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想法.但是雲頂天覺得乃是一種極大的打擊.

「月子水.你知道那一枚洗髓丹.差一點犧牲的就是一位半步域懸境的強者嗎.你這樣的話.我簡直就是一種想要打死你的想法.現在的情形簡直就是火燒眉毛.飛兒回來了.我們雲家註定就要開始忙活.從今往後.只要是三大家族的獄界.見到飛兒.全部俯首稱臣.你可知道.」雲頂天十分認真地說到.

「什麼.」這句話一說出去.就算是下面的七十二長老.全部開始哆嗦.這是一個什麼概念.竟然是俯首稱臣.雲家有過這樣的開始嗎.

這件事.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

「我們在這個彗星之上.已經是弱肉強食慣了.但是現在必須變化.」雲頂天眼神十分的莊重.

「現在的彗星.只要是飛兒有心.不出百年.就能問鼎.億年來.沒有人問鼎的世界.你知道.他掌握的陣圖.乃是星球規則.這樣的利器.誰能夠與之抗衡.」

「只是現在的飛兒還沒有知道.但是我們需要的就是告訴他.告訴他這一切.我們所知道的.竭盡全力的輔佐他成為我們這個世界的主宰.之後開始新的征程.只有飛兒成了我們的領袖.我們才能夠開創新的時代.」

「在這個時間之內.所有的勢力.都沒有辦法阻擋…除非是超過了混沌宇宙.」

雲頂天自從雲飛回來之後就沒有好好的睡覺.因為知道.自己所需要的已經不是修鍊.而是幫助雲飛.不惜一切代價的幫助.

「雲頂天.你的意思是說.現在我們就要統一彗星.對外宣布我們三大家族乃是一體.之久對魔域展開圍剿.」月子水反應最快.

十幾年前被雲飛羞辱了一次.這十幾年壓根就沒有打坐修鍊.只是在家裡練嘴皮子.美名其曰:舌如利劍.

「幾十億年的時間.等待的就是這麼一天的時間.就是希望有一個絕世天才掌控我們雲家.帶著我們開始宇宙的征程.但是你知不知道就是這樣.後面的代價.乃是無比的大的.我們面對的乃是整個星河.要是現在就開始大張旗鼓.我們肯定就會扼殺在搖籃之中.」這時候.名粵東十分在意的說到.

「你分析的不錯.幾十億年的弱肉強食的理念.現在早就是根深蒂固.你要是真的叫一個個老古董在你的面前俯首稱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這件事情.還是需要慢慢的來.」

「我最近不是一直在擴散魂靜閣的影響力嗎.我就是希望.在彗星之上.慢慢的形成一種信仰之力.開始在彗星之上培養我們三大家族的粉絲.到時候.才是決勝的關鍵.」

「我們都是受人仰視的存在.但是他們不知道.其實這些人.都是我們最卑微的存在.但是現在開始有了他們的舞台.我們漸漸的開始依賴他們的力量.」

雲頂天似乎乃是非常的痛苦.不知道的怎樣去表達自己的內心之中的那一種嚮往.大乃是雲飛的出現.總覺得乃是命中注定的.

就目前的星球格局.雲家的彗星.完全是井底之蛙.或者就是一粒沙子.外面的強者隨便來一個.都能夠讓他們徹底的消失.

但是雲頂天就是想要重新崛起.因為每一個雲家的繼承人.都會有一個記憶的漩渦.並且巨大的記憶.需要天塹一般的損失腦力.因此.三大家族的族長.一千年必須換一次.否則.族長一定會被傳承的記憶擊殺.

這是一個十分殘酷的屈辱的寫照.可以說是一代代的驅使著雲家的心.

但是今天.雲飛就是雲頂天這些雲家的家族的長輩以及記憶的繼承者們痛苦的希望.他們知道.只要是不出意外.雲飛的潛力.是能夠媲美最絕頂的天才的.

「我知道了.從今往後.凡是雲家的人.全部需要讓著.」月子水意味深長的說到.

「我們大概是什麼時候.就要開始合併..」月子水的牢騷真的是不少.說著就是兩句.

「我發現你的牢騷變得不少了.什麼時候殺伐果斷的月子水變得今天這樣婆婆媽媽了.」名粵東調笑道.

「你們不要說笑了.我知道.其實這一連串的事情.來得真的是太突然了.你們知道月偑是怎麼死的嗎.」雲頂天不想多說廢話.

「頂天.我還是先說一句吧.自從十幾年前.雲飛將我說得一塌糊塗之後.我就開始練嘴皮子.這十幾年下來.說話真的是快了不少.」月子水看著雲頂天.這句話一說完.就開始莊重起來了.

「好一個練嘴皮子.之後你就是李練一萬年.都打不過他.」雲頂天十分認真的說著.這時候就連下面的七十二地煞也開始聽起來.

因為雲飛殺死月偑的事情.就連雲華君都沒有發現.因此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小的謎底.

「飛兒殺死月偑的時候.就只是一招.並且這一招還是在月偑打出一碎千山之後的結果.」雲頂天說道.

「什麼.」月子水不由自主倒吸一口涼氣.這個一碎千山的威力怎麼樣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這樣的招數.都沒有抵擋只是修鍊了十幾年的雲飛.這究竟是什麼逆天的傢伙.

雲頂天看一眼錯愕的月子水接著說道:「他只是一招.輕描淡寫的走到了月偑的後面.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殺死了月偑.並且但是雲浩還在旁邊.眼睜睜的看著.就是這樣的一個招式.月偑竟然不知道抵抗.」

「除此之外.半步域懸境的華君長老出招.他都能夠從容不迫的走開.並且跟著我們進入空間陣法轉移到了雲天城.但是我們卻是束手無策.」

「隨後的事情.修復了風華長老的原始星核這件事真是我親眼所見.」


「這樣的一個鬼才.彗星之上.誰敢抗衡.」 雲頂天的話裡面.確實就是十足的驚訝.並且說得下面的一個個神通廣大的域始境巔峰.甚至是半步域懸境強者意念那是錯綜攪合.不斷的朝著雲華君以及雲風華詢問.

這簡直就是超過了大家的認識的.雲飛的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沒有過的.

更加驚訝的就是當一個個域始境巔峰看到了雲風華的心臟那一抹淡銀色的規則蒲團的時候.發現自己域始境的實力竟然沒有辦法奈何.

這一瞬間.一種自然而然的尊敬之感發自內心.雲飛的形象.瞬間暴漲.

「頂天.你說的這些都是事實.」過了許久.名粵東第一個反應過來.最先開口問道.

這件事不是他的接受範圍.更加沒有想到今天的事情會變得如此的可怕.

「是嗎?”

「族長.」

「..」

「一道道詢問的意念朝著雲頂天奔來.雲頂天一錘定音的說:「是的.這就是他.是一個奇迹的塑造者.」

「如果說我們這個彗星之上還有那個勢力跟他硬抗.假以時日.一定是灰飛煙滅.」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有很多的利器.甚至是空間法寶.隨手就是頂級利器.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他的身上.有一個極其接近人形的妖姬.那個妖姬.就連鱗甲都開始朝著人族蛻變.」

「當時.我就是因為這個妖姬勃然大怒.但是之後我才反應過來.那個妖姬真的是太像人了.以至於換上衣服.極有可能就認不出來.」

「能夠讓死亡的人復活.能夠讓妖姬幻化成人.並且掩蓋靈獸的獸性.你說這樣的一個人.彗星要不成為他的粉絲.那麼.就會成為力勁之下的鬼魂.難道會錯嗎.」

雲頂天真的是越說越興奮.覺得自己渾身的細胞都是鬆弛的.只要是見到了雲飛就是見到了雲家昔日的輝煌一般.

當雲頂天說完之後.所有的人都是一陣驚訝.根本就停留在對雲飛想象之中.但是雲頂一天開始的卻是愁眉不展.因為他們的目標.真的是太遙遠了.

以至於.就是說這幾句.觸摸不到一點稜角.

血腥的彗星.隨著黎明的觸角.開始揚起來激蕩的風雲.這時候的彗星.醞釀著的乃是一次史無前例的戰鬥.


雲頂天一起七十五個人在雲天城的主城裡面.正是縝密的籌劃著.一步步的變化.福清居所裡面.雲飛拿出來一顆塵封已久的洗髓丹之後.就開始籌劃著斷臂重生的事情.

在這個彗星之上的代價.永遠不會小.

我們知道.雲傑得到洗髓丹.其實就是雲頂天一手操控的.但是雲傑還是丟了一條手臂.即使月古並沒有真正的死亡.但是月子水依舊是死命的跟著與金鼎議案展開生命的角逐.這就是榜樣的作用.就是因為雲頂天的純在.月子水的存在.乃是這個彗星之上.最頂峰的領袖.

他們的殺謬.那就是牽一髮而動彗星的.

但是現在.雲頂天又要開始倒行逆施.要培養新的俯首稱臣的信仰之力.真的是不知道會怎樣的艱難.

當雲飛告訴俄雲傑自己能夠修復斷臂的時候.雲飛就發現.自己的父親開始有了真正的笑容.

諸天雄的父親自己稍微的拿出一個洗髓丹之後就放到了嘴裡.夾著幾滴維多的唾沫吞下去.之後就放到了九龍聖戒裡面去了.

雲飛什麼也沒有多說.就直接帶著自己飛父親出來福清居所的院子.準備開始嘗試構建手臂.但是一道流光.讓雲飛不由眼前一亮.之後慢慢的沖著自己的父親說道:「浩叔來了.」

雲飛本來是想著不動聲色的就走了.但是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一直這麼用心良苦.自己要是只知道不辭而別.那麼到時候.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他知道自己的爺爺不是惡意.因此就留下來.

雲傑看了一眼雲飛.還有後面的柳葉芳以及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的周查等人.慢慢的深呼吸說到;「我應該讓別人知道我有一個天才兒子.」

雲傑說著.就是一句話.之後寒冰絕隱以及雲傑自己搭建的陣圖全部消散.出現在雲傑的實現裡面的乃是深深壁壘之上的璀璨星空.

「傑哥.」雲浩的聲音比自己的身形更快.就像是一個飛劍一般.直接到了雲飛的視線之下.衝到了雲傑的面前.

「傑哥.真的是對不起.飛兒又不見了.我該死.」豈知道雲浩到了雲傑的面前.一句話不說.就開始請罪.看都沒有看到旁邊的雲飛.

著的是醉了.

「雲浩.你沒有發現今天有什麼不對嗎.」雲傑一把扶著雲浩.之後說到.

「哎.」雲浩眼前一亮.之後滿懷驚訝之情看著雲傑.說到.「傑哥.我怎麼.我怎麼進來了.」

雲浩真的是不敢相信.雲傑竟然撤離了福清居所之上的陣法.森嚴的壁壘其實也就只有那麼一點高度.域始境的雲浩俯衝而下.萬分之一秒的時間.就到了雲傑的面前.就連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

因為這十幾年的時間.雲浩有事的時候.就是能是在壁壘的上面叫嚷.至於雲傑聽不聽得到.他真的是一知半解.因為他根本就看不到裡面.

就像是一口枯井一樣.之前的福清居所.

「你再看看.」雲傑覺得自己渾身都很輕快.拍著雲浩這個親弟弟的肩膀.厚重的說到.

他知道.這近二十年的時間裡面.雲浩的付出簡直就是一個謎團.到底付出過多少.自己根本數不清.但是支持著的.乃是厚重的兄弟情.

「浩叔.」不等雲浩去看的時候.雲飛就沖了過來.

他知道這個叔叔對於自己是多麼的在乎.不論是當年的雲家外府.還是最近的汪家村.雲浩的反應.那都是刻骨銘心的.

雲飛衝過去.雲浩自己顯得就像是做夢一般.眼睛裡面淚水打轉.叔侄兩個抱著.凝重的抱著.往日裡面.一切的遭遇.都在慢慢的融化.

雲飛感覺到了.自己的身形裡面.乃是一種十足的溫暖.雲浩就像是得到了蒼天最大的饋贈. 二百二十四章斷臂重生.

「浩叔.我就是雲飛.只是沒有想到十多年的時間.您還是這樣的不講情義.竟然一見面.就要侄子的命.」雲飛本來想著哭的.但是還是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之後調笑道.

這是實話.雲浩見到雲飛最後以及最近一次.差一點.就要了雲飛的命.

雲浩聽到這句話.真的是無語而又不得不承認.

你說雲飛自己的遭遇.簡直就是天神下凡一般.一出現.那就是神力驚人.這才是十多年的時間.就已經是彗星之上.罕見的域始境高手.你說這要是到了以後.那還得了.

就雲浩自己幾百年的時間到了域始境.那可真的是費盡千辛萬苦.之前就是雲福柯.在雲飛父輩裡面.那真的是天才.雲飛從小聽著他的故事長大.但是現在呢.竟然只是雲飛分庭抗禮的一個.

這才是十多年.雲浩感覺自己就是蝦米.跟這個「小」侄子說話.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好了.飛兒.你還是趕緊的給為父試一下你說的斷臂重生吧.」雲傑似乎有點等不及了.這一條臂膀.是他內心的陰影.

當初為了雲飛.那真的是不顧一切.但是現在雲飛回來了.並且說著能夠讓自己斷臂重生.內心裏面的驚喜.根本就不是一般的發現所能夠掩飾的.

「好.」雲飛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是迫不及待了.

「什麼.」雲浩說著.「斷臂重生.」

雲浩的眼睛開始亮起來.覺得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就是自己目前的認知.並且為了雲傑的臂膀.翻閱了很多的古籍.斷臂重生.除非是有著什麼靈丹妙藥.否則.絕對沒有辦法做到的.

難道這個雲飛.還是一個煉丹師.

這恐怕就是嚇死雲浩.雲浩也不會抵抗.

煉丹師的寶貴.在彗星之上.不是鳳毛麟角能夠形容得了的.

「是的.浩叔.這是我自己在力量之上的領悟.不是依靠什麼丹藥一類的.雖然我沒有試過.但是我相信我自己還是可以的.」雲飛訕訕的說到.

其實自己的內心.還是很多的不確定.就是自己的父親的原始星核破碎了.雲飛按照雲風華的原始星核再來一遍.那也是如魚得水.但是這個陣圖構架.又是一次探索.雲飛不知道能否一蹴而就.


「你行..」雲浩本來準備說著什麼.但是想到自己就在這裡.聯想到黑暗角的事情.立馬閉上了嘴巴.就是自己目前的認知裡面.雲飛已經是太多的奇迹的創造者.

「恩恩.」說著.雲飛就帶著自己的父親進入了福清居所裡面的暗格去了.

自己以前就是在這裡過日子的.雲飛進去之後.發現根本就一成沒變.

當雲飛深入一絲意念.到九龍聖戒裡面窺視的時候.發現天雷晃動.紫色的閃電吞天滅世.服下了洗髓丹的老頭子.經脈骨髓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並且藥力剛剛開始一般.正在裡面經受著非常猛烈地煉獄一般的洗髓.

雲飛非常得意的笑了.之後看著自己的父親問道.

「父親.要是給你一條臂膀.你說你是要麒麟臂還是花架臂.」雲飛問雲傑.

「飛兒.什麼叫做花架臂.什麼叫做麒麟臂.」雲傑這可是真的一竅不通.什麼叫做花架臂.什麼叫做麒麟臂.估計也就只有雲飛說得出來.

「父親.其實這也就是兒子杜撰而來的.但是你要是想花架臂.那麼您的臂膀肯定比女人的手臂更加美麗.但是你要是麒麟臂.可能會因為您的手臂比較狹窄.之後會是麒麟的陣圖出現.」雲飛說到.

「麒麟乃是太古時期的一種凶獸.您要是有了這樣的一條臂膀.雖然說脫了衣服不怎麼好看.但是力量.絕對是您現在的兩倍.」雲飛說到.

「你說什麼.」這句話一聽.雲傑立馬身體一顫.竟然是兩倍.這還是人么.


「父親.這只是保守估計.但是麒麟臂可能危險比較大.」雲飛一五一十的說道.

其實麒麟臂就是來自於灶神何雪冰的記憶裡面的.乃是太古時期的凶獸.自己的父親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但是自己就是知道這樣的一種凶獸.

並且灶神的記憶裡面剖析開了還是一副陣圖.因此.雲飛選擇刻畫到父親的手臂裡面.只要是不出意外.力勁暴增一兩倍.絕對只是小菜一碟.

但是雲傑乃是經歷了很多生死之戰的人.知道什麼乃是自己的力勁.就是自己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是能夠將力量增加一兩倍.那就是一把殺手鐧.並且這一把殺手鐧.絕對的出人意料.

「父親.您怎麼了.」看到雲飛的臉上笑意濃濃.但是一句話不說.明顯是蠻想去了.

雲飛叫道.

「我就要麒麟臂.不論多少代價.我都要麒麟臂.」雲傑興奮的說到.

面對雲飛的時候眼睛裡面.明顯閃出了兩種特殊的驕傲.

一個就是對於強者的崇敬.但是另外一個.就是有一個這樣的兒子的自豪.

「好.」雲飛知道了這一句話.渾身都是輕鬆.

父親的話不單單是對於實力的追求.更多的.乃是對於兒子的信任.以為雲飛知道.自己的父親的眼睛裡面還有一種對於自己的期待.期待自己更加出色.

福清居所本來就不大.暗格更加小了.

當雲傑還有雲飛兩個人盤膝坐下的收.就只有一兩個人的站位.

雲飛叫雲傑將自己的眼睛閉上.自己打開了雲傑的上衣.發現雲傑除了滄桑的臉龐還是無暇的.但是上身.全部都是一道道恐怖的傷疤.傷疤之上.一道道黑黃色的口子.就像是一一條條揉動的蜈蚣.叫雲飛毛骨悚然.心驚不已.

忍不住一陣酸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