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個醫生則是拿了王辰留下的療傷法術,可他們在生化室里化驗了好久,都無法分析出什麼成分來,彷彿這些物質不屬於這個世界一樣。

京市步行街。

「等一下!」就在王辰即將踏入步行街時,小天稚嫩的聲音從他腦中響起,一道紫光流出,一個長相約莫十歲的小男孩出現在眼前,眉宇間還帶着七八歲的稚氣。

「老哥,大嫂你們慢慢玩,我先滾了哈!」小天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趕緊變成人去另一條小吃街,頭也不回的走了。

「噗!」小九兒沒忍住,笑出了聲,使得她整個人身上又多了些許俏皮狡黠的韻味。

「看什麼呢?帶你去買幾件衣服。」王辰無奈的搖頭,抓起她的一隻春筍般的小爪子邁入步行街。

現在是四月份,首都已經由冷轉熱,這個時間段的步行街還是有不少人的,其中不乏一些女性顧客來購買夏天的新服裝。

「小辰你幹什麼呀?我們好像沒什麼要買的啊。」小九兒有些不太理解王辰為什麼會來服裝街這種地方。

「哼哼,這你就不懂了吧。」王辰有些得意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看你每天就一個風格的衣着,看着有些膩了,所以我帶你來看一下人類女孩子的衣服,讓你這服裝小白長長見識。

「你說誰是小白?!」小九兒當然能理解王辰的意思,立刻奓毛了,小表情凶萌凶萌的,圓溜溜的銀色俏目在太陽的反射下,更像兩顆珍貴無比的寶石。

「你不是白的,難道是黑的……哎喲!」看小九兒這奶凶的模樣,王辰心裏彷彿被撞塌了一塊似的,軟得一塌糊塗,反而更加得寸進尺的逗她。

然後就被小九兒咬了。

如今她的咬合力已經控制的很得當,並沒有把王辰咬傷,但還是會咬出血珠子。

鬆口的時候,王辰的胳膊上有一道彷彿被什麼野獸咬過的痕迹。

半推半就下,又施加了障眼法,把小九兒身上妖的特徵在外人面前隱藏掉,然後把她推進服裝店。

其實王辰對穿衣打扮這方面也不是很在行,穿着舒服就行。

「誒,這個HelloKitty的圖案的短袖好看!」

「這個小魚乾簡筆畫的打底衫我也買了!」

……

一轉眼,王辰就買了兩套睡衣和十幾件打底衫和T恤,款式幾乎都一樣,他不是很懂打扮,因為小九兒從來都是靠自然美,妝都不化的那種。

唯一一件特別的就是一件露著半邊肩頭的青色的連衣裙,小九兒也沒有不耐煩,一件一件的試。

王辰給她穿的大部分都是相對保守的衣物,除了那條連衣裙,別的衣服都是走可愛風的,要不就很帥氣,沒有妖嬈和性感,這讓小九兒心裏暖洋洋的。

她的性格也是相對保守,王辰明顯的顧及到了她的感受,就連最暴露的一件都只露著半邊肩膀,也是在她能接受的範圍內。

「你好,一共是四千兩百八,抹去零頭四千兩百。」老闆親自來給王辰算數,那叫一個殷勤。

「這麼貴?!」王辰都被驚到了,才十幾件衣服啊,這一下就花去四千多!

他以前買東西都不要求奢侈,而是要那種實而不華,所以現在王辰就忘了自己可有幾千億的流動資金。

雖然貴,不過這衣服的料子挺好,每一件都是兩百打上,價格也親民。 用完晚餐,送飯的族人們都識趣地離開,遲影不太想走,但是又沒有合適的借口留下,只是頻頻回頭,戀戀不捨。

陸細辛看出她的心思,叫住了她:「你留下。」

遲影心中一喜,激動地看着陸細辛,還沒等開口說話呢,陸細辛已經問她:「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遲影下意識捂著臉,震驚而防備地看着陸細辛,心底慌亂不已:「沒有,沒什麼?」

陸細辛瞭然一笑,沒有追問,只是道:「你臉上的妝很特別,只是簡單描畫了幾個部位,就像是變了個人一般。」

遲影的易容術幾乎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這麼多年,都沒人發現破綻。

她在華國海城假扮成陸細辛,連爺爺古澤都沒有發現。

陸細辛居然一下子就意識到不對。

遲影心底發沉,忍不住否定:「聖女在說什麼?花葉聽不懂。」

「聽不懂?」陸細辛挑了下眉,笑了,「那我教你,花葉是廚房的幫傭,右手後背有被火燒傷的疤痕,而你的右手乾乾淨淨;花葉性格溫厚,口齒不伶俐,見人總是帶笑,而你卻言語尖刻,心思敏銳,眼角總帶着一抹窺視;最重要的是,你臉上易容的痕迹太明顯,一眼就能辨別出來。」

「不可能!」遲影驟然抬眸,整個人都驚了,如果說陸細辛之前指出她和花葉的不同,她只是驚訝,那麼現在陸細辛直接點明她臉上易了容,就是讓她驚恐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她的易容術這麼高明,陸細辛怎麼可能發現?

易容術是遲影最引以為傲的東西了。

她連連後退,整個人都懵。

陸細辛歪著頭,安靜地打量著遲影。

她看得出來,花葉是別人易容的,而且這個人也沒有惡意。什麼樣的人,會易容成別人的模樣,跑過來看她,還對她說些奇奇怪怪的話呢?

陸細辛心底慢慢凝結出一個猜測:「你是花無邪?」

話語雖是疑問,語氣卻是篤定的。

遲影瞳孔慢慢放大,整個人都懵了,惶恐不已,她看着眼前的陸細辛就像是看着怪物一般。

「你、你……怎麼知道?」太難以置信了,只是一個照面就發現了她的身份。

當然是你身上破綻太多!

陸細辛托著下巴,一一點出遲影身上的破綻:「首先,你第一次看見我的時候,眼神驚訝,顯然是不認識我,但是花葉與我熟識已久,怎麼會不認識我呢?其次,就是你的言行舉止了,和花葉非常不搭……」

「就因為這些不同,所以你就猜到了是我?」遲影覺得這個陸細辛也太敏銳了。

「不是。」出乎意料的,陸細辛搖了搖頭:「其實我是騙你的,我是先發現了你是花無邪,然後才對比你和花葉的不同的。」

遲影:「……」你在逗我玩!

陸細辛雙手一攤,給她一個『不然呢』的眼神:「我身邊的人這麼多,難道我每個人都要觀察么,那樣也太耗費精力了,不是每一個人都值得我花費時間觀察的……這其中也包括你!」

遲影被繞得糊塗了:「那你是怎麼發現我的身份的?」

「很簡單。」陸細辛眨了下眼,「剛才給你解開穴道的時候,我摸了下你的脈搏,你身上跟我一樣,都有胎毒。」

遲影:「……」 通過細雨飛針第三層與金剛不壞第三層,陳天龍可以推斷,師父的實力,肯定也在三花聚頂之境。

不然,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何以只能施展出輪迴十四式?

輪迴武學,可是足足擁有十八式啊!

陳天龍又沖著羊新蕾問道:「這三花聚頂之境,小境界是怎麼劃分的?」

羊新蕾當即回答道:「三花聚頂,分別是天花、地花、人花。所以,三花聚頂,應該是有這麼三個境界,具體是怎樣的,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能夠邁入三花聚頂境界的武者,已經算是古武界的頂級大能了,能夠深入了解的並不多。」

聞言,陳天龍點了點頭。

羊新蕾這話在理,她畢竟只是五重天武者,不了解三花聚頂的情況很正常。

只是,輪迴武學有十八式,師父在三花聚頂的哪一層境界?

人花是肯定沒問題的。

地花?

還是最高境界的天花?

這陳天龍就不得而知了。

在邁入三花聚頂境界之前,在接觸這類頂尖高手之前,陳天龍對這個境界,也是不甚了解。

「聖殿與杜天門,都是天堂島的後起之秀,不尊重第五家族也就罷了,居然還想聯手覆滅第五家族?」

此刻,第五華已經將第五家族面臨的情況簡單地說了一下。

老祖緩緩抬起頭,亂髮縫隙下的那隻眼睛里,迸發出了令人恐懼的冷芒。

他這句話沒有動用任何內力,卻令清柔莊園與杜天門的高手們不寒而慄。

那可是能夠內力外放的變態級強者啊……

只要這位老祖願意,今天他們誰都跑不了!

就算你跑得再快,人家站在原地便可殺你!

這才真正是能夠俠以武犯禁的境界啊!

杜天門的高手們,以及那些聯盟勢力,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

但清柔夫人一介女流,卻始終淡定自若,著實令人欽佩。

清柔夫人微微昂首,看向第五老祖,高聲道:「清柔莊園與第五家族這一戰,是必不可免的!聖殿佔領天堂島,那是遲早的事情!老先生雖然實力強大,但不代表我們聖殿,便沒有一戰之力!」

「哦?」

老祖輕輕地「哦」了一聲。

下一刻,老祖身形一閃,已出現在了清柔夫人身前。

清柔夫人的瞳孔立馬緊緊地縮了起來。

老祖手腕一翻,黢黑蒼老的手掌,已經抓住了清柔夫人秀氣白皙的脖頸,將清柔夫人從地上提了起來。

堂堂九重天強者,在老祖面前,竟然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這讓眾人對三花聚頂境界的頂級強者,生出了更強的敬畏之心!

「區區一個先天小輩,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

老祖的聲音依舊滄桑且沙啞,而且手掌逐漸上了力道,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清柔夫人漲紅了臉面,雙腳不斷撲騰,哪還有半點端莊典雅、閉月羞花的氣質?

在老祖這鷹爪般的手掌下,清柔夫人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給我落!」

甲護法畢竟是聖殿殿主派來幫忙的,眼看清柔夫人要被掐死,當即厲喝一聲,縱身撲來!

作為聖殿殿主的首徒,十大護法之首,甲護法可比普通的九重天武者強得多了!

只是甲護法剛衝過來,便聽得老祖哼了一聲。

下一刻,甲護法的身體竟驟然定格在了老祖身前三尺之地,像是陷入了無形的泥沼,攻勢戛然而止,整個人都再也動彈不得絲毫!

「小輩就是小輩,不懂得尊老愛幼,該罰!」

老人只是瞥了甲護法一眼,下一刻,甲護法的身體就像是炮彈一樣,驟然倒飛了出去,重重地砸進了一棟建築里,煙霧四起!

場間登時嘩聲大起!

前一刻還強勢出場、引人注目的甲護法,下一刻竟被老人輕鬆擊潰!

更重要的是,第五家族這位老祖,甚至連手都沒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