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傳出去的話,那可就太丟人了!

我正準備聚集靈力,使出所有法術和這怪物決一死戰的時候,奇蹟發生了!

我們掉落在了另外一面玻璃地板上,這塊玻璃地板似乎比之前的那塊玻璃地板還要厚,只不過這玻璃地板離怪獸的嘴巴又近了一步,那兩隻怪獸的眼裏充滿了失望。

哈哈哈,我不禁樂了,現在最鬱悶的肯定是小心的兩隻怪物了,不過這怪物近得似乎一擡嘴就能咬到我的屁股。

然而我以爲我們掉下來還會在一個石室裏,卻發現面前的視野豁然開朗!

四周雖然黑漆漆的,卻可以看出來是沒有東西限制我們自由的。

“我們可以出去了?”顧曉辰非常驚訝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出現先看看四周在說吧,可是這四周都是在黑暗中,而且黑暗還在無盡的蔓延。

“絃樂姐,我有個問題想問你。”顧曉辰在我的身邊問道。

我看了顧曉辰一眼,這個傢伙有什麼想問我的,現在這麼緊張的時刻,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出去再問麼?

不過我還是說道,“你說,你想問啥?”

顧曉辰居然笑嘻嘻的說道,“絃樂姐,我覺得你很厲害呢,我們都不知道那九宮格的機關是那樣的,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額,關於這個我是怎麼知道的,我該怎麼說呢?

我可以說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麼?

“呃,這個問題有點奇怪啊,難道你們看不見麼?”我問道。

顧曉辰的表情一愣,奇怪的問道,“看見什麼啊?”

我說道,“嘿,就是那九宮格的手勢啊,不是顯示出來了的麼,我都看見了,你們沒有看見?”

千帆和楊天虹皆是搖了搖頭,“我們沒有看見。”

額,這次是輪到我愣住了,難道就是我一個人看見了?

可是這是爲什麼?

我狐疑的看着他們三個人,只見他們三人的表情也非常迷茫的樣子,看來並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啊。

千帆眯起了眼睛看着我,明明沒有鬍子,還坐着捋鬍子的動作,他對我說道,“如此這般的話,我想小絃樂肯定是跟那九宮格的機關有什麼必要的聯繫。”

我不禁白了千帆一眼,“什麼聯繫?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啊,我跟你說啊,這裏慕容繼的地盤啊,我怎麼可能是和慕容繼有什麼聯繫啊?”

“說來也對。”千帆說道,“可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啊。”

那奇怪的話,你就去奇怪吧。

這個時候楊天虹突然說道,“如果這裏不是慕容繼的地盤呢?或許這裏早就存在了呢,只是被慕容繼給霸佔了去,我們腳底下的兩隻怪獸,我好像是在哪裏見過的,好像是一本書裏,至於是哪本書我現在還想不起,反正很眼熟,而且根據慕容繼的實力想要圈養這兩隻怪獸是非常難的事情,不排除這怪獸本身就被封印在這裏。”

“那你現在這麼說是啥意思啊。”我問楊天虹。

楊天虹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意思,反正就是覺得很詭異。”

詭異的事情我還是不想,我還是想想該怎麼出去吧。

“你們選個方向吧,我們往哪邊?”我問三人。

三人都搖頭,我也是醉了,這樣的話意思就是讓我選咯?

我的直覺告訴我,走東邊,於是我對千帆說,“這樣吧,你去探探路吧。”

千帆非常幽怨的看着說道,“又是我。”

我瞪了他一眼,“你都九千歲了,不是你是誰?”

而千帆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訴我,我九千歲年齡大怪我咯?

千帆朝着東邊幽幽的飄了過去,千帆比較厲害,我想就算是遇到了危險的話,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我要留在這裏保護楊天虹和顧曉辰。

可是也就是這個時候,那股難受的感覺又來了,要比剛纔的那種難受更加的難受,我直接就蹲在地上狠狠的揪住胸口,我真的害怕我的心直接跳了出來。

“你怎麼了?”楊天虹一把扶住了我,非常擔心的看着我。

我現在說不出話來了,而且嘴裏竟然開始流口水!

臥槽,臉都丟進了,幹嘛流口水啊!

“絃樂,你不要嚇我,你這口水怎麼跟水龍頭一樣?”楊天虹激動的說道。

我要是知道的話,我現在還會讓它流口水嗎?

重生之侯門庶女 心裏難過得就像是要死掉一般,腦袋嗡嗡的作響,我擡頭看向了四周卻發現四周突然變得非常明亮起來,跟剛纔那黑漆漆的樣子截然不同。

我很震驚我現在所看到的東西,因爲我看見在距離我們大概一百米的周圍,只有一扇門是可以出去的,其他的地方都是石壁,我看見千帆的身影正停留在石門前,在仔細的看着什麼,臉上還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此刻我雖然難受,但是卻是看得最清楚的。 「雪封?是誰?」聽完墨九狸的話后,林月好奇的問道,雪封是那號人物?為毛她不認識呢?

墨九狸心念一動,雪封便從空間中出來了……

依舊沒什麼表情的站在墨九狸身邊……

林月是知道墨九狸的空間的,所以並沒有好奇雪封的忽然出現,可在看清楚雪封的模樣時,林月還是狠狠的驚艷了一下子的……

不得不說這男人張的真的是非常的英俊,大概因為不是純種人類的關係,比她這些年見過的人都要英俊幾分……

一身素服也掩蓋不住那周身渾然天成的貴氣,端的是面如冠玉,俊朗非凡,眉如劍,眼如星,鬢若刀裁,鼻似尺裁,色如春曉之花,艷如朝霞璀璨,彷彿是從水墨畫里走出來的人物……

光是這眉,這眼,便已驚艷了眾生……

驚艷過後林月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對方的實力,說明人家的實力高出自己不是一丟丟……

林月也終於相信了主子說的話,這一次還真的是棘手了。 冷艷總裁的超級狂兵 能在如此高手的手下遊刃有餘的敵人,顯然是不好對付的……

「主子,你打算怎麼做?」林月看著墨九狸問道。她知道墨九狸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

「暫時,我不需要你做什麼。而是讓你進空間跟雪封訓練一段時間,將軍府的事情,我另有打算……」墨九狸看了一眼林月繼續道:「雪封的隱匿身法很厲害,我希望這段時間你跟他訓練,能夠有所收穫……」

林月出現的時候,墨九狸就發現月月的實力似乎很久都沒有晉級了。應該是遇到了修鍊上的瓶頸了,而雪封是吸血鬼殭屍一族,藏身隱匿的身法可見一斑……

她對自己人從來都會盡其所能的給予幫助,身邊的人強大了,她也多一分安心……

雪封對於墨九狸的話,向來不會有意見的……

林月聞言心裡微微一暖,她確實很久沒有晉級了,也許是她太急於尋找落城事件的幕後黑手了,讓她這一年多來,即便不停的在修鍊,仍舊無法靜心,以至於遇到了修鍊的瓶頸……

「謝謝主子……」林月真心的說道。

「唔唔,月月忽然好淑女的樣子……」墨九狸打趣一笑說道。

林月瞬間後悔自己的矯情了,她就不該矯情的。主子越來越有人氣了……

「月姨我也可以幫你哦,我有新的毒……」

「咳咳。主子,我現在就跟雪封去修鍊吧……」不等墨寶寶說完,林月就一臉尷尬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她不想說自己害怕寶寶的新產品啊啊啊啊……

她不想再當寶寶的小白鼠啊啊啊啊啊啊……

天知道他們家天真可愛的寶寶,研究出來的東西,絕對是恐怖至極啊啊啊……

她已經從開始的好奇,主動去嘗試寶寶的毒藥,到後來的恐懼了好么……

「月姨,你是嫌棄寶寶了嗎?」墨寶寶停下翻毒藥的動作,可憐兮兮的望著林月問道。

「呵呵,寶寶,怎麼會呢?月姨最愛的就是寶寶了……」林月立即討好的說道。 千帆繞着那扇門轉了幾圈後,回到了我的身邊對我說道,“那邊沒有路。”

我愣了一下,看着千帆,卻發現他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鎮定,沒有絲毫的不同。

怎麼可能沒有路呢?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我明明看見千帆在那石門邊看來看去的,現在他告訴我,那裏沒有路?

我覺得千帆有點問題,他之前是慕容繼的人,怎麼就這麼容易投降了呢?

我真是太天真了,竟然這麼輕易的相信了千帆的話。

楊天虹問千帆,“這四周都沒有路嗎?”

千帆嚴肅的點頭,“沒有,我剛去 檢查了四周,全部都是石壁,根本沒有路。”

我雙眼緊緊的盯着千帆,企圖從他的話裏,表情裏讀出點什麼來,卻發現千帆僞裝得太完美了,一點發現都沒有。

“小絃樂,你爲什麼這麼看着我?我臉上是長花了麼?”千帆見我一直盯着他看,有點不自在的問道。

我沒有回答千帆的話,而是對楊天虹和顧曉辰說道,“我不相信這四周沒有路可以出去,我要親自去找出去的路,你們倆跟我一起。”

楊天虹和顧曉辰趕緊點了點頭,對我說道,“好。”

他們倆連問都沒有問一下,就說好,足以證明他們兩人是有多麼的相信我。

千帆有點着急的說道,“你們怎麼不信我呢,我是真的沒有騙你們,這四周都是黑漆漆的,萬一到時候踩到什麼機關了,那就完蛋了。”

我依舊沒有理會千帆,我對楊天虹和顧曉辰說道,“你們就跟着我的腳步走,保證你們沒有事。”

我也不知道我哪裏來的自信,反正我心裏有種感覺,我不可以就這麼葬身在這裏的,那難受的感覺漸漸的好了,而是眼前對我來說還是非常的明亮,我不知道這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只要能出去就好了。

這透明的地板上,出現了一個個的格子,這個格子比之前看到的那九宮格要大,但是卻也只是能容得下一隻腳,我在想這是不是本來就是用來踩的,而且這格子並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的,只有一些地方有,我更加的確定,這些格子是用來走的,剛纔千帆是用飄過去的,所以不能飄的人只能走下面的格子了。

我首先踏上了這個格子,踏上這格子後,我感覺到格子突然往下一沉,我的心也跟着一沉,該不會掉下去吧?

不過也只是微微的一沉,並沒有其他的事情發生,我這才放心的繼續走了下去,我走的方向是沒有錯的,這格子通往的地方就是之前千帆停留的那扇門,那扇門肯定就是出路!

千帆看見我走了過去,也連忙跟在了我的身後,這個傢伙一定有問題,不然的話他不可能這麼緊張的。

“前面很黑,我們還是回去吧,而且前面根本沒有什麼東西的。”千帆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了,千帆依舊在騙我,我回頭看向他,發現他正用非常着急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禁想,千帆到底爲什麼要阻止我?難道他是爲了慕容繼才待到我身邊的?

又或者是石門那邊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而且現在我發現,就算我現在想原路返回都不行,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發現的,如果現在原路返回的話,那些格子都會碎掉的,而我們的話也會掉下去。

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走過去,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

我努力的將自己的心情給平靜下來,我冷聲的對千帆說道,“我以爲你是真的妥協,跟着我,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騙我。”

聽到我的話,千帆非常驚訝的看着我,那樣子非常的震驚,我知道他在震驚我是怎麼知道他在騙我的。

“你怎麼……”千帆瞪着眼睛問我。

我再度冷笑了一聲說道,“我怎麼知道你騙我?呵呵,那裏,就是你剛纔去轉悠那裏,明顯就是發現了什麼,那裏有一扇石門,你卻告訴我,那裏什麼都沒有?”

這騙人也不要騙得太明顯了好麼?

千帆此刻嘴巴張得足以塞的下幾個雞蛋。

“那裏明明漆黑,你怎麼……”

“我怎麼看得到?”我也不知道我怎麼看得到,反正我就是看到了。

我沒有再和千帆說話了,而是帶着楊天虹和顧曉辰朝着那扇門走去。

千帆在我的身後大聲的喊到,“那裏真的不能去啊!”

我沒有理會千帆的話,而是繼續走了過去,當我們走到石門面前的時候,我纔看清楚這石門。

這石門上面的花紋非常的精緻,而且這花紋我從來沒有見過,不過卻有點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來。

“這門看起來有股子邪氣。”楊天虹突然非常嚴肅的對我說道。

我心裏一驚,連楊天虹都看出來這石門有股邪氣,可是好奇怪,爲什麼我看不見?

“什麼樣的邪氣?!”我皺眉問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千帆不讓我們過來的話那還是爲我好咯?

感覺事情變得有點複雜,我站在石門外,不知道該不該進去,猶豫了。

“絃樂……”楊天虹輕聲的喊我。

我只是嗯了一聲,隨後看向楊天虹,“怎麼了?是要阻止我麼?”

楊天虹卻是搖了搖頭,對我說道,“不,不是,雖然這石門上有一股邪氣,不過我並沒有感覺到這邪氣的噁心。”

此刻的我簡直是糾結得不要不要得,我到底是進去還是不進去呢?

想了想,一咬牙決定還是進去吧!

我站在石門前,非常的緊張,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我伸手使勁的推面前的石門,石門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一股古老而又腐朽的氣息傳了出來,不知道爲什麼我只感覺到心頭一震,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在心頭升起。

“我想還是不要進去了,裏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還不知道有什麼呢!”顧曉辰在我身邊擔心的說道。

可是在楊天虹,顧曉辰眼裏的黑漆漆,在我的面前卻是燈火通明的感覺。

石門的後面,是一個長長的通道,我不知道這通道通去哪裏,但是我想總比留在這裏要好,畢竟外面可是有兩隻會吃人的怪獸。

“我們進去吧,你們只要跟在我的身後就會沒事的。”我非常認真的對楊天虹和顧曉辰說道。

好在顧曉辰和楊天虹都非常相信我,我提出來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意義。

我首先進了這通道,這通道很長,這通道的牆壁上都刻有壁畫,我仔細的看了一眼,這壁畫刻的是人物,有男有女,但是比較奇怪的是,這壁畫上的男女都是俊男美女,看起來非常的養眼,我想按照慕容繼那麼挫的人,是肯定不會雕刻出如此精緻的畫的!

也許這壁畫的存在連慕容繼都不會知道!

走了大概十分多鐘,我看見前面又出現了一個石室,我的頭都快大了,怎麼又出現了石室,我現在對石室簡直是出現了心理陰影,但是我一點也不想被這樣的東西給影響。

這次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自己一個人也沒有問其他人的決定,直接推開了這石室的門。

當我把門推開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我震驚,這石室裏面什麼都沒有。

不過在這石室的正中間掛了一幅畫,這幅畫是用什麼材質做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種感覺,這東西絕對不是凡品。

我走近了這幅畫,感覺有種感覺在指引着我去看這幅畫,然而讓我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這幅畫中是一名全身穿着紅色嫁衣的女子,鳳冠霞帔,極其的妖嬈漂亮,她站在一樹紅色的梅花下,笑意吟吟的看着畫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