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長相,與猩猩無異,雷公嘴,招風耳,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這姑娘的雙腳比常人長出了一倍不止,好像基因突變似得。

面對這樣的妖孽,沐晨也是臉皮一陣抽搐,真心有種調頭就走的衝動,不過為了能順利見到冷羽希,沐晨還是忍住了。

無論如何,現在有求於人,那就該有個求人的樣子。

不得已之下,沐晨也是昧著良心,說盡了漂亮好聽的話,對方這才不情不願的勉強答應了沐晨的要求,並且邁著讓沐晨都感覺蛋疼的步伐向著不遠處幾個管事之人走去。

遠處李小魚幾人一直在觀望著沐晨的舉動,見到沐晨找來一名長腿族女子,幾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精彩。

李小魚更是單純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對沐晨報以同情神情,喃喃道:「真是難為了大人啊,面對這等『尤物』,居然還能說服對方。」

顯然他們對那名放哨女的種族是有一定的了解。

人類雖然算是靈長類動物,但其中也有眾多種族之分,這類長腳族是公認的腿長臉丑,比例完全不搭,不像地球上的真美女,不僅腿長而且臉美。

這裡的長腿族女子簡直就是妖孽,看一眼都足以讓小孩子做惡夢,在這冥界簡直可以直接用鬼來形容。

沐晨自然不知道李小魚幾人在背後議論紛紛,這個時候他視線緊盯著遠處動向。

關倩倩的地盤人員分佈還是很講究的。外圍有明哨暗哨注意著周圍動向,而更進一層則是麾下小嘍啰盤膝修行的地方,更深入一些才是屬性晶體擁有者的地盤。

而最深處則是關倩倩等幾名重要成員的棲息地,冷羽希同樣處於最深處位置,也不知道她的加入是怎麼混到這麼高位置的。

沐晨在外圍等候著接見,其內關倩倩幾人正交談著如何對付暴龍事宜,突然那名放哨女稟告道:「倩倩姐,外名有一名心懷不軌的男人來找羽希姐,要不要直接帶人將他拿下?」

關倩倩幾人聞言神色不善的看向遠處,冷羽希同樣如此,不過當她認出沐晨的赤陽晶體之後,冷若冰霜的臉上立即展顏一笑,將腦袋偏向一邊,不做絲毫表態,放任關倩倩下令處理。

「還是個中級境界的晶體擁有者,我看倒不像什麼心懷不軌,反而更像是一個痴情漢子啊。」居中一名柳眉丹鳳眼的風韻少婦臉上掛著玩味笑容,饒有興緻的打趣了一聲。

顯然她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冷羽希的變化,看出了沐晨是為何而來。

「阿姨,你不是說男人都一樣是花心大蘿蔔嗎,他怎麼就例外了。」一名嬌小可愛的少女嗲聲嗲氣的回應了一聲。

「別叫我阿姨,叫我姐姐!」風韻美少婦黑著一張臉,沖著少女咆哮了一聲,氣鼓鼓的訓斥道:「教過你多少次了,姐姐我只是比你們年長一點而已,還沒老到阿姨那個地步。」

少女像是耍小孩子脾氣,不滿的嘟囔著嘴,沒有正面回應對方,悶悶不樂的喃喃著:「誰讓你每次都是一副過來人的樣子,不是阿姨難道還是奶奶輩的嗎。」


美少婦自然就是關倩倩,她對眼前這名少女也是寵愛有加,一番抱怨之後,並沒有繼續責罵,反而向那名放哨女吩咐道:「帶進來吧。」

「哼,天下男人一般黑,倩倩姐你不是最討厭這種臭男人嗎,幹麼還要見他。」 女總裁的貼身神兵

她長發及腰,五官精緻,論姿色絕對不比冷羽希遜色多少,同樣的,她的冷漠也與冷羽希有的一拼。

「是不是臭男人待會兒見了自會一目了然,對嗎,羽希妹妹!」關倩倩臉上掛著玩味笑容,調侃了冷羽希一句,讓冷羽希害羞的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裡了。

「哦?原來是羽希妹妹在外的小情人啊,難怪倩倩姐突然改變對男人的態度。」那人冷漠的臉上嘴角上揚,似乎這樣就是她的笑容一般。

「你們別鬧了,他只不過是我來這裡之後認識的一個朋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冷羽希架不住這些人話裡有話的調侃她,蒼白無力的辯解了一句。

「我們想什麼了?只是朋友,男朋友嘛,我們懂的。」關倩倩見冷羽希一副嬌羞模樣,更加肆無忌憚的逗弄起冷羽希。

幾人一番嬉鬧之後,冷羽希實在是架不住關倩倩幾人的調侃,羞憤的轉身離去,完全沒有要見沐晨的意思。

當然,關倩倩這麼做也確實沒打算讓冷羽希與沐晨直接見面。

她雖然看出了沐晨與冷羽希的關係匪淺,但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那還得由她來把把關才能決定。

… 沐晨在那名長腿族女子的引領下,很快就來到了關倩倩地盤的中心處。

穿過人群時,沐晨隨意掃視了一眼四周情況,對關倩倩勢力的大致實力有了清晰的判斷。

這裡大約能有三四千人,比之暴龍的一個小隊要多出一些。不過綜合實力卻並不高,還有過半人都保持著最開始時的亡靈狀態,沐晨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基本上連一枚亡靈之晶都未曾吞噬過。

女子不如男在這裡確實得到了很好的印證,畢竟不是所有女性都能像冷羽希那般特殊。

不過讓沐晨感到費解的是,這些人實力那麼弱,在這一天半的時間裡究竟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在這亡靈村中沒人可以例外,皆是戰場上的戰士,要麼腳踩眾生扶搖而上,要麼被踩於腳底灰飛煙滅。

像這樣既沒能力殺死別人,又能安然無恙存活下來之人真的不多,而關倩倩這裡居然有數千名這樣的人,這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然,沐晨也只是不解而已,事實究竟如何他沒功夫去了解,他還有好多問題需要解決,而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勸解冷羽希。

來到關倩倩地盤深處,這裡三名女性晶體擁有者並排而立,其中兩人已經達到了中級亡靈境界,分別是其中較為年長的風韻美少婦以及一名有著水靈靈大眼睛的可愛少女。

另外一人雖然還未達到中級亡靈境界,但以沐晨過來人的直觀感覺不難看出,這人距離邁入中級亡靈境界已經不遠,想必是資源稀缺的緣故,所以到現在還依舊停留在初級階段。

這三人在沐晨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臉上表情並沒有多少變化,從始至終都是一副高人一等姿態,就連那可愛的小女孩都強行裝出一副同樣的表情。

對此沐晨自然也是看在眼裡,但不得不說,這可愛的小女孩裝出這幅姿態當真是讓人忍俊不禁,不僅沒有很好的表現出高人一等的姿態,反而將她襯托的更加單純可愛。

不過另外兩人可就沒那麼好說話了,沐晨能感覺到她們神色中的不善,估計他這次的突然來訪少不得要受到一些刁難。

很快,居中位置的關倩倩就打破了現場氣氛,漫不經心的撇了一眼沐晨,不太友善的開口說道:「你這人可真有意思,這個時候來找我們羽希妹妹所為何來啊,該不會是特意來顯擺你成功踏入中級亡靈境界的吧。」

顯然,關倩倩一眼就看出了沐晨只是剛剛踏入中級亡靈境界的實力,與她相比還是差了一點,還不至於因為是冷羽希的朋友就給沐晨好臉色看。

沐晨苦笑著搖了搖頭,他事先早就做好了不招人待見的心理準備,加上冷羽希臨了突然離場,這就更加確定了這次想讓冷羽希回心轉意的難度。

看來想讓冷羽希出來一見,並非易事啊。

當然,更主要的是沐晨懶得跟她們計較,反正不久后就會在戰場上相見,到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根本就沒有結識的必要。

不過做人就該有個做人的樣子,既然這次是他主動來拜訪,那就該有個拜訪的樣子,至少禮數不能少。

「久聞關倩倩大名,這次突然來訪多有得罪,實在是因為擔心羽希安危,這才唐突而至,叨擾之處還望海涵。」沐晨抱拳客套了一番,而後直接進入正題道:「有些話我想當面問問羽希,還望關頭領行個方便。」


「哼,我們的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你能來到這裡我們已經夠給你面子了,現在有事說事,沒事就滾蛋,否則別怪我們翻臉無情。」那名冷若冰霜的年輕女子顯然是不待見沐晨這樣的做作之人,語氣中滿是不耐,還沒等關倩倩表態她便搶先回應了一句,壓根就沒將沐晨這個中級亡靈晶體擁有者放在眼裡。

沐晨表情凝滯了一瞬,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彪悍,他這才剛開口說了一句而已,對方立即就擺出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向他出手的架勢。

這還真是不拿他當一回事兒啊。

眼角餘光撇了對方一眼,沐晨可不是來這裡找茬的,對方既然不待見他,那他自然也懶得搭理對方。

視線轉向關倩倩,沐晨直接無視了開口刁難的女子,繼續開口說道:「人我說什麼都要見上一面,有些話若不能當面說清楚,我是不會離開的。」

「給臉不要臉的傢伙,到了這裡還敢擺譜,真以為實力達到中級亡靈境界就無敵了嗎,敢來這裡耍橫,我看你是找死。」那人顯然是被沐晨的無視激怒了。

她抬手一揮,無聲無息間只見一道土黃-色光束一閃而逝。

沐晨腳踏堅硬的黑色土地,在對方這一手能力之下,腳下土地突然一軟,雙腳在瞬間淪陷下去。

好像深陷沼澤地一般,他越是動彈,身體就越是不受控制的淪陷下去,如此手段當真是讓人防不勝防,沐晨完全沒料到對方一名弱女子出手會這般乾脆利落,連絲毫給人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哼,就這點實力居然還有膽量到我們這裡來耍橫,羽希妹妹怎麼會認識你這樣的廢物?」那人語氣冷漠,說話難聽,羞辱之意溢於言表,要不是礙於冷羽希的面子,恐怕這就直接下殺手了。

沐晨雙腳陷入泥沼之中,掙扎無果他也懶得繼續再做無用之功。對方一上來就動用特殊的晶體能力,他根本就觸不及防,現在遭人束縛,他自然也無話可說,只是這樣一個下馬威就想讓他妥協可沒那麼容易。

冷靜下來的沐晨臉上掛著玩味冷笑,並未因為陷入被動境地而做出反擊,反而冷嘲熱諷的回應道:「我有沒有實力無須向你證明,中級亡靈與初級亡靈之間的實力差距不是你能理解的,憑這點手段就以為能夠隨意對我做出審判,那我只能說你太天真了。」

「你找死!」那人冷漠的臉上殺機湧向,手上瞬間凝聚出一把無柄利刃,向著沐晨就要投射出去。

「夠了藍悅,你先退下吧。」一直冷眼旁觀的關倩倩終於開口勸阻,她倒不是擔心藍悅不是沐晨的對手,而是擔心事後無法向冷羽希交代。

抬腿邁出一步,關倩倩冷淡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嫵媚笑容,看著藍悅笑道:「呵呵,要殺他容易,可要是傷了羽希妹妹的心那就不好了。」

關倩倩偏過頭,又邁步走到沐晨面前,一副俯視姿態冷漠的開口警告道:「這裡是我的地盤,有什麼話直接說,再想故意挑事兒,下次你可就沒這麼走運了。」

沐晨莫名其妙的看著關倩倩,這欲加之罪還真是讓人無語。

這裡又沒有外人,有必要特意在他面前擺譜充大嗎?

前後做了那麼多無聊的事情,說了那麼多沒營養的話難道就是為了彰顯她們的威嚴?

沐晨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這真的是一直在謀划著要向暴龍出手的關倩倩團伙嗎?就憑這些殘兵敗將?

這恐怕連暴龍麾下的一個小隊都打不過,她們究竟是哪來的底氣?

緊鎖著眉頭,沐晨來到這裡之後,已經對關倩倩的具體實力了如指掌。本來外面那些小嘍啰實力差點也就算了,可現在看來連這幾個管事之人都一樣弱的可憐。

一直以來沐晨都覺得冷羽希最後即便不能跟他離開這裡,至少還有一個強大的團隊可以依靠,至少性命無憂,可現在看來,這關倩倩也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

冷羽希若是跟著這些人去找暴龍麻煩,最後恐怕不僅討不到半點好處,反而自身還會陷入生死險境之中。

想到這裡,沐晨對說服冷羽希跟他一起離開這裡的念頭就更加堅定了。

他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冷羽希給這些人當槍使,這太不值當了。

關倩倩等人見沐晨緊鎖著眉頭不敢回應,都認為沐晨這是害怕的表現,藍悅更是藉機開口羞辱道:「廢物就是廢物,在我的泥沼能力下,就憑你這樣的垃圾還能翻起什麼大lang?不是喜歡耍橫嗎,你倒是再橫一個給我看看啊!」

沐晨眼中殺機湧現,這群幼稚的女人太將自己當一回事兒了,從始至終都將他當成是土雞瓦狗一般可以隨意揉捏,殊不知她們自己的實力有多麼脆弱。

雙手撐著身前地面,沐晨在關倩倩等人的注視下,雙腳緩緩從泥沼之中拔離而出,這是他將靈魂力匯聚到雙腿后所致,加上他比藍悅更加純粹的靈魂與晶體契合度,要從這泥沼中走出一點都不難。

歸根結底來說,沐晨的各方面實力都要比藍悅強,這點手段藍悅拿去對付同境界的晶體擁有者還行,想要對付中級境界的沐晨可還差得遠著。

「我不跟你們計較並不代表我怕你們,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我的突然造訪確實多有叨擾,但你們損也損過了,動手也動過了,接下來若還不依不饒,那就別怪我不講情面。」沐晨面無表情的看著近在眼前的關倩倩,整個人氣勢瞬間發生變化,手中的金色沙漠之鷹緩緩凝聚而出。

他已經失去耐心再跟這些幼稚的女人折騰下去了,這些人若還是這般不知所謂,他不介意事先替暴龍將這個隱患解決在這裡。


關倩倩一個後仰,快速倒退了出去,與沐晨拉開距離。她已經從沐晨身上感覺到了冰冷殺機,這是真的要動手了。

同時藍悅也感覺到了沐晨突然轉變的氣勢,她緊鎖著眉頭,身體瞬間緊繃了起來,進入戰鬥狀態與沐晨對峙著。

壓抑的氣氛將幾人籠罩,眼看場面即將失控,交鋒無可避免,可在這個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可愛少女卻突然做出了回應。

不過她的舉動卻瞬間瓦解了劍拔弩張的氣氛,只見她獨自邁著小碎步走到沐晨跟前,仰著頭好奇的看著沐晨,不解的詢問道:「阿姨說你是痴情漢子,我觀察了你好久,你一直隱忍不發,這樣就能稱為痴情漢子了嗎?」

如此天真的言詞著實是讓沐晨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小丫頭片子莫名其妙的說什麼鬼呢?痴情…漢子?開他媽什麼玩笑!

關倩倩與藍悅聞言也是臉皮一陣抽搐,這小姑奶奶可真能折騰,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糾結著痴情漢子問題,這簡直是太丟人了。

… 沐晨看了一眼關倩倩與藍悅,眉頭微挑,有些看不透關倩倩究竟又想耍什麼花樣。但看著眼前這一臉人畜無害的可愛小女孩,沐晨真的很難聯想到什麼陰謀手段。

忍不住伸手向著小女孩腦袋安撫過去,沐晨笑道:「你雖然年紀小,涉世未深,但千萬不要總聽別人說,一定要學會自己去感受,只有跟著自己的感覺走,一個人才不會做出讓自己遺憾的事情。至於我是不是痴情漢子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覺的我像壞人嗎?」

「不像。」少女天真的搖晃著小腦袋,完全沒把沐晨當外人,直接伸手勾搭著沐晨手臂道:「我叫可兒,之前羽希姐姐救了我一命,既然你是羽希姐姐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這就帶你去找羽希姐姐。」

說著可兒拉著沐晨向冷羽希所在地漫步而去,直接無視了一旁拉開架勢,準備跟沐晨拚命的關倩倩與藍悅。

沐晨神情古怪,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回頭撇了一眼羞愧的有些無地自容的關倩倩與藍悅,他心中的怒意這才消退了下去。

也不知道這關倩倩究竟是因為羞愧而不好意思出手還是別的緣故,這會兒跟藍悅竟然都沒有出手制止可兒的意思,就這樣放任著他們向冷羽希靠近過去。

沐晨心繫冷羽希,自然也懶得多做計較。在可兒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找到了冷羽希。

這時冷羽希盤膝而坐,雙目緊緊閉合著,明明已經感覺到沐晨的臨近,但卻始終不肯睜開雙眼。

沐晨看著這麼大氣性的冷羽希也是無奈苦笑,索性廢話也不多說,直接當著可兒的面盤膝坐到冷羽希面前,一聲不吭的凝視著冷羽希,直到冷羽希渾身不自在的睜開雙眼,他才微笑著說道:「你這小丫頭氣性真大,我都不生氣了,你還這麼較真。」

冷羽希偏開腦袋冷哼了一聲,似乎對沐晨的話並不滿意,完全沒有要交流的意思。

沐晨苦笑長嘆,像是早就意料到冷羽希會這般態度似得,多餘的話也沒有多說,直接將身上的四千枚亡靈之晶拿了出來,遞給冷羽希道:「這是之前賺來的亡靈之晶,你的翻倍晶體還在吧。眼下危機四伏,你這樣的處境很不樂觀,還是跟我走吧,我來給你護法。」

冷羽希轉過小腦袋,臉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但那對看向沐晨的瞳孔,卻讓沐晨感覺極為難受,就像第一次見面時的那種陌生眼神一樣。

「你這次來如果只是為了告訴我處境很不樂觀,那你現在可以走了。」冷羽希淡漠的開口說道,如此變換不定的情緒,當真是讓沐晨感覺身心俱疲。

這一下子像鬧情緒的小女孩需要人呵護,一下子又突然冷漠的像對待陌生人一樣的個性,誰受得了?不就是說她是病人嗎,至於用冷暴力來折磨人嗎?

「我是為你…」沐晨有些心急,差點又要口無遮攔的一通訓斥,但礙於冷羽希起伏不定的情緒,他還是忍住了。

強壓著心中的鬱悶情緒,沐晨放低姿態向冷羽希表示道:「我承認,之前是我的錯,我不該說你是病人,把你跟龍歷都氣走了,我其實挺後悔的,現在知道錯了,你能原諒我嗎?」

冷羽希聽著沐晨的道歉,冷漠的態度這才緩和了許多,不過她雖然沒有直接說原諒沐晨,但她對沐晨的為人卻深有了解,知道沐晨接下來又要跟她說什麼,而為了堵住沐晨的嘴,她則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回應道:

「我在這裡挺好的,可兒和倩倩姐她們對我都很好,她們比你更需要我,如果沒別的事情,你還是走吧,這裡都是女性,你一個男人在這裡不方便。」

沐晨聞言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他這還沒進入正題呢,冷羽希就率先打亂了他剛剛才組織好的語言與情緒,甚至直接下了逐客令,這算怎麼一回事兒?

快速從盤膝中一躍而起,沐晨有些氣不過,他好心好意想要提醒冷羽希這裡的潛在隱患,可話還沒說出口,冷羽希就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這算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嗎?

抬手顫抖著指著冷羽希,沐晨張口你了半天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顯然是真的被冷羽希氣的不輕。

沐晨都感覺這裡就是一群女神經病的根據地了,冷羽希之前雖然有些問題,但至少人還算正常,可這才小半天時間沒見,現在冷羽希好像脫胎換骨似得,整個人都變的不正常了,這也太他媽邪性了。

「你什麼你,這些亡靈之晶我收下了,等提升到了中級境界,在這裡我比你更安全。」冷羽希也從盤膝中站了起來,不滿的訓斥了沐晨一句。

這還是她自打認識沐晨以來第一次主動拒絕沐晨,以往無論沐晨要她做什麼她都不會拒絕,就算是讓她去死她都會義無反顧,可這次她卻不得不拒絕沐晨了,因為可兒她們真的很需要她。

沒有開口解釋什麼,冷羽希態度堅決,看著沐晨的眼神中透露著一股不容置疑。她有自己的堅持,有不能離開的理由,但這都跟沐晨沒有關係,她不想將沐晨也牽扯進來。

看著如此決絕的冷羽希,沐晨神情顯得有些獃滯。眼前這一幕讓他想起了與冷羽希相識時的情景。

無論是眼神還是態度,沐晨知道他說再多都難以改變什麼。因為現在不是身處危難之中,冷羽希的決定是否會因此而葬送性命,誰都不能肯定。

但沐晨知道,眼下冷羽希的這個決定是她經過深思熟慮而做出的,單憑這一點沐晨就沒有任何資格去反駁她。

不過冷羽希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一刻的沐晨有多脆弱,她這麼做對沐晨的傷害有多大。

對沐晨來說,這樣的拒絕根本算不了什麼,他真正在意的是彼此之間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感情。

冷羽希即便真的有不能離開的理由,可作為朋友,而且還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朋友,她就不應該將沐晨當成外人來對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