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第三座因果大廳,乃是兩撥人進行碰撞,難度姑且是大大提高,但本身獎勵也變得豐厚無比。

畢竟能進入因果大廳的武者,基本上都是身家頗豐之輩,能拿得出五百萬夢幻光點,體內至少有七百萬以上,將之擊殺,最少也能獲得一百萬夢幻點數。

「這傢伙,應該不是對面的最強者,」季楠盯著大夢不斷消散的身軀說道。

「嗯,」羅征微微點頭,望著對面那黑乎乎的空間,「除了這魔族武者之外,那施展黑暗法則的傢伙,實力不俗,除此之外應該還隱藏著另外一個厲害角色,否則這魔族武者不會如此大膽。」

「他剛剛被鉤過來的時候,便是想將另外一人扯過來,」寡言少語的幻靈開口說道,「那麼,這一人應該有滅殺我們所有人的自信!」

「擁有這樣自信的人,至少應該是一位天驕,」季楠補充道。

這個結論被推斷出來,其他幾位武者臉色便是微微一沉。

寰宇之中能稱之為天驕的武者,勉勉強強恐怕也只有一百多人,這夢幻戰場五十個大界平均下來,一個大界中也只有三位天驕,當然,這不過是一個平均數而已,有些大界中的天驕可能多一些,而有些大界中可能一位能稱之為天驕的武者都沒有。

此前季楠第一次闖蕩因果大廳,便有兩位天驕隨行,現在竟然就遭遇了第三位天驕,只是這位天驕卻是他們的對立面!

「那位天驕,應該如何應付?」金海沉聲問道,強悍如他也沒有與天驕為之一戰的實力。

感受到這氣氛微妙的變化,羅征微微一笑,「即使是天驕,也照樣能滅殺,不過那天驕現在也想明白這長鉤中的規則,恐怕不會傻乎乎的被我們鉤過來了,要不我被他們鉤過去算了?」

「這……」金海微微一愣。

大家也搞清楚這長鉤擁有何等變態的威力了,那『繳械』幾乎能破掉任何力量和武技,能在這天道規則中掙脫的,恐怕也只有那些天尊了,即便是界主強者被這鉤子鉤中,怕也同樣也束縛起來,無法反抗。

羅征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為何還要有這種提議?

看到金海愣愣的表情,羅征嘿嘿一笑,「開玩笑而已,我可沒有這麼傻。」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猶豫

這鉤子中蘊藏的規則,羅征同樣也無法抵抗。

就像那方形巨石,原本也只是普通的石頭,依附了一道天道規則后,即便羅征全力爆發之下,也無法將那石頭挪動絲毫。

這寰宇之中,也只有天尊才能夠從一定程度上突破天道規則,現階段的羅征還遠遠不夠。

但羅征說完之後,他目光卻落在了幻靈身上。

這位沉默寡言的妖夜族女子,一手持著長弓,一手抓著那把長鉤,一直十分警惕的望著對岸。

破月爆炎弓……

當羅征注視到那破月爆炎弓上的時候,目光微微一閃,心中已有了定計,隨即又說道:「或許,我也可以當一次傻瓜……」

金海與季楠聽到羅征的話,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

至於大大咧咧的蒼魔,則更迦納悶,「你真的打算被鉤過去?」

這大夢已有了前車之鑒。

倘若羅征被對方鉤過去,最終的遭遇可能與大夢一樣,利用手中長鉤將之戲耍,然後將之輕易擊殺。

「或許,」羅征聳聳肩膀,卻是一道真元傳音,將自己的話語傳遞過來,雖然雙方彼此相隔三百丈的距離,但是武者的聽覺異常發達,對方未嘗聽不到他的話。

這番對峙,時間便是在悄然流逝著。

因果大廳中的武者們心中,多少都有些焦躁起來。

進入夢幻大廳的武者,幾乎都能衝進這一大界的前三百名。

但是夢幻戰場中的角逐越來越激烈,排名前列的武者獲得夢幻點數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這便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現在他們這般對峙之下,因果大廳之外的其他武者們,正在瘋狂的掠取夢幻點數,他們的排名自然在不斷下降!

他們每查詢一下自己的排名,就會發現自己滑落了一兩個名次……

「獨孤大哥,我們就這樣一直等下去么?」有人問道。

那獨孤坐在原地,目光落在那不斷翻滾的迷霧之上,微微笑道:「為何不能等?」

「可是……」

「對方,應該比我們更著急,」獨孤淡淡的說道,「他們應該會沉不住氣。」

其實此時此刻,獨孤心中也沒有了太大的把握。

並不是說他對自己的實力沒有自信,倘若這第三座因果大廳,只是讓雙方彼此廝殺,這問題就很好解決了。

以他一人出馬,足以將對面那七位武者清理掉,這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可就像對面那人所說,因果大廳中實力並不是決勝的關鍵,而是要看誰能把握其中的規律。

大夢的實力不可謂不強,這一行十人中,大夢的實力恐怕僅次於他,也因為如此,他才放心讓大夢被鉤過去,相信大夢有充足的時間再將自己也拉過去……

但最終的結果卻出人意料。

大夢以幾乎被戲耍的方式,被對方所擊殺,甚至毫無反抗的能力。

也因為如此,獨孤心中也暗暗警惕起來。

「咻……」

一道長鉤驟然激射而出,最終依舊是無功而返。

雙方都在進行這種無謂的試探,但無法鎖定對方的情況下,就像在一條漆黑的河流中釣魚,根本無從下鉤。

除了用長鉤試探之外,雙方也施展一些其他的攻擊,例如飛刀弓箭之類,但終究沒能給對方造成太大的困擾。

但就在這時候,羅征的身影,卻是離開了迷霧,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當羅征驟然現身的瞬間,以獨孤為首的這九人臉色驟然複雜起來……

「這傢伙從迷霧中現身,是想效仿大夢?主動被我們鉤過來?」

「這傢伙不是找死么,他未必擁有大夢的實力!」

「就算擁有大夢的實力又如何?將這傢伙勾過來,還不是輕易將他戲耍?」

「我來吧!」

黑暗之中有人躍躍欲試,想要對羅征投擲出自己的長鉤。

獨孤看到這一幕,卻是淡淡的說道:「等一下。」

望著羅征的獨孤,眉頭已經微微皺了起來,對方已將大夢所擊殺,顯然很了解眾人手中鉤子中的規律。

被鉤中之後,本身一切狀態都會被長鉤直接清除,且無法動手反擊……

這種情況下,此人竟然敢離開往生幻境迷霧,此人要麼是傻瓜,要麼另有計謀。

想到這裡。

獨孤的聲音便從黑暗中淡淡的飄了出去。

「你就是方才說話的那人,大夢,是被你所擊殺?」獨孤問道,他的語氣之中蘊藏著一股無法磨滅的傲然之色,無時無刻不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羅征望著對岸的一片黑暗,順著聲音傳遞的方向微微一掃,清目靈瞳運轉之下,便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靜坐其中。

「是我,如何?」羅征回應道。

「肯顯露出自己的位置,你不怕死?」獨孤又問道。

「我不會死,又如何要怕?」羅征反問。

獨孤淡淡的注視著羅征,臉上也流露出一絲躊躇之色,既然對方肯現身,必定已做好了完全之策,他微微皺著眉頭便在揣測對方的心思。

眼前這第三座因果大廳就像是一個鬥智斗勇的遊戲,就看誰對這個遊戲的規則理解的更深刻,才能在其中掌握主動之勢,獨孤一向自負與人,面對羅征心中也隱隱有些不安。

「不上鉤……」

羅征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心中卻微微有些鬱悶。

倘若對方一直不肯對自己出鉤,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既然你們不出鉤,那麼就由我來吧!」

「嗖!」

他雖然只是捕捉到黑暗中若有若無的影子,但長鉤飛射而出,則直奔黑暗中端坐那人而去。

長鉤如梭,瞬息而至!

投擲長鉤的速度雖然被羅征催動到了極致,對方的反應速度也絲毫不慢,身形只是微微挪動了兩尺,就輕鬆避開了羅征這一鉤,出於自信,他僅僅也只是挪動了兩尺。

不過羅征原本也沒打算鉤中,他這個舉動也只是挑釁!與那大夢的方法如出一轍,只不過大夢乃是出言譏諷,而羅征則上來便是直接動手。

一鉤不中,羅征卻是沒有絲毫停留,他已經將那道消瘦的模糊身影牢牢鎖定,手中的長鉤再度拋射而去!

「嗖……」

長鉤飛射而至,那身影只能再度挪動數尺,躲避長鉤。

一次……

兩次……

三次……

這一次次的出鉤,一次次無功而返。

羅征的臉上卻一直掛著淡淡笑容,顯得很有耐心。

可黑暗之中的獨孤,原本淡然的臉上終於顯露出一絲惱怒之色。

「咻……」

躲開了羅征的鉤子后,他手中的長鉤也是飛射而出,直奔羅征而來。

「來了!」

羅征的目光驟然一閃,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眼看這長鉤直奔羅征而來,便是要將羅征捲入其中,可是長鉤飛射到羅征跟前不遠處,卻驟然停了下來!

便是獨孤抓住了長鉤尾端的鎖鏈,硬生生的將飛射到一半的長鉤給拽了回去。

看著長鉤縮回去的方向,羅征的眼中便浮現出一絲狡黠的笑意,「為何,又收回去?」

對岸那一片黑暗之中並無人說話,但緊接著就有一股凌厲的氣勢自黑暗中傳來,那正是來自於獨孤。

「獨孤大哥……為何不動手?」一位武者問道。

「將這傢伙鉤過來,他必死,為何要猶豫……」有人已經完全看不懂了。

獨孤緩緩起身,上上下下打量了羅征,就在剛剛他出鉤的瞬間,心中產生了一道極為不好的預感,所以在最後關頭他才將長鉤收了回來。

可是就在此刻,他身邊的人卻率先忍耐不住,其中一人便是驟然朝著羅征拋出了長鉤,朝著羅征徑自卷過來,便是獨孤想要阻止也來不及……

(今天晚了一點,抱歉,12點前會有兩更,還有一更在之後) 羅征的挑釁還是有了效果。

黑暗之中一道長鉤朝著羅征飈射而來,瞬間便將羅征捲住。

在被捲住的一瞬間,羅征本身就被一道奇特的規則所束縛,這規則不容抵抗,他整個人就被直接禁錮,宛若一片毫無重量的浮萍,被拉扯到對面的黑暗之中!

「就是現在!」

羅征再被鉤過去的瞬間,幻靈便已將弓弦鬆開!

在她的破月爆炎弓的前方懸浮著滾滾旋轉的火焰,火焰之中隱隱透露著尖銳的箭芒!

「嗖嗖嗖!」

這三團火焰的目標不是別人,正是羅征!

其實此刻幻靈心中也十分猶豫。

破月爆炎弓能稱之為至尊神器,自然有其強大之處,她固然無法將這火焰箭芒的威力完全釋放出來,但全力催動之下,爆發出來的威力一般武者根本無從抵擋,即便是天驕也要退避三舍。

但羅征卻執意如此,並信誓旦旦告訴她絕對沒有問題。

如此一來,幻靈也只能照做了。

「哼!」

既然自己這邊有人動手將羅征扯過來,獨孤便是冷哼一聲,那消瘦的身影驟然一閃,便朝著羅征迅速靠近。

他獨孤只是未曾想出破解之法,但不代表他懼怕羅征。

「不管你有什麼計謀,既然已經過來了,就死在這裡吧,」說完之後,獨孤麻桿一般的手臂揮動之下,手中已多了一支長劍。

獨孤並非是他的全名。

他的全名是獨孤劍瀟瀟……

獨立武者中唯一的天驕。

天驕,乃是某個大族中的希望。

一個大族之中,往往也只有寥寥幾位天驕。

天驕的存在,往往需要傾盡全族之力,就像姬落雪參加夢幻戰場的戰鬥,便是連姬家老祖都親自出面關注。

但在寰宇之中,總有一些異類存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