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陣,李明到隔壁的走地攤上買了兩個包子,然後便往嘴裏塞去。黑蜂是一套很好的夜行裝,在夜裏只要路燈不要太亮都不會惹起人的注目,但是走去買包子,這個想讓人不察覺到,確實有點困難。

“媽媽咪!蝙蝠俠!”地攤上賣包子的老母的小女兒扯了扯媽媽的衣袖這樣說着。

“呃……”李明無語,心想這小女孩一定是看M國電影看多了,而且書看的不多,居然不知道自己本土的黑蜂俠,不過恐怕她是沒看過“點擊封上漲停榜”寫的《都市無限暗戀》不然的話,她肯定知道黑蜂俠是怎樣的一個英雄人物。

“小孩子,別多事啦!”老母不好意思地推了推小女孩,示意她不要讓客人感到難堪,須知道賣個包子這個是街坊的生意,客人可都是熟客+上帝!


“你要買包嗎?”老母接着又問。

“嗯!好的!給我三個肉包,兩個菜包,一份花捲,一個饅頭!”李明給賣包子的老母說道,其實李明的肚子並不是很餓,只不過想多帶幾個,或者在什麼時候能派上一點用場。

“好嘞!給!7塊錢!”賣包子的老母將包子包好,然後手把手的遞給李明。

在接過包子之時,李明看了一下老母的手,起滿了繭子,心裏不禁泛起一陣酸意,遞去一張10塊錢,然後說:“不用找了!”

賣包子的老母才反應過來,正想推搪,可發現眼前的人已經消失得無形無蹤了。

當然了,李明間中地開動了一下加速,本來就跑得不慢的他,要找個轉角躲過老母的視線實在也不是什麼難事!

…………

端着肉包子,李明又回到了“激情電玩店”的門口附近,之間此時陸陸續續的送餐車絡繹不絕地出現在“激情電玩店”的門口。

李明往着“激情電玩店”的內籠瞄了一眼,發現阿虎居然在裏面擺起了踐行酒來,一紮扎的啤酒,很快便被龍虎幫的兄弟們喝得一乾二淨。

沒過多久,五臺野馬機車就停到了“激情電玩店”的門口,阿虎,刺豬,馬超等幾員大將紛紛坐到野馬機車的上面,然後後面高高隆起的棒球棍或者是***,就像是一面旗幟一樣屹立其中。


隨後,又來了三臺,五十鈴的貨車,其他的兄弟,統統都走了上去,稍過片刻龍虎幫已經是整裝待發,隨時準備好趕赴“戰場”…… 看着已經是整裝待發的車輛,李明本來想試試在開動加速的情況底下有沒有追上野馬機車的可能,不過後來想想,自己過度地消耗體力,可能對緊要關頭的發揮會帶來影響,而且,饒正已經給自己再三叮囑過,讓自己不要無休止地運用加速的異能,因爲就算是跳到了更高級的時間軸上,那麼都還是會造成對身體的消耗的。

不過李明已經是想出了其他的方法來處理自己跟野馬機車的速度差距,他決定跳到五十鈴貨車的車頂蓬上面去,這樣的話,恐怕能夠藉助五十鈴汽車一直到達目的地。

而李明此時的身手,經過了饒正在深山的特訓後,已經是比以前要進步了許多,別說攀上五十鈴的車頂,就是讓他攀山越嶺此時也是如靈猴一般的輕鬆自如。

李明快速地去了“激情電玩店”的樓頂上,然後順着樓頂的雨棚,滑落到了五十鈴火車的棚頂上面,找到一塊用來綁貨物的繩子,李明爬下了身子,感覺除了比較涼快之外,並沒有什麼不舒適的地方,而且在這裏也不容易被人發現。

說時遲,那時快!

龍虎幫的車隊,便來到了跟狀元團約定好的“青洲公園”的附近,龍虎幫的一衆人馬從五十鈴汽車上面陸陸續續地下了來。

很顯然,這五十鈴汽車是租來的,像這種大貨車,沒個五十來萬一臺,基本上是買不着,以現在龍虎幫的經濟狀況,是不可能一下子買來三臺的,以後有錢的話,或者會買。

不過屬於阿虎自己的野馬機車就要另當別論了。

打架,總要有點氣勢吧!

阿虎,刺豬,馬超的野馬機車簡直是長驅直入,衝上樓梯級,然後闖進了公園的裏面。後面洋洋灑灑的跟着上百號的人馬,陣容不能說不鼎盛。

李明等人散去了以後,才從五十鈴汽車的頂蓬上下了來,他快速地找到一片樹蔭,然後很好地將自己給遮掩了起來,看着這洋洋灑灑的百來號人馬,李明真的有一種由衷的感慨,沒想到今天的阿虎也有擁有自己的一百號人馬!

不過,這個當然還是要感謝一下幕後老大李明的幫助,要不是李明不斷去讓人加入到龍虎幫來,恐怕阿虎現在也還是一個混在最底層如老鼠般的幫派,就更別提跟狀元團叫板了。

李明看着阿虎的人馬,根本就不敢相信狀元團能叫來比龍虎幫還多3倍的人數,如果真有這麼多的話,恐怕整個公園都肯定是塞不下去了。

不過李明的擔憂,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只見龍虎幫人馬的正對面,一羣黑壓壓的身影,從臺階的深處,逐漸地浮現上來,如一羣正在遷途的動物,黑壓壓地吞噬着眼前所有空閒的陸地。

本來在公園裏面晃悠的人羣,逐漸散去,兩幫人馬雖然都沒有刻意地去清場,但是誰不會笨得去趟這趟渾水,人羣就如雞飛狗走般離開了青洲公園,有那麼一兩個走起來還屁顛屁顛的孩子,也立馬被家長抱起,然後往着公園的外圍陸續地散去。

有沒有人報警?

恐怕暫時是沒有,因爲這兩夥人明顯都不是來找平民百姓的茬的,他們只是要一個足夠大場地,然後盡情地揮霍一下他們的青春與血汗,或許還會丟下一兩根手臂,爲了他們互相許下了諾言——今晚他們必須一戰!

狀元團的人走得越來越近了,他們沒有機車,但是爲首的卻是三臺豐田牌的“大霸道”汽車,品字形的往着龍虎幫這邊走來,一便走後面的人馬一邊從後面陸續地跟上,看那陣勢確實要比龍虎幫這邊的要更加龐大,李明稍微地目測了一下,就按這人馬所佔的面積來對比,狀元團這邊基本上是要比龍虎幫這邊多了二倍有多,而且比龍虎幫這邊站得更加地緊密。這是阿虎故意地給安排的,讓人站得鬆散一點,這樣看起來就會讓人覺得更加的人多一點,也可以說是一種疑兵之計吧!這些,阿虎都是從李明這邊學的,以前自己十來人,打別人幾十人的時候,就是這樣濫竽充數的。李明還說,只要有幾個人打得夠狠就行,其他的大部分都是站着看的!所以,阿虎根本就不在乎狀元團來的人數的多少。

不過,當李明再仔細地觀察狀元團的人馬時,他發現狀元團裏面明顯地在中間有一個斷層,後面的那撥人,跟前面的那撥人,站開了大概是一個人左右寬度的斷層,如果不留意去看,恐怕還真看不出來。

李明皺了皺眉,心中猜疑:“這難道就是狀元團從天昊社那邊借來的人馬?按這人頭的數目……恐怕狀元團自己也就是一百五十號人馬左右,其他的都是從別處拉來的,這些人,恐怕也只是給狀元團這邊衝一衝場面,到時候未必真的會打起來。”

如果按這樣去計算的話,恐怕阿虎那邊在人數上未必比狀元團的差上多少,不過李明又想,其實阿虎也從地痞流氓那邊拉來了三十號左右的農民工,這些人,也不知道會不會給阿虎他們拼命,不過看樣子,個個長得都挺結實的,如果打起來,絕對要比在城市裏長大的娃娃要狠得多。

就在李明思忖之際,狀元團的人,已經走到了離開龍虎幫還有十米左右的距離,沒有着實地去量度,不過看上去應該是這個距離。

排在最前面的那臺豐田牌大霸道汽車的車門被打開了,然後,下來了一個,個頭高挑,身材纖瘦的男子,只見這男子梳得一個不怎麼流行而且有一點復古的西裝頭,穿着一身整齊的黑色西裝、西褲、皮鞋,西裝的上衣袋上別了一條小小的手帕,裏面有一件雪白的白襯衣,白襯衣的上面還打了一個很漂亮的小結,一看就是一條領帶。西裝筆挺,一看就是出自大公司手筆的名牌貨。

“我是趙狀元!狀元團的老大!你們這裏的誰是老大?出來說話吧!”狀元看了看手錶,好像很趕時間似的,有點不屑地說道,看看自己的陣勢,他確實有足夠的底氣這樣跟龍虎幫說話,在他眼裏,龍虎幫就是一幫找茬的兔崽子,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而且自己還有着天昊社這樣的大社團撐腰,要不囂張那也太難了。

狀元,就是狀元團的老大,全名叫做:趙狀元,而他的團就順其自然地叫做了“狀元團”,前面也都說過了,趙狀元是高考的狀元,讀完大學之後,覺得應該用公司化的模式來經營黑幫社團,於是乎便拿着父母給他的錢還有親戚朋友那裏借來的錢,開始招兵買馬乾起了黑道的買賣來。

看趙狀元這個瘦削的模樣,也不是一個能打之人,於是乎,他又將工商管理學上面的加盟店模式,運用到了黑道上來,最後跟天昊社的老大像談生意一樣地談,終於是加入了天昊社,條件就是狀元團必須每年給天昊社分紅,不過這分紅跟保護費不一樣,保護費是不管你死活,你都是要交的,而分紅則只是一種紅利,賺不到錢是不用交的。自從有了這樣的贊新而優秀的合作模式和天昊社這個大靠山之後,狀元團霸着地盤,然後經營着餐館、旅館、連鎖零售業等(這裏先不詳細闡述,日後會有機會給個詳細交待的。)的正當行業可以說是撈得風生水起,後來這個文弱書生般趙狀元也當上了一個黑幫的老大。

不過,在狀元團裏,講的可都是錢,關於兄弟感情、義氣、雷氣,這樣的東西,他們都是不說的,每打一次架,他們都跟錢掛鉤,砍別人一刀多少錢,被別人砍了賠多少錢,砍別人重要人物多少錢,還有就是砍倒一個多少錢,甚至還有卸掉一個胳膊多少錢,爆一個蛋多少錢,論功行賞。這樣的話,自然有好有不好,不過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狀元團雖然談的都是錢,不談感情,但卻使得他們變成了一幫只要有錢就肯賣命的亡命之徒,打起架來也着實毫不手軟。

看看狀元團三臺原裝豐田大霸道汽車的陣勢,再看看龍虎幫這邊只有區區三臺二手的野馬機車的陣勢,龍虎幫這邊着實是顯得有點寒磣。

不過,李明可不在乎這些,阿虎也必定也不在乎,既然來了,比的就是拳頭,而不是誰的車漂亮。

阿虎,絲毫不落陣勢,今天他穿的一身露肩吊帶背心,一條半截的牛仔褲,牛仔褲的最下面吊着幾條零散的須,一雙跟李明品味很相近的阿迪A貨運動鞋,眨眼看跟個街邊當搬運的農民工沒有啥子區別。不過,一身健碩的肌肉,在下車的時候卻咯吱咯吱地在響着,顯然爲了今晚的大戰阿虎是有苦練過的,應該是,自從上次讓人給砸破了頭之後,阿虎就一直在苦練。

下到機車,阿虎挺了挺胸膛,平抑了一下心中的蕩氣迴腸,然後振振有詞地說:“我是龍虎幫的老大阿虎!!你丫的就是裝逼團是不是?”

………………………………………………………………………………

已經說了,這周依舊是每天2章的更新!這章之後還有一更! “裝逼團?哈哈!阿虎你太有才了!”李明聽了,心裏不禁暗暗竊笑,感嘆這個阿虎實在也太有才了。

“哈哈哈!”刺豬,鄙視地笑着,這是他對狀元團的嗤笑!

“哈哈哈!”馬超跟着也爽朗地大笑,此時很佩服阿虎的膽色,在看到別人的強大陣容之後,居然一點也不落陣勢,看來幕後老闆找的跟的這個代言人確實沒有找錯,很有氣概!

龍虎幫的兄弟,聽到刺豬笑了,馬超也笑了自然也跟着“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笑聲層層響起,演變成一片片濤濤的聲浪,就如那洶涌在巨浪在拍打着岸邊的懸崖。

趙狀元的狀元團被阿虎叫作:裝逼團,心裏自然地感到不舒服,一肚子的悶氣,卻怎麼都發不出來,他深深地蹙了蹙眉,沒想到自己擺出如此的陣勢,對面的人,還笑得如此的輕鬆,不禁讓他有點頭大,還來不及思考,他已經覺得今晚的一戰已經是在所難免了。

“你媽的!我們是:狀元團!操你媽的,你是不是上次我砸你腦袋砸傻了?”趙狀元都還沒吭聲,旁邊的一個黃毛已經是在搶着說話,看他敢站在趙狀元的身旁,應該也是一員大將,雖然此時也是穿的西裝骨骨的樣子,不過那西裝明顯要比起趙狀元的穿得更加緊實一點,就像是一隻裹得嚴嚴實實的裹蒸糉一樣。整個體格也不比趙狀元來得瘦削,一看就是個長得很威武的人物,滿身的肌肉已經將西裝擠得不行,不然也不敢去砸阿虎的頭。

阿虎聽到這句話,愣住了,沒想到那天砸自己頭的仇人此時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此時不是害怕或者什麼,而是在想着到底該怎麼給眼前這個很拽的人,還以顏色。

威武?

肌肉?

人多?

這些在我的眼裏,都是浮雲,還未等阿虎反應過來,李明已經在樹根的下面,搜索着有沒有一塊稱手的板磚……

板磚?

沒錯,在我的手裏板磚就是神器!

“哈哈哈哈哈!”狀元團的人,見阿虎這邊答不上話,自然也反過來對龍虎幫這邊大笑了起來。

“就是他!”小嘴子拱到了阿虎的身邊,然後給阿虎窸窣地說道:“上次砸了我們兄弟,還拆了咱們招牌的就是他!這人可能打,可能是練過家子的,上次咱們五個兄弟,帶上傢伙也幹他不過。還被打傷了回來!”

小嘴子還記得是什麼人吧?他在龍虎幫就相當於一個情報人員的職位。

聽到小嘴子的情報,阿虎的眉頭不禁皺了又皺,他不是害怕或者擔心幹不過那人,他只是覺得很可氣,這人不僅砸了自己,還動了自己的兄弟。不過,阿虎現在已經是老大,做事比起以前要穩重得許多。

阿虎清了清嗓子,然後才嚴肅地說:“好!既然你承認了,那你們砸我們場子和砸我的頭的數一起算,我的頭不要多30萬,加上和頭酒,帶上四禮,還有我的場子的事……算了!便宜你!100萬,給我的兄弟們喝個茶!”

“哈哈哈!你小子是不是腦袋長草了?”狀元團剛纔發話的那黃毛丟了一個菸蒂到地上,然後惡兇兇地罵道。

“我拉來三百號人,還給你錢!好!錢我不要,我大把大把的有!給你三天時間,限你離開平頭市,以後別來咱們的地盤搶生意!”趙狀元還是個生意人,花一百來萬,情理一個競爭對手,這生意感覺划算,太划算了。

“好……你讓我操你媽一次,我就走!”阿虎戲謔地說着,叉着腰做了個腰部前拱的姿勢!

“丫……”趙狀元讓阿虎,氣得說不出話。


“哈哈哈哈!”此時,又輪到龍虎幫的人大笑了。

“操你媽!哈哈哈,操你媽!”幾名毛頭小子,在後面喊罵道。

“媽的!給我打!”趙狀元,此時也徹底的怒了,既然談不攏,那就只有開打了,這混混道從來都只認拳頭,不信眼淚。

“兄弟們,上!操他媽!操他妹!操他全家!!!”刺豬,掄起了手中的傢伙,指着狀元團的人,破口大罵道,就如昔日戰場上,成吉思汗,洗劫東歐時的壯舉一樣,車輪以上的男人殺,女人歸自己所有,金銀財物盡收囊中。

今天,刺豬拿得是兩把尖尖的雙刀,刀並不長,而且是直的,同樣是掛在雙手的手臂上,而不是拿在手上,就像一個《刺客信條》裏的刺客,兩把短刀打天下。

“喝……”兄弟們被刺豬這般煽動,紛紛踊躍而起,掄起了傢伙便狀元團的那邊衝去。

阿虎也不怠慢,拔出傢伙,便帶頭衝了過去!

趙狀元,見形勢已經是一戰無法避免,深深地蹙了一下眉毛,然後打開車門躲回了車上,往着剛纔發話的黃毛,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幹了。

“砍!給我往死裏砍!兄弟們,砍一個給一萬,砍兩個給三倍!給我拼命地砍!”黃毛亢奮地說着,對於他這樣的一個打手來說,有架打纔是他生存的奧義,不打架那他還那裏來錢呢?

阿虎,就衝着這黃毛而去,此時他看見黃毛已經脫下了西裝,露出一身健碩肌肉,看着那勻稱的線條,一看也不是個普通能打的人,而是一個超級能打的人,阿虎深深地蹙着眉,正在思考着,黃毛的弱點,看看能不能先把他幹掉。正所謂,擒賊先擒王,如果能一下把敵人的大將幹掉,那麼對士氣是一種極其鼓舞的大振。

就在阿虎思考的片刻,兩撥人馬已經越來越近,從原來10米左右的距離,變成了只有兩米的距離,而且還在以一個非常快的速度在不斷地縮小。

刺豬,代表龍虎幫衝在最前面!

黃毛,代表狀元團衝在最前面!

此時,驀地多出了一條黑漆漆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飄逸而至!

“誰!?”兩撥人馬都是愣了一愣,心裏暗暗稱奇,因爲黑色身影實在走得太快,大家想砍都砍不到,而且還敢在過百人的混戰中,徒地閃了進來。


“到底是啥子人?”這是大家此時心裏共同的疑問。

突然,身影走到黃毛的跟前,黃毛眼前一愣,呆了一呆,“就是你吧!?”身影淡淡的一句話,然後一塊板磚,“啪!”的一聲,已經碎在了黃毛的頭上。

“啊!!!”黃毛頓時頭破血流,捂着頭在痛苦地慘叫着,試想一下板磚都被拍成了粉碎,那麼那頭骨會被拍成了什麼樣子。

此時,阿虎終於算是看清楚了這個黑漆漆的身影,一個穿着一身漆黑,還帶着一個黑色面具的人,身材高大,而且身手極其地快,雖然黑衣人砸了狀元團的黃毛一下,但是阿虎此時還是不敢確定到底他是站在那邊的,不排除有高手,無事找事的來摻和一下,因爲以黑衣人的速度,完全可以在砸了一下之後,順利地溜走。

阿虎攔住了後面跟着的人,而狀元團的人,也一時沒有衝前,畢竟自己的大將被這麼一砸給K.O了,那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敢打我,你那根蔥……”黃毛也是條漢子,被板磚拍過,還能站起來指着黑衣人大罵。

李明等他講到蔥字,又一個板磚拍了過去!

“啪!”的一聲,板磚又被拍的粉碎!

這兩下板磚,可都是加入了迅雷手的奧義的,尋常人要將一塊板磚拍得粉碎,那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啊!”黃毛又抱住頭,大叫道!

不過,黃毛還真是連過架子的,起碼這頭肯定有練過,居然被李明這麼拍了兩下,早都被拍成了醬紅色,但還是堅持着能說話。

“啪!”又是一下!

“啊!你媽……”黃毛喊道。

“啪!”又碎開一塊板磚!

“啪!”又是一下,板磚碎裂的聲音。

“啪!”

“啪!”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