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六道峰的第一場戰鬥,就這樣沒有選擇的開啟。

江寂塵踏動幽影步,剎那出現在這些人的身邊,然後演化拳道。

同時,以身為器,把一些人撞到小灰身邊。

小灰大骨刀舉起落下,便有一人被他斬滅。

眨眼之間,便有六人陣亡。

這時候,一眾人才反應過來。

「快退,他是煉體者,別近身與他戰鬥!」

有人叫道,同時要退去。

但江寂塵手中的沉岳揮舞。

鎮八方!

那人退走的動作,緩了一絲。

掃六合!

然後六人被掃飛,雖不死,但已重傷,一時失去了戰力。

好強!

這一刻,一眾人才知道自己錯得在有多離譜。

他們踢到了鐵板之上。

這個人竟然是靈體雙修,絕對是相當於六道幻界高手榜前四十的高手。

這樣的人了,他們如何能敵?

絕對是來多少要被滅多少!

他們臉色大變,同時遠遠退走。 ?他是誰?

同時,他們生出這樣的想法。

如此強大之人,絕不可能是默默無聞之輩。

江寂塵任由這些人退去,並不追趕。

這裡只是六道峰的半山腰,那些真正的絕頂強者都在高處。

一個時辰之後,韓青睜眼。

「哈哈……有了玄武珠,我韓爺實力大增,無懼天下英雄!」

韓青很囂張的大笑。

江寂塵、小灰、幽卻沒有一人理他,繼續向六道山峰高處攀登。

六道山峰都禁高空飛行,所以,所有的人,都得乖乖的攀爬而上。

韓青大笑了一陣,卻見身邊無一個人,覺得一陣無趣,屁顛屁顛的又追上江寂塵他們。

美人似毒 「不是韓爺我吹,我防禦無敵!」

韓青追上江寂塵他們,繼續吹噓。

「好,一會你防禦!」

江寂塵笑眯眯地道。

「哼,有我韓爺在,保大家無憂!」

韓青拍胸口說道。

一行人前進,也不斷地遇到有人爭鬥。

有人為了一方新域小地圖,有人為了至高靈藥,也有為了至高寶物。

生死血殺,慘烈到極點。

屍體隨處可見,血水染紅山林!

江寂塵他們都不加入其中,不斷接近六道峰。

當然,那也是因為出現的東西雖是至寶,但對江寂塵他們並沒有什麼吸引力。

一個時辰之後,江寂塵他們終於登入山頂

遠遠可以看到,山頂九道峰頭都有人佔據了。

江寂塵此時出現在九道峰頭之外的一座巨型山頭上。

這處地方與九座峰頭齊高,但離天坑旋渦很遠。

巨型山頭上站立了數千人。

這裡就像是一座巨大公共廣場一樣,任何登上山頂的人都會出現在這裡。

但圍繞著天坑旋渦的九座山峰就需要靠實力去登上去了。

此時九座峰頭都有人,但只有七座峰頭是完全定下來,再也無人敢衝上去的。

路人男配的轉正計劃 還有兩座峰頭,幾方勢力正在爭奪中。

此時,已經不知有多少人伏屍,血水染紅了峰頭。

「小塵!」

這時候,江寂塵忽然聽到有人叫他,聲音很熟悉。

是花小鈴!

哪怕江寂塵還沒有轉頭看去,便已知道是誰了。

抬頭看去,果然就是。

花小鈴飛身過來,如乳燕投林一般向江寂塵飛來。

江寂塵自然的張開懷抱,把撲入懷中的花小鈴抱住。

「花小妞,想死本少爺了!」

花小鈴很大方,那怕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也毫無顧忌的埋首入江寂塵的懷中。

她實在是太想江寂塵了!

大半年不見,她一直害怕江寂塵出事呢。

現在見他無恙,心中發自內心的歡喜,更是情難自已。

這也只有愛到極深處才敢做出如此大膽的動作。

江寂塵,又豈會感受不到花小鈴對自己的深情。

他很多時候冷血、殺戮無情,但那只是對敵人。

對於自己在乎的人,總有一片柔軟的地方為她們敞開。

「小塵,我好想你哦!」

花小鈴埋首在江寂塵懷中,痴痴地說道。

「花痴!」

然而,這時候傳來一道聲音。

卻是血手、青尋走來。

此時,是青尋開口說道。

「確實,小鈴你對他太花痴了,男人是不能慣著的。」

血手也在一邊補充。

但是,二女話雖如此說,但江寂塵又豈能看不到她們眼中的渴望、炙熱之色?

小鈴這時才有些不好意從江寂塵懷裡掙脫出來。

她一臉羞意,嬌俏動人到極點。

還有血手和青尋,似乎修習了《血鳳訣》和《青鳳訣》后,二女變得越發的美麗驚人,更有一種無比高貴的氣質,讓人生出無窮的征服慾望。

「二位美人看來吃醋了,那要不要公平一點,都來抱抱吧!」

江寂塵開口笑道!

這時候,江寂塵這裡瞬時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

當然不是因為江寂塵,而是因為花小鈴、青尋、血手都是絕色美女,本來到哪裡都會成為焦點。

何況,還有雲水二美也走了過來,笑看著江寂塵。

這麼一群極品無比的女子,竟然都圍繞著一個靈嬰境的修士!

若是說眾人不嫉妒、眼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甚至,從花小鈴的隊伍中,有人向他投來了很不友善的目光。

而這時候,江寂塵才有空觀看花小鈴一起的那隊人。

唐漢、索圖、小哈斯、方影、光頭人、莫雨都在,倒是沒有看到夜幽夢!

除了這些熟識的人,江寂塵還看到了更多陌生的面孔。

這些人的實力非常強大,當中有一人,絕對是六道幻界高手榜前三十的人物。

冷婚暖愛 不過,江寂塵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在乎的人一切安好就行。

而剛才向他投來很不友善目光的,正是那裡最強一人。

雲水二美走來,水雲謠嘻笑道:「小男人,你還是什麼都沒有變呀,還是老想占各位妹妹的便宜呢!」

蘇雪菲白衣飄飄,面紗遮臉,聲音悅耳動聽地響起:「這樣的男人,各位姐姐妹妹還是遠離一些為妙!」

看到這麼多美女,又是老熟人,江寂塵心情愉悅道:「老闆娘,我變的地方你可沒有看到哦,要不要我們單獨找個時間,關起房門,赤誠相對的驗證一下就知道了!」

「還有蘇雪菲美女,溫馨提醒你,遠離我這樣的絕世好男人,那是你的損失!」

江寂塵的話,無疑讓雲水二美都招架不住。

水雲謠暗誶一聲:「流氓!」

蘇雪菲則冷笑:「鬼才會信你!」

江寂塵與眾女調笑著打招呼,只讓一旁四周的人看得無比眼紅。

靠,一個靈嬰境的小子,竟然還有如此無邊的艷福,我們是融嬰境的天才強者為何還是光棍一條?

不科學,更不公平!

一群人憤憤的想道,同時目光冷冷盯著江寂塵,皆是不懷好意。

顯然,江寂塵已經成為了這些人的公敵。

但江寂塵根本無視這些人的目光,走過去與唐漢、索圖、小哈斯、方影、光頭人、莫雨他們打招呼。

小哈斯,內心很不安,他剛才的注意力都落在前方不遠處一位黑暗族女修的身上。

一時大意,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自己的主人出現。

但立刻補救,傳音給江寂塵道:「主人果然魅力無敵,到哪裡都是左擁右抱,美女侍環!小哈斯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啊!」 ?小哈斯的德興,江寂塵又豈能不知?

只當作沒聽到!

與一眾人寒暄了一陣,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道:「抱歉,這裡是我們虛遠派佔據的區域,非我隊之人,請離開!」

這道聲音,是來自那敵意青年身邊的一名隨從,這句話也顯然是對江寂塵說的。

這話一出,小哈斯、唐漢、索圖、方影、光頭人、莫雨臉色驀然大變。

便是相隨過來的花小鈴、雲水二美、血手、青尋,臉色也無比難看,眼中已經有了怒意。

江寂塵這時候才注意到,這一處地方最靠前,雖然無法與九座峰頭相比,但除了九座峰頭,就是離天坑旋渦最近的一處地方了。

而且,角度不錯,是一個爭奪寶物的有利位置。

江寂塵這時候也才發現,哪怕是這處高山平台,也是按實力劃分的。

實力強大的都排在前面,以此類推,越弱的,基本是越靠後面。

江寂塵剛剛就是從後面走到前面來!

萌娘神話世界 「胡軍,江寂塵是我朋友,你這樣未免太過了?」

最先開口的竟然是神秘老闆娘水雲謠!

她眼中除了有怒意,更有一絲隱晦極深的仇恨。

這些可以逃得過別人的眼睛,卻逃不過江寂塵七彩完美神念的感覺。

江寂塵有些奇怪,這叫胡軍的人,或者說虛遠派與水雲謠是什麼關係?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