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她原本不喜不悲的眸子中,突然綻放出一道風華絕代的光澤。頓時,萬花簇擁的花店,在這道目光中,黯然失色。

「拿給她吧!」姜寰深吸了口氣,聲音有些嘶啞道:「多少錢?」

「您……」女售花員看著姜雲禪散發出來的氣勢,又看了看神色深沉的姜寰,小聲道:「您給一百元就可以了。」

「我自己給!」姜雲禪制止住姜寰,從錢包中掏出早就準備多時的一疊鈔票,遞給站在收銀台,詫異看著這幕的另一位女僱員,微笑道:「199元,您數數!」

這位相貌清秀的女收銀員,先是一愣,然後只收了一張紅色的一百元,遞還另99元道:「蘭姐說了,只收您100元。」

「貴店的『長長久久』九朵玫瑰,不是售價199元嗎?愛情,不可以打折!收下吧!」姜雲禪沒有接錢,而是悄然轉身,走向了捧著玫瑰走來的售花員。

收銀員有些詫異,這位女顧客,怎麼知道店內有今日才推出來的「長長久久」九朵玫瑰?還且,還知道價格是199元?

最重要的是,從她拿錢的舉動來看,她是早就準備好了199元的零錢。

怪,真怪。

不過,她實在沒時間去想這個怪事。她只想多看兩眼這位絕代佳人。即便,她自己也是女人。但她,就是想要多看看。

「您,您真的不需要包裝一下?」售花員捧著鮮花,站在姜雲禪身前,再一次關切問道。

「不需要,謝謝!」姜雲禪玉手一繞,把玫瑰抓在手心,然後轉身朝外走去。

「小禪……」姜寰連忙追了出去。

花店內,包括售花員、收銀員,還有幾位已經停止選花的顧客,都被姜雲禪的這個舉動,驚詫在了原地。

半響,這位女售花員這才輕嘆一聲道:「帶刺的玫瑰。」

「是呀!」店內一位正在給女朋友挑花的俊朗青年,看著姜雲禪絕代芳華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道:「真是朵帶刺的玫瑰。就不知道擁有這朵玫瑰的人,是幸還是不幸。」

他自己嘗試著轉換了一下角色,卻發現,如果能擁有這麼一朵傾世玫瑰,雖九死而不悔。

姜寰幾步追上姜雲禪,看著已經流到玫瑰枝莖上的鮮血,心疼道:「妹,你的手刺傷了。快點給哥,讓哥拿吧。哥皮糙肉厚,不礙事。」

「怎麼?」姜雲禪沒有絲毫痛苦神色,神色淡然看著姜寰,微笑道:「你要和妹妹搶男人?」

「妹!」平日必定被逗笑的姜寰,咧了咧嘴,笑也不是,哭也不是道:「你知道的,哥不好這口。哥就是心疼你!」

「要心疼也是他心疼。」姜雲禪看了看手中九朵玫瑰,輕輕道:「九世情劫,也的確該心疼了。」

「我不管九世不九世!」姜寰深吸了口氣,狠狠捏了捏拳道:「妹妹,我只當是你這次的修行目的,並不是真的。等會,你見完了那人,就跟我回家。」

「再說,就不許跟著了。」姜雲禪瞥了姜寰一眼道。

姜寰立即默不作聲起來。

這個妹妹的脾氣,他再清楚不過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如若她一旦認準某件事,別說是他姜寰,就是姜家當今家主,他的太爺爺,也是毫無辦法。

他現在期許的是,這只是一個鬧劇。

他隨著姜雲禪,一路來到機場大廳。

幾乎是當姜雲禪踏入大廳的剎那,她就成了整個大廳的焦點。

姜雲禪的美麗,已經無需多餘的言語來贅述。這成百上千聚焦過來的目光,就是最好的證明。

縱使是天之驕子的姜寰,在這個妹妹身旁,也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所有人都看著她,看著她的美麗,看著她卓爾不群的超凡之姿。

還看著她手中的玫瑰。

「她怎麼直接用手拿著玫瑰……」

「她的手被刺傷了……」

「她在等誰?」

「是什麼人,值得她手捧玫瑰等待?」

一連串的疑問,在無數人心中冒起。

看到CZ4211航班的乘客,正從出機口走來。所有乘客,都跟隨著姜雲禪的目光,望向了出機口。

他們快速地從每位乘客臉上掃過,尋找著理想中的目標。

「不是!」

「不是!」

「這位也應該不是!」

「這位長得好像還蠻帥氣,但顯然配不上這位美女。」

這些翹首以盼的乘客們,紛紛搖頭。

當看到姜雲禪的目光停留在慕容和林洛身上時,這些乘客的目光頓時亮了。

「哇,好帥氣的公子。」無數目光停在慕容臉上。

此刻的慕容,一頭烏黑秀髮凌亂而蓬鬆地揉成一團,卻有著一種不羈的洒脫感。再加上他這張驚世絕倫的俊逸面龐,僅僅一眼,就讓人沉醉。

「肯定就是他!」無數人心中驚呼道。

「沒錯!」有人驚嘆道:「也只有這位公子,能配得上她!」

姜寰看著慕容,沒想到這世間,竟有長得如此好看的男子。配得上妹妹嗎?他原本很篤定的心,竟然有了一絲動搖。

他瞥了瞥姜雲禪目不轉睛的目光,心中一沉,暗忖道:看來就是他了。

「嗒!」

他踏步而出,朝慕容和林洛走去。

「王!」敏銳的慕容,察覺到了姜寰的異常,連忙低聲道:「此人好像是為我們而來。」

林洛感受到姜寰強大的氣場,連忙釋放神識,朝姜寰探去。

「不好!」林洛神色陡變,急忙道:「慕容,此人內力精湛,氣息外放,已經踏入暗勁境界。」

話還沒落音,姜寰已經龍行虎步,一拳朝慕容轟來。

「嗖!」

寒光乍泄。

神色冷峻的慕容,手中風刃已經一連刺出數刀。

他出手的速度極快,以至於圍觀的群眾,只看到一陣殘影在眼前晃過。卻是連慕容怎麼出手,都沒看清楚。

但姜寰卻看清楚了。

他身形暴退,看著拳頭上留下的一道白痕,眸子一沉,盯著慕容道:「明勁巔峰!看來,就是你了!」

他剛才有內勁護體,並沒有被風刃傷到。

而這一擊之下,試探出慕容境界的姜寰,就更加確定姜雲禪等的人就是慕容了。

畢竟,當今世界,不是誰都可以達到明勁巔峰境界的。

不是他,會是誰!

「妹妹!」姜寰回過頭,看著站定未動的姜雲禪,問道:「你要見的人,是不是他!」

姜雲禪微笑著搖了搖頭,在所有人驚詫的眼神中,一步一生蓮地走向了林洛。 姜雲禪站定,神采奕奕望著林洛。

她的一對風眸,綻放著迷人的色彩。有如七彩霞光,聖潔又迷人。

她就這樣看著林洛,風情萬種,卻又不容褻瀆。好像這刻的她,所有的華彩,所有的深情,還有,所有的嬌媚,都只為林洛綻放一般。

「林洛!」她從手中抽出一支玫瑰,遞給林洛道:「拿著,這是我們的第一世!」

林洛看著眼前風華絕代的姜雲禪,整個人懵在了原地。

他見過美女無數,有雍容大氣的,有氣勢無雙的,也有冰清玉潔的。但論超凡脫俗,不染煙塵,卻獨屬眼前一人。

要說真有人也有如此脫塵之姿,也就只有凈心齋的南宮凈提了。只是,林洛的記憶之中,早已沒有了她的任何記憶。

如果有的話,那林洛必定要為難了。因為,這兩人,實在難分高下。

姜寰看著林洛一副垂涎三尺的樣子,頓時火冒三丈。

「我妹妹等的就是你?」姜寰嘴角微微一翹,浮現一抹冷笑,手中的拳沒有任何前兆,就越過姜雲禪的倩影,砸向了林洛的面部。


他這一拳,出其不意。一旁的慕容,想要出手阻止,卻已經來不及。

不是他反應慢,而是姜寰太快了。

即便是以「萬人斬」著稱的他,風刃無雙,快如閃電。但以他的眼力,還是看不清姜寰奔襲而去的殘影。

姜雲禪看著從身後衝出的哥哥,倩影微動,有如禪定中的菩薩,突然出定般。

但剎那,她又恢復如常,再次入定。

她想出手,卻又改變了想法。

只是神情如一,站立原地。有如遺世獨立的仙子般,不被世俗所動。

看著襲來的殘影,林洛心神一震,瞬間就從失神中蘇醒過來。

嗒。

他身形一動,腳步猛地往後一挪,就要躲開姜寰這氣勢磅礴的一擊。

「想躲?哪有那麼容易!」姜寰眸中冷意更冷,原本只是想試探一下林洛的他,這下徹底沒有了保留。

未戰先怯,是無膽!

像這種慫貨,不狠狠揍一拳,怎麼能泄心頭之氣?

他妹妹是誰?燕京雙絕!整個燕京,都為之傾倒的第一美女。當然,是並列第一。但並列第一也是第一。再說了,妹妹不是說董畫芝也傾情於他嗎?

這等慫貨,其貌不揚,膽子還小,怎麼可能獨得兩位絕世美人的欽慕?就算要選,他也會選慕容。至少,這慕容要實力有實力,要相貌有相貌。

要揍!

狠狠地揍!


揍得他滾出燕京才罷休。

林洛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姜寰心中,竟然如此之差。其貌不揚?姜寰眼睛瞎了吧!自己可是一樹梨花壓海棠,玉樹臨風勝潘安的存在。就算是花美男慕容,也不敢這樣說他吧!

當然,姜寰心中所想,林洛都不知道。

他步生蓮花,在地面輾轉、騰挪,再次拉開距離。

他的目光,始終沒挪開姜雲禪半秒。

「她是誰?」林洛心中只有一個疑問:「她究竟是誰,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難不成,他久不在燕京,燕京卻一直流傳著他的傳說?


姜雲禪也看著他,目不轉睛,顧盼生輝。彷彿這雙美目,包含的,就是整個紅塵。這紅塵,讓人一墜入其中,就不想出來。

「還看?」姜寰看著始終不曾離開妹妹半眼的林洛,徹底怒了。

被無視就足夠他震怒了,還這等放肆地看著妹妹。自己都沒這麼看過好么?

是可忍,姜寰不能忍。

縮地成寸。

姜寰雙目精光一閃,瞬間施展出縮地成寸之術。

剎那間,就到了林洛身前。

凝著拳勁的拳頭,如同從虛空中穿過來般,剎那間就到了林洛臉前。

沒錯,是臉前。

不是眼前。

這是直奔臉而來啊。

林洛縱使再無視,也不可能看不到直奔臉上而來的拳頭。

他雖然從不靠臉吃飯,但好歹是靠臉泡妞好么?這拳頭下去,臉跟神仙下凡臉著地有什麼區別?那以後,自己拿什麼臉面對陸鈞瑤、袁可卿、司徒蘭蘭、沈冰清還有寧素素、詩經她們?

直往臉上揍,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此人是這位美女的追求者,而美女又搬出自己來做擋箭牌?是這樣,肯定是這樣的。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林洛看著俊朗的姜寰,給了個客觀的評價。

緊接著,自己也動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