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形怪物就更不用說了,都是由巨怪體內的靈魂碎片和身體所分裂的。

因為巨怪在不斷分裂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吞噬,吞噬它路過之地的一切東西,包括那些被精靈們擊殺的小怪,也都再次被吞噬到了巨怪的體內。

不過在再次吞噬的時候,只能吞噬小怪的屍體,沒有了身體支撐的靈魂碎片,便慢慢在空氣中消散了。

這就為什麼,之前蘇泠風看到那麼多在空中飄蕩的靈魂碎片的原因。

蘇泠風蹙眉看著那個巨大的怪物,心裡駭然的同時,也非常不解,如此居多的人類靈魂碎片,到底是哪裡來了?

要知道,這裡是南祁大陸,這塊大陸上的常住居民是精靈族和地精族,這兩個種族都比較避世和排外,這裡的魔獸等級也偏高,只有被精靈族的植被防護網判定為並非危險人物,實力又非常強悍的少數冒險者小隊、傭兵隊伍,才會來這裡的。

也就是說,南祁大路上的人族並不多。

那麼,這麼巨量的人族靈魂碎片,到底從哪來的?

「這是亡靈魂母,是被放在陰氣極重的地方滋養了數年,吞噬無數的死靈之後形成的。」一個聲音在蘇泠風耳邊幽幽的響起,頓了一下,那聲音又補充道:「不過,以一顆千年靈樹和一個聖階巔峰實力的強者做母體的亡靈魂母,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是好大的手筆!」

蘇泠風看向身邊飄著的暗夜童鞋,不滿的問:「你怎麼又回來了?」

暗夜一臉委屈的說:「不是我想回來了,是你心裡的關於靈魂的問題,意念太強了,我就又被你召喚回來了……」

「那你現在可以回去了。」蘇泠風面無表情的說。

暗夜在心裡咆哮:不要這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好不好啊!好歹,他也是偉大的冥使大人啊!是她的最得力助手啊啊啊!

蘇泠風不再理會一臉便秘表情的暗夜,看向身邊的墨問塵,問道:「你能處理這些醜陋的怪物么?」

月光快出來了

連暗夜都無法召喚那些靈魂碎片,蘇泠風自認為也沒有那個實力,對付這個體內擁有幾萬個靈魂碎片的巨型怪物。

儘管她繼承了冥主的幽冥之力,可是她現在也不過是個聖階強者,據暗夜說,突破聖階實力,才算是剛剛邁入幽冥之力能量之門的門檻而已。

墨問塵沒有說能,也沒有說不能,他摸著下巴,沉吟了片刻,忽然說道:「風兒,你難道不覺得,這是個機會么?」

蘇泠風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墨問塵的意思,「你是說……月光?」

「嗯。」墨問塵點頭,「他也該出來了,錯過這次機會,說不定又會被幽禁多少年呢。」

蘇泠風看向那隻被精靈們圍攻的亡靈魂母,語氣有些懷疑,「月光……你確定他能對付得了這隻傢伙?」

墨問塵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不要小看月光,那傢伙,可是目前精靈族中,除了精靈女王之外,最親近木系元素的精靈。」

月光?最親近木系元素?蘇泠風有些愕然的瞪圓了眼睛。 那個巨大的怪物,足有二十多層樓那麼高!皮膚翠綠,醜陋的大腦袋上長著一對恐怖的大的眼睛,還有一張巨大的嘴巴,沒有眉毛,也沒有鼻子,身上更是長滿了觸手,還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著一灘灘粘稠噁心的粘液……

精靈們射出的弓箭,射入怪獸的身體,傷口處只不過又流出一些粘液而已,而那怪物彷彿根本沒有痛感一般,絲毫不影響其行動,醜陋的巨臉上更是沒有任何錶情。

它的動作並不劇烈,只是邁著巨大的腳掌,一步一步,緩慢的向前移動著。

怪獸對面的精靈們只能一邊後退,一邊更加猛烈的射箭。

而那怪獸所前進的方向,正是精靈族的守護神樹生命樹的位置!

怪獸每走一步,都會吞噬掉所過之處的所有生命!包括一切動植物,連弱小的昆蟲和小草芽也不放過!

被它吞噬掉的那些生命,先是快速融成怪獸身體的一部分,緊接著,就是以可怕的速度進行的分裂,分裂出一個個大小不一、形態不一的怪獸!

那些分裂出來的怪獸,有野花形、樹木形、各種動物形、還有人形……

它們直接撲向射箭的精靈們,進行撕咬、攻擊。

被小怪獸糾纏的精靈們,只能暫時放棄攻擊巨獸,先解決身邊的麻煩。

動物形的怪獸,還好對付一些,起碼,它們沒有完全對精靈族天生的木系靈術免疫,儘管有的凶獸攻擊力很強悍,但精靈族的整體攻擊力很強,還不至於對付不了。

而那些植物形的怪物,就難對付多了,它們對木系靈術完全免疫,用弓箭也射不死它們,那些優雅的精靈,無奈之下,只能跟它們近身肉搏。

雖然它們的攻擊力不算很強,但是攻擊路數毫無章法,又沒有痛感,完全是用最原始的攻擊方法亂打亂咬一氣,很多精靈都在這些怪物手裡受了傷。

最難對付的,還是那些人形怪獸,它們的身體雖有人類的特徵,可以外表卻是完全被植物化了,對木系靈術免疫,身體又異常靈活,攻擊力更是非常強悍,而且,它們還會釋放技能!

墨問塵、蘇泠風等人震驚的發現,那些有著人類外形,植物表皮的怪物,實力最弱也有師階,有不少人形怪物,已經達到了聖階的水平!

精靈們對付這些小嘍啰已經無比吃力了,還要抽空對付中間那個龐然大物,吃力程度,可想而知。

可惜,精靈們射向那隻巨怪的羽箭,根本沒有對它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精靈們很泄氣,可又不能停止對巨怪的攻擊,因為那隻巨怪的目標,明顯是它們精靈族最重要的最神聖的生命樹!

精靈們是不顧一切的,想要阻止巨怪的行動。

蘇泠風因為有著一雙「陰陽眼」,所看到的東西,就要比別人多一些了,她發現,中間那隻巨怪的體內,除了一個原魂之外,還有著無數的靈魂碎片,有人族的,有魔獸的,還有普通的動物的,其數量,至少有幾萬!而其中數量最多的,就是人類的靈魂碎片!

在吞噬植物之後,分裂植物形怪物的時候,怪物體內就會被灌注一個靈魂碎片,使其雖沒有思想意識,卻可以行動可以攻擊。

而吞噬的動物,靈魂也被碾碎、分解,再分裂,所以只有原始的攻擊意識,沒有任何感情和感知。

那些人形怪物就更不用說了,都是由巨怪體內的靈魂碎片和身體所分裂的。

因為巨怪在不斷分裂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吞噬,吞噬它路過之地的一切東西,包括那些被精靈們擊殺的小怪,也都再次被吞噬到了巨怪的體內。

不過在再次吞噬的時候,只能吞噬小怪的屍體,沒有了身體支撐的靈魂碎片,便慢慢在空氣中消散了。

這就為什麼,之前蘇泠風看到那麼多在空中飄蕩的靈魂碎片的原因。

蘇泠風蹙眉看著那個巨大的怪物,心裡駭然的同時,也非常不解,如此居多的人類靈魂碎片,到底是哪裡來了?

要知道,這裡是南祁大陸,這塊大陸上的常住居民是精靈族和地精族,這兩個種族都比較避世和排外,這裡的魔獸等級也偏高,只有被精靈族的植被防護網判定為並非危險人物,實力又非常強悍的少數冒險者小隊、傭兵隊伍,才會來這裡的。

也就是說,南祁大路上的人族並不多。

那麼,這麼巨量的人族靈魂碎片,到底從哪來的?

「這是亡靈魂母,是被放在陰氣極重的地方滋養了數年,吞噬無數的死靈之後形成的。」一個聲音在蘇泠風耳邊幽幽的響起,頓了一下,那聲音又補充道:「不過,以一顆千年靈樹和一個聖階巔峰實力的強者做母體的亡靈魂母,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是好大的手筆!」

蘇泠風看向身邊飄著的暗夜童鞋,不滿的問:「你怎麼又回來了?」

暗夜一臉委屈的說:「不是我想回來了,是你心裡的關於靈魂的問題,意念太強了,我就又被你召喚回來了……」

「那你現在可以回去了。」蘇泠風面無表情的說。

暗夜在心裡咆哮:不要這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好不好啊!好歹,他也是偉大的冥使大人啊!是她的最得力助手啊啊啊!

蘇泠風不再理會一臉便秘表情的暗夜,看向身邊的墨問塵,問道:「你能處理這些醜陋的怪物么?」

月光快出來了

連暗夜都無法召喚那些靈魂碎片,蘇泠風自認為也沒有那個實力,對付這個體內擁有幾萬個靈魂碎片的巨型怪物。

儘管她繼承了冥主的幽冥之力,可是她現在也不過是個聖階強者,據暗夜說,突破聖階實力,才算是剛剛邁入幽冥之力能量之門的門檻而已。

墨問塵沒有說能,也沒有說不能,他摸著下巴,沉吟了片刻,忽然說道:「風兒,你難道不覺得,這是個機會么?」

蘇泠風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墨問塵的意思,「你是說……月光?」

「嗯。」墨問塵點頭,「他也該出來了,錯過這次機會,說不定又會被幽禁多少年呢。」

蘇泠風看向那隻被精靈們圍攻的亡靈魂母,語氣有些懷疑,「月光……你確定他能對付得了這隻傢伙?」

墨問塵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不要小看月光,那傢伙,可是目前精靈族中,除了精靈女王之外,最親近木系元素的精靈。」

月光?最親近木系元素?蘇泠風有些愕然的瞪圓了眼睛。 精靈是擁有天生的木系靈基,越是親近自然,其實力就越強,他們不吃肉食,只吃鮮花和水果,尤其是喜食未經過任何加工的植物,這也是他們提升修為的一種方式。

就月光那個精靈族的異類,愛喝酒,愛一切肉食美味的德行,竟然是精靈族最近親木系元素的精靈?

他到底是什麼怪胎!

不過……

蘇泠風又看向那個被精靈們圍攻的龐然大物,月光真的能對付得了它么?

「這個怪物體內,有幾萬個靈魂碎片。」蘇泠風陳述事實。

聽了蘇泠風這話,肖明朗等幾個護衛,本來就很不好看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們幾個只有師階實力,對付那些人形怪是非常吃力的。

現在聽蘇泠風的意思,那怪物還能分裂幾萬個小怪,他們的臉色能好看才怪。

這種情況下,不能為主人分憂,也不能成為主人的拖累啊!

怎麼辦?待會兒,他們要不要出手啊?

墨問塵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說道:「聯手,應該沒問題,不管怎樣,這都是讓月光被放出來的一個機會。」

蘇泠風點頭,表示同意。

如果月光無法對付這個巨怪,那麼就聯手好了,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將最終的功勞按在月光的頭上。

墨問塵、蘇泠風等人所站的位置,是一個高坡上,視野很好,距離戰地也不遠。

似乎精靈族沒有人發現蘇他們的到來,或許是已經有精靈發現了他們,只不過,沒有誰有那個精力來招呼這些遠方來客。

墨問塵帶頭,率先下了高坡,向戰地的位置而去。

蘇泠風緊跟在墨問塵身側。

肖明朗等幾個護衛也趕緊跟了下去。

玫瑰是最先看到蘇泠風、墨問塵幾人的,她向他們打招呼道:「蘇小姐,小塵塵,你們來了?」

玫瑰的臉上並沒有什麼意外之色,看來,在他們進入南祁大陸的時候,精靈族應該就已經得到消息了。

因為確定是對他們沒有威脅的熟人,所以任由他們安全趕到精靈族的腹地。

「玫瑰小姐。」蘇泠風向玫瑰點點頭,算是回應。

墨問塵聽到玫瑰對他的稱呼,俊臉有些發黑,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他倒沒有在這件小事上糾結太久,開口問道:「女王陛下在哪裡?」

聽墨問塵提起精靈女王,玫瑰精緻的俏臉上露出了一抹憂色,回道:「女王陛下在生命樹那裡……」玫瑰遲疑了一下,又補充道:「昨天開始,為其半個月,是女王陛下千年劫的日子,女王陛下現在很虛弱……」

精靈族,是除了神族、魔族以外,最長壽的種族,他們擁有天生的木系靈基,又是天生的神射手,算是天生的雙修者,可是說是創世神的寵兒。

不過精靈們,生命每長一千歲,都會迎來一個千年劫,千年劫雖不會傷其性命,卻會有半個月虛弱期,這般個月里,度劫的精靈沒有半分實力,與普通人無異。

千年劫之後,有的精靈實力會突飛猛進,有的精靈也會實力退步,這個沒有規律可言,只看運氣。

聽玫瑰說,現在正式精靈女王的千年劫之期,蘇泠風和墨問塵不由對視了一眼,眉頭同時皺了起來。

看來,這次的怪物突襲,是有人早有預謀的啊!

蘇泠風二話不說,將小蟲、夜微涼、糰子和鬼魅都召喚了出來,吩咐道:「先去幫忙!」

幾小隻看清了眼前的形勢,也不廢話,齊齊衝進了戰圈。

蘇泠風沒指望這幾小隻能把巨怪幹掉,只不過是看到許多精靈都已經受傷了,讓它們去增加戰力,拖延時間罷了。

好歹,夜微涼和小蟲也是神獸,糰子更是個輪迴獸,戰鬥力都很強的,就鬼魅這隻亡靈比較廢材一點。

「我們要去見女王陛下。」墨問塵對玫瑰說道。

不是徵求意見,只是告訴她一聲而已。

玫瑰卻說:「我跟你們一起去!」

「好。」墨問塵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使用空間靈術,將蘇泠風和玫瑰都帶進了空間隧道,瞬移去了生命樹的位置。

他並沒有帶上肖明朗等幾個護衛,讓他們在這裡,清清外圍的小怪也好。

精靈族的生命樹,是一棵巨大的參天古樹,看上去沒有多麼特別,卻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在樹冠中間,層層碧綠的樹葉里,隱約可見一顆心形的緋紅色果子,那就是傳說中,生命樹三千年才孕育一顆的——生命之果!

一個頭戴王冠,身穿繁雜王袍的女子,正背對著墨問塵、蘇泠風和玫瑰,跪在生命樹前,成虐的祈禱。

「陛下。」玫瑰向精靈女王行禮,恭敬的喚道。

「嗯,你們來了。」精靈女王淡淡的說道。

她的聲音非常動聽,不甜膩,也不算清脆,猶如清風過耳,給人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

精靈女王說著話,便已優雅的起身,慢慢回過頭來。

三人中,蘇泠風是唯一幾個沒有見過精靈女王的人,見她轉身,便毫不客氣的打量起來。

其實蘇泠風這樣放肆的目光,是很失禮的,不過因為月光的被幽禁,和小白失了五瓶龍血等事,她對這位精靈女王陛下,心裡一直存著一些偏見呢,自然就沒那麼客氣了。

不過在看清了精靈女王的容貌和氣度之後,蘇泠風心裡也不得不承認,她是個非常有魅力,並且是個非常有氣場的女人。

精靈女王的名字叫綠樹,名字並不美麗,但在精靈族,卻是生命力的象徵。

她雖然已經活了快上萬歲了,但表面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樣子。

相貌之美就不用說了,精靈族全是俊男美女,想找個長相一般的精靈都難。

說她有氣場,並非是說她有那種王者之氣的強勢氣場,而是她站在那裡,就會自然而然的吸引周圍的目光,並且,能夠讓人放下心防,對她產生好感。

或者說,她的身上,有一種包容的氣質,彷彿可以包容天地間的一切生靈,融合天下萬物。

「問塵見過女王陛下。」墨問塵向精靈女王行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