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司機明白,這是自己失血過多,虛弱而導致的,他用力眨了下眼睛,再看那卡片,勉強辨認出了家鄉的位置。

強大的求生意志令他的體力再次涌現,他大喝一聲,把舌尖頂了出去,貼在了鐵質薄卡之上。

啪!

如果這次失敗,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他閉上了眼睛,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可下一秒,他感覺到舌尖一陣冰涼,並沒有疼痛傳來。

難道…

出租車司機睜開了眼睛,驚喜的發現,自己點在了正確的地名之上!

“哈。”

出租車司機已經不能言語,他長吐口氣,發出了一聲輕笑。

wωω⊙Tтká n⊙CO

李更新看到後,並沒有違反之前的約定,而是按了遙控器上,那個停止的鍵位。

嗡嗡嗡…

咔!

圓形刀刃在幾乎要切到出租車司機舌根的時候,戛然而止!

出租車司機大口喘着粗氣,看到沒有被傷到,總算鬆了口氣。

“謝…謝謝…”

雖然舌尖受傷,但他還是盡最大努力,勉強吐出了兩個含糊不清的字。

李更新微微一笑,把遙控器扔掉,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冰冷的匕首,朝他走了過來。

出租車司機見狀,臉色立刻變白,原本放下的心,也在瞬間懸了起來,他驚恐的睜大眼睛,喉嚨裏發出含糊不清的字體。

李更新走到他面前後,停頓了下,然後,以種很平靜的口吻講道:“不要怕,我只是…想遵守之前約定罷了。”

彭。

李更新割斷了捆住出租車司機舌頭的那根繩子。

出租車司機如臨大赦,立刻縮回了嘴巴當中,他咳嗽了幾下,把喉嚨內的血吐出來後,呼吸也順暢了不少。

他的額頭上,早已經冷汗滲滲。

李更新抓住那根帶有磁鐵的棍子,用力一擰,從鐵質桌子上掰掉,拿在手裏看了看後,扔到一旁。


李更新看向出租車司機,笑着說道:“恭喜你,贏得了剛纔的救贖,在整個過程中,你已經深深體會到這根舌頭還債的痛苦,想必也不會再輕易用它去作惡,活下來的,不僅是你的身體,更是你的靈魂。”

出租車司機根本沒心思聽這個瘋子的胡說八道,他只明白,自己活下來了!這已經足夠令他開心。

他猜的果然沒錯,只要聽從這個瘋子的話,自己就有很大的機率存活,畢竟對於瘋子,根本沒有什麼道理可講。

什麼狗屁的救贖,靈魂復活,他沒有一點概念,他只希望這個瘋子不要做出切割腦袋的舉動。

因爲他深深明白那種方式死去的痛苦!

出租車司機忙不迭眨巴眼睛,並且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嗯嗯’聲。

他希望以此來博取對方的好感。

直播間內,那些觀衆們也紛紛發表着這場直播的看法。

“用舌頭犯罪,再以舌頭贖罪,可以,主播的想法很奈斯。”

“出租車司機表示以後再也不敢隨便說話了,感覺小丑的救贖方式好帥,也好有創意。”

“不知道怎麼的,我在小丑身上,似乎看到了某個人的影子…”

小丑低下頭,平靜的看着出租車司機,道:“很好,看來這次對你的救贖很成功,那麼接下來,對你進行另外一場救贖。”

出租車司機瞳孔猛然緊縮!

他沒有想到,這還不算完!同時,他已經猜到自己的第二樁罪孽是什麼,只不過,他不敢確信,對方會用怎樣方式來懲罰自己!

千萬不要是…

千萬不要!

出租車司機在心裏默默祈禱,他希望李更新不知道自己的第二種身份,否則的話,他凶多吉少!

李更新慢慢走向那個大箱子。


“和上次一樣,你贏,活下來,你輸,死。”

李更新停在了箱子跟前,他彎腰取出一樣東西,擺在了出租車司機面前,道:“那麼現在,進行第二場救贖。”

出租車司機在看到那個東西的瞬間,額頭立刻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剛剛懸着的心,也再次提到嗓子眼! “五年前,一名中學生在回家途中消失,至今沒有下落,其父母老年得子,悲傷成疾,於同年死於家中。”

“同年,XX中學尖子生失蹤,數日後被發現屍體,卻沒了腦袋,人心惶惶,她的爺爺奶奶哭着在警局門口跪了半個多月,以求追拿兇手,最後流出血淚而死。”

“一年後,在T國其他省份,皆發生尖子生失蹤事件,警方懷疑是某名差生處於嫉妒的心理所爲。”

李更新手裏的有些報紙,已經微微泛黃,他耐心的一一念着,而每念一個案例,出租車司機心底的恐懼,就會加深一層。

出租車司機原本還抱有的那一絲僥倖,在這些報紙被拿出來的同時,便已經煙消雲散。

這個小丑,他很清楚自己做過的事情。


只是,出租車司機特別奇怪,自己的作案手法高明,連當時擁有數名‘專家’的警方都無跡可查,小丑又是怎麼知道的?

在出租車司機思考的時候,李更新已經把手裏的報紙唸完,他將那一大摞扔在旁邊的桌子上,看向鏡頭。

“這些失蹤案件,你們又可曾記得?”

李更新說的這些案件,都曾在T國轟動一時,那會兒也有人抱怨警方辦事不利,也可能是這個原因,各方面消息在短時間內都被屏蔽,封殺,逐漸的,也就淡出了大家的視線。

現在被李更新提起,他們自然能夠想得起來。

“我知道這些案件,尤其是哭出血淚而死的兩位老人,當時好多人都對警方意見大得很,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件事不了了之。”

“靠,這麼一說我感覺好沒有安全感,警方都在吃屎呢,真有事情看不到人…只會暗中打壓?”

“小丑這老黃曆翻的,更讓咱們看清楚了警方的無能,天天只會讓百姓養活,卻不辦一點點事情。”

若要壓下一件事情,必須從源頭出發,小丑翻出的這些案例,極大的引起了民憤,想要平息,必須從他下手。

如果不把小丑抓起來,就沒辦法阻止他繼續煽動民衆,而後果,不敢想象。

……

T國,國王辦公室內。

一個身穿革履,很具有氣質的老人,把兩條手臂放在桌子上,雙手交叉,用手背支着自己的下顎。

老人用一雙深邃的目光,平靜的盯着面前電腦裏小丑的侃侃而談,以及民衆的反應。

對於這些案件,他並不陌生。

身爲國王,對於這個國家他十分了解,那些案件之所以沒辦法偵破,是因爲兇手的反偵察能力很強,另一方面,他很明白那些稍微有些權勢,富貴的家庭,對於喪失孩子後的反應,要比貧窮家庭更加瘋狂這一個道理。

所以,他下手的那些對象,全都是些貧寒子弟。

警方看沒有油水可撈,又不會因此被上面人施加太大壓力,自然不會集合幾個地區警力,去全力偵破此案。

兇手作案地點又在不停變化,而對於全國來講,幾乎每天都會有人失蹤,更加不會引起重視。

這些案件對zheng府部門的影響又那麼不好,會在第一時間被人抹去,因此,多年未破,也不足爲奇。

T國的國王眯着眼睛,他拿起電話,撥通了小丑所在縣城的公安局電話。

那端,傳來了孟達局長恭恭敬敬的聲音。

“國…國王…有何指示?”

國王用種很平靜的口氣講道:“抓到這個小丑,帶來見我,否則…”

國王頓了下。

“你就是小丑。”

孟達局長臉色刷的下白了,他知道這句話代表了什麼含義,立刻戰戰兢兢的回答:“是…”

T國國王掛斷電話後,繼續看向那場早在網上引起轟動的直播,他的眼眸中,閃現着一股濃郁的殺意,能夠處在這個位置,他絕非等閒之輩,他已經察覺到了那個詭異小丑妝容下,埋藏着一顆恐怖的野心。

這場直播,只是小丑計劃中的第一步,如果選擇輕視,很快,他的權力,就會受到巨大挑戰。

“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想要顛覆我T國,你選錯了對手。”

“我要你死在這萌芽之內。”

……


李更新取出一個醫藥箱,他打開蓋子,拿出了一瓶強心劑,他用針管取出,紮在驚恐的出租車司機脖子處,慢慢把液體推進了他的身子裏面。

原本,出租車司機在經歷了剛纔的折磨,已經極度虛弱,甚至出現了幻覺,但在強心劑的藥效作用下,他的精神在短時間內得到了恢復。

他目光炯炯,身上的冷汗盡數退去,宛如獲得了新生。

李更新很滿意這種效果,畢竟,折磨一個處於快不知痛覺狀態中的人,對他來講屬於莫大仁慈。

而李更新,不會有這種仁慈之心。

李更新把醫藥箱放回去後,又從箱子裏,翻出來三個碟子,每一個碟子裏,都有一團被炸的外焦裏嫩,灑了很多輔料的糊狀肉沫。

李更新又拿出來一個盤子,把三個碟子擺在上面,兩手拖起來後,俯身在上面,用鼻子深深嗅了嗅。

李更新閉上眼睛,作出副享受的模樣。

“不錯,很香。”

李更新慢慢走向不停發顫的出租車司機。

“剛纔那些塵封的案子,想必你更不會陌生吧?那些失蹤的人被你拿去做了什麼,你比我清楚。”

出租車司機用力抓着椅子把手,他咬着牙,想做最後的掙扎。

他用含糊不清的聲音喊着:“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他知道不能承認,否則等待自己的,將會是如同地獄般的折磨。

李更新沒有理他,走到他面前後,蹲了下來,把盤子舉過去放在對方的鼻子下方,道:“聞一下,味道怎樣?”

出租車司機比剛纔還要精神,他清楚自己的處境,哪裏還有心思去聞?他不停顫抖,幾乎是哀求:“不要…”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