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隻只大鐵籠,裡面關著動物和人。在鐵籠之後還有很多玻璃容器,裡面裝著液體和器官,整個空間瀰漫著一種消毒藥水和味道。

籠子里的人有的是感染了地獄犬病毒的人,有的是沒有感染的,不過他們好像被藥物控制了,夏雷進來的時候他們沒有半點反應,有的在睡覺,有的用空洞的眼神看著夏雷。那些感染了地獄犬病毒的人則沖夏雷吼叫,很狂躁,攻擊性非常強。

過道的盡頭也有一道安全門。

「那兩個人彈在那道門的後面。」超級小倩告訴夏雷,然後讓安全門自動打開。

夏雷快步走了過去,進入了安全門。裡面是一個特意裝潢過的空間,印度宮殿風格,看上去特別奢華。

夏雷一眼掃過,很快就發現了目標。在右側的一個房間中,一個墨西哥人正摟著兩個印度女人睡覺,三個人的身上都沒有衣服。床邊擺著高檔的紅酒,還有吃剩下的龍蝦和沒有吸食乾淨的毒品。在左側的房間中是一個印度人,他的身邊也躺著兩個年輕貌美的印度女人。在這個房間里也有美酒美食和毒品。

先是享樂,要什麼給什麼,然後是送死。這就是這兩個人彈的命運。

夏雷推開了右側的房門,也就在那一瞬間喚醒了身體之中的神秘能量,釋放了能量場。躺在床上的三個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控制了大腦。

能量場侵入了墨西哥人的大腦,捕捉到了他的思維。下一步,夏雷開始在他的大腦之中挖取記憶。

夏雷的大腦同步展現了那些記憶。墨西哥的還提時代,他瘦弱膽小,經常被人欺負。他離開了學校,成了毒販的手下,他第一次殺人,第一次玩女人……

一張人臉忽然浮現了出來,夏雷的思維瞬間就鎖定了那一段記憶。

那是嚴佛的臉。

這個墨西哥人見過嚴佛,並有一段交談。

「你只需要乘坐那架飛機去華國京都將東西交給我們的人就行了,我會親自來送你上飛機。這是組織對你這段時間的辛苦工作的獎勵,這是一次輕鬆的任務。」嚴佛對墨西哥人說。

「是什麼東西?」

「這個你就不用問了。這段時間你要什麼儘管開口,錢、女人和毒品,我都會滿足你。」

「我沒問題!」

嚴佛與墨西哥人擁抱。

夏雷的思維回到了現實之中,他的嘴角悄然浮出了一絲冷冷的笑意,「原來為CIA執行這次任務的是嚴佛,他會來接這兩個人彈上機。好吧,我在這裡等你,也是時候算一算我們之間的賬了。」

墨西哥人沒有半點反應,躺在他身邊的兩個印度女人也陷入了絕對的昏睡之中。

夏雷輕聲說道:「小倩,有人進來的時候立刻提醒我。」

「嗯。」超級小倩背對著床,不想去看床上的亂糟糟的景象。 夜色蒼茫。

幾輛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來到了綠藻生物科技公司,守門的警衛攔下了他們,檢查了通行許可之後便放了行。

一輛雪佛蘭Suburban越野廂車在綜合大樓門前停下,車門打開,嚴佛和奧古斯曼從車裡下來。幾個來自FA組織的精銳特工開道,護衛嚴佛和奧古斯曼進了多功能大樓。

嚴佛和奧古斯曼直奔地下入口而去,沿途所有的監控攝像頭都出於工作狀態,拍下了他們通過的影像。其中一隻攝像頭還微微調整了一下,給嚴佛來了一個面部特寫。

進入電梯,嚴佛出聲說道:「飛往華國的飛機已經準備好了,上至機組成員,下至乘客,都是我們的人。」

奧古斯曼點了一下頭,「我估計在明天晚上就能看到爆炸性的新聞。」然後他笑了,「雷馬集團爆發地獄犬病毒,工人和技術人員都變成了瘋狗。同時,京都市區也爆發了地獄犬病毒,居住在境地的人紛紛出逃,將病毒攜到華國全境……」

嚴佛說道:「估計用不了多久,所有的國家都會關閉對華的通道,沒人能逃出去,華國幾十年時間所建立起來的一切都將毀滅。」

奧古斯曼冷笑道:「我真是想不到居然還有這樣的機會,夏雷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會敗在一個病毒的手下吧?」

嚴佛說道:「我估計他不會死,但肯定比死更難受。我想他會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華國的一句俗語,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很強,可他不可能戰勝一切。現在就是該他償還債務的時候了。」

電梯停頓下來,數字鍵盤翻轉,露出了一個複雜的電子設備。

嚴佛將手掌放在了屏幕上接受掃描,同時將眼睛湊到一隻掃描器上接受瞳孔掃描。安全系統核對了視網膜和指紋之後,嚴佛又在虛擬鍵盤上輸入了密碼。在那之後,電梯門才打開。

幾個FA組織的精銳特工擁簇著嚴佛和奧古斯曼通過了封閉式走廊,進入活體實驗區。

一個感染了地獄犬病毒的女人突然撲向了準備穿過中間過道的嚴佛,可她顯然忘記了她是被關在鐵籠子之中的。她的身體重重地撞在了鐵籠子之上,發出了一個沉悶的響聲。

「吼吼!」女人沖嚴佛怒吼,嘴角流出來橘色的口水。她的身上沒有一絲布料,皮膚上滿是橘色的血疤,就像是鱗片一樣覆蓋在她的身上。她的胸部,她的那個地方也不例外,看上去猙獰至極。

奧古斯曼停下了腳步,饒有興趣地看著鐵籠子之中的感染者,「她的皮膚去哪裡了?」

嚴佛說道:「這個女人其實已經感染地獄犬病毒四十天了,她的從奈及利亞運過來的。」

「奈及利亞的黑人?」

「是的,她是一個黑人女性,感染地獄犬病毒的時候只有二十歲,我們的人費了很大的勁才抓住她。她吃了她的兒子和女兒。」

「我的上帝。」奧古斯曼驚訝地道:「我竟然沒有看出她是一個黑人,地獄犬病毒真是厲害啊。」

嚴佛說道:「不管是什麼種族,感染地獄犬病毒三十天後都會變成這個樣子。地獄犬病毒會改變感染者的基因,將感染者變成只有吃掉意識的猛獸。」

「真不敢想象地獄犬病毒在全世界爆發會是一個什麼結果。」奧古斯曼的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用地獄犬病毒攻擊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整個世界也會承受病毒蔓延的危險。邊境封鎖,那只是理論上的隔絕,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已經在著手研製疫苗。克斯汀是一個非常神奇的人物,他說過,根本就不用擔心這種病毒會在美國爆發。」嚴佛說。

奧古斯曼聳了一下肩,「爆發了又怎麼樣?我只是……感覺我在毀滅這個世界,這種感覺真他媽奇妙……哈哈哈!」

嚴佛也笑了,腳步不停,他領著奧古斯曼來到了過道盡頭處的安全門前。他再次核對指紋和視網膜,輸入密碼,然後才打開了安全門。

「那兩個人彈知道他們要幹什麼嗎?」奧古斯曼問。

「當然不知道,不用擔心,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嚴佛拍了一下手中的黑色密碼箱,然後走了進去。

奧古斯曼說道:「你們幾個就留在外面等著。」

幾個FA組織的精銳特工齊刷刷地點了一下頭,目送奧古斯曼進入安全門。

安全門關上了,聽不到裡面的任何聲音。

嚴佛來到了墨西哥人的房間門前,伸手抓住門把,然後推開了門。

門開的一剎那,嚴佛和奧古斯曼都僵住了,臉上的表情也驚詫到了極點。

房間里除了那個墨西哥人,還有一個光頭的僧侶。他看上去很年輕,是一個印度人。但總要的不是這個僧侶,而是僧侶手中的一支裝有消音.器的手槍。

嚴佛認得那支槍,那是雷馬集團的毒蛇手槍,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手槍。可他想不明白這樣一個地方居然會出現一個印度僧侶,他是怎麼破解安全系統的?這個世界上誰還有這種本事?

熟悉的身材,那給人印象深刻的眼神,突然間嚴佛和奧古斯曼都想到了一個人——夏雷!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覺潛入這裡,那就是夏雷。這個世界上化妝術最高的人也是夏雷,他已經不止一次以陌生人的面孔出現在世界各地,將CIA、FA組織還有日本的特高科的人戲耍得團團轉。

「你……」奧古斯曼的聲音緊張而冰冷,「夏雷?」

年輕的印度僧侶點了一下頭,算是默認了。

奧古斯曼突然一掌拍在了嚴佛手中的密碼箱上。

密碼箱從嚴佛的手中飛了出去,撞向了夏雷手中的毒蛇手槍的槍口。

夏雷腳下移動,橫移一步,連人帶槍避開了密碼箱的撞擊。也就在這一瞬間,嚴佛向側面撲倒,右手在腰間一抹便將一支手槍抓在了手中。奧古斯曼的速度更快,也更堅決和勇猛,他趁著密碼箱飛向夏雷的時候同時啟動,一步飛躍,一拳轟向了夏雷握槍的右腕。

噗!

一顆子彈從毒蛇手槍的槍口之中噴射了出去,嚴佛的右嗖頓時爆起一團血花,他剛剛抓在手中的手槍也掉在了地上。

砰!

奧古斯曼的鐵拳轟在了夏雷的右腕上,頓時將毒蛇手槍打飛了出去。

夏雷左手一揮,一拳抽在了奧古斯曼的右肋下。一個悶響的聲音,奧古斯曼的身體還沒落地,便呼一下橫飛了出去,一頭撞在了牆壁上才掉落下來。

如果是以前,夏雷同時面對奧古斯曼和嚴佛這兩個人物,他根本就無法在近戰的情況下打贏這兩人。可是現在,身體進入全面進化之後,他的綜合實力數倍甚至十倍提升,能和他一戰的就只有朱玄月和黑袍人,嚴佛和奧古斯曼根本就不對手!

輕量級的拳王能打贏泰森嗎?顯然不能。

嚴佛伸手去抓槍,但還沒等他將那支掉落在地上的手槍抓起來,夏雷的身形一晃便到了他的跟前。一腳踢出,正中他的小腹,他的身體也離地飛起,狠狠地撞在了牆壁上,然後貼著牆壁掉落了下來。

「噗——」嚴佛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而更糟糕的是他的大腦開始昏沉,難以控制身體。

奧古斯曼怒吼了一聲,貼著地面一滾,一腿掃向了夏雷的雙腿。

夏雷輕輕一躍便躲開了,他的動作輕靈,他的身體宛如一片羽毛一般輕。

奧古斯曼的身體在地上一滾,一把就將他剛剛從夏雷手中打落出去的毒蛇手槍抓在了手中。

攻擊夏雷的下盤,這只是一個幌子,那把毒蛇手槍才是奧古斯曼的真正的目的。作為FA組織的總教官,他在實戰之中的經驗非常豐富。

嘩啦!奧古斯曼揮手舉槍,槍口一下子就鎖定了夏雷。

夏雷舉起了雙手,「別衝動! 情生婚滅 我投降!」

「哈哈哈……」奧古斯曼大聲地笑了出來,「你真是夏雷嗎?」

夏雷將手放低,在臉蛋上揉了幾下,然後小心翼翼地揭下了覆蓋在臉部的人皮.面具。這張人皮.面具包括和尚的頭套,面具離開他的頭部的時候,他的一頭黑髮就曝露了出來。

黑髮,星辰一般明亮深邃的眼睛,他看上去還是那麼的陽光帥氣。

「真是你!真是你!」奧古斯曼的情緒很激動,「真沒想到你就這樣落入我的手中,夏雷,你就這一點實力嗎?你太讓我失望了!」

「我也很失望!」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夏雷的腕錶中傳出來。

奧古斯曼頓時愣了一下,「誰?」

夏雷歉然地道:「不好意思,是……嗯,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一個小屁孩而已,你不必介意。」

「哼!我的臀很大大的好不好!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我的臀整容,變成卡戴珊的臀!」

「她究竟是誰!」奧古斯曼莫名緊張,「快說!不然我開槍了!」

夏雷將右手的手腕放了下來,將多功能腕錶對著奧古斯曼。

奧古斯曼下意識地躲閃了一下,可根本就沒有暗器什麼的發射。那隻腕錶的屏幕上有一個女人,非常漂亮性感的女人。確如她所說,她的臀一點都不小,而且是非常豐滿挺翹的類型。

嚴佛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捂著劇痛的小腹,憤怒地道:「幹掉他!你還在等什麼?」

奧古斯曼並沒有立刻開槍。

人都有這種心理,折磨了你幾年,你處心積慮想要幹掉的對手有一天突然落在了你的手中,你會一槍打爆他的頭嗎?不,你會折磨他,直到你發泄夠了,才會考慮殺死他。

奧古斯曼現在就是這種心態,他的大腦已經開始琢磨琢磨折磨夏雷,然後從夏雷的身上獲取什麼利益了。畢竟,眼前這個小子可是華國的首富!

「你冷靜一點。」奧古斯曼說道:「幹掉他很容易,可那樣做就便宜他了。我們有一些問題需要從他的身上找到答案。」

沒等嚴佛說話,超級小倩便喳喳說道:「主人,你太讓我失望了,你就這樣被這個老頭子拿下了嗎?你可是我的偶像啊!」

「我們要尊重老年人。」夏雷一本正經地道。

「混蛋!」奧古斯曼受了刺激,他突然將槍口下壓,對著夏雷的大腿扣動了扳機。 咔!

毒蛇手槍發出了響聲,可是沒有子彈發射出來。

奧古斯曼又扣動了扳機。

咔咔!

毒蛇手槍發出更響亮的聲音,可是還是沒有子彈噴射出來。

夏雷放下了手,淡淡地道:「槍里就只有一顆子彈,你想要用槍殺我,你最好是換一把槍。」

奧古斯曼突然將手中的毒蛇手槍砸向了夏雷,同時向掉在地上的嚴佛的手槍撲了過去。

聲東擊西,他很擅長這個。

毒舌手槍在空中飛行,速度極快。如果被它砸中腦袋,那鐵定是一個頭破血流的下場。可對於夏雷來說,這點速度卻算不上什麼,在他的眼裡,甚至慢得出奇。

夏雷一伸手便抓住了毒舌手槍,拇指一捏,空彈夾滑出,一支裝滿子彈的彈夾就插進了毒蛇手槍之中。整個過程快到了極致,讓人目不暇接。直到他裝上彈夾,奧古斯曼才抓住那支掉在地上的手槍。

噗!

一顆子彈從毒蛇手槍的槍口之中噴射而出,瞬間便扎進了奧古斯曼的屁股之中。一朵血花綻放出來,那形狀就像是金絲菊。

「哼!」劇透傳來,饒是奧古斯曼也忍不住悶哼了一聲。他借勢在地上翻滾了一圈,同時擺腕,將槍口移向了夏雷。

噗!

又是一顆子彈扎進了奧古斯曼達手腕之中,他剛剛抓在手中的手槍又掉在了地上。

與夏雷比槍法?

就連朱玄月都沒有這樣的勇氣,更別說是他奧古斯曼了。

奧古斯曼身中兩槍,可都不是致命的傷。他的左手距離那支手槍只有一米的距離,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他也確實想這麼干,可是他的手顫了一下卻又縮了回來。因為他很清楚,他的速度很快,可是快不過子彈,更快不過夏雷的反應。他更加清楚的事,只要他一伸手,第三顆子彈就會插進他的身體的某一個部位之中。運氣好的話是手臂,運氣不好的話那就是腦袋了。

嚴佛也懵了,他直瞪瞪的看著夏雷,眼角的餘光也看著那支手槍。他的大腦也在飛快的運轉著,尋找化解危機的方法。

「好了,遊戲時間結束,把槍扔過來。」夏雷說道。

奧古斯曼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抓住了那把手槍。

嚴佛突然向門外逃逸。

他這是在賭運氣,夏雷只有一支手槍,他只能射擊一個目標。有槍的是奧古斯曼,他給夏雷帶來的威脅肯定比他更大。所以,就在下輪,讓奧古斯曼將手槍扔過去的時候他就斷定夏雷不會向他開槍,而會向奧古斯曼開槍。這是一個絕佳的逃跑的機會!

嚴佛轉身開逃,奧古斯曼也得到了機會。他突然將槍口抬了起來,對著那夏雷的胸口。

噗!

一顆子彈從毒蛇手槍之中噴射了出去,打爆了奧古斯曼的左手手腕。

那至少槍又掉在了地上,槍身上滿是奧古斯曼的鮮血。

奧古斯曼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夏雷,沒有說話,可他的眼神似乎是在說,你怎麼總是射我?

「把槍扔過來吧。」夏雷說。

奧古斯曼用血淋淋的手掌將那支染血的手槍推向了夏雷,「嚴佛已經出去了,你根本逃不出這裡。」

「他出去了嗎?呃……」夏雷用毒蛇手槍拍了一下額頭,「該死,我居然把他給忘記了。」

奧古斯曼將頭往後仰,探出門框,然後他就看見嚴佛站在安全門前不停的輸入密碼,掃描指紋,流著血,也流著汗。

這是什麼情況?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