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說明,自己很可能是參與者啊。

「哎,不過,胡非夠嗆會相信我的。」李凡嘆了口氣。

此時,黑狗已經帶人殺進了徐家大院,隨著一聲槍響,孫敬也從牆上翻了出來。

孫敬只是朝著李凡這邊看了一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並沒有人追孫敬,畢竟以孫敬的身手,除了黑熊本人,恐怕沒人能夠製得住他。

「孫敬去哪了?」李凡問了一句。

邵帥沒有回答,就好像沒聽到李凡問一樣。

李凡搖了搖頭,這種被啥都瞞著的感覺,真的很讓人不爽。

但李凡也知道,邵帥不說,也是為了他好。

這種東西,即便知道了,也對李凡沒任何好處。

當李凡掛掉胡非的電話之後,胡非的心,便一下子變得忐忑了起來。

雖然胡非不相信黑熊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帶著幾百號人殺去徐家大院,但胡非更不相信李凡在跟他開玩笑。

這個節骨眼上,李凡可是嫌疑犯啊…

一個逃走的嫌疑犯,會主動給警察局局長打電話,謊報信息,戲耍著玩嗎?

這不是找死嗎?

不放心的胡非,立馬撥通了自己老婆徐子媚的電話…

可電話響了半天都沒有人接,突然,胡非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徐騰飛被王晨廢了手腳,這徐家和黑熊的關係,的確不怎麼融洽…

胡非立馬想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王晨遇害了。

王晨廢了徐騰飛后,便跑路了,徐老爺子的確下了命令,找到王晨,不惜一切代價廢了他。

「媽的,難道徐家人找到王晨了?」

胡非立馬喊了一句:「所有人跟我走,帶上你們的槍械!」

如果李凡沒有開玩笑的話,那….

胡非不敢想下去,自己的妻子可還在徐家呢。

坐在警車裡,胡非給自己的老婆,繼續打電話:「接啊,接啊….」

胡非默默的念叨,隨著電話打不通,胡非的臉上,也慢慢露出了冷汗。

胡非又開始給徐老爺子打電話,可這會兒的徐老爺子,早已不在人世。

徐老爺子是第一個被人砍死的。

黑熊原本是想先找徐老爺子質問一番,確認后再動手的。

可誰知道,黑熊還沒走到徐老爺子的院子,就看到了孫敬。

當時看到孫敬,黑熊便失去了一切的理智,一邊叫受傷的手下打電話給黑狗,讓黑狗帶人殺進來,然後自己去追擊孫敬。

雖然罪魁禍首是徐家,孫敬只是一個持刀者…但黑熊一個也不想放過。

原本,黑熊想殺了孫敬,替自己兒子報仇,可誰知道,孫敬最後卻掏出了一把槍,並對著自己,放了一槍。

那一槍,讓黑熊起了一點怯意,而孫敬也抓住這個空檔,直接跑掉了。

當黑熊的人衝進來,所有人的首要目標,都是徐老爺子。

誰都知道,這徐老爺子全身都是寶啊。

徐老爺子雖然有幾個看院的保鏢,他們各個都能以一敵十,可是,他們卻做不到以一敵百。

上百號人衝進了徐老爺子的院子,搶奪之餘,也將徐老爺子給砍死了。

坐在警車裡的胡非,頓時間變得心亂如麻。

此時此刻,他已經相信了李凡的話,徐家大院,的確出事兒。

突然,胡非的電話響了起來。

看見自己老婆的來電,胡非喜出望外,連忙按下了接聽鍵,而電話那頭,卻傳來了另胡非這一輩子都絕望的聲音。

電話那頭,傳來了徐子媚嚶嚶嚶的叫聲。

胡非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這聲音代表著什麼。

「胡非,還記得我嗎?當初就是因為你,老子被判了三年,如今,老子終於把這三年的仇,給報回去了。」一個陰冷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了起來。

而胡非,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他一把搶過方向盤,然後猛地踩下了油門,對車子進行了提速。

「老大,胡非來了。」

而這個對徐子媚施暴的傢伙,雙手摟著徐子媚,來到了黑熊的跟前。

黑熊看了一眼周圍的兄弟,說道:「大家各奔東西吧,是哥哥連累你們了。」

「大哥,你這是說的啥話,沒有你,我們算個屁啊。」

「不就是跑路嗎?我們手上有錢,身上有本事,到哪都是爺!」

幾個兄弟毫不在乎的說道:「行了,大哥,你也保重。」

黑熊帶著自己的兄弟,正準備走出徐家大院的時候,三輛警車,直接開了過來。

「媽的,黑熊,我操你姥姥!」

胡非大罵了一聲,朝著黑熊等人,便直接撞了過來。

「退回去!」

黑熊臉色一緊,他沒想到,胡非能來的這麼快。

「老大,快走,徐家有個後門!」這個時候,一個瘦小的傢伙,抓著黑熊的胳膊,然後拽著開始跑。

黑熊也沒有猶豫,跟著這瘦子開始跑。

黑狗也緊緊跟了上來,胡非下車之後,直接掏出了槍,然後對著一個臉上有著刀疤的人,直接就是一槍。

胡非的槍法很好,這一槍,直接打在了他的眉心。

要是晚開槍那麼一秒鐘,這臉上有著刀疤的人,恐怕就一刀把徐子媚給捅死了。

一群警察各個拿著槍,控制住了大部分人,但還是有一部分人,冒著挨槍子的危險,翻牆逃離了徐家大院。

邵帥看到這一幕,平靜的說道:「胡非沒有說謊,他的確沒有開槍,他的槍法很好,當時如果他開槍,肯定能夠打中我們。」

李凡的心情,有些沉重。

當看著黑熊的小弟們,一個個手裡拿著血染的刀子,懷裡抱著各種值錢的寶貝時,李凡的心,便有些愧疚。

要不是自己,或許徐家,便不會被錢叔算計,不被錢叔算計,也就不會有如此一幕。

「邵帥,這就是江湖嗎?」李凡低聲說道。

「是啊,這就是江湖….」邵帥歪過頭,看了一眼李凡,說道:「老闆,我們走吧。」

李凡沉默了一下,邵帥直接發動了車子,賓士而去。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而這一邊,黑熊和黑狗跟著一個小瘦子,從徐家的後院逃出。

警察追擊而至,小瘦子又立馬說道:「老大,前面我安排好了車。」

聽到這句話,黑熊和黑狗兩個人,跟著小瘦子又跑了起來。

黑熊體大威猛,練得一身硬家拳法,靈活度並不高的他,最大的死穴,恐怕就是熱武器了。

對方一旦掏出槍,那黑熊便會害怕。

尤其是身後的警察,各個都是警校畢業,那一個不是開槍的好手啊?

黑熊帶著上百號人,對徐家來了一場血洗,這種惡性,警察會當場對其擊斃。

聽到槍響,黑熊整個成了一慫逼。

「娘的,老子車裡還有五百多萬沒拿呢。」黑熊一邊逃跑,一邊心疼的說道。

「哥,都啥時候了,還想著錢呢,保命要緊。」黑狗倒是不在乎,憑著他和黑熊的本事,無論到了任何地方,都不會被餓死。

倆人跟著瘦子,跑到了一個小衚衕里。

這個時候,黑熊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你不是我們的人。」這個時候,黑熊才反應過來。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知道徐家的後門在那?幹嘛又救我?」黑熊看不出瘦子是好人還是壞人。

「救你,開啥子玩笑呢。」

瘦子一把扯掉了自己臉上的面具,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猴子?

竟然是猴子!

猴子嘿嘿一笑,看著黑熊和黑狗兩人:「你說你倆,咋那麼蠢呢,讓你們跟我跑,你們就跟我跑,就不怕我把你們給賣了啊?」

剛才匆忙的逃跑,加上夜色下,猴子蒙著面,所以黑熊和黑狗都沒想到,竟然有別有用心的人混進了自己的隊伍里。

「賣我們?就憑你?」

黑狗不屑的一笑,立馬伸出胳膊,朝著猴子抓了過來。

猴子哼聲一笑,反手抓住了黑狗的胳膊,將其擒住。

黑熊眉頭一皺,看著猴子:「沒想到還是個練家子!」

說罷,黑熊便出手了。

錯跟總裁潛規則 砰的一聲槍響,黑熊整個人停了下來。

黑熊的大腿,開始呼呼的流血。

「再往前一步讓爺瞧瞧。」

不知何時,猴子的手裡,出現了兩把槍,一把頂在了黑狗的頭上,而另一把,對準了黑熊的心臟。

「你是誰?」

看著猴子,黑熊面色緊張。

本以為猴子是救他的人,可這一刻黑熊才明白,原來猴子是要殺自己的人。

當槍口對準黑熊的時候,黑熊的臉上,一陣慘白。

「這位兄弟,咱們之間是不是有啥誤會?」黑熊問了一句。

猴子呵呵一笑:「誤會?能有啥誤會啊,咱倆根本不認識,之前都沒見過啥面。」

「那你…那你幹嘛用槍指著我的頭啊?」黑熊吞了吞口水,他忍著腿部傳來的劇痛,問道:「兄弟是想要錢嗎?」

「我在長龍大街有個小公寓,裡面藏了一批黃金,價值幾百來個,雖然不是很多,但我就剩下這麼多了。」

「兄弟,能不能高抬貴手,放過我跟我兄弟一馬?」黑熊開口問道。

「行啊。」

猴子點了下頭,對著黑熊一笑:「你走吧,不過你弟弟得留下。」

黑熊看了黑狗一眼,有些猶豫。

這可是自己的親弟弟啊,自己能扔下不管嗎?

王晨死了,黑狗算是黑熊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哥,既然是找我的,那你走吧。」

黑狗的嘴角,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這孩子有槍,你留下來也沒啥用的。」

「恩,兄弟,保重,我會替你….」

黑熊本想說『報仇』兩個字的時候,突然間,猴子的眉頭皺了起來,冷聲來了一句:「咋地,還不走?想挨槍子啊?」

「咱們王家,多少得留個種。」

黑熊一臉沉重的說道:「狗子,別怪我。」

黑熊說完,就轉過了頭,開始走。

而黑狗的臉上,留下了一絲落寞。

黑熊的理由就算再富麗堂皇,也掩蓋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黑熊把黑狗給拋棄了。

什麼傳宗接代,狗屁,不就是怕死嗎?

當初一起出來混的時候,就說過同生共死。

黑熊一瘸一拐的離開,剛走出沒十米遠呢,突然間,猴子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子彈射出去,打在了黑熊的腿上。

和剛才中槍的口子,一模一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