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一見蹤跡暴露,急忙便是蹲了下來,雙手抱頭,不住的哆嗦,邊哭邊說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薛晨右手略一使勁,直接把那人提了起來,嘴角上揚起一絲微笑,道:「我勸你還是老實交代,否則……」

薛晨對著洪福長老使了一個眼色,洪福長老會意,軟劍直接架到了那人的脖子上,鋒利的劍刃直接劃出了一絲血跡,嚇得那人急忙說道:「我說,我說,你們不要殺我!」

「那可就得看你說的真話還是假話了。真話嘛,我便饒你一命,若是你有半句謊言,你也不必再說話了。」薛晨淡淡一笑對其說道。

那人咽下一口唾沫,舌頭輕抿了一下乾裂的嘴唇,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本是素雲城中的一個賣布的小販,是……」

噗!

忽然,一根細長的銀針自天鴻廳外射來,銀針以極為微弱的聲音和極為強勢的速度和力度直接穿透了小販的眉心。小販口中頓時噴出一口鮮血,便是直接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誰!」

薛晨皺著眉頭怒喝一聲,接著便有部分天字軍直接衝出廳外去尋找射針之人,但卻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洪明長老,你這一手還真是高明啊!」洪福長老瞥了一眼死去的小販,轉頭對著洪明長老冷冷的說道。

洪明長老一副怒氣衝天的模樣,氣呼呼的說道:「洪福師兄,你這是什麼意思!又不是我出手殺的他,你憑什麼認定是我!」

「因為除了你,沒有人能說什麼他就做什麼。雖然你和掌門的關係很好,但卻遠遠沒有達到這種地步。而這個小販所裝扮的假掌門,卻對你是言聽計從,這不是很不正常嗎?」洪福長老淡淡一笑,一臉從容的問道。

洪明長老聞言不禁大笑道:「我說什麼他就做什麼?哈哈哈,洪福師兄,你還真會冤枉好人!」

「冤枉你?不見得吧!」

洪福長老微微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封信來,輕輕地甩了甩,道:「洪明,要不要我把這封信念一下?」

「這是什麼?」洪明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了許多,眼中光芒一扇耳光,就連那持劍的右手都是不經意間握的緊了一些。然而這一切,都沒有逃出薛晨的眼睛。

「我念你聽一下,不就知道了?」洪福長老呵呵一笑,雙手微微一甩,便是欲將心中內容念出來。

啪啦!

還不待洪福長老念信時,洪明長老便已經強行破開天鴻廳的後門,向著外界直奔而去。

「看來這事兒的確是洪明長老一手策劃的。眾弟子聽令,立刻對素雲城進行全城三天戒嚴,這段時間內,許進不許出,一定要把他給我抓回來!」洪福長老一拍桌子,怒聲吆喝道。

「是!」

以天字軍為首的眾多僧人轟然單膝跪地,發出一陣極為震撼的聲音:是!

雖然天字軍撤走了一半用來追蹤洪明長老的下落,但在洪福長老的聲威下,硬是將那群黑衣僧人震懾的不敢有絲毫反抗之力。

「恭喜啊,洪長老。如今洪明已經竄逃,諾大的天人寺應該有你這個英雄來主持大局了。我可是很期待我們的合作啊!」薛晨淡淡一笑,對著洪福長老說道。

洪福長老笑著擺了擺手,傳音道:「薛長老客氣了。今日一戰,分明是你來揭穿的洪明和掌門洪林的陰謀,又出手將那假扮洪林掌門的人的身份揭穿,所以,你才是真正的英雄!」

薛晨哈哈一笑,道:「這般稱呼,我如何受得起啊!洪長老,你就別再折我的壽了。」

「薛長老無須客氣,今日你幫了我天人寺解決一大劫難,我必須的好好答謝你。薛長老,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便是!」

洪福長老顯然很是興奮,畢竟找人冒充掌門是死罪。而若是今日沒有發現,讓此人矇混過關,那麼今天死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洪福長老不是傻子,這筆賬還算得過來。

薛晨沒想到洪福長老如此豪爽,便不再猶豫,道:「不知洪長老可知道藍魂草的下落?」

洪福長老聞言一怔,旋即苦笑道:「雖然不知道薛長老要藍魂草有什麼用,但既然薛長老有用,我便不會吝嗇。」

「喏,這就是藍魂草。」


洪福長老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緩緩打開,只見其中有著一顆極為細長的藍色草藥正安靜地躺在其中。

淡淡的藍色光暈如同具有靈性一般不停的流轉著,在癒合打開的一瞬間,一絲淡淡的芳香氣息便是直接進入了薛晨的鼻子,而當這股芳香氣息進入了薛晨體內后,便是瞬間被化靈決所吸收而去。

「藍魂草的能量竟然可以被化靈決所吸收?還真是寶貝呢!」薛晨不禁滿是笑意的想道。

「薛長老,這藍魂草只能放置於玉盒之中,若是一旦離開玉盒,藍魂草便會急速枯萎,變成一堆廢物。你可要記得啊!」洪福長老看到薛晨淡淡的興奮之情不禁出言提醒道。

薛晨使勁點了點頭,道:「多謝洪長老相助。」

「薛長老,這兩塊是我天人寺推薦進入天下第一拍賣會的令牌,你若是想進去,便直接持此令牌進入即可。」洪福長老又從身後拿出兩枚令牌來,對著徐雙同樣的說了這些話。

然而即使面對著洪福長老,徐雙也是一動不動,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坐在桌椅上,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明天便是天下第一拍賣會正式開拍的日子了,你們就在我這裡留宿一晚,明日直接拿出那兩塊我給你們的令牌,直接進入便可以了。」洪福長老滿臉輕鬆的笑了笑,似乎對他來說,要想進入拍賣會是極為輕鬆的一件事。

薛晨不是那種婆婆媽媽之人,當下也就直接點頭,將藍魂草和令牌統統收了起來。

有了天字軍的追捕和洪福長老的坐鎮,天人寺終於恢復了寧靜,不過真正的掌門洪林大師卻是已經知曉了這裡發生的一切,正在不顧一切的向天人寺趕來。 次日清晨,天人寺大門外。

「洪長老,既然你們天人的事情已經解決,那我們也就不多留了。告辭!」薛晨拱手對著洪福長老笑了笑,對著一旁的徐雙使了一個眼色,便離開了天人寺。

素雲城中,無數人都在談論著前幾日夜裡的那一場大戰,而人流量最多的客棧顯然更是將此事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客官,您回來了!」

正當薛晨和徐雙兩人走在路上時,一個小二忽然從客棧裡面竄了出來,一把拽住薛晨的衣服,滿是興奮的說道。

「是你?」

薛晨定睛一看,眼前拉著自己衣服的小二不正是那天徐雙拿水潑的那個小二嗎?

「哈哈,客官還記得小的啊,小的可真是榮幸啊。您快請,快裡邊兒請!」小二把毛巾從脖子上拿下來,彎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快速的跑進去擦乾淨了一張桌子,對著薛晨和徐雙笑嘻嘻的說道。

薛晨呵呵一笑,便抓著徐雙的手,向里走去。然而就在兩人剛走進客棧時,一道健壯的身影正好從樓上下來,在看到薛晨后,那人直接一個箭步就跑了過來。

「哈哈哈,薛兄,你回來了!」

能見到薛晨如此親切的,在這個客棧里,除了那個小二,自然也就只有費天能了。

「費兄。」薛晨笑著拱了拱手。

費天能哈哈一笑,接著便道:「薛兄此番前去天人寺,不知有什麼收穫?」

薛晨從懷中掏出兩塊令牌,笑道:「也沒什麼,就是拿到了這個。」

「令牌!」

費天能略有失態的尖叫一聲,一臉震驚的看著薛晨。

「怎麼了?費兄,這令牌有什麼很特別的地方嗎?」薛晨把令牌拿到眼前仔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同的地方。

薛晨不知道這令牌的用處,但費天能卻是清楚的很。這令牌不但可以直接進入天下第一拍賣會,而且持有此令牌之人還可以在整個九赤國的所有拍賣會上用來抵消一半拍賣物品的價值,且擁有優先叫價的權利。

比如說一部上品高等武學,拍賣價為一百萬兩黃金或者一枚六品丹藥來交換,那麼擁有這枚令牌的人,就可以憑此令牌優先選擇,且可以當五十萬兩黃金使用。如此令牌,在天人寺中,不過十塊,如今卻有兩塊出現在薛晨手裡,這讓費天能如何不驚訝?

「薛兄,你真的不知道這個令牌的作用嗎?」費天能仍是半信半疑的問道。

薛晨搖了搖頭,只見費天能長舒了一口氣,滿是嫉妒的說道:「這令牌不但可以讓你進入整個九赤國所有的拍賣會,還可以在你為拍賣會上看中的物品頂替一半的價值。就是說,你看中的東西如果賣一百萬兩黃金,你有這枚令牌,就只要五十萬兩黃金就可以了,而且你還享受優先叫價的權利。」

「什麼!」

薛晨聞言不禁大吃一驚,原來這兩枚令牌還有如此妙用,那不是說自己比別人有了更大的優勢了嗎?不過自己的手裡並沒有那麼多黃金,這倒是一個難題。

「費兄,我手裡沒有這麼多金票,所以我想先賣幾顆丹藥,而價值,你就先幫我估算一下吧。」薛晨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費天能拍了拍胸脯,直接掏出八張金票,大笑道:「薛兄弟何出此言,我這裡有八百萬兩金票,薛兄弟先拿去用,何須賣丹藥換錢。」

在費天能看來,整個靈武大陸煉丹最好的就是天人寺了。沒有人煉出的丹藥能夠與天人寺相比,而天人寺的丹藥在九赤國銷售的價格也不算貴,所以一些品質略次一點的丹藥也根本沒有幾個人會看的上眼。

「那怎麼行,費兄,我可不能白要你的錢。」薛晨搖了搖頭,一臉的堅決。

「咱兄弟倆,還要那虛偽的客氣幹什麼,拿著用吧!」費天能很爽快的把金票遞到了薛晨的手裡,格外的大方。


雖說八百萬兩金票不是小數目,但費天能認為,以薛晨如今的地位和天賦,這些錢並不算多,就當是自己在他身上投資了吧。也許未來,他從薛晨那裡得到的好處,遠遠要超過這八百萬兩金票呢。

「這樣吧,費兄,這錢我先拿著,等我有了錢的時候再還你。小二,拿紙筆去,我給你家老闆留個字據。」薛晨呵呵一笑,對著一旁的小二說道。

那小二應了一聲,剛準備去拿紙筆,就被費天能給吆喝住了。

「有你什麼事,一邊幹活去!不老實點,我就扣你半年的薪水!」

小二一聽就慌了,嚇得急忙跑去幹活了,而站在薛晨身後的徐雙卻是突然有了一絲笑意,這倒是讓薛晨有些驚訝。


「薛兄弟,跟你老哥不必客氣。這八百萬兩金票雖說不是個小數目,但在你哥哥眼裡,卻也不算的什麼,放心吧,你哥哥我出得起!」費天能極為瀟洒的揮了揮手,極為隨意的說道。

「可是……」

咚!

薛晨還要在說什麼,可是在此時,客棧外面卻忽然傳來了一聲沉悶的鐘聲。

「薛兄弟,拍賣會一個小時后就要開始了,你現在可以直接進場了。哦,對了,你可以直接進入貴賓包間,不必進入那亂糟糟的場子。不過,為了保證拍賣的安全和順利,我們要求每一個人都要穿上一個黑色的斗篷,喏,就是這個。」費天能從一旁的桌子上抓起兩個黑色斗篷,直接遞給了薛晨和徐雙。

這黑色斗篷極為輕便,明明穿在身上卻好像沒有感覺一般。不過這種黑色斗篷卻有著一種保密的效果,彼此之間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在拍賣的過程中從而就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這一點,倒是很為買家著想。

「小二,前面為薛兄帶路,進貴賓包間。」費天能轉過頭來,瞥了一眼正在幹活的小二,淡淡的說道。

小二聞言急忙上前,彎腰對著薛晨和徐雙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後便是走在最前面,為兩人引路去了。

「那我們一會兒見。」薛晨笑著對費天能說道。

「希望薛兄弟能夠順利拿下自己想要的東西,順便說一句,此次拍賣會所拍物品不但有天材地寶,武學身法還有著各種神兵利器,薛兄弟可要好好把握住啊。」費天能笑著出言提醒道。

薛晨點了點頭,道:「好,多謝費兄相告。」 在小二的熱情引導下,薛晨和徐雙來到了即將舉行拍賣會的素雲密廠。

這是一個類似於現代的大劇院似的建築,不同的是,這素雲密廠裡面的座椅只有數百個,且每隔十米就有一個守衛。這些守衛不會影響你的任何行為,他們只負責在拍賣會中維持場中秩序和保護競拍者安全的責任。

「兩位,這裡就是您的貴賓包間了。在這個包間裡面,您可以提前看到今天拍賣的物品,從而進行競拍。另外,每一個參與競拍的物品,在包間里都會將其屬性和功效一一列舉出來,供您參考。」小二笑嘻嘻的推開了編號為001的貴賓包廂,滿臉笑容的說道。

薛晨聞言不禁微微點頭道:「那我要是想拍賣東西呢?」

「如果兩位想要拍賣東西,可以按下牆上的紅色按鈕,將所需拍賣的物品放進牆洞中,並對拍賣人員說明物品的名稱和功效即可。哦,對了,客官,忘了告訴您了,這種貴賓包間,只有五個。」小二伸出右手,笑呵呵的說道。

薛晨面色雖然依舊平淡,但心中卻是暗喜不已,難怪這貴賓包間只有五個,原來它竟有如此妙用。

試想一下,別人帶著一大堆東西來參加拍賣會,卻因為不知道哪個最重要而競拍錯了寶貝,那得有多麼尷尬和遺憾。而這包間就不同了,不但可以提前知道參與競拍的有什麼東西,還能知道其屬性和功效。想必外面的競拍者而言,這種優勢不言而喻。

「知道了,你下去吧。」薛晨走進包間,轉身對著小二說道。

小二笑嘻嘻的為薛晨和徐雙關上房門,滿臉笑容的離開了素雲密廠。在小二看來,只要伺候好了這兩個人,老闆不但不會扣錢,而且還會獎錢。所以,他倒是很樂得如此。

進入001號貴賓包間后,薛晨一眼就看見了兩張木床和兩張石椅。在木床的正前方,有著一個巨大的水晶球正懸浮在半空,發出絢爛如彩虹般的靚麗色彩。

「徐雙,你先坐下休息一會兒吧。」薛晨對著徐雙淡淡一笑,隨後直接拉著徐雙的一雙小手走到床前坐了下來。


薛晨看著那懸浮在半空的巨大水晶球,不由得充滿了好奇。然而就在薛晨正要走上前去仔細觀看時,那懸浮在半空中的水晶球卻是突然發生了劇變。

呲呲呲呲呲……

原本好好的水晶球忽然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縫,裂縫快速蔓延,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水晶球就已經布滿了裂縫。

嘭!

水晶球忽然爆炸,而令薛晨感到驚奇的是,眼前的水晶球爆炸並不是徹底的碎裂,而是分裂成了十二個略小的水晶球,四個一組,共成三組,牢牢的鑲在了面前的左中右三處牆壁上。

嘩啦……

一陣清澈流水般的聲音緩緩自水晶球內傳來,原本透明的水晶球忽然發出了五顏六色的光芒。待得光芒散去,十二個水晶球里竟是出現了十二個不同的物品。看樣子,這應該就是今天拍賣會中的十二件物品了吧。

薛晨一臉激動的看去,但見其中不乏天材地寶和神兵利器,甚至還有一些根本沒有聽說過的東西。而在這其中,最吸引薛晨的,莫過於薛晨正在苦苦尋找中的一種藥材——千年水靈根!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能遇到千年水靈根,看來我還真是走運啊!」薛晨滿是興奮的抿了抿嘴,眼睛里透露出一抹興奮地光芒。

一旁的徐雙坐在床上,背靠著牆壁,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薛晨。當她看到薛晨看到千年水靈根的時候,眼裡放出了興奮的光芒時,徐雙的嘴角忽然略微上揚了一些,露出了一絲難得的微笑。

極品中等武學蠻荒滅世掌、極品高等武學銀月劍、松夢花、含沙射影、五品丹藥風雲玄丹、玉皮面具、海妖鰭、星辰劍……

「這麼多好東西,這九赤國的拍賣會不愧是敢號稱天下第一拍賣會的,確實有好東西!」薛晨的眼睛越來越亮,而當薛晨的眼睛落在了那早就被看了無數遍的黑色的千年水靈根上,便更是火熱了起來。

無論如何,千年水靈根必須到手!

嗡……

忽然,水晶球上蕩漾起了無數波紋,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赫然出現在水晶球里。

水晶球中,男子一襲黑衣,笑呵呵的走上台去,對著在座的前來參與拍賣會的競拍者先寒暄了一番,接著便清了清嗓,開始了第一件物品的拍賣。

「原來費兄是此次拍賣會的主持者,難怪……」薛晨喃喃的說道。

素雲密廠中,費天能笑呵呵的對著在座的數百名競拍者抱了抱拳,道:「話不多說,咱們現在就開始競拍!首先,此次拍賣會的第一件物品是……含沙射影!」

「含沙射影,是一種已經失傳了百餘年的暗器。據傳,這含沙射影是鳳林國桃源村的獨門暗器,威力驚人。只要輕輕一拍,便可隨意所欲的放出近萬支銀針,而且是上中下三層銀針,讓人防不勝防。此次含沙射影的拍賣底價為……一百萬金幣!」

「下面,競拍開始!」

費天能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台下的一個身穿黑衣斗篷的男子便是起身道:「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兩百三十萬!」

「三百萬!」

眾人此起彼伏的吆喝聲一點也不吝嗇,沒多久,這含沙射影便是被叫到了六百萬金幣的價格,驚得薛晨目瞪口呆。

「就這麼一個暗器,就要六百萬,那我的千年水靈根,到底要多少金幣呢?」薛晨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八百萬兩金票,不禁有些苦惱和鬱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