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沒人了,全都進去了,這麼黑的天,誰知道那個李子雄是不是早進去了呢?

這個方章還真有點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味道啊!

其實在市局同事之間,方章並不是很得人緣,只有幾個年輕文員女警察,對方章另眼相看,除此之外基本上男同事之間,說得好聽點大家都是點頭之交而已,也可以看得出平時方章為人比較傲慢吧!

「…咦!…又來了一輛車!…」

這時,目標門口又有一輛車燈雪亮晃動的一臉吉普車開了過來,一個警察低聲說了句。吉普車很順利的進了那棟二層樓的院子大門,門口還有幾個人開門,估計是專門看門的。

「…李子雄來了!隊長!真來了!…」

「…我看看!…嘶….」

那個剛才用埋怨口氣說話的警察,手裡拿著望遠鏡超院子裡面看了過去,院子裡面都亮著燈,所以,可以看到車上下來的人。

「準備行動!」

等待太久的警察們,全都隨著方章這句有點不情願的命令,在那摩拳擦掌的檢查自己的身上的武器裝備,這個年月,大部分內地警察還是佩戴著五四手槍。

這些個警察基本上都是由部隊上的複員,退役的軍人組成的,所以有股子敢闖敢沖的勁頭。

說實在話,那個年月的警察,除了復原當兵的外,文職人員基本上都沒受過任何的部隊正規訓練,也就是軍訓一番罷了,也沒有什麼很嚴格的標準,警察嗎,那不就是維護下治安啥的,難道還要他們衝鋒陷陣嗎?

不過呢,後世才有的特警隊,那就是屬於警察部隊中的精英了,就算是現在,京城已經有了特警隊,不過內地呢,那就暫時還沒有,一個是經費問題,還有個就是沒人專業的教官,而且這兩點都離不開錢。

所以說,要向強國,你沒有錢,那就是一句空話。

像北X鮮那就是了,他們國家的福利制度是全包的套路,但是事實上,一個國家能餓死一百多萬人的事情,世界上也只發生在北鮮這個GC的國家內。

其實不是聯合國不給他援助,而是老金他不要啊,你有啥辦法呢?

而他的國家的老百姓,更相信他們的革命意志能戰勝飢餓,但是,事實上,那就是活生生的餓死一百多萬人啊這可是真實的歷史啊!!

(提起這個那就不得不提起,一個北鮮的叛逃分子黃X燁了,可能30歲以下的人沒有任何印象,實際上他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當時是,1997年2月12日上午,正在炎黃國訪問的,北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局書記黃X燁和他的助手金X弘二人逃入炎黃國首都的南韓大使館,申請政治避難。

經多方協商,最後炎黃國政府按照國際慣例,讓黃X燁經第三國去南韓國,3月18日黃X燁離開京去了菲賓,一個月後來到了南韓國。

當時成了轟動一時的大新聞,ZY電視台也做了報道。

1996年秋,北鮮國家經濟日趨惡化,人民陷入了苦難和不幸的悲慘處境。

秘書們將彙集起來的1996年度的穀物產量綜合統計后只有210萬噸。這還沒有把因為夏天已經斷糧,提前收割並已經消費了的玉米的產量剔除出去。

210萬噸的糧食連軍糧都不夠。

按此推算,到年底軍糧就要告罄,儘管農民手頭也沒有餘糧,仍規定每人必須無條件上繳3個月定量的糧食作為軍糧。連我們這些秘書們也都要到市場上去每人購買200公斤的糧食交給軍隊。

隨著糧荒的加劇人們大量餓死。

即使在北鮮的首都壤平,稍微離開市中心的地方,就可看到成群結隊的餓得只剩骨頭的人們背著背囊,為找糧食湧向郊外的黑市。

黑壓壓人群,擁擠著,推搡著,把通往黑市的道路完全淹沒。

山腳下到處是拔草的人,有水的地方捕撈貝類抓魚的人們絡繹不絕。

儘管如此,和外地比起來平壤仍是天堂。

據到外地出差的同志們的講,每個火車站裡快餓死的孩子都是一片片的,在海邊挖貝類的人實在太多,近海一帶連幼貝都被挖光,到深處挖貝殼的人們一個大浪湧來,瞬間幾百人就被捲走淹死了。

家裡父母實在沒有東西給孩子們吃,把孩子趕出去要飯的事情比比皆是。據黃的回憶錄中寫道,他當時的鄰居有三女兒的家和我家離得很近,有一天他聽到有人敲門,出去一看是兩個幼小的兒童伸著烏黑的小手喊著「給我點飯吃吧!….」。

我女兒讓他們進來先洗乾淨手,問他們從哪來的。

「我的爸爸媽媽已經餓得在床上起不來了,他們讓我們倆自己去外面要飯活下去,我們是從南浦走著來的」,聽到女兒的這番話后,我趕緊讓金X弘去找負責向老金彙報,餓死者統計數的組織部的幹部,把詳細內容做了調查。

「…據組織部的幹部講,95年包括黨員在內有50萬人餓死。96年到目前的11月中旬為止已經有100萬人餓死了…」

金X弘一邊告訴我這些,一邊咬牙切齒地說,金老頭是個不可饒恕的人。

軍需工業部的擔當秘書也告訴過我類似的話,他說軍需工廠的工人約有五十萬,其中僅僅是技術水平最高象寶貝一樣的技術工人在95年就有2000人餓死。

此外有半數以上的工人因飢餓沒法走到上班的地方,只能在家中躺著。北鮮的統治者把這種情況宣傳為是由於自然災害造成的,如果是自然災害的話為什麼工業陷入癱瘓狀態?

我想這種曠古未聞的民生之苦正是領袖絕對主義的產物,老金的個人獨裁把國家的生活毀滅到了這種程度。

看到人民大批餓死的慘狀,黃更加切實地體會到這種領袖絕對主義正是徹底的利己主義。而老金對於百姓大批餓死,在寒冷中瑟瑟發抖的慘狀彷彿渾然不知,把精力都放在保存他老爸遺體宮殿的裝潢上,毫不吝惜地把巨額資金和貴重材料投進去。

而且,不斷驅使已經被無休無止的痛苦和疲勞折磨得疲憊不堪的人民,去為了宣揚金氏父子個人崇拜而興建的建築工地上勞作。

粗略計算即使只把花費在保存老金遺體的宮殿裝潢上的資金節約三分之一,就足夠購買200萬噸玉米。

有了這200萬噸玉米馬上就可以把餓死人的糧食問題解決了…)所以,一個國家沒有經濟實力,那麼什麼東西都是虛幻的。

**************************************

(老白不能保證每個人都看正版,但是,老白是靠正版混飯吃的!現在還得養老婆啊!唉!…冰天雪地…跪倒滑行,拜早年!!!祝諸位親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老白在這….淚奔狂呼….拱手拜求各位親們打賞!再打賞!…求花!在求花!求訂閱!求宣傳!…本書不會太監!…..新書也在開始寫了!也是精彩紛呈的故事!…絕對是與眾不同的!故事新穎而獨特過癮!….絕對不會讓親們失望!新書絕對會大爆發!接著大爆發!…看正版的壯陽!看盜版的早泄!……..) 黑煞風再次降臨前這幾天,陳強無所事事,便不停地試驗真元分拆。

真元初步分拆並不難,只要用意識控制便可以,難的是如何在意識離開后,使分拆后的真元不再融合到一起。

直到黑風再次降臨,陳強也沒有做到這一點。

「你又要出去嗎?」

黑煞風降臨后,陳強還沒有其他動作,南希便主動開口詢問道。

「嗯!」

陳強點頭,揉了揉南希變得黑順柔軟的頭髮。

「我和你一起去!」

南希的神情綳得很緊,有緊張,有堅持,兩種神色角逐在一張小臉上。

「我自己出去沒事,你出去會死!」

這一次,陳強沒有露出笑臉,表情很嚴肅。

……

陳強在南希略顯委屈的神情中離開了,這一次他不再是為了嘗試黑煞風的恐怖,而是為了探查佔據水井那伙人的秘密,探查圖騰的秘密。

他不得不這麼做,想要離開流放之地,水井所在極有可能是唯一的突破口。

平日,那六人沒有任何異常表現,若是真有詭異,也只有這黑煞風颳起時候,才會暴露出來。

對於黑風的恐怖,他深有體會,出了石洞,沒有多做停留,顧不得真元的消耗,運起身法,便向水井所在摸去。

外面用眼看不到路徑,耳朵聽不到聲音,他想找到那處刻有血睛凶獸浮雕的宮殿,只能憑藉感覺,憑藉對方向的把握。

好在黑風只是蒙蔽人的五感,不會連感知都屏蔽掉。

十幾里路程,陳強十幾步便趕到了,所耗時間可以忽略不計。

「沒人……」

陳強踏入圖騰宮殿,黑風被擋在宮殿之外,宮殿內空曠沒有遮掩,內中情形一覽無餘,他卻沒有看到那幾六個人的身影。

「水井之下?」

陳強在宮殿內轉了一圈,除了水井,並沒有其他可以藏人的地方,除非那些人去了外面。

水井入口狹窄,一次只能供一人通過,井內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若是水井下有埋伏,他貿然闖進去,極有可能遭到伏擊,可若就此回去,他又心有不甘,這讓陳強多少有些躊躇。

「拼了!」

陳強心中一狠,也不再多做猶豫,萬象真籍運轉真元鼓盪,靈寶紫雲刀握在手中,心神充滿戒備的縱身一躍,便向井口跳下。

這水井極為幽深,陳強在半空『飄了』半分鐘,才落到井底,在觸及水面的一瞬間,他身形一轉,『浮光掠影』剎那啟動,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原地。

「有點反常!」

他想象中的伏擊並沒有出現,從他踏入宮殿開始,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遇到任何阻擾,一切都非常順利,順利的讓他感覺有些反常。

「去哪個方向?」

水井下的確如他最初猜想的一般,有一條地下暗河,河水流淌緩慢,只能聽到細微的潺潺流水聲,從流水聲判斷,他所面對的方向是上游,背對的方向是下游。

他在原地轉了幾圈,發現上遊方向有光亮透出,便選擇了向上遊方向探查。

……

「血光……」

那點光亮在陳強眼中逐漸放大,他終於看清了光亮的本來顏色,這光亮竟然殷紅如血,且伴有濃郁的血腥味,血腥味鑽入他的鼻孔,令他煩悶欲嘔。

隨著向前行走,漸漸的,他終於看到了光亮的源頭。

「是那圖騰!」

陳強瞳孔驟然一縮,那是一個血睛凶獸的雕像,與外面宮殿立柱上的圖騰形象一模一樣,由一種不知名的黑色玉石雕琢而成。

整個雕像也就一人多高,看起來栩栩如生,最可怖的是那雙眼睛,血色光芒流轉,猶如活物一般,陳強只是盯著那雙眼睛看了一眼,整個心神都差點沉淪進去。

他不敢再多看,趕緊將視線挪到他處。

「原來他們在這裡!」

剛剛陳強的心神全部被血睛凶獸雕像吸引,直到此刻才注意到那六名武修。

那六人背向陳強,正對著雕像叩拜,口中念念有詞,那音節聽起來極為怪異,他一個字也聽不懂。

「祈禱,還是祭拜?」陳強看不懂這些人在幹什麼。

正在陳強疑惑不解之時,臉上有道刀疤的女子突然回頭向陳強望來。

「嗡!」

陳強頭腦嗡的一響,頭皮發麻,那女子的眼睛如同血鑽一般,冒出三尺有如實質一般的血芒。

女子就那麼靜靜的看著陳強,既無言語也無動作,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那笑意詭異且可怖,讓人一見之下便生出惡寒之感。

「血奴!」

看到那女子的形象,不知為何,陳強腦海中突然蹦出這麼一個辭彙。

他雖然向後退出了一段距離,但也沒有離開太遠,依然能夠看清那些人的情形。

除了那個女人回頭看了陳強一眼之外,其他人全無動靜,依然在對著那雕像叩拜,口中念著難以理解禱文,即使是那個女人也只是看了陳強一眼,便不再理會,繼續先前所做的事情。

禱文的念誦聲音越來越高,語速越來越快,聽在陳強耳中,『嗡嗡』聲不絕於耳,這聲音如同魔音一般,摧毀人的神志,令人沉淪。

「叩拜我,賜你永生!」

「叩拜我,賜你道途!」

……

陳強堵住耳朵,也無法阻擋那魔音灌入,漸漸的,他的雙眸也蒙上了一層血色。

那血色很淡,陳強的眼中滿是掙扎之色。

「滾出去!」

他感覺到一股浩大的意志,在降臨,在壓迫,那意志是血色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血海,血海波濤洶湧,小山般的頭骨被波濤掀起拋飛,大大小小無數的頭骨在血海中沉浮。

而他的意志只是一縷微弱的火苗,隨便一點水花,一個浪頭,便能澆熄。

浩大的意志若天穹壓蓋,陳強苦苦支撐,他意志雖然微弱,卻極為堅挺的屹立,任那浩大意志如何撲擊,壓蓋,卻始終無法使那如同微弱火苗般的意志熄滅。

突然——

那血睛凶獸雕像的雙眸血光大盛,浩大的意志彷彿要跨界而來,真實降臨。

無邊血海如同發生了海嘯一般,巨浪滔天遮蓋蒼穹,陳強微弱的意志之火被巨浪完全包裹,水花濺起,『嗤嗤』聲不絕於耳,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真實,讓人真假難辨。

巨大的壓力使陳強的意志之火明滅不定,此時從他的心底又響起了另外一種聲音,這聲音低沉如同耳語,令人心生親切毫無戒備,充滿誘惑之力。 北鮮的統治者,把這種情況宣傳為是由於自然災害造成的,如果是自然災害的話為什麼工業陷入癱瘓狀態?

我想這種曠古未聞的民生之苦,正是領袖絕對主義的產物,老金的個人獨裁把國家的生活毀滅到了這種程度。

看到人民大批餓死的慘狀,黃更加切實地體會到這種領袖絕對主義正是徹底的利己主義。

而老金對於百姓大批餓死,在寒冷中瑟瑟發抖的慘狀彷彿渾然不知,把精力都放在保存他老爸遺體宮殿的裝潢上,毫不吝惜地把巨額資金和貴重材料投進去。

而且,不斷驅使已經被無休無止的痛苦和疲勞折磨得疲憊不堪的人民,去為了宣揚金氏父子個人崇拜而興建的建築工地上勞作。

粗略計算即使只把花費在保存老金遺體的宮殿裝潢上的資金節約三分之一,就足夠購買200萬噸玉米。有了這200萬噸玉米馬上就可以把餓死人的糧食問題解決了…)

所以,一個國家沒有經濟實力,那麼什麼東西都是虛幻的。

/////////////////////////////////

「….茲茲…一隊上!…二隊掩護!…三隊留守紮緊口袋!….」

幽靜的小樓走廊上傳來,方章對講機的低聲命令,別看這對講機這麼簡單的東西,那也只有在重大行動的時候才能使用,當然,巡警是人手一個的,可見對講機這種簡單的東西,在內地警局還是極其緊俏的通訊工具啊!

清冷的黑夜中,警察們開始了行動,借著夜色的掩護,各有15個人組成的兩隊警察,分別從南北兩面的巷子口,悄然靠著牆邊,摸索著朝那棟兩層木樓的院子,摸了過去。

「…嘶…呼!…鄒比!等會去裡面爽爽不?應該不會有人來了吧!…雄哥都來了!….今天來了不老騷.貨啊!嘎嘎…最爽就是嫂子啊!…」

「…草!…你小子真是口味重啊!老棒子都喜歡!…剛才紅姐不是帶了幾個小嫩妹進去啊!…等會去耍耍!…」

兩個站在門口陰影處的老痞子,叼著根煙,在那閑聊著,要不認真看,還真看不出,黑暗中的門邊,還站了兩個人,看樣子這裡還真是李子雄的窩點啊!

「..唔!!!」

「不許做聲!…不然斃了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