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領頭的士兵聽見了方羽的話,不敢有什麼怠慢,管他是不是真的殺死蔡熊的人,反正這個人,自己是得罪不起的。

「還愣著幹嘛? 大唐高武 !快點向城主大人稟告,殺死蔡熊的英雄來了。」

領頭的士兵踹了一腳自己的手下,然後便是卑躬屈膝地走到方羽的身邊,小心翼翼地對方羽說道:「大人,我已經讓人過去稟報城主大人了。」

方羽點了點頭,沒有去理會這誠惶誠恐的領頭士兵,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弄清楚。

剛才,自己的靈魂力不經意間滲透了出來,竟然是讓那士兵昏迷過去了。

難道這是靈魂沉浸在了天道符方的傳承裡面,想要找到然,在《無極靈魂訣》的功法之後,還有一套《太一精魂令》的功法,這套功法,居然是靈魂攻擊!

靈魂攻擊的強大,方羽也大概有些了解。

方羽之前學習符法,有段時間就曾經研究過一些古文,也曾經看過一些武學的古書。

古書裡面就有記載過,如果靈魂力足夠強大,以靈魂力來攻擊,輕則讓人精神錯亂,重則能取人性命於無聲。

在天元國沒有這樣的靈魂力功法流傳下來,天元國的武者也沒有專門修鍊靈魂力的。

那領頭士兵不是武者,也沒有修鍊過靈魂力,當然是連普通的靈魂力滲透都抵擋不住。

當武者在修鍊到淬體三重巔峰,元力從筋膜上滲透出來,形成元力的罡甲,便能抵擋住靈魂攻擊。

靈魂力攻擊越強,越能破開元力罡甲。

方羽忍不住大喜,沒有想到,天道符方裡面,還有靈魂攻擊的功法,心中對這天道符方越來越好奇了。

天道符方到底是什麼神物?難道是什麼九天之上得道高手的寶具?

正當方羽還在猜想著天道符方是什麼來歷的時候,一陣嘈雜聲響起,聲聲紛亂的馬蹄聲。

方羽看了過去,只見從城門裡面,一輛馬車奔騰了過來。

馬車一直跑到了方羽的跟前才是緩緩地慢了下來,從馬車上面下來了一中年男人,長得肥頭大耳,身穿華服,卻是天生一副奴才相。

那人下來后,領頭士兵向他耳語了幾句,那中年男人點了點頭,笑著走向了方羽。

「敢問這位就是取了黑風五獸蔡熊性命的英雄?」

那中年男人,客氣地對方羽問道。

方羽緩緩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說道:「英雄算不上,不過蔡熊確實是我殺的。」

「不知英雄怎麼稱呼?」

絕品盲技師 方羽!」

「嗯……方英雄,在下羅三,乃是南陽城城主府的管家,我們城主請英雄到府上一聚。」

方羽點了點頭,說道:「帶路便是。」

羅三也沒有多問,直接就將方羽給請上了馬車,直奔城中的城主府而去。

方羽等的就是和南陽城城主見面,這南陽城城主敢許諾黃金賞賜,想必也是想要剷除黑風五獸。


這片天玄大陸,以強為尊,要是自己只是普通的武者,人家憑什麼把情報告訴你?

所以方羽才會說出去殺死蔡熊的事實,為了得到相應的情報。

沒有多久,賓士的馬車速度漸漸慢了下來,在馬夫的一聲吆喝下,終於是停了。

方羽探出了頭去,看見自己已經是在一座府邸外面。


這裡就是南陽城城主的府邸,雷府。

只見那宅邸,門口外兩隻大石獅,飛檐下高掛著兩個大紅燈籠,布置頗為講究,跟武元府相比,也是不相上下。

一路上走來,這南陽城民居大這間城主的府邸非常氣派。

「英雄,到了,這裡是我們城主的宅邸,雷府。」

方羽點了點頭,跟著羅三走進了雷府。

一路走了進去,方羽忍不住細細打量著南陽城城主府。

就算是方羽從小在天京城的武元府長大,也忍不住有些驚訝。

在這小小的南陽城,區區一個城主,財富居然比天京城的普通富商都要厚實。

只說這裡面的布局,就內有乾坤,庭院裡面,人工開鑿的小溪,奇石雕琢的假山,偌大的花園。

光是這番布置就已經價值不菲,天京城的一方豪商也不過如此。

方羽暗自打量,看來這城主不簡單,普通的城主,可斂不起這麼多的財富。

從中庭穿越而過,走過了好幾處別有雅緻布置的樓閣,轉過了好幾個彎,才是到了宅邸的大堂。

在大堂裡面,已經是有人在了。 一個中年人,坐在了中間,身穿錦衣華服,滿臉紅光,一臉的笑意,正在和客座上的另一人在聊著天。

「老爺,我把方英雄帶回來了!」

那中年人停了下來,抬眼看向了羅三,跟著眼睛饒有意味地看向了方羽。

「鄙人南陽城的城主雷萬山,方小友,就是你殺了蔡熊?」

南陽城城主雷萬山微微笑著,對著方羽問道。

「是,蔡熊的性命是我取的,知道城主討伐黑風五獸,特來相助。」方羽不卑不亢地說道。

「哼,就憑你?」

此時,另外一人也已經站了起來,只見他一身簡樸的武者裝扮,肌肉壯碩,背著一把大刀,年紀約莫在二十歲上下。

「看你年紀輕輕,蔡熊真的是你殺的?」

那人一臉的不屑,神情倨傲,方羽一看這人,就想起了從前的方玄,方玄以前也是這樣看著自己,這種人目中無人,根本就沒有把人放在眼裡。

方羽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


「只有在下,並無他人。」

方羽的意思說得很清楚,是他一個人殺死了蔡熊,沒有人幫助,能一人擊殺淬體二重巔峰的武者,起碼有淬體三重的修為。

「你不過是淬體二重中期的修為,你有這個能耐?」

「有沒有能耐,試試就知道。」

那人嗤笑了一聲,說道:「好小子,夠狂!在下赤木,淬體三重中期,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沒有狂的能耐!」

赤木抽出了自己的刀,朝著方羽撲殺而來,淬體三重中期的修為,元力在身體的周圍架起一團薄薄的罡甲。

這罡甲還未圓滿,要是到了淬體三重巔峰,這元力罡甲可以遍布全身,沒有死角!

這赤木的修為並沒有達到淬體三重巔峰,身上的元力罡甲還有不少的漏洞。

赤木抽刀橫劈,這一刀比起當初蔡熊劈向自己的那招更加厲害,他有信心,只要不是淬體三重的對手,都沒有人可以擋下來。

更何況是一個淬體二重中期的小子!這小子輸定了!

面對刀勢,方羽心中冷哼了一聲,出來武元府外面,更加發現這個世界的殘酷,只要擁有力量,一言不合便能揮刀相向。

如果沒有力量,自己今日就要身死在這裡。

我必登武道巔峰,求得天道極致。

我要符武雙修,渡過世間苦海!

這殘酷的世界,誰敢攔我?魔擋殺魔,神擋殺神!

方羽默念心中心念,身形暴退,殺意四溢。

意念一動,方羽聯繫胸中的天道符心,雷之道玉上雷屬性元力傾瀉而出,彙集在了掌心之中。

在轉息之間,方羽已經將雷屬性的元力排列成了青電符。

一陣嗞嗞聲,方羽的掌心中已經是彙集了一道雷箭。

方羽手腕一甩,雷箭飛射而出,沖向了赤木,還未近身,便分裂成了數不清的電蛇。

自從繼承了天道符方的符法傳承之後,方羽對符法的理解也精進了不少,在來南陽城的途中,便已經將青電符改良了。

現在的青電符,威力比以前更勝三倍!

在一旁的雷萬山眼睛直冒精光,有些意外,悄然道:「哦?雷修?淬體二重中期就能掌控雷屬性元力?」

那赤木看見了漫天的電蛇直奔自己而來,只能被迫收勢,將刀護在身前,旋轉了好圈,擋住了電蛇。

不過,電蛇卻是沿著刀蔓延到赤木的手上,透過罡甲的縫隙,電得赤木只能將自己的刀扔到一旁。

就算刀已離手,赤木的雙手還是被電得不斷抽搐。

淬體三重中期的武者,竟然被一個淬體二重中期逼得丟掉了自己的武器,對赤木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好!」

「方小友果然英雄少年!「

正當赤木暴怒,準備動用武技取方羽性命的時候,雷萬山卻是說話了。

雷萬山都拍手叫好了,赤木只能咬咬牙,將不忿忍了下來。

「方小友,這招出神入化,威力不凡啊。」

方羽微微收起架勢,淡然說道:「雷城主,不過是一張符法罷了。」

這憑空製作青電符的手段,說出去也實在讓人匪夷所思,方羽乾脆就隱瞞了起來。

「呵呵,那方小友使用符法的手段也太出神入化了,不過,這好像也不能證明你就是殺死蔡熊的人啊。」

證明?

方羽笑了一笑,將自己背後的刀拿了出來,揮舞半圈,重重地刺進了青石地板上,插進去了幾分。

刀身不住地晃動,那刀柄上的熊頭活靈活現,這正是蔡熊的佩刀!

「證據就在這裡!」

雷萬山和赤木都瞪大了眼睛,他們都認得這刀,蔡熊用這刀不知殺害了多少無辜百姓。

「真的是你殺了蔡熊!」 「真的是你殺了蔡熊?」

雷萬山微微眯起了眼睛,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但是一想到,這方羽剛剛用符法就逼得有淬體三重中期的赤木吃了虧,也很有可能殺死蔡熊。

「如假包換,這刀就是蔡熊的佩刀,蔡熊殺害西去的行商人,我剛好在場,所以替天行道,了結了他。」

方羽輕描淡寫,彷彿只是隨手做了一件小事一樣。

赤木聽著,更加憤恨,剛好在場?剛好在場就殺掉了蔡熊?分明是在那裡裝!

「哈哈,那方小友還真的是武力驚人啊,能越級擊殺蔡熊,果真英雄年少。」

雷萬山走上前了幾步,大笑著說道。

「方小友,能否借蔡熊的佩刀給鄙人一看?」

方羽手一揮,將刀抽出,遞給了雷萬山。

雷萬山雙手接過了刀,仔細打量了起來,沉吟片刻后才說道:「恩,重元玄鐵打造,這重量,還有這熊頭,果然是蔡熊的佩刀。」

赤木不可置信地看著雷萬山,不相信這方羽真的是擊殺了蔡熊。

「城主,也有可能是這小子巧合之下撿到的,單憑一把刀,不可盡信啊。」

雷萬山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探子彙報的,確實是蔡熊身首異處,佩刀被奪,應該是方小友無疑了。」

「但是……」

赤木還想再說,但是連雷萬山都已經兩次肯定是方羽了,他不過是過來討伐黑虎山的武者,也不好再多辯駁,只能怨恨地看著方羽。

「哈哈,方小友,不知道這把佩刀交給鄙人,鄙人準備用來鼓舞士氣。」

「城主拿去便是。」


方羽也沒有在意,這刀充其量也不過是一把鋒利一點的刀。

「方小友,這次你是立了首功!我們還沒有討伐黑虎山,就已經讓他們折損了一名大將,足以挫挫這群山賊的銳氣了!」

雷萬山大聲笑著,用力地拍了拍方羽的肩膀。

「你現在可是大家的頂樑柱了,這次討伐黑虎山,大家都唯你馬首是瞻!」

雷萬山說得好聽,但是方羽心裡卻是一片清明。

討伐黑虎山,炮灰可不怕多。

想到這裡,方羽不動聲色,只是臉上淡然一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