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是后話,他要先好好放鬆一下,現在他的路是回家的路,他們都想回家看看,惡魔的那條近路他也知曉。

不然只能走漫長的星路,還有危險,他未必怕,小飛他們還是有所不夠的。

就算將來要冒險,也要等大家都成長起來,或還能一起。

小飛他們都是道心了,假以時日,都能慢慢上去的。

現在星辰殿資源無數,神通也很多,修鍊寶地等都能慢慢建成。

他自己的路沒有到盡頭,還能進步,這次一戰,心魂元魄融合力幾乎觸摸到六重,這一天不會太久。

法則極限不能成真神嗎,他偏偏要打破。

若真有無敵劫,他也鎮壓了。

現在星辰殿威勢無邊,千星讓那些聖人幫忙,該指點小輩指點,潛移默化下,都也不是問題。

千星威名天下傳。

與滾犢子江憶起呂小魚等故人見過之後,四人出發了,一起回家。

滾犢子他們這次沒有回去,他們在這邊很忙,也要努力修鍊,下次再說,千星先去探探路,人少他還能照顧周全。

其實也不會有什麼麻煩,就像天使大陸這次,雖有稍微挫折,都在意料之中,也算頗為順利。

千星的實力,可以較為輕易的來回。

千星帶上一些寶物,比如之前千機門弄到的力士,機關陣,天使那邊的一些科技傀儡,都有普通聖人實力,足以鎮守家鄉。

若是這樣都被破了,他還來不及救援,那也是命數。

這麼一來家鄉也堪比強大的一流勢力,若是算上古老手段,比之十大也可,他們放心家人。

還有奶奶,離家時間不短,千星也想念,應該會好的,奶奶身子還很硬朗,尤其服用過靈果。

這次他還帶很多。

能夠想到,奶奶身體好了,肯定整天也更忙,總是閑不下來,千星微笑。

「咦,星哥哥,好像忘件事啊。」月兒大眼睛狡黠,俏然走來,「有人這麼叫你嗎?嘻嘻,還挺順口的。」

「咳咳,什麼事?」千星轉移話題。

「你這回家了,不帶你那些紅顏好嗎?聽說還很多,嗯,天外都聽說了,一個個故事,繪聲繪色,感人肺腑。」

「有嗎?」

「怎麼沒有,上次我還看到蝶丫頭了呢,真是漂亮。」

「哦。」

「嘻嘻,都叫上一起哦,不然人家多傷心。」

「真的?沒想到我家月兒這麼開通。」

「我很開通……你這個混蛋,我想咬你。」百里夕月撲上去,就像當初非要千星還錢的那個架勢。

她也納悶,理性上這麼多年,千星該有人陪伴的,他現在是強大,無數人崇拜,看似光鮮,她知道肯定吃了很多苦,無數次生死驚險,她應該感謝那些女孩陪伴的,但感性上……真是怪她咯?

不行,還是得怪你,本姑娘也不講理一次。

這混蛋還不躲,笑吟吟看著她咬,她都不好意思了。

滾犢子喝醉后偷偷告訴她,星辰殿可是有東西南北宮的,她是東宮還是西宮?百里夕月想到就想咬牙,雖然不乏滾犢子挑撥的嫌疑。

「走了,回家,乖。」千星笑著順勢抱起女孩,向著星路深處飛去。

「家裡看到你肯定會很開心的。」

「我想吃奶奶做的餃子了。」

「我也是。」

******

【完】喜歡看書,沒得看了就寫,又總不喜歡列大綱,隨便寫寫,有空來看看,指點下。

《魔翼槍王》新書【詭秘時空】 「你好!可以進我們店看看嗎?這是一家獵頭公司。」秦飛站在自己小店門口,對著一個臉有些腫的男人說道。

我叫秦飛,秦始皇的秦不是鄭秋冬假裝的那個覃飛。

我是一個小白領,和正常人一樣的愛好,父母離開的早,給我留下了一套房,一筆不錯的存款,像我這樣的人本應該是過著悠閑的生活,然後如同普通人一樣娶妻生子就好。

可惜老天就是見不得我好,看我生活的太愜意了想讓我過點不舒心的生活,於是我穿越了。

說道穿越我這滿肚子的就是火。

作為一個還算是比較宅的人來說,每天下班之後唯一的愛好或許就只有電視劇了。

最近一部叫做獵場的電視劇火爆熒屏,作為胡歌不資深影迷的我愛上了這部電視劇,下班回到家之後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看這部電視劇的更新。

「開局一把刀,掛機成土豪!」電腦上播放著毒奶廣告,讓秦飛很不爽。

不過作為一個小白領來說,我願意花十五塊去買包煙,但是卻不願意花十五塊錢來充VIP,只好無奈的選擇看盜版,自然這樣的毒奶廣告也成了自己每天的必修課。

不過自己也習慣了,最多也就是將這些廣告詞一字不落的背下來而已,可廣告能夠接受,但是看個廣告穿越恐怕也就沒有誰了吧!那天自己像往常一樣打開網站熟悉的廣告,熟悉的廣告詞,熟悉的場景並沒有讓自己覺得有什麼不一樣,或許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從來沒有點過這些破廣告的我,誰知道那天自己不小心就點了一下這個遊戲,然後就穿越了,這樣的穿越秦飛也是覺得夠了,關鍵是自己的穿越和這個廣告有個毛關係啊!為什麼會是這個廣告讓自己穿越了,這又不是什麼掛機打怪遊戲好不好,好歹也讓我看看獵場當中我的女神在穿越好不好啊!可惜秦飛是看不到鄭秋冬和羅伊人最後的結局了。

我很後悔,要是老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亂點這破遊戲了,要是非要在這種事情上加一個保險,我願意用一包煙換一個VIP來看電視劇。按照劇本基本走勢,穿越眾不管是來到什麼世界總會有自己的金手指,比如超前的科技大腦,比如身世不凡的來歷,又比如最近很火的系統穿越流。

嗯!我穿越之後我擁有了一家自己的獵頭公司,並且在這家公司里擁有了我一個小白領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職位——CEO。

並且兼任這家獵頭公司的COO,CFO,CIO,CTO,CHO,CKO,CMO,CCO,CSO,CAO,CNO,CQO,CLO等多個重要職位,說白了就是我一個人的獵頭公司。

作為一家建立於異世界的公司,那這個公司自然是高大上,是一個擁有系統,前景打好,要是能夠上市,怎麼也得不比企鵝弱不是,所以情人會有的,秘書會有的,自然一個上的廳堂,下的廚房的老闆娘也會有的。

獵頭系統:一個獨立於空間時間的系統公司,本公司提供一切精英人物,以供宿主完成任何公司以及人物的人事需求,前提是能夠給予這些獵取人物的需求以及金錢。

宿主:秦飛

實力:普通人

信用度:0(靠著交易獲得信用度,可以更好的招攬到獵頭任務。)

系統任務:完成第一單獵頭任務開始你的獵頭生涯。

系統金幣:0(只能用於系統商城消費的金幣,在系統當中可以購買任意物品。)

系統商城:來至於宇宙的超級商城,只要你有錢,你可以在商場中買到任何你想要買到的東西。前提是——你!有!錢!

擁有系統無疑是來至於異世界最好的生存手段,同時也是大多數穿越眾的基本配置,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也就不遠了,可這也是有大前提的,畢竟那麼多系統,可沒有一個系統是提供一日三餐這項服務的。

於是孑然一身來到這個世界的秦飛悲劇了。

來到這個世界三天了,秦飛也已經餓了三天了,秦飛很清楚想要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自己可不能虧待自己的肚子,於是從來不覺得自己臉皮厚的秦飛開始臉皮厚了,能活著總比餓死強不是。

不管是借也好,還是要飯秦飛全都試過,可是秦飛依然餓了三天肚子,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太無情,也不是秦飛太矯情,而是……

「宿主作為一家大公司的老闆,也是獨一無二的老闆,你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歷練,但是覺得不能幹出如此有損你尊嚴的事情出來,如不是通過正常的交易獲得的食物,系統獎給予回收。」於是悲催的生活依然在繼續,但是磨人的小肚子依舊磨人。

「旺旺!」奶聲奶氣的小狗站在獵頭小店裡叫著,不停的催促著秦飛,因為小奶狗也是三天沒有吃飯了。

秦飛真的很無奈,作為將來的獵頭集團的大BOSS,本該美女環繞,舉著香檳遊走在各大舞會上,現在居然要為自己的肚子而活,不僅要為自己的肚子而活,還要為一隻狗,一隻貓,一隻烏龜而活。

是的來到這個世界按照正常的套路,秦飛理所當然的獲得了新手獎勵,沒錯就是這三隻動物,先不管這三隻動物有什麼樣的能力,現在在秦飛的眼中就是三張嘴啊。

想想也是醉人,自己居然為了三隻動物而活著,而努力活著的目標自然就是做成一單生意。

有了第一單生意,這金幣自然是有了,飯錢也是有了。

嗯!秘書情人什麼的自然也不會遠了。

可三天過去了,秦飛愣是沒有做成一單生意,不是秦飛不夠努力,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尋找他自己的第一單生意。

一想到自己餓了三天的肚子,秦飛就想到了那個坑爹的廣告。

搞得自己現在看什麼都是一碗速食麵。

真是應了那句:開局一把刀,掛機成傻帽,開局一條狗,懸崖邊上走。

現在的秦飛就差跳懸崖了。 「獵頭公司?獵誰的頭?我的?」一個大漢黑著臉,一副你不好好說話我就動手的表情,一看就知道這人剛才受了別人的氣。

「當然不是!」秦飛臉很黑,這不是第一個這樣對他說這話的人,獵頭公司在異世界就沒有一個,這獵頭的概念就沒有,即便在那個世界也不見得有多少人有概念。

「這所謂的獵頭意為物色人才的人,是幫助優秀的企業找到需要的人才,這個詞另外的說法叫做高級人才尋訪。」

「不懂!」

「好吧!這個解釋太專業了,簡單來說就是你要是能夠出的起錢,我能幫你找到那種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的人。」三天里秦飛也不是沒有一點收穫,至少他,現在看人的技術就不錯。

眼前這個大漢穿一雖然算不上華麗,可是這材質也不算差,一看就是一個頗為豐厚的有錢人。

這人走路帶風,一臉的煞氣,臉上還明顯的有一塊青紫色,說明這人剛才一定和人有過摩擦,現在這人一定需要一個有實力的人幫他報仇。

「我明白了,說白了就是跟殺手樓差不多,只要有錢不管是找人還是殺人,甚至任何事情都可以幫你辦到。」大漢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不過心中也是不怎麼相信。

哪有殺手樓上大街直接拉人就介紹的,多半就是一個騙子。

「嗯嗯!」秦飛苦笑著點了點頭,他還能說什麼?獵頭公司不知道比殺手樓高大上多少,當然秦飛也是沒有多計較,現在只要能把第一單生意做成,你就說牛在天上飛都行。

「正好!城東的錢不易將我給打了,給你一個銀幣,我也不要求你把他給殺了,只要將他毒打一頓就好了。」壯漢拿出了一個銀幣。

看到這枚銀幣秦飛的口水都流了下來,一枚銀幣能夠讓他在城裡生活一年。

不過……

「怎麼?不滿意!」看見秦飛沒有接,壯漢立刻就將這枚銀幣給收了起來,連一枚銀幣都不接,絕對不是什麼殺手樓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騙子。

果然我還是很機智的。壯漢一臉的沾沾自喜。

「那個!本來我是不想說的,不過看你這樣誠心誠意的問了,我還是直白點告訴你吧!本店的最低消費都是一個金幣,您這一個銀幣不夠啊!」秦飛一臉的哀怨。

「再見!」

一個銀幣都不夠?要知道一個銀幣在城裡足夠一個普通人家生活一個月了,要不是剛才衝動了,自己才不會拿出一個銀幣了,還好秦飛沒有接,不然他就後悔了,一個金幣,那可是相當於一年的生活費啊!誰拿誰傻。

看著裝好毫不猶豫的就走掉了,秦飛也是無可奈何,其實這三天也不是說他沒有找到客人,可是那些客人一旦聽到了這個價格都像這個壯漢一眼轉身就走。

「看來我還是要將我的目標鎖定在上層人物上啊!可我他喵的去哪裡找上層人物啊!」看著眼前的街道秦飛眼淚都快要留下來了。剛才那個壯漢的穿著絕對是秦飛這幾天見過穿的最好的人了。

「你們兩個豬頭啊!都跟你們兩個說了,這種事情要看臉的,你們亂打是什麼意思啊?完了!這次回去一定會被老爸給打死了!」一個胖子一臉沮喪的從秦飛的身邊走過,而他的身邊跟著兩個一瘦一壯的家丁,瘦的家丁臉上被打的鼻青臉腫,而壯的那個家丁雖然臉上沒有任何的傷勢,但是也是滿臉的沮喪。

看到這一幕,秦飛的獵頭之魂瞬間就清醒了。

據不知道哪裡來的技術統計,在異世界,最好騙的一定是胖子,最富有的一定是胖子,豬腳最好的朋友一定是一個胖子,目測現在眼前這個人帶著家丁穿著華麗,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富有的胖子,而且還是一個有需求的胖子。

「呦!少年哦!這你掉的是這把銅鑰匙,這把銅小刀,還是這把銅斧子哦!」

「滾!哪來的白痴啊?老子要掉也是掉金斧子好不好!」

秦飛的臉生疼,但臉上卻露出了極為興奮的神色。

沒錯,就是這樣,敢於打臉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才是有錢人,沒錯!這就是我期待多年的冤大頭。

「此言差矣!作為一個富二代,掉什麼金斧頭之類的絕對不是你的風範,畢竟有錢人太多,有錢的二代也太多,人家說不定也掉金斧頭了,這玩意掉到最後就不值錢了,所以我認為掉這些銅斧頭才是我輩二代的風範。」

「恩!確實是這個理!等等!誰他喵的和你研究這個啊!滾蛋!老子還有事了,我可告訴你,小爺我今天心情極度不好,要是一會小爺我發起脾氣來,連我自己都怕。」胖子向身後的兩個人使了使眼色。

「沒錯!你個混蛋!趕快讓開不要擋我家少爺的路,不然!不然!不然!我去!你倒是動一下啊!」瘦的家丁推了一把在旁邊發獃的壯家丁。

「恩!好的!不然打死你!」壯漢擺出了一幅凶神惡煞的表情。

胖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是一個紈絝子弟該有的風采,而秦飛則是一臉的尷尬,這是哪裡找來的兩活寶啊!不過看現在這個情況很有門啊。

「不錯啊!不錯!一看就知道這瘦的家丁腦子靈活,這壯的家丁具備一個職業打手該有的身體素質,不過胖哥!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二貨家丁給你帶來了不少的煩惱吧!」秦飛一把搭在了胖子的肩膀上。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從我的手搭在你肩膀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進入了我成功狩獵的名單里。

秦飛帶著一臉的壞笑看著胖子。

「我去!你誰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叫我胖哥?話說再叫兩聲來聽一聽了。」

「額!胖哥!我覺得你該換兩個家丁了。」

換家丁?有可能的情況下還是換個老大吧!這胖子也是一人才啊!秦飛看著胖子的反應,本來有點難度的第一單生意,現在估計沒有什麼難度了。 「換家丁?我覺得我這兩個家丁很好啊?你看聰明伶俐,力大無窮的,乃是打架坑人的必備啊?」胖子不解的看著玄止戈,這人這幅嘴臉看上去和那些個討厭的商家很像啊。

「聰明伶俐?力大無窮?要說你身邊這個瘦子伶俐我還算是認可,這個壯漢力大無窮也算勉強,可是要將兩人放在一起嘛!呵呵!」秦飛一臉不屑。

「幾個意思啊?你這是在挑事啊?」胖子有些生氣,剛才才被人給羞辱了,現在正想發泄了,似乎眼前這個小子很符合這樣的標準啊!

「胖哥!我從不挑事,我只是就是論事。」秦飛暗中得意,激怒胖子已經算是成功的一半了,接下來按照劇本走,那這第一單生意就應該能夠完成了。

「你看!我剛才說他們不行的時候,胖哥你明顯不爽,身為一個家丁不是應該隨著主人的臉色變化而改變嗎?像這個時候身為家丁的他就應該義正言辭的站出來懟我?可是你看他有反應嗎?」秦飛指了指現在還是一頭蒙的瘦弱家丁。

「所以我說他伶俐還行,至於聰明嘛!不敢說,還有這個壯漢,一看就知道是胖哥你找來的專業打手,不管什麼時候,一個專業的打手首要的任務就是保護他們的主人,你看我現在都搭在你的肩膀上了,你說我要是對胖哥你有點什麼特殊的想法,你現在還能跑得了嗎?」秦飛作勢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

「你!你要幹嘛?」胖子一驚,還真被秦飛給嚇住了,聽說最近城裡不是很安全,所以他才帶了兩個家丁出來,可是兩個家丁實在不爭氣,還讓自己丟了臉,現在回去說不定還會被自己的老爸給收拾了。

「胖哥!莫慌啊!我能幹什麼啊?我就是一個普通的生意人,以後還要靠著胖哥你對我多做照顧了,我說這些話就是想要簡單的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這兩個家丁不太合適。」

胖子無奈的看了一眼兩個家丁,他也確實覺得這兩個人不太合適,反應慢不說,還沒有一點的眼力見,這很讓人受傷啊!

「哎!這已經是家裡最優秀的家丁了,這管家倒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可惜啊,那可是我父親身邊的最倚重的人,這人才難找啊!」胖子不僅感慨道。

而此刻秦飛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這筆生意已經成了一大半了,接下來就是肉戲了。

「人才確實難找,不過胖哥你還真是幸運啊!我店裡最近來了一個大兄弟找工作,他可是出了名的聰明伶俐,打架無敵,正在給自己找一個下家了,他可是出了名的人才啊,不知道胖哥有沒有興趣啊?」

「哦!搞了半天你是人伢子啊!我府上不缺人,再見!」胖子毫不猶豫的轉身,開玩笑,還以為真是遇到知己了,搞了半天也還是一個商人,而且還是一個噁心的人伢子,這些無良的人伢子就喜歡找一些奴隸來以次充好,當小爺是笨蛋啊。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