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氣息在雪地里游弋,像是一群活在深雪中的魚。

如果不是蘇君炎的感知極其強大,再加上以太的增幅,他幾乎就感知不到這些氣息。

因為這些氣息和整個極地風暴太契合了,契合的就如同是一體的。

怪不得,之前根本就沒有察覺到。

不過,現在既然出現了,那麼,就不會讓你再逃脫了。

「所有倖存者,全部升空救援,我要下去一趟,在我沒有出來之前,保持警惕,戰鬥隨時可能發生。」蘇君炎在作戰頻道里下達了命令,「所有陷落者,停止掙扎,否則我先殺了你們,以免你們死的太痛苦。」

蘇君炎的話到底還是有效的,畢竟他征服南部,縱橫東西,也沒少殺人。

他的權威,已經慢慢滲透進了這些人的心裡。

陷落還在繼續。

蘇君炎卻是猶如游泳一般,一頭扎進了厚雪之中。

對於其他人來說,猶如流沙,城牆般的經年積雪,在他面前簡直是無物。

他的黑炎外露,像是破水前行一樣,不斷破開著那些積雪。

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那些造成這一場不正常陷落的元兇。

儘管,它們的確很狡猾,很會隱藏氣息。

卻終究已經被蘇君炎鎖定。

蘇君炎像是一支一往無前的利箭一般,不斷深入地下,不知道多少碼深的雪裡。

他的通訊器早已經沒有了信號。

四周圍完全是黑暗,和被他的黑炎燃燒照亮的一隅空間。

終於。

抓到你們了。

蘇君炎驟然加速,一刀。

一刀斬破了深厚的雪層,濃烈的黑炎直接將所有的深雪融化。

刀鋒將黑暗展開,露出了那最終的秘密。

那是一隻……

不,是一群,體型較小的,像是小狗一樣的,完全白的像是雪一樣的生物。

它們只有雙足,張著一張佔據了身體百分之五十的巨型大嘴,雙眼冒著紅芒地在雪中穿梭。

活像是一群從地獄爬出來的小鬼。

蘇君炎一刀斬出,直接將這群潛伏在深雪裡的小鬼斬斷了一半。

它們四散而逃。

死掉的怪物,流著白色的血液,慢慢在蘇君炎的黑炎之力里,化作了灰燼。

「想逃嗎?」蘇君炎看著那些逃竄的小鬼,再度加速,一下子出現在了一隻還沒來得及逃竄的小鬼後面,一把抓住了這種詭秘無比的生物。

那隻小鬼想要掙扎,卻是直接被蘇君炎的力量壓制的動彈不得,隨後,只見蘇君炎身上一動,一條像是蛇一樣的漆黑金屬從他的胸口延伸了出來,包裹住了那隻小鬼,將它給吞噬掉了。

「信息採集成功,分析中……」

腦海里傳來了這樣的聲音,蘇君炎放下了心,手裡的弧刀隨手揮灑,銷魂蝕骨的黑炎之力盡數撒向了每一個方位。

這個時候,他隱約感覺到雪層的上方傳來的震動,似乎是有什麼戰鬥,已經爆發了。

「終於忍耐不住了嗎?」蘇君炎急速地再次朝上攀升。

外面的情況已經完全的不容樂觀。

在蘇君炎深入雪層以後,所有沒有陷落的機體全部升空,救援還是慢慢在開展。

儘管那些機體陷落的速度依舊很快,但在蘇君炎的警告之下,暫時還沒有人敢違反命令,繼續掙扎。

在陸續救援出來三台機體以後,大部分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而襲擊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

「有……有什麼東西在攻擊我!!!」 我的右眼變異了 最開始,是一個陷落的低級魔動力武裝的駕駛者在作戰頻道里說話。

並沒有什麼人理會,因為這基本就是這個人想要引起注意,才這麼說的。

可很快,就有更多人開始說同樣的話。

「警告你們,別生事,否則,你們就排在最後救援。」指揮以為是這群人都想要耍小聰明,立刻警告道。

「不是的,長官,真的有東……啊!!!!」慘叫,緊接著就是徹底吞沒。

那架魔動力武裝像是被什麼怪物給拖了下去一樣,直接消失在了雪裡。

「真的有東西在攻擊我們!」恐慌再次蔓延。

而有些人似乎是覺得根本沒可能得到救援了,居然打開了駕駛艙,意圖在機體被雪吞沒前,先逃出來。

這個人,在露頭的第一瞬間,被一道遠處射來的射線,給爆頭了。

敵襲。

——————————————————————————————————————————

第二更。

頭很痛,最近寫的很不在狀態。

抱歉。(未完待續。) ?敵襲。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發生了那麼多的突發世間的情況下,要是格里菲斯一邊還沒有安排後手。

那麼就反而是奇怪了。

只是,這意料之中的襲擊,實在是火上澆油。

原本就慌亂到了極點的蘇君炎這一邊,在襲擊之下,情勢更是急轉而下。

「將軍級的機體,隨我上前禦敵,其他人,加緊救援陷落的兄弟!」作戰頻道中的指揮自己就是將軍級魔動力武裝的駕駛者之一。

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得不自己頂到了最前面。

但,頹勢毫不減弱。

畢竟,對方是好整以暇的,在他們熟悉的主場進行的伏擊,天時地利人和,他們站齊了。

相反的,蘇君炎這一邊,突遭意外,主將又暫時消失了,又是軍心不穩,哪怕是上前禦敵的十台將軍級魔動力武裝,聽起來是很厲害。

這個數量,在北地也可以說是橫著走的了。

可實際上,不說這十台將軍級魔動力武裝質量參差不齊,相互之間也幾乎沒什麼互補的作用,單體作戰或許還有點作用,遇到這種完全就是被動挨打。

再加上,其中有兩台其實完全是用來湊數的,早已經年久失修。

很快,就成為了突破口。

「將軍七號報告,動力艙受損,無力再戰,請求掩護!請求掩護!」

「將軍九號報告,尾翼受損,動力不足,請求支援!」

炮火滿天滿地地從風雪裡撲來,還有許許多多的黑影在風雪中快速移動,靠近著那些陷落的低級魔動力武裝。

全面崩潰。

「王……我們堅持不住了。」指揮再次打開了單獨面向蘇君炎的作戰頻道,呼救道。

其實他有點絕望了,他已經聯絡了蘇君炎好幾次了,卻一直都石沉大海。

他不知道蘇君炎到底在雪中遇到了什麼,他只知道,蘇君炎再不出來,今天所有人都要埋骨在這裡。

「我知道了,你們辛苦了。」蘇君炎,終於恢復了通訊。

這句聽起來平平淡淡的話,卻是差點讓指揮淚流滿面。

同時,雪地之中,一道黑炎衝天而起,將所有疾射而來的槍火都給擋了下來。

在那黑炎之後的,是一個穿著玄色長袍的年輕男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蘇君炎也開始喜歡穿玄色的衣服。

「這裡交給我了,你們快去救人。」蘇君炎淡淡地說著,腰間弧刀出鞘。

霎時間風雪停滯,只有縱橫的殺意在不斷瀰漫。

「他出來了,按計劃行事。」迷濛的風雪之中,屬於格里菲斯一邊的作戰頻道在傳達著這個信息。

於是炮火更加密集地朝著蘇君炎疾射而去。

那種程度,就算是以蘇君炎的強大,居然都是感覺到了一點點的吃力。

由此也可以看出,格里菲斯一方的魔動力武裝實力,不可小覷。

另一方面,蘇君炎感覺到了不斷有人從風雪裡閃現,在包圍著他。

要用人海戰術嗎?

炮火繼續。

在蘇君炎接了不知道多少顆炮彈之後,他感覺到自己的太陽穴都是有些微微升騰,虎口也有些發麻。

畢竟,就算他再強,站在暴風雨一樣的炮火之前長達十多分鐘,也是會揮刀揮的手累,計算那些炮彈,明槍暗箭,還有早已潛伏一旁的人的可能的襲擊計算的腦子發漲的。

「動手。」而似乎是感知到了什麼,就在這個時候,格里菲斯那邊的作戰頻道之中,命令觸發。

一瞬間。

「該死!那些東西又來了!」

「我的機艙!我的機艙!」

「救我!救我!我還不想死!」

蘇君炎這邊的那些低級魔動力武裝的駕駛者,再次發出了驚恐的呼喊聲。

那些雪中的惡鬼又來了。

蘇君炎只來得及轉頭,微微感知了一下那些陰魂不散的惡鬼的移動軌跡。

緊接著,他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所有主炮齊射!」格里菲斯一邊的作戰頻道里是這麼說的。

「所有人,進攻!」

醜婦 「進攻!」

像是一把拉滿了弦的長弓徒然爆發,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支利箭一般,朝著蘇君炎賓士而來。

那一刻,他感覺到了軍隊的力量。

四面八方,到處都是敵意。

首先,是他的腳下!

明明上一刻還在進攻那些低級魔動力武裝的雪中惡魔,下一刻,就已經到達了他的腳下。

它們像是跗骨之蛆一般,咬向了蘇君炎的軀體。

他直接,乾脆利落的一刀,反手刺向了腳下。

頓時,濃重的黑炎像是一條龍一樣,從他的弧刀上竄入了地底雪中。

不斷的慘叫聲,像是從地獄里傳來的一般。

那些可怕的雪中惡鬼,在蘇君炎這一刀之下,變成了飛灰。

可是,後續的進攻,還在接連不斷的到達。

所有主炮的合擊。

那是正面的,毫無阻滯的一次合擊。

蘇君炎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多少門主炮給瞄準了,他只知道,他的太陽穴很痛。

相對來說,那些從其他方位突襲而來的人,給他的壓力就要小很多了。

可那樣的場面,十面埋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