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算下來的話,如果報考了駕校,不去考試的話,這六千塊錢豈不是血虧。

陳墨現在雖然是個有錢人,但可沒把幾千塊錢當做是小數目。

這幾千塊,要是花在武冰冰身上,或者安清雅,衛安靜,明雨卿她們身上的話,那陳墨不會心疼。

但是,幾千塊錢平白給了駕校,那陳墨就肉疼了。

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啊!

「行,我去考駕照。」陳墨只能點頭答應了,「本來是想藉此和你多點時間相處,沒想到換來的卻是疏遠。行,我去練車,用你的錢。」

林星娜:「……」

「少說廢話了,讓你學開車,也是為了你好。一個大男人,總不能連車也不會開吧,說出去多丟人。」

林星娜撇撇嘴,說道:「等考了駕照,以後你載我上下班。」

想的倒是挺美。

陳墨心裡這麼想,可嘴上可不敢這麼說。

含糊的應了一聲,陳墨就開始閉目養神了。

到了化勁,想要提升,真的很難。

究其根本,是因為到了化勁修為之後,再想要提升,對真力的需求太大了。

要是有個修鍊了玄陰訣的女武者,並且到了化勁修為的話,那一起修鍊,肯定會大有裨益。

即便陳墨已經是化勁,應該也可以得到明顯的提升。

當然,具體是個什麼效果,陳墨目前也不清楚。

現在只能看,張凝雪什麼時候能突破到化勁了。

等到張凝雪突破到了化勁,那兩人在一起修鍊的時候,想必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現在,陳墨是化勁,但張凝雪和林星娜是崩勁。

兩者一起修鍊,張凝雪和林星娜那邊是受益匪淺,但對於陳墨來說,提升並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說是幾乎沒有。

化勁武者和崩勁武者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宛若鴻溝,這樣的情況下,一起修鍊,對陳墨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而憑藉著陳墨自己修鍊的話,進步又太小。

小到幾乎微不可計。

現在陳墨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提升自己。

自己修鍊吧,提升不大。

和張凝雪或者林星娜一起修鍊吧,提升也同樣不大。

藉助靈石修鍊吧,提升也也也不是很大。

何況,陳墨也沒有那麼本錢。

現在的靈石,可是有價無市的。

陳墨可捨不得投入大價錢,只為了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一點點。

在陳墨胡思亂想的時候,車子到了安全部門。

陳墨打了卡之後,就去找張凝雪。

隨便坐一會兒,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任務之類的。

當然,一般情況沒有。

哪來的這麼多任務。

需要化勁武者出動的任務,一年半載其實也碰不到幾個。

化勁武者,更多的是作為一個「吉祥物」,鎮守著一方天地。

鮮少需要親自出動。

這陣子陳墨之所以頻繁出任務,主要還是因為張凝雪這邊的要求。

安全部門面對的事件太棘手,只能找陳墨去做了。

但現在,陳墨做得很不錯。

KT集團在米國的據點,已經覆滅兩個了,而且陳墨從KT集團那些研究人員的嘴裡,還審問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對KT集團的打擊很大。

也讓安全部門更加了解,KT集團對於「武者軀」的研究進展。

對於安全部門來說,當然是不希望KT集團這項研究能夠成功。

因為KT集團一旦成功了,就代表著他們已經可以批量製造武者。

那將會是極其可怕的。

武者的數量,全球都不多。

更別說高階武者了,數量更是稀少。

一個普通武者,需要培養很多年。

而一個高階武者,甚至需要培養數十年。

如果KT集團可以批量生產武者,哪怕是明勁武者,那也絕對是可怕的。

張凝雪要做的,就是阻止KT集團的「武者軀製造計劃」。

雖然很難,但一定要阻止。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目前,KT集團已經有所警覺。

而安全部門在國外的部署,並不足夠。

所以現在,安全部門還需要從各個方面努力,收集有關於KT集團的相關信息,以便將他們給一網打盡。

當然,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衛安靜和陸十三兩人的爭鬥,一直就沒有停過。

衛安靜的特攝劇,和陸十三的偶像劇,本來是沒什麼競爭的,可是現在,竟然也有了相同的競爭點。

比如,衛安靜之前的特攝劇,用的一般都是新人演員。

一方面,特攝劇的人設比較簡單,對演員的演技,沒有太大的考驗。

所以衛安靜只需要找幾個電影學院出來的新生演員,就基本可以滿足需要了。

既不貴,又是學表演出身的,演特攝劇足夠了。

磨合起來也不用費太大的功夫。

性價比很高。

另一方面,也可以節約成本。

而陸十三那邊,則比較鐘意那些流量小生。

當然,陸十三用的也不是現在的那些流量小生,而是將自己選中的一些演員,給培養成流量小生。

然後通過這些流量小生,帶動粉圈流量,以此來給新劇做廣告。

現在,一直對流量小鮮肉沒什麼興趣的衛安靜,竟然也開始成立經紀公司,培養流量明星了。

這讓陸十三很生氣。

這是她的造星模式,現在被衛安靜模仿,她怎能不氣。

所以兩個人也就起了爭執,吵得不可開交,驚動了甩手掌柜陳墨。

這天,陳墨把兩人約出來,在一家咖啡館碰面。

之所以在外頭,主要還是陳墨怕她們吵著吵著打起來。

在外面,她們反而能夠收斂一些,有助於解決問題。

「你們爭吵的事情,我都了解清楚了。」

陳墨喝了一口咖啡,說道:「我覺得,生意要怎麼做,流量明星要怎麼運作,這種事情沒有模仿與抄襲一說,這又不是寫小說。做生意嘛,要是能有固定的賺錢公式,那當然更好。既然陸十三你這個模式可行,那衛安靜怎麼就不能用了。」

「她之前口口聲聲說我這麼做不行,還嘲諷我培養流量明星,現在見我這模式用得好,賺得多,所以就來學我。你覺得她這麼做不無恥嗎?」陸十三拍案而起,就差沒把咖啡潑在陳墨臉上了。

她以前可是小太妹。

公共場所可不能讓她有所收斂。

「我學你?」

這時候,衛安靜也忍不住了,「我哪裡學你了?不過就是開了個經紀公司,簽了幾個演員而已,這就模仿你了?我製作電視劇,主演這部劇的演員火了,我將對方簽下來,以後拍戲能夠節約成本,這不是行業內的基本操作嗎?怎麼就成我學你的了?」

「培養自簽約演員這模式本來就是我獨創。」

「那你顯然是孤陋寡聞,自以為是了。你看看兩年前的選秀節目,那些作為選手上節目的明星,背後統統都有公司。那選秀節目,就是那些公司主辦的,目的就是給他們簽約的這些年輕演員一個舞台,讓他們吸引流量,優勝劣汰。」

衛安靜撇撇嘴說道:「簽約演員,這事本來就在我的計劃中,憑什麼說是我抄你的?好比你開店賣衣服,賣得少的時候,你去跟經銷商代理商批發商拿貨,賣得多了,難道不會選擇直接跟工廠訂貨,或者自己開工廠生產制衣?」

「你……」

陸十三氣得額頭青筋暴起,拳頭握的緊緊的,一副隨時要打人的模樣。

衛安靜一點兒也不怕。

陳墨還在旁邊呢!

陸十三動不了她一根毫毛。

陳墨有些無語。

不知道該怎麼勸。

事情的起因和經過,他大抵都了解。

但真要說誰對誰錯,這個說不清楚。

商業行為嘛,哪裡有模仿不模仿的。

能賺錢的模式,基本上都有人嘗試過。

就好比做生意,無非就是低價進貨,高價賣貨,賺取中間價。

大的方向是這樣,但具體要怎麼營銷,怎麼運作,純靠個人思路。

這也跟寫小說差不多。

作者們寫的一些玄幻小說,基本上都是圍繞著主角的成長。

主角出現,主角提升,主角踏上巔峰。

大方向都差不多。

有的作者寫得非常精彩,劇情跌宕起伏,讓讀者看得熱血上涌。

可有的作者寫得非常難看,劇情平平無奇,讓讀者看得同樣熱血上涌,想砍死作者。

陸十三和衛安靜兩人都沒有錯。

只不過兩人的發展路線,有一些重複罷了。

商業嘛,殊途同歸。

難免有重合的地方。

你看看小馬哥和老馬。

一個是主營遊戲,一個是主營電商。

但這兩者之間,旗下也有各種各樣的業務。

這些業務,當然也有重合的部分。

比如外賣軟體,丑團和飽了么,這就是赤果果的競爭。

比如購物軟體,微店和淘寶,這同樣是赤果果的競爭。

陸十三和衛安靜的競爭,主要是因為兩人都開了經紀公司,簽約演員?

這種事情,確實很正常的。

你想想。

你製作了一部電視劇,然後劇中的演員火了,你想不想簽他嘛?

而現在,衛安靜的每部電視劇,基本都能火,那這樣一來,你挑選演員的時候,先把他簽下來,有錯嗎?

打個比方。

漫威電影挑選演員,選好之後,都會讓演員簽一份合約。

合約內容當然不會透露出來,但肯定會限制演員,同時期不能接受競爭對手的電影合約。

你做了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的主角,總不能第二年就成為DC超級英雄電影的主角吧?

今天你在漫威演了鋼鐵俠。

全音階狂潮 明天你在DC演了蝙蝠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