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實驗人員立刻低下了頭,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孩子,他變得唯唯諾諾:「明白,主人。是屬下無知。」

「好了,你們儘快將模型做好,我上樓去陪陪小姐。」

貝特說着,便從座椅上起身。

「是!」

接着,他離開了地下室。

隨後便上了樓,來到了那個少女的房間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

「小兮,你睡了嗎?」

那個少女沒有回答貝特。

「裙子還合身嗎?」

那個少女依舊沒有回答貝特。

「睡著了嗎?」

「那好吧,小兮,祝你好夢。」

說完,貝特離開了那個少女的房間門前,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其實那個少女並沒有睡着,她只是不想搭理貝特而已,她蜷縮在床上,拿被子蓋住了頭。

……

楊澤和皇甫櫻從燈展出來之後,便回到了家中,快速洗漱了一番,便躺到了床上。

今天晚上發生了很多事情,這讓楊澤的思緒有些混亂,先是被李小的那些垃圾手下給騷擾,接着又看見了一個與楊蘭長相一模一樣的人。

楊澤將雙手放到枕頭底下,心裏在想着這些事情。

皇甫櫻見狀,朝着楊澤挪了挪,然後挪到了楊澤的懷裏,撒嬌似的說道:「怎麼啦?看你愁眉苦臉的。」

楊澤伸出一隻手來摸了摸皇甫櫻的頭然後笑笑:「沒事,快睡覺吧。」

「讓我猜猜啊,我老公之所以愁眉苦臉的,是不是因為剛剛看見了一個與阿蘭長得十分相像的人?」

「不愧是我老婆,還真是什麼也瞞不了你。」楊澤笑道。

「傻瓜,若不是這樣了解你,還怎能做你老婆?」

皇甫櫻跟楊澤說道,「來,跟我說說唄,你心裏在想什麼,讓你的老婆我好好的開導開導你。」

「唉!」楊澤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接着說道:「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我一直感覺阿蘭沒有死,她只是一直躲在某個角落,安靜地觀察着我們,這種感覺一直持續了很多天。」

「老公,你這是太想念阿蘭了。這樣一來,就會給你造成一定的心理暗示,讓你感覺她是不是就是在周圍看着你,還會誤把其他人當做是她。」

皇甫櫻語氣溫柔地與楊澤說道。

被皇甫櫻這麼一說,楊澤感覺還可能真就是那麼一回事,自己對她的思念,或許是太過於強烈了。

楊澤的心裏其實很清楚自己與她並不是親生的兄妹,但也許從小就沒有家人的楊澤,在楊蘭身上第一次感覺到了親人的溫暖,所以才會如此的思念她。

「老婆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有可能是這樣子。」楊澤跟皇甫櫻說道,「或許真的是我太過於思念阿蘭,而導致了這一系列的事情。」

「其實像老公這個樣子的人,有很多很多。之前在警官大學里學到犯罪心理那一科目時,就有這方面的知識。」

「哈哈,看來人還得多學習多讀書才行,你老公我這樣文化水平,就會不想到那裏去。」

楊澤笑道。

「傻了吧唧的,怎麼樣?心裏好受些了沒有?」

楊澤點點頭:「好多了。」

「那咱們快睡覺吧,明天我打算去醫院看一看洛恆。這些天都忙得很,都沒有時間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他恢復得怎麼樣了。」 第二日,又一個大家族被全部滅掉的消息再次傳遍大陸,剩下還沒有歸順的大家族徹底慌神了。

這滅族的速度也太快了一點吧?

而且神不知鬼不覺?

那麼大的動靜,竟然沒有一個人聽到?也沒有人察覺到?

藍曦若的凶名再次上升了一個檔次。

夢家現在已經是內外交困,因為有了莫家和楊家的事情,別人多多少少也能猜到是因為兩家和他們合作密切才會出現這種悲劇,打死也不敢再找他們合作了,甚至都不願意和他們說話。

夢晨遲遲好不了,一直不正常。再加上她修為很高,一不留神就溜出去調戲妹子了,搞得別的家族各種有意見,對夢家的態度就更不好了。

更有甚者,懷疑……夢晨是磨鏡。

磨鏡是什麼呢……咳咳,按照現在的辭彙來說,就是……百合。

這邊一直在騷動,夜華傲那邊也沒消停過,總有人在不停的找他麻煩。他煩不勝煩的時候,就直接出去解決了,其餘的時間,他一直都在修鍊。

夜華傲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程度,沒有人知道,但是大陸上的人雖然都知道他也是混沌靈力,但是一想到他曾經血洗大陸,就對他有點犯怵。

其實藍曦若心裏就可不服氣:你他娘的整天揪著血洗大陸的事情不放是個什麼意思?同樣是混沌靈力,為啥就只看我不爽?

事實也並不完全是這樣,畢竟藍曦若現在的所作所為,總給人傳達出一種她要一統大陸的感覺,而夜華傲,那是相當的低調,還沒惹出過什麼亂子呢。

不過……這也是因為,夜華傲現在最牽掛的事情是藍曦若,沒空理他們而已。

要是藍曦若恢復正常回來了……估計這大陸的人就該哭了。

這一日,夜華傲正在修鍊,忽然收到了一張傳音符。「夜華傲,你搶了我的女人,你的女人我也絕對不會讓她好過!」

沒有落款,沒有任何信息。不過這聲音,夜華傲是聽出來是誰了。

聽到這傳音符的人都一臉懵逼:不是,搶女人是個什麼鬼?誰搶女人了?夜華傲?這是真的假的?

夜華傲捏碎傳音符就披上外袍出去了:若兒有危險!

冰茉微迅速追上去:「不是,夜華傲,你解釋清楚啊,你什麼時候搶女人了?搶了誰的?你是不是背着我們做了對不起曦若的事情?」

赤玄也是很有疑問,一直盯着他看。

夜華傲一邊迅速的趕過去,一邊開口:「就是那個艷姬,我沒搶,她自己要來的,你們應該看的很清楚。他是蕭狂雲的人,蕭狂雲現在去找若兒的麻煩了。」

一聽到是艷姬,兩人都送了一口氣:那應該是沒問題了。

艷姬那個女人也真是夠煩的,都在門口等了好多次了,夜華傲不出來她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冰茉微反正是受不了她,就打了一架,再之後,艷姬依舊會來,她依舊會打。

想想都覺得醉了……

夜華傲感知著藍曦若的位置,迅速趕過去的時候,蕭狂雲已經在了。不過看起來好像還沒打架呢。

只聽蕭狂雲道:「藍曦若,你和你男人還真是一對啊,竟然連混沌靈力都是一樣的。既然你們如此情投意合,我一定要毀了你。」說着就要動手。

然而現在控制的哪裏是藍曦若,明明是混沌大帝。這也是為什麼夜華傲沒有第一時間上去的原因。他知道,混沌大帝是不可能讓蕭狂雲近身的。

果然,混沌大帝直接抬起來就是一腳:「毀你妹!勞資什麼時候和邪王情投意合了,你是不是瞎了狗眼?再說信不信勞資揍死你!」

一提起邪王,混沌大帝就是一肚子的怒火。

尼瑪,為什麼人人都說他和邪王是一對?當時可是邪王殺了他好嘛?好嘛!還能不能好好的交流了?

蕭狂雲被這一腳踹懵:不是,他說錯什麼了?這藍曦若……怎麼感覺不對勁呢?

而且,藍曦若現在這反映……怎麼感覺邪王和她就是一對仇人呢?

「你是不是藍曦若?」蕭狂雲問道。

混沌大帝一挺胸抬頭:「沒錯,勞資就是藍曦若,藍曦若就是勞資!」一邊說好像還挺自豪的樣子。

混沌大帝現在就是這樣的心態:他就是藍曦若,誰都不能和他搶,就是藍曦若本人也不行。

因為這個身子實在是太棒了!雖然是女的有些讓人蛋碎,但是各方面的潛質都特別特別好!簡直好到讓人驚喜的那種。

蕭狂雲冷哼一聲:「藍曦若,不管你今日說什麼,我都要毀了你!告訴你吧,你男人不要你了,和別的女人到一起了。」說着,他還特得意的看着藍曦若,想看看她是什麼反應。

藍曦若在識海里唯一的反應就是:你他娘的是神經病吧?

混沌大帝的反應就是:「什麼我的男人,我告訴你啊,如果邪王真是我男人,一定是我不要他了,而不是他不要我了行嗎?還想和其他人在一起,看我不打斷他三條腿!」

某男莫名覺得……kua下和背後都冷颼颼的……

雖然說這不是藍曦若的話,但是夜華傲總能預感到一些藍曦若的小思想。好像,大概,可能……也是這樣想的吧?

蕭狂雲皺眉:這藍曦若是不是腦迴路不正常?怎麼和他設想的完全不一樣呢?

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管她呢!

蕭狂雲決定不和藍曦若說話了,直接就上手。那出手又快又狠,剛剛壓制了混沌大帝的藍曦若險險的躲過,直接沖着夜華傲就喊:「快救救你娘子啊~你娘子要被打死了!」這嗓門大的都可以掀起房頂了。

蕭狂雲冷哼:「藍曦若,這種把戲是不可能騙到我的。你……」話還沒說完,後背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次攻擊。

他疼的冷汗都要出來了,才發現夜華傲真的在後面。

丫的!

「夜華傲,你在外面鬼混,還有臉到這裏來?」蕭狂雲冷哼一聲,「今日我就替藍曦若好好教訓教訓你!」

替她?

藍曦若眨眨眼,迅速伸出一腳把蕭狂雲撂倒,冷哼一聲:「我的男人用不着你教訓,你躺着就行了。」說着,還故意踩了兩腳。

卧槽?

蕭狂雲懵逼:這又是演的哪一出?

只見藍曦若緩緩走到夜華傲的面前,笑的那叫一個燦爛:「華傲~」這一聲叫的,那叫一個千迴百轉,心肝兒都顫起來了。

夜華傲眨眼:「娘子。」

藍曦若忽然逗比:「啊哈?」

噗……

藍曦若自己笑噴了,然後咳嗽兩聲,裝出一副自己很正經的樣子:「你勾搭別人了?」她的一隻手臂搭在夜華傲肩膀上,暗暗用力。

夜華傲吃痛,但也只能忍着:「沒有沒有,真的沒有,我保證啊!還有,冰茉微和赤玄都能作證的。」

藍曦若挑眉:「哈哈哈,其實我也不相信。」

夜華傲剛想緩一口氣,藍曦若忽然又轉過頭來:「但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說說,你都幹了些啥啊,讓人家阿姨苦苦等你?」

藍曦若稱呼艷姬為——阿姨。

冰茉微只想說:幹得漂亮!

夜華傲眨眨眼:「我好像……沒幹嘛吧……」

沒幹嘛?

藍曦若忽然呵斥:「蹲下!抱頭!畫圈圈!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起來!」這一聲簡直是要嚇死人。

夜華傲眨巴眼睛:「畫圈圈?」

藍曦若冷哼:「怎麼,不願意?」

夜華傲連忙蹲下,無比委屈的抱頭,但是……怎麼畫圈圈?

藍曦若翻白眼:「一隻手拿下來畫圈圈。」

於是,我們親愛的邪王,就在這個地方,無比可憐的蹲下,一隻手抱着頭,另一隻手畫圈圈,還一臉委屈。

藍曦若一顆少女心要炸了~

蕭狂雲始終沒鬧明白一件事情:不是他來找藍曦若麻煩順便收拾夜華傲的嗎?現在為毛變成了……藍曦若收拾了他,順便加上夜華傲?

誰能告訴他發生了什麼?

「喂,蕭狂雲是吧,我奉勸你管好你家那個,我這個人脾氣不好,還有點暴力,萬一一個不留神,打斷了你家那位的手腳什麼的,我可不負責。」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他面前,笑嘻嘻的望着他。

「比如,像是這樣!」藍曦若催動靈力,直接打到他的腿上。就聽到了一陣殺豬一樣的慘叫聲。

當然了,骨頭是沒斷的,她只是做個示範,順便……氣氣他。

藍曦若挑挑眉,將幾縷亂髮弄好,然後很輕鬆的坐下來,翹起二郎腿,眯着眼睛看向蕭狂云:「有事啟奏,無事退朝。」然後揮揮手,一臉「勞資是皇帝勞資怕誰」的樣子。

額……

蕭狂雲懵逼了,最懵逼的是,他還沒反應過來,就一把被揪起來,先是把他凍成冰雕,然後再……扔出去。

幸好他身體素質夠強,不然的話,肯定就摔成七八瓣了。

「愛卿慢些走。」藍曦若笑的燦爛,還很慈愛似的揮揮手,以表現自己到底有多麼的親善。

「起來吧。」藍曦若瞅瞅還蹲在地上的夜華傲。

。 「抱歉,我被對方給摘了。」nafany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這你說他失誤,他還是選擇了最穩健的打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