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聲音給予兩撥人最大的尊重,讓他們無聊之下可以隨時觀看到塔中所發生的一切。

而龍文軒此時遇到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場試煉!

(嘿嘿嘿,小辣條又來了,最近開學忙的事情有些多,忙的簡直是昏天黑地,*,慘兮兮,沒人安慰一下小辣條納?沒有嗎沒有嗎?沒有的話那我下一章再來問好了,最後,小辣條弱弱的求一下點擊與收藏,謝謝啦。) 中央傳承之塔第一層內。

龍文軒拉聳著臉,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孤身一人,沒錯,進入塔中后,大家又在一次被分開。

其實不只是龍文軒一人被隔離開來,在傳承之塔的最頂層上,劉安等人眼前的巨大光幕上,被分割成無數快小小的分間,每個人都被分割開來,無比清晰的顯現在光幕之上。

雖然屏幕被分割成無數塊,但是對於塔頂的一眾輪迴期強者哪一個不是修為深厚之輩,恐怖的神念從每一個人都眉心擴散而出,將整個光幕給籠罩起來,在塔中每一個闖關者的表現都無比清晰的呈現每一位輪迴期大佬的腦海中。

當然,自家大佬都是關注自家弟子,其餘的閑人都只是匆匆一眼帶過。

「現在闖關開始,清除塔中異獸,闖關成功后可選擇獎勵!現在開始!」塔中威嚴宏大的聲音猛然傳出。

一股無形的波動從每一位塔中傳承者身上一掃而過,眾人渾身一震,感覺渾身的元力突然活躍起來,而被佛堂乃至佛道堂度化的其餘勢力弟子成員只覺得頭腦一清,有些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塔中聲音竟然出手將那些盤踞在其餘勢力弟子腦海中佛音通通驅逐出去,讓他們回歸自我,在被佛道所控制。

「可惡!」塵暗尊者與塵光尊者對視一眼,眼中怒火噴薄而出,卻不敢有所反抗,塔中聲音的這一舉動,讓兩位佛道尊者殘念的布局通通付諸東流。

兩位佛道尊者殘念就是從塔中聲音的主人身上脫離而出,自然知道塔中聲音的恐怖之處,雖然塔中聲音的主人已然身死多年,但仍然有是的辦法處理掉二人,就看他們二人到底識不識趣了。

感受到自己周圍逐漸凝固的空氣,兩位佛道尊者殘念一言不發,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光幕之中,身下的青銅王座的扶手被捏成碎片也渾然不知,能不能獲得自己本體的傳承,只能將希望寄存在自己麾下成員了。

感受到光幕中自家勢力成員的茫然無措,其餘大佬眼神一亮,猛然坐直身體,暗自傳音:「安心闖關,莫言驚慌。」

「劉院長!?」耳邊突然出現熟悉無比的聲音,回過神來的清風學院學子逐漸鎮定下來,有些不敢確定的問道。

「是我,安心闖關,結束后我親自為你嘉獎。」感受到每一位自家學子心中的惶恐不安情緒,劉安微微一笑,無比和藹的語氣在每一位自家學子的耳邊響起,讓他們一顆心又緩緩放了回去。

在傳承之塔的每一個角落裡,回歸自我的其他勢力成員都接收到了來自自家勢力長輩傳音,讓他們一顆心也逐漸放下心來,懷揣著無比激動的心情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傳承試煉。

「除自身勢力成員之外,你們所遇到的一切人員都殺無赦!」兩位佛道尊者殘念強忍著怒氣,自家勢力成員傳音道。

我佛道得不到的!你們也休想得到!

「是,謹遵尊者之命。」感受到自家尊者語氣中無比恐怖的殺意,佛道弟子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紛紛低頭答應下來。

在這一刻,塔中數萬名佛道弟子原本溫和的面孔瞬間變得無比猙獰起來,褪去佛道偽善的偽裝,露出自己嗜血的獠牙,讓人不寒而慄。

他們以前多次參與過這個中央之塔的傳承試煉,對於這個傳承之塔的試煉自然是無比的熟練。

「哈哈哈,劉老,不妨我們各自比一下自家勢力成員的成績如何?我拿這個作為獎勵如何?」趙傑西哈哈大笑,心情大好之下,從懷中掏出一個金色錦盒,大手一握,澎湃的土元力噴涌而出,在眾人面前構築了一個高米五,寬五米的石台。

趙傑西懷中的金色錦盒在元力的控制下,緩緩漂浮在石台之上,金色錦盒猛然打開,在盒中一枚通體金黃的丹藥安靜無比的盛放其中,將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這是…天脈丹!?」眾人無比疑惑的眼神中,天門的林天一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忍不住驚呼一聲,目光直直的望著盒子中的丹藥,語氣中的渴望之色毫不掩飾。

「什麼!」眾人聞言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對於林天一說出的話語毫不懷疑。

因為林天一正是玄鳳皇朝三大帝級煉藥師之一,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來講,是不可能撒謊的。

「哈哈哈,林兄果然不愧是帝級煉藥師,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丹藥。」趙傑西摸了摸鼻子,語氣頗為自豪的緩緩說道。

作為玄鳳皇朝的皇室成員,在其族群中的地位自然不低,擁有這種寶物自然不會奇怪,擁有是一回事,舍不捨得拿出來又是一回事。

「趙傑西你瘋了?這種寶貴的東西你也捨得拿出來?」陸魏安同樣無比熾熱的看了一眼錦盒中的丹藥,無比驚異的問道。

「無妨無妨,今天我高興,拿出來作為獎勵又有何妨,就不知道各位舍不捨得了。」趙傑西連連擺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其實內心此刻無比肉疼。

天脈丹!開啟人體天脈的必用丹藥,同時也超脫證道尊者必用丹藥,修為達到輪迴期頂峰后,人體內隱藏的二十四條天脈才會顯現出來,只有將這之二十四天脈全部打通后,才算是,一隻腳踏入了尊者的大門。

這個丹藥,對於此時在座的各位都有著莫大的用處,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好,難得今天開心,老夫也來嘉獎一下小輩們。」劉安蒼老的臉上露出笑容,捋了捋鬍鬚,也從懷中掏出一枚漆黑的物體出來,同樣將之擺放到高台之上。

「這是…」看著高台之上黑漆漆的物體,眾人對視一眼,眼神卻有些疑惑起來。

以劉安的身份各地位所珍藏的物體自然不是凡物,但出於臉面誰都沒有開口問道。

「此物名百鍊星辰鐵,由宇宙中衰老毀滅的星球的地核所變化而成,非超脫期強者不可鍛造,可作為超脫期強者的本命武器的材料。」見許久都未有人說出這件物品的名稱,劉安微微有些失望,緩緩開口解釋起來。

劉安話語未落,眾人的呼吸聲陡然變得急促起來,竟然又是一件輪迴期強者的裝備,讓在場眾人恨不得就此大打出手,將高台上的東西全部搶奪過來。

在場眾人神色各異,場面一時間有些沉默起來。

「怎麼了各位,難道對自己是勢力弟子沒有信心?還是說是捨不得自己珍藏多年的寶物?」趙傑西雙眼一眯,有些好笑的看著眾人,語氣有些不屑的說道。

「也罷,那老夫也來好了。」趙傑西話語剛落,陸魏安輕嘆一聲,也從自己懷中掏出一本玉卷出來,緩緩的降落在石台之上,與其他兩件東西一同擺放在一起。

「玄天玉策殘卷,原來百年前天幕洞府中出現的玄天殘卷在你手中。」玉卷落地的一瞬間,無數驚呼之聲猛然響起。

「意外所得,這麼多年也未曾湊齊過,索性就拿出來好了。」陸魏安無奈苦笑一聲,極為無奈的點點頭。

事情發展到現在,早已不是所謂的嘉獎自家弟子那麼簡單了,眾人先前擺放出來的物品,其背後展現出來的意義,非同尋常。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口香,東西雖然珍貴,但卻展示的是背後勢力的深厚底蘊以及自家勢力臉面。

「妾身代表混沌森林也參加此次嘉獎,我可是對自家勢力弟子極為有信心呢,丹藥有了,武器有了,功法有了,妾身所在的混沌森林比不上你們這些家大業大的大勢力,拿不出那些珍貴的東西,但是元獸還是拿的出來的,這條九彩琉璃蟒望各位不要見笑。」林妙芝捂嘴輕笑起來,表情卻極為肉疼的從懷中緩緩送出一枚巨大的彩蛋。

九彩琉璃蟒!傳說中的上古異獸,其成熟期的完全體完全可比肩超脫期強者,在幼年期時可收為元寵,跟隨主人一同征戰天下。

「咳咳咳,既然仙子都已經表態,那老頭子我也加入好了,這是神靈頭骨殘骸,長期佩戴在身上,天魔不擾,邪念不侵。」毛利亞飛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一個袖珍無比的不知名生物的骸骨緩緩從她的衣袖中飛出,落上石台的一瞬間又變得巨大無比,險些將石台壓垮。

石台上擺放的物品讓兩位佛道尊者殘念看的熱無比,丹藥、武器、功法、元寵、心靈防具,這完完全全就是在培養一個尊者的出來的架勢啊。

「各位施主有禮了,眾生平等,不知我佛道能否入此盛會?」塵光尊者臉上布滿微笑,其臉上鐵青之色早已不翼而飛,對著眾人緩緩開口問道。

「哼。」陸魏安見狀冷哼一聲,剛要出言開口拒絕,劉安就出言打斷了陸魏安即將說出口的話。

劉安朝著陸魏安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緩緩開口問道:「不知兩位又能拿出什麼東西入此盛會?!」

劉安這話就相當於變相的拒絕了兩位佛道尊者殘念的邀請,又隱隱帶有些不屑的意味,一個破敗的佛道,躲在小世界中苟延殘喘而已,又能拿出什麼好的東西出來。

「替身舍利,如何?!」

(小辣條求安慰。。。。。) 「替身舍利?那是什麼東西。」劉安等人對視一眼,卻有些疑惑問道。

劉安等人屬於新生代的強者,並沒有經歷過上古時代的滅佛之戰,所以對於佛道的一些東西並不知情,有關上古時代的滅佛之戰的相關事宜他們都是從上古記載的捲軸中所了解到的。

「簡直是孤陋寡聞,竟然連替身舍利都不知道。」塵暗尊者一揮衣袖,俊秀的臉上隱隱有些不屑之色,開口出言諷刺的。

見劉安等人被自己被自己說的隱隱有些愧色,彷彿又搬回了一局,心中的鬱悶之氣終於抒發出去,心情大好。

「那就不妨有請閣下為我等解惑。」劉安淡然一笑,臉上的愧意逐漸散去,對著兩位兩位佛道尊者拱了拱手,語氣平靜的問道。

「那你給我聽好了,替身舍利由我佛道高僧在圓寂坐化之時,將自身修為捨去,全部融入到自身設舍利當中,在遭遇致命傷害時,替身舍利會自動幫你擋去一切。」塵暗尊者淡然開口,說出的話語卻讓在場的眾人臉上悚然動容。

能夠代替主人自動低去致命傷害的物品,這可是作為保命的東西,這佛道尊者殘念竟然也捨得拿出來,

一時間,場面有些複雜起來。

其實塵暗尊者拿出此物也是迫不得已,既要拿出與其他人相等值的物品,又不能墮了自己的面子,連自身都是數千年前佛道尊者殘念所化,所殘留的好東西實在不多了,拿出此物實屬無奈。

「你又能拿出什麼呢?我的師兄。」塵暗尊者目光似笑非笑的回過頭來,緊緊的盯著自己身前一身白色紗衣的塵光尊者,同時也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霎那間,一雙雙充滿好奇的死死地盯著自己,塵光尊者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從懷中掏出一顆金色珠子出來。

「又來一顆替身舍利?!」眾人望著塵光尊者掏出的物品與塵暗尊者一般無二,心中有些失望,雖然不是新奇的物品,但是誰也不會嫌棄自己保命的東西少。

「不是替身舍利…」就在大家有些失望的同時,只有同為佛道尊者的塵暗尊者眉頭緊皺起來,心中隱隱有些猜測,但卻有些不敢確定,語氣有些遲疑。

「此物不叫替身舍利,師弟既然拿出此物,那我這個做師兄的也不拿出相同的物品。」塵光尊者緩緩搖頭,直接否決了眾人的猜測,又再一次將眾人的好奇心給勾了起來。

「那這個…」眾人原本暗淡的目光又逐漸亮了起來,緊盯著塵光尊者,等待著他的回答。

「此物名為寄生舍利,雖然模樣與師弟所拿出的物大致相同,但是功能卻不一樣。」塵光尊者掃射眾人一眼,將眾人臉上的表情盡數收入眼底。

淡然一笑,又逐漸開口說道:「此物是利用佛道勢力的金身佛像所凝聚的龐大信仰之力所凝聚而成,后經過佛道高僧煉製,使用后可演化出一尊身外化身,所化出身外化身擁有著與自己完全相同的實力,在必要時刻可捨去本體,再次寄體重生。」

塵光尊者話音未落,眾人瞳孔猛然一縮,目光皆有些無比火熱的望著塵暗尊者手中還未放置在高台之上的寄身舍利。

這個寄身舍利不僅可以演化分身當做打手使用,又可以在危急時刻脫離自身本體,保存自身神念借體重生。

「你竟然動用了佛像中的信仰之力!」塵暗尊者語氣有些不善,低聲質問著眼前的塵暗尊者。

「反正這個世界即將毀滅,傳承之塔最後一次試煉也即將結束,此時不取,更待何時?」塵光尊者微微一笑,絲毫沒有把塵暗尊者的質問放在心上,反而低聲反問道。

「你…」塵暗尊者臉色有些不忿,又隨即想到什麼,最終輕嘆一聲,不再說話。

「去吧。」塵光尊者見塵暗尊者沒有開口反駁自己,臉上笑容更加燦爛起來,輕揮衣袖,將懷中的寄生舍利緩緩放著到高台之上。

「好了,現在大家都已放下自身獎勵,那麼現在就看自家弟子的表現了。」趙傑西作為此件事件的最先發起人,輕咳一聲,站了出來,別過頭去,強忍著心中的貪念,迫使自己不再努力去高台上放著一切,對著眾人緩緩說道。

「善!」眾人對視一眼,皆撫掌大笑起來。…………………………分割線………………………

在塔中已經開始試煉的眾人,自然不知道自家長輩們為自己準備了最終大禮,他們仍舊與自己眼前緩緩出現的狼行異獸在殊死搏鬥,無暇顧忌其他,一旦分心就有身死道消的危險。

最終大獎的獎勵雖然美好,但前提是你有命去享用。

龍文軒一搶刺死了朝著自己撲來的狼形異獸,目光微微閃動,提槍不語,因為在他殺死那頭狼形異獸的一瞬間,塔中威壓的聲音又再次出現:「第一層過關。」

塔中威嚴的聲音剛剛落下,就有兩隻模樣相同的狼形異獸再次出現,朝著龍文軒撲去。

龍文軒劍眉一挑,側身躲過兩隻巨狼的撲擊,手中長槍輕點兩下,結束了兩頭狼行異獸的生命。

兩隻狼形異獸死去的身影漸漸變淡,龍文軒只覺得身行微震,霎那間又出現了四隻模樣相同的巨狼朝著自己撲擊而來。

龍文軒心中瞭然,對於傳承之塔的考驗心裡大體上有了個眉目,槍尖微點,再次結束巨狼的生命。

這四隻模樣幾乎相同的巨狼是由中央傳出塔演化而出,一旦被殺死後,巨大的狼身就會緩緩消散於空氣中,最終回歸中央傳之塔。

在考驗剛開始的一瞬間,第一頭出現的巨狼隱隱只有著淬骨期的修為,與尋常野獸無異,而二次出現巨狼的修為就比第一次出現了巨狼高上一階,達到了煉血期,而第三次出現的巨狼同樣比第二次出現的巨狼修為要高上一階,達到了後天期修為,巨狼出現的數量不僅是第一次出現數量的兩倍,同樣修為也會比第一次出現的要高一階。

如果自己所料不錯的話,那麼下一次出現的巨狼數量就會達到九隻,而且修為會達到先天期修為。

但是無論是淬骨期,還是煉血期,還是後天期,還是先天期,對於龍文軒來說都是無比簡單的,只需要一槍都能弄死的貨色,不需要害怕的。

數量對於修魂期強者來說毫無意義,還是那句話,不入修魂終為螻蟻,隨手可踩死的貨色,只有進入修魂期才算是一隻腳踏入了武者的大門。

「九隻先天期修為的異形巨狼,來吧,就當從頭磨練一般。」龍文軒舔了舔嘴角,或者自己身前不斷凝實的九隻異行巨狼的龐大身影,神色亢奮起來。

他打算用這些巨狼磨練自身的武力,不斷打磨自身基礎,讓自己更加強大起來。

此時在傳承之塔中不僅僅只有龍文軒一人猜出了這個傳承之塔的試煉機制,所以,與龍文軒打著相同主意的人不再少數。

龍文軒看著自己眼前緩緩凝實的巨狼的突然眉頭一皺,赫然發現,這九隻出現的巨狼與之前出現的巨狼隱隱有些不同。

這九隻出現的巨狼不僅體型上遠遠超過之前出現的巨狼,嘴角鋒利無比的犬牙突出,而且被背後生雙翅,朝著自己撲來的速度更加迅捷起來,僅僅一隻就完全可以橫掃之前出現過的所有異性巨狼。

「不過,這樣才更加有趣起來不是嗎?!」龍文軒大笑起來,緊了緊手中的長槍,臉上帶著無懼一切的笑容直撲九隻迎面而來的巨狼。

「槍勢:槍火縱橫!」龍文軒低喝一聲,不退反進,手中長槍猛然橫掃而出,體內無比炙熱的火屬性元力噴薄而出,帶著一朵朵高溫火花重重的打擊在了九隻巨狼身上,竟然同時一挑九。

九隻巨狼同時哀嚎一聲,被狠狠的掃飛出去,砸落在不遠處的地面上,炙熱的火屬性不斷的燃燒著巨狼體表,讓其哀嚎不已。

「不堪一擊。」龍文軒淡然一笑,手中長槍再次抖動起來,欺身上前,打算就此了結束這九條畜生性命。

就在此時,又有十八隻巨狼突然出現,口吐寒冰氣息,將九隻在地上不斷哀嚎的巨狼身上燃燒的火焰給全都撲滅。

十九隻修魂期巨狼竟然在此時出現,讓龍文軒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這不按常理出牌啊。

((淬骨、煉血、後天、先天)(統稱為練體)、修魂、鍛神、洗靈、歸一、輪迴、超脫、造化、不朽。

武籍等級(功法)

凡玉王皇帝神聖(分上中下三品)

人物屬性金木水火土(隱藏屬性雷暗冰風)

公布一下 九隻先天期巨狼加上十八隻修魂期巨狼讓龍文軒原本輕鬆無比的姿態瞬間變得無比艱難起來。

「就知道試煉沒有這麼簡單。」龍文軒看著緩緩從地上爬起來的九隻先天期巨狼,面色有些難看起來。

在十八隻修魂期巨狼虎視眈眈下,龍文軒不敢輕舉妄動,再次出現的十八隻巨狼彷彿是這九隻巨狼的長輩一般,在龍文軒無比驚異的目光下巨大的狼口緩緩張開,一朵碧綠色的蓮花從狼口中緩緩出現。

碧綠色蓮花猛然綻放開來,無數綠色流光從蓮花的花蕊中噴發出來,從天而降,緩緩灑落在受傷的九隻先天巨狼身上,讓他們原本傷痕纍纍的身體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起來。

「嗷嗚。」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在碧綠色光芒的沐浴下,九隻先天巨狼眯著眼睛,發出了舒服的*聲。

「不好!」龍文軒低喝一聲,手中長槍猛然一顫,身形微動之下,突然出現在九隻巨狼面前,手中長槍快速輕點幾下,鋒利無比的槍尖猛然刺出,結束了九隻先天巨狼的性命。

如果不先殺死這九隻先天巨狼的話,在接下來的十八隻修魂期巨狼的人圍攻下,再微小的漏洞都會被無限放大,成為致命的地方,不得不讓龍文軒先下手為強,趁著十八隻修魂期巨狼聚精會神為九隻先天巨狼療傷的空檔,殺死九隻先天巨狼。

「吼!」十八隻巨狼狂怒,眼前這個可惡無比的人類,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殺死自己族人,當真是可惡至極。

為首的巨狼回過神來,口中猛然噴出一團巨大的火球,朝著龍文軒落去。

「什麼?明明是冰屬性的!怎麼會?!」感受到眼前突然出現的炙熱無比的巨大火球,龍文軒猛然一驚,手中長槍變豎為橫,快速揮舞起來,巨大的衝擊力讓龍文軒不斷後腿,在地面拖出數米的痕迹。

其餘巨狼也接連回過神來,巨大的狼口同樣猛然張開,在龍文軒的感知中,這方空間中的火屬性元氣被迅速抽離,不斷匯聚到其餘十七隻修魂期巨狼口中,它們想要用火球硬生生的推死龍文軒。

「起!」龍文軒瞳孔猛然一縮,情況危急之下,手中長槍再次變勢,渾身元力涌動到手臂之中,大喝一聲,竟然憑藉一己之力將身前巨大的火球給挑飛。

在火球被挑飛的一瞬間,龍文軒的身形猛然爆退,與眼前十八隻修魂期巨狼拉開距離的瞬間,同時也躲過了朝著自己砸來的十七個小一號的火球。

「好險。」看著自己身前還在冒著濃濃黑煙的大坑,龍文軒忍不住暗*了一把冷汗,要是自己晚了一步的話,恐怕會瞬間身死道消,就此死於飛命。

見龍文軒在自己重重包圍之下,竟然能夠全身而退,為首的修魂期巨狼不由得狂怒,仰天長嘯一聲,率先朝著龍文軒撲去。

「喊人?我也會。」龍文軒望著朝著自己撲來的十八頭巨狼,眼中神色一閃,輕笑一聲,深吸一口氣,體內元力屬性猛然轉換朝著雙手涌去,猛然朝地面一拍。

龍文軒身前不遠處的地面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地面猛然裂開,一雙石質的大手從裂縫中猛然伸出,抓著裂開的地面從其中緩緩的爬出。

十八隻修魂期巨狼促及不防之下,哀嚎一聲,從半空中跌落下來,摔的是頭昏腦脹。

「土之守衛,好久不見!」看著從裂縫中緩緩升起的巨大身影,龍文軒嘴角緩緩揚起一個微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