過得十招!」說著,便在大廳中哈哈大笑起來。

那萬老莊也站起身來驚聲問道:「李少俠一個月前才拜在魔刀老祖九大弟門下,竟是得如此精妙絕倫的輕功身法,真是讓老夫驚奇駭然!魔刀老祖那九大弟卻是神龍見不見尾,竟能同時收下李少俠為弟,當真也是有緣了!」緊接著,那萬老莊主又面向李問道:「不知李少俠仙居何處,父母如何稱呼?」李心道:「萬老莊果然要查詢自己的來歷了,不知自己如實回答,那萬老莊主將如何處置自己四人。看情形這裡也只有那孫大先生好似突破了武道,其他之人便也不是自己對手,真是動起手來雖是不怕萬老莊主這幾護衛,只怕之鵬哥哥、玉蘭姐姐和玉茹妹妹照顧不上。」

李正待回那萬老莊主的問話,只見一個護衛突然間闖進廳來,那萬老莊主大聲喝道:「何事如此慌張!」那護衛喘息兩聲,見廳里坐了不少名宿豪紳,此事又事態緊急,耽誤不得片刻時候,便抬身走到萬老爺身邊急聲說道:「老爺請到廳外,小人有要緊事稟報。」說著便向廳外行去。

萬老爺心下大是驚疑,若不是十分緊急之事,這護衛不會如此小心謹慎,便緊跟著那護衛來到廳外。那護衛見萬老爺出得廳來,便上前附在老爺的耳邊顫聲稟報道:「老爺,不好啦,一刻前紫薇姑娘從那府台邱大人府上逃了回來,被紫嫣小姐帶著逃出了庄外,在下不敢阻攔,如今邱大人已然派了一個軍官來到庄前要人來了!」

萬老莊主聽得那護衛的稟報,臉上立時變色道:「竟有這回事!」便急忙回身向廳里眾人說了聲:「待老夫出去看看便回來,請各位貴客稍等片刻!」說著,就疾步向廳外走去。萬世雄和萬世豪兩人也緊緊跟著父親身後向廳外疾步出去。廳里眾人見萬家莊父人均匆忙向廳外疾步而去,便也疑惑著紛紛立起身來跟著眾人向那庄前走了出來。

眾人出得庄門,但見一個著軍服的軍官手提軍刀,威風凜凜地站在庄前,萬家莊數十名護衛正緊張地護在庄門之前。那軍官領見萬老莊主出得庄來,高聲喝道:「萬老莊主,快將邱大人新納愛妾紫薇姑娘送出庄來!」萬老莊主大聲笑著說道:「軍爺息怒,老夫剛剛將紫薇姑娘送到邱大人府上,也就才過四個時辰,怎麼又要向老夫要人了!」那軍官高聲喝道:「我們一追蹤而來,在城中尋了許久,想那姑娘定然已經回到了萬家莊上,懇請萬老莊主再查詢下莊裡之人,是否見到那姑娘已經回來!」

萬老莊主心下突然間想到,孫女紫嫣已將那紫薇姑娘帶出庄外,目前已然不去去向,此時卻千萬不能承認紫薇姑娘回過莊上,否則與那手握兵權的邱大人作對,萬家莊將永遠不得安寧,便高聲說道:「老夫眾人都在庄內說話,並沒見那紫薇姑娘回到莊上,軍爺還是趕緊去其它地方尋吧,不可耽誤了邱大人的大事!」

那軍爺怒聲喝道:「此前曾有人見過一個似紫?u姑娘的女孩進得萬家莊內,萬老莊主還是過問下莊裡之人,是否見那姑娘回到莊上!」萬老莊主高聲說道:「老夫既然將紫薇姑娘送與邱大人,便是心甘情願,哪還有將紫薇姑娘又私藏起來的道理!我萬家莊有數個男女護衛,進進出出的女孩多了,誰能認識那進得庄內的姑娘便是紫薇姑娘了!軍爺還是去其它地方尋找吧!」

那軍爺接受邱大人交待的差事,尋找他新納愛妾,一時也無頭緒,在城裡四處尋找無果,想那姑娘是萬老莊主下午才送過去的,便前來萬家莊上要人,眼見萬老莊主不承認那紫薇姑娘回過萬家莊里,一時沒有確切證據。又想那萬家莊萬老莊主也是一方霸主,與邱大人平時走動頻繁,私交甚好,自己也常得萬老莊主好處,此時卻也不好把事態鬧僵了。便高聲說道:「萬紫薇姑娘若是回了萬家莊里,還望萬老莊主再將她送到邱大人府上。萬老莊主如若敢私藏邱大人新納愛妾,日後得知迅息,定將拿你是問!」萬老莊主急聲回答道:「老夫定然派出莊上護衛一併查,如若找到紫薇姑娘,定將她再送到邱大人府上便是!」那軍爺見萬老莊主應承下來,回頭與幾位軍爺商量了幾句,便帶著一行軍官悻悻地向來返回去了。

萬老莊主見那軍爺帶著一行軍官走出庄外,才放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來,回過頭來向眾人說道:「對不起各位貴客,咱們再回廳里說話!」那高五先生及一眾名宿豪紳,藉此機會也均向萬老莊主施禮辭行,孫大先生也走過來向萬老莊主說道:「老夫已在府上叨嘮許久,此間拍賣之事已然完結,老夫也要回莊上去了。」孫大先生說著,又轉身向李說道:「李少俠武功十分了得,行事十分豪邁,老夫今日識得你這樣的英才,真是生有幸,還望李少俠得空到老夫莊上小住,老夫也好討教討教李少俠那神奇的功夫!」李向那孫大先生行禮說道:「晚輩若是有了時候,一定前來先生莊上,向孫大先生習武藝修養!」孫大先生哈哈大笑道:「老夫可就瞧著李少俠能來的那一天啦!」說著,便向眾人打了一個躬身,轉身向庄前大行去。

李見一行眾人均與萬老莊主辭行而去,也上前向那萬老莊主說道:「萬老爺,晚輩也向你辭行啦!」萬老莊主驚訝著急聲說道:「李少俠也要走了!」李說道:「晚輩一眾朋友還在庄前等待,若是時候長了,他們定然心裡著急,晚輩以後定然還要機會,再來萬家莊拜訪便是!」

萬老莊主急忙說道:「老夫讓莊上護衛請你那些朋友進莊裡一齊住下便是,李少俠可不急在這一天兩天!」李搖了搖頭說道:「晚輩已然答應他們儘快出去,不能言而無信!」那萬世豪似乎有些生氣地上前說道:「李少俠拿得我萬家莊兩千萬兩黃金,那高級武輕功修練心法卻還未能傳授,怎麼說走便要走啦!」

李笑了笑說道:「晚輩是要傳授給萬紫嫣姑娘的,可她此時已然不在莊裡,難道要讓晚輩在莊上等她一輩不成!」那萬老莊主驚訝著說道:「李少俠如何知道孫女紫嫣現在已經不在莊裡了!」李微笑著說道:「她帶著紫薇姑娘早已出庄了,難道萬老前輩不知道!」萬老莊主十分駭然道:「李少俠是如何得知這個信息的!」李抬眼向萬老莊主說道:「剛才那護衛不是向萬老莊主稟報過了么?」

那萬世豪疾步走到父親身前,著急地向父親問道:「李少俠說的可是真的,紫嫣小女真的將那紫薇姑娘帶出了庄外!」萬老爺點了點頭說道:「是真的,剛才那護衛到廳上親自向我稟報的,哪還有錯!」接著又抬眼向李打量了幾眼,驚奇著說道:「李少俠耳力真是驚人啊,老夫那護衛那樣小聲說話,李少俠竟也聽清楚了!」李微笑著不再與萬老莊主答話。萬老莊主沉默了少許,便向李問道:「李少俠打算什麼時候傳授紫嫣孫女高級輕功武的修練心法?」

李向那萬老莊主說道:「紫嫣小姐什麼時候方便,什麼時候便來找在下便是,在下隨時恭候萬小姐的光臨。在下住在晉州李家莊,李德江老莊主便是在下的爺爺!」李對那萬老莊主心裡有氣,便連晚輩的稱謂也不想向他稱呼了。

那萬老莊主十分驚駭著大聲說道:「什麼!你是李德江的孫兒!」李點了點頭說道:「在下便是李家莊李老爺的孫兒李!」萬老莊主聽得李再次肯定的回答,一時呆在當地說不出話來,他的臉上瞬間變得一片灰暗。只見他有些頹然地抬起手來,向李一眾少年揮了揮手說道:「李少俠真是好本事啊!年之前的孽報今日算是報在老夫的身上了,你們走吧!」

李見那萬老莊主此時情景,這萬家莊萬老莊主必然清楚當年萬族圍剿李族的過節,心道你此時便要攔我也是攔不住,要向你報仇雪恨也不在這一時刻,到讓你先有所防備也沒有什麼。我李要報這家仇也要光明正大來找你萬家莊。於是便上前向那萬老莊主說道:「萬老莊主請保重,在下四人便告辭了!」說著,轉過身來對之鵬哥哥個夥伴打了個招呼,便不慌不忙地向庄前大上行去了。

萬世雄和萬世豪兩兄弟也知道年前萬族圍攻李族之事,也時時將當年萬族那輝煌戰績掛在口中教訓族裡那些年輕護衛。此時眼見李四個少年向庄前大行去,兩兄弟在那拍賣場上均是見過李那出神如化般的功夫,真是世上罕見。那個少年李怕是已經突破武道,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兄弟兩人都才人道高級七級和八級,父親也才晉入人道中級十級,這在武道級的人物面前只是揮手間便會落敗,如若上前向李挑戰只能自找恥辱。兄弟兩人根本沒那本事和膽量上前阻攔,一時之下也是喘喘不安。又見父親面色漠然地看著李一行四人出得莊上,只能站在父親身前不敢作聲。

萬老莊主眼見李四個少年的身影已然漸漸遠去,回過身來說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那萬世雄高聲說道:「父親不可擔憂,我萬家莊有人道高級七級以上高手不下餘人,其餘護衛隊也不在少數,那李也就是一個武道級人物,怕他什麼!」萬老莊主搖了搖頭說道:「雄兒不可自我託大,武道級的人物豈是我們能攔得住的?」接著又說道:「當年先父率領我萬族圍剿李族,殺死殺傷李族數千人,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許多未死的李族之人,多數被餓死或是被那野狗吞食,那場面十分慘烈,李族在那幾場戰鬥中險些滅族,這樣的仇恨他們怕是不會輕易地放過!」萬老莊主說完,心下也是十分凄然。

萬世豪接著說道:「難道我們萬族怕了那李族不成!僅一個武道少年,父親不要過操心!」萬老爺回過身來對兩個兒又說道:「雄兒,豪兒,你們可要記住,這世上是有輪迴孽報的。當年我萬族雖是為了生存不得不向李族,王族,牛族和齊族這些小家族吞併挑戰,我萬氏家族必將逃離這晉州之內,你們爺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但那發動的種族戰爭也是十分慘烈,幾個族裡均是死傷幾千人,我萬族也有數千人戰死戰場之上。為父初接族長之位時,眼見那李族和王族,牛族,齊族將他們原有的土地、商號搶奪回去,為父也沒有再組織大規模的挑戰。這些年來,為父不再與那些家族挑戰,雖有和好之意,但當年確實是掠奪了幾大家族啦!」 ?萬世雄和萬世豪兄弟二人見父親再沒有昔日那般豪壯氣概,一時不知如何安慰父親。..正在此時,只見庄前飛奔而來一匹黃鏢馬,那馬上坐了一個大漢。待那大漢到得父人面前,人才發現那是莊裡的大族老萬遠東。

那萬遠東眼見族長及兩位少族長均在庄前,便飛身下得馬來,向人行了一禮后,口裡急聲說道:「老莊主,可不得了啦。在下這次遠行,聽得江湖中傳言,幾天前那王家莊,牛家莊和齊家莊大庄一起去圍打李家莊,李家莊里一下冒出來了十個武道級的高手,僅那十餘個武道級的高手,不到盞茶功夫,便將那大庄近兩千個護衛全部擒拿去了!」

萬老莊主驚聲問道:「真有十個武道級的人物在李家莊現身!」那萬遠東點頭說道:「在下探聽到確實有十個武道級的高手在李家莊現身了!」萬老莊主聽了那大族老的話,臉色一時煞白,回過身來顫聲著對兩個兒說道:「吩咐下去,莊裡所有護衛堅守莊院,各護衛不得擅自離開守護崗位,更不得與任何人惹事生非,全體護衛作好備戰準備!」緊接著,那萬老爺又對萬世豪說道:「豪兒,速派幾個護衛在城裡各處查詢嫣兒和紫薇的下落!」兩兄弟忙領令而去。

那大族老萬遠東大是不解地向萬老爺問道:「老爺何故如此驚慌,李家莊並沒有出兵來攻打我萬家莊啊!」萬老爺於是將那李家莊小少爺李已經來過莊上,並參加了拍賣大會的過程向那萬遠東說了。那萬遠東聽了萬老爺的話,一時也是不知所措,立在當地黯然無語。

李四人在萬家莊庄前尋得李開音十二個少年,李玉茹嘰嘰咕咕地將那拍賣場里發生的一些趣事,向一眾少年眉飛色舞地講了一遍。那一眾少年聽說李弟弟在那拍賣場上競拍得了那件玄蠶蠶絲,又以二千萬兩黃金拍賣了他那高級武「幻影疊」輕功的修練心法,李在那拍賣場上施展起那神奇輕功和他那世所罕見的武功,將一眾江湖人士驚倒之事,均是激動萬分,大是喝彩。

一之上,李之鵬問起李為何在那萬家莊上,對那萬老莊主好似十分冷淡。李嘆了一口氣,便將他和李玉茹妹妹從爺爺口裡得知,在那年之前,萬族曾經圍攻李族,李族險些滅族。他爺爺也慘死在萬族之人的手上那慘烈之事,又講述給了李之鵬及一眾少年得知。那一眾少年也是第一次聽說李族被那萬族圍攻的往事。均是義憤填膺,紛紛嚷著要去那萬家莊報仇雪恨。李向一眾少年高聲說道:「家仇之事先放一放,萬族眼下必然嚴密防範,我們十來人哪是他們的對手,此事已然過去多年,待我回去與爺爺和爹爹商量著再定。」眾少年聽了李的話,紛紛點頭稱是,便一說著話兒,不知不覺間便已經回到了晉陽酒家。

李推開自己的房門,突然發現房裡坐著兩個女孩。李抬頭看去,這兩個女孩竟是那萬家莊萬紫嫣小姐和那個名叫萬紫薇的姑娘。李站在房門之前,猛地見到兩人,一時不知所措,竟是獃痴般地瞧著兩個姑娘說不出一句話來。

房裡那萬紫嫣姑娘見李痴獃呆地看著自己和紫薇姑娘,臉上微微有些羞澀著說道:「李公不認得我了么?」李回過神來,笑著說道:「房裡突然來了不速之客,到是嚇了我一大跳。不知兩位姑娘怎麼跑進在下的房中了!」

那萬紫嫣姑娘站起身來,上前將李拉進房裡,將那房門的門栓插上,急聲說道:「李公,紫嫣想求你一件事呢,卻是有些不好啟口,望李公依允!」說著,便上前將那有些痴獃著瞧向李的紫衣姑娘拉到身邊,向李低聲說道:「這是萬紫薇姐姐,今日下午爺爺派下人將她送到了城裡邱大人的府上,紫薇姐姐趁那邱大人喝醉了酒,便偷偷逃了出來,還望李公仗義救她!」

李正待說話,突然間房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音,一個聲音大聲叫喊道:「軍爺查房啦,請客人開門檢查!」紫嫣小姐和那紫薇姑娘臉上一陣驚慌,神色大急。李見房中只有一張小床外,卻是無處藏身,房頂之上也只有一根房脊,一眼就能看見。李轉頭見那臨河邊上的窗開著,閃身過去向外一看,原來那窗外有一個小台,台下方卻是奔流的河水,台左右均爬滿了似那長青藤的植物,卻又有些滑不溜秋的樣。李急打手勢讓兩個少女跳出那窗外,站在那有些小巧的台之上。接著又返身將那窗門緊閉,才回過身向那房門走去,似乎剛睡醒的樣將那房門打開。

李見房外一個滿臉鬍鬚的軍爺橫眼向他瞧來,那軍爺前面是那酒家的掌柜,正怒目地瞧著他,口裡說道:「軍爺要查房了,叫了半天不開門!」李揉了揉眼睛呵欠著說道:「在下睡著啦,不知軍爺要查房呢!」那滿臉鬍鬚的軍爺向房內瞧了瞧,只見就一張小床和一個小桌,抬頭向上瞧了瞧,也只有一根空空的房脊,房內並無其它之人,便轉身向旁邊間客房走了過去。那酒家掌柜也伸頭向房內看了看,便緊跟在軍爺的身後向前走去了。

李待那軍爺和酒家掌柜走遠,返身將房門關上,來到窗前,將窗門打開,只見兩個少女一臉的煞白。李將兩個姑娘拉進房內,小聲說道:「兩位姐姐這裡可不安全,你們趕緊想其它辦法吧!」

紫薇姑娘疾步上前向李跪了下來,口裡泣不成聲地說道:「請李公救我!」李急忙上前將紫薇姑娘扶了起來,口裡說道:「在下卻不知如何相救!」就在此時,房門又「哐啷哐啷」地被敲打了起來,兩個少女本就在驚慌之中,正要再次跳出窗外,卻聽門外傳來李玉茹的聲音:「李哥哥,快開門啦!」李初時也嚇了一跳,待聽得是玉茹妹妹的聲音,忙高聲說道:「就來啦,玉茹妹妹等等!」

萬紫嫣小姐下午眼見李和那少女在台上親密的情形,心裡似針扎一般十分難受,待聽見李叫那姑娘為玉茹妹妹,又有些惱怒。便對李有些凄然著問道:「門外是誰?」李說道:「是我的妹妹李玉茹!」那萬紫嫣一聽李說是他妹妹李玉茹,一張臉兒又似鮮花般笑了起來,說道:「讓你妹妹進來吧,或許她有法幫咱們啦!」

李有些詫異著瞧向萬紫嫣小姐,心道:「萬姑娘那臉兒變換好快,剛才還那般凄苦的神色,此時卻又笑逐顏開,或許是小姐都這麼刁蠻吧。」李返過身去,將房開打開,只見門外站著李玉茹妹妹和李玉蘭姐姐,玉茹妹妹手中正提著裝有狐兒的袋。李玉茹妹妹一眼便瞧見了房中的兩個少女,臉上瞬時變色,怒聲向李說道:「哼,李哥哥這麼久不開房門,原來房裡藏了兩個美貌姑娘!」

李急聲說道:「玉茹妹妹不可大聲說話,這位便是那萬紫薇姑娘,剛剛從那邱大人府上逃了出來,剛才有個軍爺還來查房了!」李玉茹聽得那一身紫衣的姑娘便是萬紫薇姑娘,上午便也在萬家莊拍賣場上見過她了。於是好奇地進到房中來,有些疑惑地問道:「紫薇姐姐怎麼跑到李哥哥的房裡來了?」萬紫薇眼裡還有些淚痕,向李玉蘭妹妹和李玉茹妹妹行了一禮說道:「姐姐不能再回去啦,邱府台大人正派軍爺四處查找我啦。紫嫣妹妹說現在只有李公才能救得了姐姐,所以姐姐才偷偷跑到這裡來啦!」

此時李玉蘭也進得房中,幾人上午都曾見過面。只是那萬紫薇姑娘卻是第一次見到玉蘭妹妹和玉茹妹妹。李玉蘭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卻不好辦呢,我們如何才能帶著萬紫薇姑娘出去啦!」李玉茹妹妹見紫薇姑娘生得十分好看,不僅嬌美如花,還顯得十分溫柔,眼裡全是一片柔情,在拍賣場里李玉茹便對她很有好感,此時聽得她的遭遇,心下也是大急。正在不知如何是好,門外又「哐啷哐啷」地傳來了敲門的聲音。房裡四個少女均是驚慌起來,就在她們不知所措之際,門外傳來李之鵬的呼叫之聲:「李弟弟,出來吃晚飯啦!」房裡幾個少年,剛聽到那敲門的聲音,臉兒都嚇得有些煞白,聽了外面李之鵬喊著去吃晚飯,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李高聲回道:「好啦,就來啦!」

李玉蘭突然嘻嘻笑著說道:「有啦,妹妹有法帶著紫薇姑娘出去啦!」李驚訝著問道:「玉蘭姐姐有何法救紫薇姐姐出去!」李玉蘭笑了笑說道:「弟可記得當年你那青蓮姐姐是如何帶著你出去的啦!」李說道:「弟不知呢!」李玉蘭捂嘴笑著說道:「玉蘭姐姐聽說弟小的時候,是被一個著青衣的少年偷了去的啦!」李恍然大悟道:「玉蘭姐姐也是要讓紫薇姐姐女扮男裝么?」

李玉蘭說道:「正是如此!」李玉茹又抬眼瞧了瞧萬紫薇姐姐,搖了搖頭說道:「不可以,紫薇姐姐美啦,扮成男裝也會被人認出來,我們可出不了晉州城門!」突然似想起什麼,抬眼瞧向李哥哥,又有些羞澀著說道:「除非李哥哥出手,不然紫薇姐姐卻是出不了城去!」

李疑惑著說道:「玉茹妹妹說什麼話兒,我怎麼出手紫薇姐姐就能出得了城門啦!」李玉茹捂嘴笑了笑說道:「我們先吃飯去吧,晚些時候再告訴你。」說著,便將那裝著狐兒的袋遞給李哥哥,口中說道:「李哥哥,狐兒好似一直在睡覺呢,是不是今天一直裝著它在袋裡面悶著它啦!」

李打開袋來,撫摸了幾下狐兒,見它正沉沉睡去,心裡也有些好奇,狐兒可是一直都那麼調皮的,從未有今日這般沉睡過。李將那狐兒抱起來放在床上,但見狐兒仍是閉眼沉睡,李說道:「或許狐兒真的累了吧,就讓它好好睡會兒好啦!」

萬紫嫣小姐是第二次見那火焰般的狐狸,自是十分喜愛,想起昨晚便是因為想摸摸這火焰一般的狐狸才與李爭執打鬥,被那李又打又抱的,心下好不羞澀。此時,便又走上前來對李說道:「李公,我現在摸摸它你不會再將它放跑了吧!」李微笑著點了點說道:「萬小姐請便。」

那萬紫薇姑娘卻是第一次瞧見那火焰一般的狐狸,眼裡十分驚訝著說道:「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狐狸,姐姐卻是第一次見著呢!」說著,也向李瞧去,李也點了點頭。兩個少女便伸手摸向那火焰般的狐狸。兩個少女但見自己的手掌似伸在那火焰之中一般,而那火焰里的皮毛卻是十分的溫柔軟和,那皮毛竟是如溫玉般的溜滑。

李隨著玉蘭姐姐和玉茹妹妹出去吃完晚飯,便被李之鵬哥哥及一眾少年拉著出去玩耍去了。李玉茹想起李哥哥房裡還有兩個姐姐不敢出來吃晚飯,便偷偷地取了些食物帶了進來。紫薇姑娘和紫嫣小姐兩個少女下午已在城裡躲躲藏藏了好幾個時辰,情急之下才來到了李的房裡。此時也是有些飢餓,見李玉茹妹妹帶著食物進來,兩人向玉茹妹妹道了聲謝,便也不客氣,均取了些食物胡亂著吃了下去。

又過得一兩個時辰,萬紫薇姑娘見天色已是不早,擔心萬老爺著急紫嫣妹妹,便向紫嫣小姐說道:「紫嫣妹妹你回去吧,只要李公將我帶了出去,也就平安了,以後姐姐再來尋找紫嫣妹妹便是。」那萬紫嫣眼裡有些微紅著說道:「紫薇姐姐你走了,嫣兒好生孤獨,以後卻是難得再見到紫薇姐姐啦!」說著,竟是小聲抽泣了起來。那紫薇姑娘比紫嫣小姐也就大了一兩歲,兩個女孩從小一起長大,十分要好,有如親姐妹般的親密感情,此時見那紫薇姐姐就要單獨一人出去,讓她如何不心裡難過。想起往日一起玩耍的情景,心裡越是悲傷。

那李玉茹見兩個少女抱在一起小聲抽泣著,心下一軟,小聲問道:「紫薇姐姐的家住在何方,妹妹送紫薇姐姐回家好了!」那紫薇姑娘抬起頭來說道:「姐姐歲多父母被仇人追殺雙雙遇難,姐姐是被萬老爺收養了,家裡已經沒有親人啦,姐姐都不知家在何處呢!」李玉茹抬起頭來驚訝著問道:「難道姐姐也是孤兒!」紫薇姑娘含淚點了點頭說道:「姐姐從小便進了萬家莊來,現在都不知自己的身世喃!」

李玉茹想起自己的遭遇,一時同情著紫薇姐姐,便小聲著說道:「紫薇姐姐若是不嫌棄妹妹,可跟著到妹妹家裡避難!」萬紫嫣小姐聽得李玉茹的話兒,心下十分高興,便向那李玉茹妹妹說道:「若是得玉茹妹妹照顧,紫薇姐姐再無危險了!」李玉茹搖了搖頭說道:「紫嫣姐姐說哪裡話了,紫薇姐姐天仙般人兒,妹妹可喜歡她啦!」紫薇臉上有些微紅著立起身來,向李玉茹拜了下去,泣聲道:「多謝玉茹妹妹的救命之恩,妹妹的恩情姐姐來日再報了!」

李玉茹急忙上前將紫薇姐姐扶了起來,小聲說道:「紫薇姐姐不可如此,以後便是一家人啦,你就當我是你妹妹好啦!」說完,便嘻嘻哈哈笑了起來。

正在此時,李玉茹見那床上的狐兒醒來,便上前將狐兒抱在懷中,嘻笑著對狐兒說道:「狐兒,看我又有新朋友啦!」說道便將那萬紫嫣姐姐和萬紫薇姐姐指給狐兒看,狐兒兩隻亮晶晶的眼睛盯著房裡兩個少女瞧了一會兒,便嗖的一聲跳在地上,又一個閃身從那窗口飛躍了出去,便失去了蹤跡。

房中兩個少女見了狐兒閃身出去,就似一團火焰般,十分有趣,微笑著對玉茹妹妹說道:「那狐兒好像能聽懂玉茹妹妹的話兒呢,真是好漂亮的狐狸。」李玉茹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這狐兒是和李哥哥在那深谷里一起長大的,和李哥哥的感情很深吧,它這時出去,定是去找李哥哥去啦!」 腹黑總裁替嫁妻 房中兩個少女聽玉茹妹妹說那火焰般的狐狸和李在深谷里一起長大,都有些疑惑,萬紫薇小姐輕聲問道:「李怎麼在深谷里長大啦!」

李玉茹此時已然和兩個少女聊得十分開心,便將從爺爺口裡得知李出生一個月後,便被一個叫青蓮的女孩偷去,兩人莫名其妙地落入到一個深谷里生活了十年,後來青蓮姑娘被怪物傷害,已經死去的故事講給了兩個少女。兩個少女聽得好不驚奇,既嘆息那個叫青蓮的姑娘死得早,又十分嚮往玉茹妹妹描述的那個深谷。心想若是有那機緣也去那深谷里看看,那真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萬紫嫣小姐和萬紫薇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又問了一些李回到李家莊的故事。李玉茹都是一一向兩個少女繪聲繪色的講著。待李玉茹說起數日之前李家莊族比之上,李哥哥那驚心動魄的武功,讓李姓族人瘋狂的場面,李哥哥帶著她瞬間從那比武場上消失的情景,兩個少女聽得是痴痴獃呆,魂不守舍,心下好不傾慕。

萬紫嫣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原來李公已經突破了武系武道,竟然已達武道中級二級,那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啊,沒想到這個世上真有武道級的人物,而且還是這麼小的少年,李公真是一個十分神奇的天才。小女到是走眼了,還去找他挑戰呢,沒想到他那一揮手間,就讓小女如遭雷擊,那一股難已抵擋的大力,現在都還讓我十分驚駭。輸在他的手下,也沒什麼好說的啦!」說著,竟是小聲著笑了起來。

李玉茹又嘻嘻笑著說道:「紫嫣姐姐你還用那簪花偷襲著李哥哥啦,李哥哥可捨不得你那簪花啦,昨晚他還拿出來瞧了。呵呵,妹妹早上就見他拿在手中發獃呢!」說道,竟是捂著她那小巧玲瓏的嘴唇又咭咭咯咯地笑了起來。

萬紫嫣小姐聽那李玉茹妹妹說起昨晚與李爭執打鬥的事,臉上一時變成了醬紫色。萬紫嫣小姐心道:「昨晚我還在這房裡陪著李公住了一晚呢!」心裡想著,口裡卻是不敢說出來,有些羞澀地低下了頭。 ?房裡個少女正聊得開心,只見李肩著狐兒與那李玉蘭兩人說著話兒推門走了進來。..李玉茹見李哥哥和玉蘭姐姐一起回到了房裡,立起身來喜聲說道:「李哥哥,妹妹正和兩位姐姐講著你在那深谷里的故事呢!」

李向房裡個少女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玉茹妹妹好高的雅興,那深谷卻被你講了無數次啦!」李玉茹說道:「李哥哥的故事可是講不完,妹妹想天天都講著呢!」說著,自己的臉兒也有些紅了。

李不再介面說話,眼見天色已將深夜,便對玉茹妹妹說道:「玉茹妹妹剛才說只我出手,紫薇姐姐便能順利出去了,不知玉茹妹妹有什麼好的法?」李玉茹說道:「一會兒我們就出去,去那城邊,尋到無人巡視之處,李哥哥用輕功帶著紫薇姐姐不就出去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