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周圍人的小聲議論,方回也是了解了一些情況,他可是沒有想到湯秋雪還有這麼一段歷史。

「賤人,我說話你難道沒有聽見嗎?給我滾出去。」

「你!」

湯秋雪生氣地說道:「陳怡伶,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從來惹過你,你為什麼處處針對我。」

「哼,搶了我男人的心,你個****,賤人,還敢說你沒有惹我。」 「怎麼,勾引我的男人不成,現在又去勾引其他的男人了?小子,我勸你趁早離開這個賤人,和她走在一起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陳怡伶趾高氣揚,對湯秋雪是一點都看不順眼。

方回問道:「我要是不離開呢?」

「哼」陳怡伶生氣了,說道:「和這個賤人走在一起的人,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一個被美色迷惑地廢物而已。」

「陳怡伶,你說我可以,但是不要扯上方回。」

聽見陳怡伶竟然敢辱罵方回,湯秋雪立刻就憤怒了。

「我就是罵他怎麼了?你難道還敢和我動手?一個沒有天賦的渣渣,長得美也只能是別人的玩物。」

陳怡伶指的自然是湯秋雪被湯正發監禁的事情,可惜她還沒有聽到湯正發被方回教訓的事情,要不然她絕對不會這樣子說的。

「就是讓你滾出去,你就給我滾出去就行了,哪裡來的那麼多的廢話,你一個垃圾還真敢動手嗎?」

人群中,又有一名衣著華貴的男子站了出來,對著湯秋雪說道。

這男子,名字叫做湯致元,是湯學軍一脈的人,同時也是陳怡伶的追求者之一。

四周有的人也是憤憤不平,但是他們礙於陳怡伶和湯致元的勢力,沒人敢出聲。

「你。」

湯秋雪被氣得嬌軀顫抖,但隨即就被方回安撫平靜了下來,方回對著湯秋雪說道:「來,我來教你以後遇見這種情況之後應該怎麼辦?」

方回的神色平靜,他慢慢走到湯致元的身前,看了他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繼續向前走。

方回一直來到了陳怡伶的面前。

陳怡伶冷笑一聲:「怎麼,現在想起來求饒了,可惜已經晚了。」

方回問道:「剛剛你喊湯秋雪什麼?」

陳怡伶冷哼一聲:「賤人。」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突然響起,驚的霜楓學院整個演武場都安靜了下來。

陳怡伶捂著自己的臉,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你竟敢打我。」

啪!

陳怡伶的另一邊臉龐又挨了一巴掌,她瘋了,狀若瘋狂,簡直要抓狂了。

她,堂堂的霜楓城陳家大小姐,竟然被打了耳光,而且是接連兩個耳光。

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何等的卧槽!

「我要殺了你。」

陳怡伶怒喝一聲,剛要上前,啪的一個巴掌又扇了過去,陳怡伶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方回神色不愉地說道:「我扇你耳光的時候能不能保持安靜?」

保持安靜?

周圍的人集體石化,這男子是誰?他說的話為什麼要這麼的風騷,他為什麼這麼叼?

但是陳怡伶豈能被方回嚇住,她早已經被氣瘋了,眼中什麼都容不下了,她要殺了方回!

但是就在陳怡伶上前準備動手的時候,卻聽見有人喝到:「住手。」

說話的人中氣十足,威壓四射。

陳怡伶驚的連忙收住了手,但是這個時候,啪的一巴掌又上了她的臉上。

那中年男人一怒,快速插到方回和陳怡伶的中間,怒目而瞪,對著方回說道:「我說住手。」

啪!

猝不及防之下,這中年男子也挨了一巴掌。

這一下,不僅將中年男子打蒙了,周圍更是炸鍋了。

我的天啊,霜楓學院的院長被扇了耳光,真這可真是太刺激了。

方回扇了袁宗翰一個耳光,根本不停手,第二個耳光就要跟上,袁宗翰不敢大意,瞬間退了出去,結果這一個耳光又扇到了陳怡伶的臉上。

就算是再漂亮的美女,臉上挨了幾個耳光也變成豬頭了。

陳怡伶完全蒙了,這方回不是一個傻子就是一個瘋子,就連院長的耳光他都敢扇。

陳怡伶雖然臉上生疼,但是她的內心卻是充滿快感,來吧,承受來自院長的怒火吧!

陳怡伶已經準備看著方回被轟殺了,卻在這個時候,一個比她漂亮無數倍的女子走了過來。

藍玉煙走了過來,根本不去在意被扇耳光的袁宗翰,而是對著方回說道:「我來晚了公子,你沒事吧?」

看見藍玉煙的態度,袁宗翰的態度也立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他小心翼翼地說道:「原來您就是藍小姐的公子啊,失敬失敬,剛剛打擾您扇耳光是我的錯,您不知道解氣了沒有?要不要我將她帶過來您再來幾個耳光?」

嘩。

周圍的人集體傻眼,這這,這畫風不對呀,明明被扇了耳光,怎麼看袁宗翰的神情,反而很榮幸呢?

這還是我們讓人尊敬又害怕的院長嗎?

不過面對袁宗翰的態度,方回卻是嘆了口氣,「你的臉有點硬啊。」

「哎呦呦,是我該死,是我該死,該打該打。」

啪啪啪!

袁宗翰竟然開始自己扇起了自己耳光。

周圍之人早已經麻木了,這個世界好危險,他們要回家。

但是袁宗翰卻是冷汗淋漓啊,單單一個藍玉煙公子的身份,自然不能讓袁宗翰這麼的敬畏,但是如果加上一個頂級的玄級上品煉藥師的身份——哪怕是讓袁宗翰當夠爬出去他都願意啊。

「院長,院長你在幹什麼?你……」

「滾,從今天起你不再是霜楓學院的學生了,你被開除了。」

袁宗翰厭惡地看了一眼陳怡伶,這小妮子本領不強,惹事的本事真是不小,袁宗翰只是晚了幾分鐘而已,她就惹出了這麼多的事情。

此時此刻而言,什麼霜楓城陳家大小姐的身份,這都是狗屁。

「袁院長,你此刻這麼草率的做出這麼一個決定,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家的族長陳俊華走了過來,他的臉上都是怒色,當然了,任誰看到自己的女兒被扇成了豬頭,都不會開心的。

如果是平時的話,袁宗翰還會忌憚陳俊華幾分,給他幾分薄面,但是今天身後有藍玉煙和方回的撐腰,他完全不懼陳俊華。

袁宗翰冷笑一聲說道:「陳怡伶本領不強,但是心術卻不正,不僅辱罵我院天才,更是口出狂言,對學院不敬,我開除她而不廢除她的修為,已經很是開恩了。」 就連自詡無恥之徒的陳俊華聽見袁宗翰的理由都不由得被氣笑了,他語氣森然的說道:「辱罵天才,你是說的湯秋雪嗎?就她渣渣的體質天賦也能被稱為天才?你是在逗我嗎?還是覺得我們都是傻瓜?」

湯秋雪的事情,因為她的美貌,早就在霜楓城人盡皆知了,誰不知道她就是因為武道天賦太弱了而不受湯家人的待見,現在陳怡伶卻因為辱罵她而被開出霜楓學院,這種理由,是個人都不能忍。

「對,你不是說她是武道天才嗎?我要挑戰她。」

陳怡伶此時滿臉怨毒,她恨不得生吃了湯秋雪,一切都是因為她,都是因為她。

陳俊華讚賞的看了一眼女兒,附和道:「說得對,既然袁院長你說她是天才,那我們就來比一比,如果我的女兒被打敗了,我們就自願退出霜楓學院,但是如果湯秋雪被打敗了,我要她死。」

陳俊華的要求聽得袁宗翰遲疑了起來,他也只是聽藍玉煙說過湯秋雪是絕世天才,但是並沒有親眼見識過湯秋雪的天賦。

如果湯秋雪沒有藍玉煙說的那麼優秀的話,場面可是不好收拾啊。

陳俊華看見袁宗翰遲疑,冷笑一身,繼續逼迫道:「怎麼,袁院長不敢讓他們比嗎?你是在害怕什麼?」

「比了。」

這次,不等袁宗翰說話,湯秋雪就自己上前一步,臉色堅定的說道。

她想到了方回給她說過的話,想到了方回給她做過的榜樣,也想到了之前發生的種種。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現實的世界,有了實力的時候,就必須要強硬起來,不然就會被周圍的人看輕。

而且陳怡伶竟然敢辱罵方回,這讓她很是生氣,陳怡伶必須得到教訓。

聽見湯秋雪答應,方回和藍玉煙都是表情平靜,絲毫沒有意外。

而陳怡伶卻是滿臉的怨毒:「湯秋雪,你這個賤人,我要廢了你,我要讓你被萬人騎,這樣才能消除我的恥辱。」

湯秋雪卻是站在陳怡伶的面前,不悲不喜地說道:「我真是為之前的自己感到憤怒,我竟然會拿你和我來比,真是太傻了。」

湯秋雪強硬起來的時候,說話竟然也是這麼的犀利。

陳怡伶臉色一沉,說道:「找死。」

陳怡伶飛身貼了上去,她要給湯秋雪一個深刻的教訓,陳怡伶的臉上露出了殘忍了微笑,但是隨後

啪!

一個耳光響起,陳怡伶再次被扇了,而扇她的人,是湯秋雪!

不,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陳怡伶徹底瘋癲了,她根本接受不了。

現在湯秋雪給她的一巴掌,簡直比剛剛方回給她的巴掌,還要讓她不能接受。

因為湯秋雪的天賦和武道修為是人盡皆知的,她就是一個廢物,一個連武將境都突破不了的廢物,可是現在她卻被湯秋雪扇了耳光。

就連周圍的人,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這陳怡伶不是武將三品的修為嗎?她怎麼會被湯秋雪扇了耳光?湯秋雪不是連武將境界都沒有突破嗎?」

「不不,你們看,湯秋雪突破了武將境界,而且看她流露出來的修為,這明明是武將三品!」

「什麼,不不,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天啊,原來湯秋雪也是一個武道天才嗎?」

「不對,不對,同為武將三品的話,湯秋雪不可能這麼輕鬆的扇陳怡伶的耳光,她不是武將三品,是武將四品。」

……

嘩,周圍的徹底獃滯了,武將四品,這是霜楓城絕頂天驕的資質啊,整個霜楓城,就只有夏家的夏空吟和湯家的湯辰具有這種潛力,其他人都沒有。

可是現在,湯秋雪竟然也是武將四品的修為,這讓所有人都意識到,陳怡伶可能真要倒霉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湯秋雪學著方回,對陳怡伶只扇耳光而不動手,而陳怡伶就在湯秋雪的一巴掌又一巴掌下,變得獃滯。

她不敢相信,不能相信,湯秋雪竟然能比她優秀。

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陳怡伶挨了無數的巴掌,還要被霜楓學院開除,她以後算是廢了。

陳俊華陰沉著臉,帶著陳怡伶灰溜溜的逃走了,不過方回和湯秋雪卻是被陳俊華徹底記恨上了,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陳怡伶現在也不會這麼凄慘了。

就在陳家人走了之後,方回和湯秋雪他們也離開了,不過這裡發生的事情,卻是被迅速傳開了。

剛巧的,在湯秋雪和陳怡伶比試的時候,夏空吟就在場,他被湯秋雪的氣質所吸引,忍不住對著身邊人問道:「剛剛那個人是誰?」

他身邊的人立刻答道:「她叫湯秋雪,是湯家的大小姐。」

「湯秋雪,湯秋雪,這個名字真的不錯呢。」

過了幾天,在藍玉煙的住處,方回正在指導湯秋雪修鍊,這是藍玉煙卻過來,面色古怪的說道:「公子,湯家來人了。」

方回隨意地問道:「哦?是誰過來了?」

「是秋雪妹妹的父親,湯啟岳。」

聽到湯啟岳的名字,湯秋雪明顯的神色不正常了起來,倒是方回卻是似笑非笑的說道:「讓他進來吧。」

禁慾厲少,撩炸天! 藍玉煙得到方回的首肯,便將湯啟岳他們給請了進來。

湯啟岳進來之後就感懷地說道:「秋雪,我的女兒啊,你在外面受苦了。」

湯啟岳的神情不似假的,但是方回卻知道像是湯啟岳這種人都是無情之人,如果不是因為湯秋雪的突然爆發了驚人的天賦,他才不會關心湯秋雪的死活呢。

「秋雪啊,之前的日子真是苦了你了,這是父親的不對啊,跟父親回家吧,以後父親會好好待你的。」

湯秋雪有些動搖,但她還是說道:「要想我回去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湯啟岳大喜道:「什麼條件,你儘管說,我能辦到的,一定會照辦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