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賈真人都不敢動葉天,就算是賀家也不可能會替他出頭對付葉天的,所以他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再對付葉天的念頭了。

所以他想到這裡,就眼睛一黑,疼暈了過去。

這時,葉天才緩緩轉身看向賈真人:「這位來自帝龍閣的大人物賈真人,現在輪到我們來算賬了。」

聽到葉天這話,一直戰戰兢兢的賈真人身子一抖,竟然直接跪在了葉天面前,全然不顧自己身為修真者的高貴身份,更不管在這些帝龍閣成員面前,那所謂大人物的身份了。

這時候,賈真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企求葉天能饒過他,他可不想跟賀飛揚一樣,被葉天廢除一身的實力。

如今葉天表現出來的實力,想要收拾他簡直再容易不過,就算他有這神魂之力加持也沒用。

沒看之前的東方曌,在他面來連一個回合都走不下來,就不得不施展保命手段,狼狽的逃走。

至於魔刃器魂,更是死得冤枉,莫名其妙的便讓自己的人捅了,拋棄了控制住的肉身後。

想逃,卻直接被葉天不知用了什麼手法給封禁了,試問葉天連魔刃器魂都能給封禁,那自己引以為依仗的神魂恐怕也沒什麼兩樣了。

既然不是對手,那為了能夠活命,賈真人只能跪地求饒了,這修真者本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

葉天作為強者,若是放在以往的修真界,那就是前輩一般的存在,向前輩跪拜,屬於禮儀,屬於晚輩對師前輩的尊敬,也算不得丟臉。

所以賈真人跪得特別真誠,特別用力,也特別的心安理得。

對於賈真人這樣的態度,葉天倒是非常滿意,點頭道:「好,你能捨棄自己的臉面,肯先求饒,這態度很好,可我還是多多少少要給你些教訓,以示懲罰。」

賈真人一怔,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繼續叩頭哭求道:「只要葉先生不廢我修為,賈真人原為葉先生肝腦塗地,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見賈真人如此模樣,葉天只能無奈搖頭,說道:「行了行了,我要你當老徒弟幹什麼?在地上作畫嗎?

至於你的修為,我也不會廢掉,我只是要你把你身上的三隻妖獸神魂,對了,還有你邊上這兩人身上的神魂全部釋放出來。」

賈真人一聽葉天不會廢他修為,頓時滿臉狂喜,這是他之前作為擔心的,如今得到了葉天的保證,自然是狂喜不已。

可片刻后,他又心生疑惑,葉天為什麼要他把妖獸神魂都放出來。

可他不敢問,更不敢不照做,連忙掐動法訣,解除了包括尤木全和賀飛揚身上,總共五隻的妖獸神魂加持。

隨即,賈真人只覺渾身一顫,實力一下子從鍊氣七層掉落回原先的鍊氣五層,免不了有種心空落的感覺。

而三隻妖獸神魂,則圍繞著他在半空中漂浮著。

而尤木全和賀飛揚那邊,同樣各有一隻神魂飄著,只是這些神魂根本沒有理智,此時就算被結束了加持,也只是原地不斷的轉著,沒有任何目的可言。

當下,葉天便施展著五行化身秘法中的手段,將這些五隻神魂封禁起來。

在這過程中,葉天其實心中非常的好奇,這五行化身秘法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為什麼明明能夠讓鍊氣期的修真者擁有封禁神魂的能力。

只是疑惑歸疑惑,葉天也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只能先將那五隻神魂先行封禁起來再說。

很快的,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葉天便將五隻神魂封禁好了,這在賈真人眼中簡直是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之前正努力吞食著魔刃器魂所留魔邪之氣的小狐狸,這時也終於將那些魔邪之氣吞噬完畢。

小黑似乎吃飽了一樣,但見它回頭眨著眼睛,有股昏昏欲睡的感覺,隨即有些無力的對葉天叫喚了幾聲后,將身子蜷縮著趴在地上,閉上了眼睛。

這是什麼情況?

見到這一幕,葉天愣住了,急忙在心中呼叫系統:「系統,小黑這是怎麼了?不會撐死了吧?」

「小黑正在消化體內的能量,目前處於進化的狀態中。』」

進化?

聽到這個詞,葉天不由得為之一怔,完全沒想到這小黑居然還會進化?

這時,系統的聲音繼續響起:「預計小黑進化需要不短的時間,建議宿主將小黑收入系統空間之中,以避免受到打擾,產生不可預估的後果。」

葉天點了點頭,便把手一招,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憑空讓小黑消失不見。

其他感到無比的驚訝,想不明白葉天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還能讓那隻小狐狸憑空消失不見。

賈真人身為修真者,在度過了剛開始的驚訝后,很快便明白過來,失聲自語:「莫非是……空間法器?」

他又想到先前葉天也是這個樣子,直接將那魔刃變不見的,頓時更加確認了心裡的某個想法,那就是那些隱世不出的超強勢力。

賈真人出身的那個地方,是如今華國修真者聚集之地,但卻不是唯一的地方。

其實當初天地靈氣驟降的時候,投靠朝廷的大多數都是那些無門無派的散修或是小門派,最後與朝廷合作,突然發難,攻擊作亂的各大魔修門派。

在這過程中,各大正道大門大派也有出手,方才使魔修門派淬不及防,不得不遠遁海外,組成聯盟,勉強苟活下來。

事成之後,朝廷按照約定,伐山改江,聚攏天地靈氣,人工改造出了一個靈氣富集的地方。

大門大派卻只是在朝廷那記了個名,就各自回自己的門派所在地,因為就算天地靈氣驟減,這些大門大派都擁有與天地相隔絕洞天福地,根本就不需要畏懼,更用不著朝廷改造出來這種人工靈地。

因為一旦在這種地方修鍊,就自然而然要與朝廷沾染因果,從而受朝廷驅使,可不是那些大門大派所願意接受。

對那些散修和小門小派,在天地靈氣驟減的當初,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畢竟如果連修鍊都維持不了,那所謂的自由又有什麼用。

事後,深知象徵著可怕之處的朝延,更加的拉攏閃修和小門小派,從而使那個也方的散修和小門小派的人數日益增多,同時組建了預防修真者的相應組織。

而這個組織正是帝龍閣的前身,所以那個地方便是帝龍閣的總部所在帝龍谷了,這也是為什麼賈真人會成為帝龍閣成員的原因了。

之所以會將帝龍閣的總部叫做那個地方,是因為大部分帝龍閣的成員都沒有辦法去往總部的所在,只能在外面的富總部進行工作和交接。

所以久而久之,原本作為帝龍閣的總部在帝龍閣成員中,便漸漸的變成了用那個地方來代稱,這樣的代稱甚至在漫長的時間裡,成為了帝龍谷對外的真正稱呼。

所以就算是現在這個時代,華國除了畢龍閣之外,還有著其他地方擁有著修真者,甚至這些地方出身的修真者,都擁有鳥都不鳥帝龍閣的資格。

賈真人不禁回想葉天的種種表現,不正好符合出生那些地方跡象嗎?

再加上他剛才的那種神奇空間法器,以直吃下去就能夠提升自身境界,而且境界還不會回落的秘葯,更是只有葉天出自那些大門大派,才可以解釋這一切了。

也只有葉天出身那些大門大門派,才能夠完美地解釋這一切,解釋他為什麼這麼年輕的情況下,就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和如此多的寶物及秘法了。

畢竟如今天地靈氣枯竭,所以修真者不僅人數稀少,而且能夠發揮出來的威能遠不如前,修鍊更是艱難無比。

哪怕是賈真人,也是同樣如此,就算生出人工改造的靈地,但正所謂僧多粥少,這靈氣及資源都是永遠不夠的。

可對於那些大門大派的門人而言,卻根本無需為此憂慮,擁有與天天的隔絕的冬天福利,使得他們可以逍遙自在的修鍊,永遠不需要去在乎靈氣和修鍊資源會不會枯竭。

在修真界中,這些擁有洞天福地的大門大派一向高高在上,甚至在穩定程度上掌控著整個世界,暗中操控著世界的變化,甚至是朝庭的興衰。

只是到了後來天地靈氣不斷的枯竭,那些修真者中的大門大派漸漸的無力在控制世俗,再加上科技力量的崛起,從而讓世俗國家徹底的擺脫了修真者的掌控,開始真正意義上由國家進行統治。

在靈氣枯竭的過程中,使得修真者的傳承托出了問題,因為門中的修真者青黃不接,各個修真門派也受創不小,。

特別是小的門派,人數本就不多,老的壽終正寢,卻又沒辦法培養出來年輕後輩,這頓時不是直接土崩瓦解了,要麼就是被其他門派侵吞掉了。

最終成百上千的修真門派,除了那些有著洞天福地的大門大派,那就只剩下了以朝廷合作,從而躲入帝龍谷苟延殘喘的賈真人這些人。

他們甚至不成說是門派,只能說是一群受雇與人的門客,這對於修真者而言簡直是莫大的恥辱,哪怕這個雇傭他們的是國家。

所以沒有必要,像賈真人這些是輕易不肯離開帝龍谷了。

不過正所謂時勢所趨,那些大門大派也知道利害,特別就算擁有洞天福地,但其實洞天福地中的靈氣也在下降,只是沒有外界強的那麼而已,所以並不敢以世俗的政權反臉。

最終這些頂尖門派選擇了與國家定下合約,答應隱世不出,永遠不會再插手世俗間的凡世事務。

即使門下的弟子有出世行走,也不允許這些弟子打著門派的名號出來,都會讓他們以散修自稱。

所以葉天的種種舉動,在如今越想越多的賈真人看來,就來自那種隱世不出的頂尖修真門派的行為作風了。

當然,賈真人之所以不認為葉天那個帝龍谷,是因為那些人都是有編製的,可以查出來身份信息。

可賈真人曾經查過,卻一丁點葉天的身份信息也查不出來,再加上葉天從始至終都不將帝龍閣放在眼裡的傲氣,也只有出身那些大門大派的修真者才會有了。

所以,賈真人便猜測葉天是來自那些隱世不出的大門大派,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解釋得通了。

否則葉天之前用出的法器、神寵、及至空間寶物,又該怎麼解釋是從何而來,甚至寧傲雪身上的防禦法器也有可能是葉天給的。

要知道這些寶貝可不是尋常可見,除了那些大門大派傳承久遠,可以說是底蘊深沉,擁有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各種寶貝。

就是國家層面也是極為少有,否則帝國皇室和內閣各個閣員出行,就不需要安排那麼多保護了。

很顯然,葉天除了出身那些大門大派的這個可能,賈真人便猜不出葉天是從哪得來的這些寶貝。

賈真人想到這裡,不禁暗自道:「如今並沒有完全封山,與國家還有保持聯繫的仍有五家大門大派。

這個葉天到底是來自這五家其中的哪一家呢?是點星閣?還是問仙宮?亦或是弱水仙坊……」

葉天這時候自然不知道賈真人的腦中,正自個猜測了出一大堆有關他的來歷,而且還越發的相信自己的猜測。

這要是知道了,葉天恐怕會笑死。

畢竟只有葉天自己知道,他可不是來自什麼隱世不出的大門派,不過是一個被趕出葉家的棄少而已。

之所以會有如今的這一切,都是從系統中得來的,真是裝逼裝出了一個美好人生。

當然,葉天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把自己的身份來歷告訴他,反正是他自己猜的。

「不管他是從哪一家門派出來的,反正按照帝龍閣的規定,只要這些來自這些大門大派的修真者。

出世行走後,沒有干出傷天害理之事,就不允許打擾到他們,那我之前可沒少打擾,甚至是得罪了這位啊!」

賈真人一想到這裡,腦門上頓時冷汗直冒,他是修真者不假,但他同樣是有上級的。

當下,他心中又是各種念頭亂轉,「不行,這事要是讓上面的人,特別是那些老顧困知道了,我定然會受到極大的懲罰。

不行,這可不行!該怎麼辦?對了,今天的事只有我知道,只要我不說出來,再交代在場的帝龍閣成員閉嘴,不就行了?」

這一下,賈真人立刻下了決定,同時也要好好囑咐荊隊他們,決不許把這事說出去。

至於葉天的身份,他選擇暫時對上面隱瞞,但他下定了決心,以後絕對不會再招惹葉天。

因為這個葉天,不是他能惹的! 不要去招惹那些大門大派的入世修真者,這可是在帝龍閣中有著嚴厲的規定,賈真人又怎麼敢觸犯帝龍閣規定?

更何況葉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是讓他感到畏懼,自然不敢再招惹葉天。

原先他還有一絲回到帝龍閣后,便讓師尊找上面的人,再派出更厲害的高手來對付這個葉天的念頭。

也隨著賈真人自己莫名腦補的猜測,而徹底的將之掐滅了,想都不敢再想。

相比較葉天的實力,賈真人更懼怕的是帝龍閣的懲罰,只有身處帝龍閣高層,進出過帝龍閣總部的帝龍谷,才會知道帝龍閣的底蘊究竟有多恐怖。

也許荊隊、寧傲雪等人看來,他賈真人算得上是帝龍閣的大人物了。

可只有賈真人自己才知道在帝龍閣中,像他這樣的存在其實是和螻蟻差別不大,可以說在帝龍閣中是可有可無的。

那些真正的大人物真要懲罰他,估計就可能要了他的小命,所以賈真人對於帝龍閣的懲罰,極為恐懼,以致連對葉天的報復想法都不敢有了。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50。」

這個時候,葉天正好將小狐狸收進系統空間,在聽到這聲系統提示后,也不由得一愣,根本不知道自己怎麼又無形裝逼了?

看了看帝龍閣這些成員,暗道恐怕是自己之前的種種表現,讓這些帝龍閣成員對他的恐懼,所以才又無形裝逼了一回。

實際上葉天哪裡會知道,這次無形裝逼卻是因為賈真人在那暗自揣測他的出身來厲,然後自個兒得出了一個不能招惹他的念頭,從而讓他因為無形裝逼一回。

葉天不知道這些,他只知道事情已經如解決了,那自己也該走了,所以他先示意瓦塔諾自己想辦法回去,不用跟著自己了。

之後,葉天才轉身走向了寧傲雪,嘿嘿笑道:「雪兒,我們走吧!讓我帶你回家,白天么么噠,晚上嘿嘿嘿!」

寧傲雪臉色一紅,頓時白了葉天一眼:「你想的美,誰要跟你回家了!」

葉天不在意的說道:「既然你不跟回家,那我跟你回家也行,嘿嘿……」

寧傲雪頓時無語,只覺葉天這賴皮的時候,一點都沒有之前的那種高手風範了,好不好!

見寧傲雪沒回應,葉天直接將無語的寧傲雪摟住,得瑟道:「小妹妹,看哥哥帶你裝逼帶你飛。」

寧傲雪掐了葉天腰間一下,氣鼓鼓:「你比我年紀還小,居然想叫我妹妹!哼,你該叫我姐姐才對。」

這女人天生的掐掐神功,就連葉天也受不了,頓時嘶的吸了一口涼氣,連忙叫道:「小姐姐……」

在葉天帶著寧傲雪悠閑的離去后,賈真人這才鬆了口氣,他可是一直害怕夜天等下會沒事找茬的。

荊隊這時上前,問道:「賈真人,魔刃被葉……被葉先生給帶走了,咱們這次收服的任務算是成功還是失敗了?」

別看之前賈真能對著葉天下跪,似乎尊嚴盡失,臉面全丟了,可荊隊對賈真人說話的時候,依舊帶著敬畏。

畢竟賈真人就算之前做的那些事,但實力還是比他們高強,所以荊隊怎麼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聽到荊隊的話,賈真人嘆了口氣:「當然算是失敗了,不過你們放心,這群任務失敗的責任由我來抗,。

至於魔刃被葉先生拿走這事,你們必須給我記住,絕對不能對上面提起葉天,更不要提起他做的事。

要是上面問了,你們就說魔刃是被海外魔修聯盟的慾火門中人東方曌奪走了,知道了嗎?」

反正東方曌已經停著受損逃跑了,這次就算活下來,也會直接跑回海外去,不可能再繼續留在華國,所以賈真人直接拿東方曌做替罪羊,就算是帝龍閣的人沒辦法找其對證的。

如此一來,既可以推卸責任,又可以矇混過關,不讓上面知道葉天的存在,這讓賈真人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智慧了。

荊隊點了點頭,雖然不明白賈真人為什麼有這樣的交代,但他也知道賈真人這樣說一定有他的目的,沒說那就不該多問。

當即,荊隊便對眾人說道:「大家都聽明白了嗎?按照賈真人所說,絕對不許提葉先生的名字,也不許提葉先生做過的事情。」

「是!」其他人紛紛應聲道。

這時,尤木全走了過來,指了指死狗一樣暈倒在地的問道:「賈真人,那這賀一鳴怎麼辦?」

賈真人看了賀一鳴一眼,沒好氣的斥道:「這都是他咎由自取,連我都差點被他害死!

不過他怎麼說也算是追隨過我,還是將他帶回去,治好內外的傷后,就遣回賀家去吧!」

「是,賈真人。!」尤木全點頭應道。

就在這時,之前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從頭到尾都沒有出聲的沐逸風,突然站了出來說道:「賈真人、尤先生,賀先生算是我的小姑夫,能否由我來護送他回去?」

「哦,那行,那人交給你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