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吧,我過下讓人乘坐我的青鶯王去接你們,這樣的話,你們應該明天中午就能趕到朝鳳城,然後我們乘坐三隻尊者階的青鶯,應該能在明天夜裏趕到天北城,我們後天早上行動。”軒轅楓考慮了下,覺得要是按照林浩然他們現在的速度,說不定鐵柱他們要出問題,所以決定讓速度最快的青鶯王去接應林浩然他們一下。

“好的。”林浩然也沒有推脫,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否則事情出問題就麻煩了。

軒轅楓交待了林浩然幾句後,就已經來到了客廳,雲青山等七人已經全部都到客廳了,看見軒轅楓進來,所有人都馬上站了起來。

“公子。”

“都坐下吧,不必客氣。”軒轅楓擡手示意了下,讓幾人坐下。

“青山,你不是收到一名尊者階的成員嗎?叫他也進來吧!”在軒轅楓趕路的這段時間裏,雲青山他們在路上有順帶收到了一些追隨者,其中運氣山更是遇到了一名尊者一級中期的高手,被其收進了北斗七星。

“好的。”雲青山點了點頭,然後通過追隨者印記與那名尊者聯繫了起來,雖然那人也是與軒轅楓籤的追隨者契約,但是雲青山同樣也可以利用,追隨者與追隨者之間的感應進行聯繫的,就像他與金劍成等人也是能通過契約印記相互聯繫的。

幾分鐘後,大廳外行來了一名看是五十左右的老者,從原力波動軒轅楓就可以感應到他是尊者一級中期的修爲。

老者來到軒轅楓身前躬身道:“在下石開成拜見公子。”

“恩,不用多禮,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們北斗七星的護法了,待遇與雲青山等人相同,你找個地方坐下吧,青山,該給什麼好處以及組織了的規矩開完會之後你跟石護法將一下吧!”軒轅楓招呼石開成坐下之後,有轉頭向雲青山吩咐了一下。

“知道了,公子組織裏面的規矩我已經跟他講過了,只是修煉的祕籍還沒有傳給他,他修煉的是劍法,我的祕籍不適合他。”雲青山沒有傳石開成祕籍,一個因爲他的祕籍不適合石開成,最主要的還是沒得到軒轅楓的首肯,他可不敢亂傳。

“哦,那金護法過下傳他一下劍法吧!”軒轅楓轉頭看向了金劍成,金劍成可是專精劍法一路的高手,軒轅楓轉給他的那套時空級的劍法祕籍他也是記清了的。

“好。”聽到軒轅楓吩咐,金劍成連忙應了下來。

“好了,現在我們說一下這次藏家的事情吧。”軒轅楓走到主位上坐下,然後看着下面的九名尊者開口道。

“這次藏家的事情,要滅他們沒有多大問題,現在最主要的是,滅了藏家之後,自由聯盟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得先準備好應付自由聯盟反撲的準備。”軒轅楓來的路上就想過了。

心機王爺呆萌妃 ,但是滅了藏家,那就好似打了自由聯盟的臉面,他們絕對不會忍氣吞聲的,肯定會派出大量的高手來追殺軒轅楓等人。

憑自由聯盟的實力,要派出六七十名尊者,四五百神級高手,幾千聖級外加上玩帝級高手都是有可能的,這麼一股強悍的力量,就憑現在的北斗七星可抗衡不了,不說多的,就那帝級、聖級的高手來了,軒轅楓他們這點人也有得殺,更別說還有幾百神級即使尊者高手。

這樣的力量根本不能與之硬撼的,只能想辦法暫時避開自由聯盟的追殺,等在過兩三年的時間,北斗七星絕對就能有與自由聯盟抗衡的實力,甚至滅了自由聯盟也不是什麼難事。

至於亮出實力與藏家講和,這個軒轅楓根本就沒有去考慮過,現在軒轅楓可是想讓北斗七星在大陸上立一下威,也想練練兵,最主要的是別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他可不想就這麼忍了。

當年因爲他原力不能覺醒,在天河城就被欺負了好多年了,現在又了實力,他可不想再繼續忍下去,也接這個機會立下威,免得總是有一些不長眼的人來欺負到頭上。

“我是想,我們滅了藏家,然後直接向北,乘坐青鶯去北海之濱,去青鶯的老巢,我們把北斗七星的總部建在哪裏,有這青鶯幫我們守護,我想着個大陸上應該沒有任何人能過潛入我們總部的。”

着就是軒轅楓的想法,在地獄山脈的時候,軒轅楓就想好了,等北斗七星的七個培訓基地建好之後,就帶着大部分帝級以上的高手前往北海之濱,讓青鶯王帶他們去青鶯居住的地方,然後把北斗七星的總部設在哪裏。

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總部被別人偷襲,同時組織中成員的坐騎問題也解決了,也讓菜菜傳些鳳凰的修煉功法給青鶯們,讓他們成爲北斗七星的守護獸。 北斗七星的成員靜靜的聽着軒轅楓的安排,誰也沒有插話,他們心裏都很清楚,現在的北斗七星可以說是軒轅楓獨攬大權,一切事物都是軒轅楓一個人說了算,名義上雖然是一個組織,實際上也可以說是易邪楓的私有武力。

在這組織裏面軒轅楓說一,根本就沒有誰敢說二的,最多就是有時候軒轅風聽取一下別人的意見而已,軒轅楓在組織裏面就相當於帝國皇帝一般無二,並且還是那種實權派皇帝,根本沒人敢於質疑他的決定。

“好了,大家也說說大家的看法吧!看一下有沒有什麼更好的意見!”軒轅楓掃了一眼再坐的人,然後擡手示意大家都說一說大家的看法。

衆人聽了軒轅楓的話並沒有馬上開口,全部都是互相觀望着,畢竟誰都怕不小心說錯什麼話,那樣以後就麻煩了,在北斗七星讓軒轅楓不高興,那就別想有舒坦的日子過。

“沒事,大家都說說吧!不論對錯,我們過後都不做追究,還有,如果有什麼問題的,大家也可以問問,同樣的不論什麼問題都可以問,當然首先得與這件事情有關的才行,一切我都儘量滿足大家的要求。”軒轅楓見到沒人說話,也知道他們心理面在想什麼。

“呵呵,這樣吧,如果誰的意見被採納了,那麼我們可以給予一定的貢獻度作爲獎勵,當然貢獻度的多少,還得取決於意見的價值。”軒轅楓見大家都有些拘束,不敢開口,於是拋出了利誘。

果然,聽到軒轅楓說有貢獻度獎勵,所有人的眼光都亮了起來,同時,眼珠子也都轉了起來,顯然是開始考慮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利益的力量果然是無窮大啊!”軒轅楓看着衆人的表現不由的嘆息,這人在利益的面前總是比較大膽的。

“公子,我覺得我們沒必要一定要殺了藏家的人,雖然藏家對於我們來說的確是很弱,但是就這麼滅了他們,我們不但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有可能會遭到自由聯盟的追殺,而我們雖然厲害,但是要是被自由聯盟給惦記上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啊!”

第一個說話的是林君煞,他也算了跟隨軒轅楓不短的時間了,自從成爲軒轅楓的追隨者之後,又得道了軒轅楓所給的祕籍,就默默的苦修了起來,他可以說是一個很聰明人,當日在自由之城北面追殺軒轅楓,一直到中部大草原被軒轅楓收服。

林君煞這個人都表現的很有睿智,同樣也很識時務,能看清形勢,總能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做事總會三思而後行,可以說,林君煞不但有實力,同樣還有智慧,也可以說林君煞是個帥才。


林君煞在中部大草原果斷的選擇成爲軒轅楓的終身追隨者,當時也是形勢所逼,沒辦法只能做出了這樣一個無奈的選擇,當時他就已經打算以後跟着軒轅楓就得過且過,有什麼事情安排給他的話,他就盡力做好,沒事的話就混混日子,輕鬆的走完自己的人生。

不過當拿到了軒轅楓給他的祕籍的時候,林君煞騰的一下就熱血沸騰了,因爲軒轅楓給他的祕籍實在太牛叉了,但激動也只是那麼一會兒,慢慢的林君煞的情緒也就平復了下來。

情緒平復之後,林君煞不禁感慨世態弄人,這麼牛的祕籍,要是在成爲軒轅楓追隨者前得到,那麼他林君煞絕對有笑傲世間縱橫天下的機會,但是得到祕籍的他已經成爲了軒轅楓的追隨者,根本沒有什麼資格來談笑傲天下。

林君煞無奈,但也只有認命,畢竟要是不成爲軒轅楓的追隨者,那他永遠也不可能看到那麼牛叉的祕籍,更別說是得到了,那簡直是癡人說夢話,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他看着手中的祕籍,就像是一個色狼看到一個**裸的大美女送到了面前,實在是忍不住不動心。

於是林君煞當時就決定,雖然已經成爲了軒轅楓的追隨者,不可能在縱橫天下了,但是一定的好好的研究祕籍,不然實在對不起自己這賣身換來的動西。

也就從那刻起,林君煞改變了他原本的決定,那就是以後不能得過且過,一定要努力掙取組織貢獻,從軒轅楓手中換取更多的寶貝,然後拿來收藏研究。

畢竟, 總衛長的神女友

而剛纔軒轅楓問大家說說看法的時候,林君煞就覺得軒轅楓的決定不是最理想的,但是大家誰都不說話,那他也就不吭聲,免得說錯了被軒轅楓給惦記上,那時候就哭都沒地方去哭了。

但是林君煞沒想到,軒轅楓見沒人說話,直接用貢獻度來誘惑起來,這一下林君煞自然坐不住了,這可是掙貢獻度的話機會啊,並且從軒轅楓現在的表現來看的確是希望大家提議,這樣一來這就成了沒風險的掙貢獻,這樣的機會林君煞當然不會放過。

看着林君煞開口,軒轅楓嘴角挑了挑,其實軒轅楓也不是真的想把藏家趕盡殺絕,雖然藏家是得罪了他們北斗七星,但也只是得罪了一點而已。

而殺藏家最大的目的就是殺雞儆猴,但是作用也就僅此而已,這作用的話不一定非要滅藏家才能體現,其實隨便找個十惡不赦的組織滅了一樣可以,只不過那樣得麻煩去重新找一個目標,而現在遇上了藏家正好可以順手滅了。

但是如果真有什麼更好地注意,軒轅楓也不一定就非滅藏家的,同時軒轅楓也想讓組織了的氣氛活躍一些,因此纔會用組織貢獻來引誘衆人的。

“說說看林護法!”見到林君煞提議,軒轅楓和善的示意了一下林君煞,讓他繼續說說他的看法,同時也讓其他人明白,他真的是想聽聽衆人的看法,讓他們不要太拘束。

而軒轅楓瞥了一眼衆人已經開始躍躍欲試的樣子,也就明白,他的目的基本達到了,大家的氣氛已經被帶動了起來。

“公子,我是這樣認爲的,我們滅了藏家,也就只能起到一點敲山震虎的作用,並且還會給我們引來自由聯盟這個**煩,而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是很成熟,對上自由聯盟雖然不至於被滅,但也討不了什麼好處,公子覺得我的看法怎樣?”林君煞說着看向了軒轅楓。

林君煞雖然猜測軒轅楓是真的想聽取衆人的意見,但是他還是小心謹慎的慢慢的試探着來,他可是聰明人,不會一來就莽撞的把所有想法全部抖出來,那樣要是他的想法不合軒轅楓的意,那可就有得他鬱悶的了,雖然也許軒轅楓現在不會說什麼,但是將來在組織裏的日子肯定不好過的。

“恩,分析的沒錯,你繼續說!”軒轅楓依舊是笑容滿面的點頭作答。

“既然滅了藏家只能起到一個不是很重要的作用,並且還會帶來一個**煩,這樣一來除非是別無他法,否則我們就沒必要去滅藏家,而現在藏家得罪了我們北斗七星,就這麼放過他們,顯然是不可能的。”說着林君煞又瞟了軒轅楓一眼,見到軒轅楓沒有什麼不滿的表現,依舊是面帶微笑的看着他。

林君煞暗自鬆了一口氣,然後接着道:“但是如果我們只是教訓一下藏家的話,我想藏家一定不會就此罷休,肯定會聯合自由聯盟其他家族來對付我們北斗七星,這樣一來,結果與滅了藏家也沒什麼區別。”

聽着林君煞的話軒轅楓不禁的點了點頭,林君煞分析的一點也錯,這些軒轅楓同樣也想到的,也正因爲滅不滅藏家帶來的結果都一樣,甚至不滅帶來的結果更爲嚴重,所以軒轅楓纔會首選滅了藏家。

聽着林君煞分析的頭頭是道的,軒轅楓也更有興趣想知道林君煞的意見,就憑林君煞現在分析的這些來看,林君煞的意見再差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甚至還真有可能有比滅了藏家更好的意見也說不定。


“這樣一來,我們肯定不能只是隨便教訓一下藏家就了事的,我們必須得教訓了他們,而他們又不敢接着報復我們,只有這樣我們纔會沒了後顧之憂。”林君煞接着分析藏家的情況,同時也觀察着軒轅楓的臉色。

雖然軒轅楓的臉色一直都很隨和,但是林君煞可不敢保證軒轅楓什麼時候會變臉,他可是很清楚的,一般厲害的人都是脾氣古怪,喜怒無常的,所以他一邊說着還一邊注意着軒轅楓的情況。

見到軒轅楓依舊沒有什麼不滿的情緒,林君煞才接着道:“而要他們自願的同意被欺負了之後,而又不報復的話,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有傻子纔會那樣呢,所以他們既然不會自願同意,那我們就只有用點別的手段讓他們同意了。”

“而這些威脅的手段也就千奇百怪的了,在這我就不一一列舉,我這就說一下我個人覺得最好的方法吧!”說着林君煞再次看向了軒轅楓,意思就是等軒轅楓的首肯。

看到林君煞看來,軒轅楓自然知道林君煞是在等他點頭的,而聽着林君煞的分析,軒轅楓也很想知道林君煞的建議,所以在看到林君煞向他看來時,軒轅楓點了點頭道:“恩,你就放心的說說吧,如果真的有什麼好建議,我一定會讓浩然給你加貢獻的,就算不能採用,就憑你剛纔這麼用心的分析,我也讓浩然給你加一點組織貢獻。” “公子,我個人認爲,這最好的辦法並不是滅了藏家,而是把藏家收歸我們北斗七星,這樣用處甚多,至於收復的方法,那也不是很難,就如我們這就在外面吸收組織成員一般,只要把藏家的人收爲追隨者,那自然不怕他們不聽命形勢了。”林君煞說出了他的想法。

其他人聽了都不由得也點頭稱是,畢竟這久他們在墜落域這種事並沒有少幹,軒轅楓沒有想到這方面,主要是他沒有往這方面去想,但是林君煞等人可是幹了不少這方面的事情呢,對於這個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

其他人也都覺得林君煞的想法不錯,但是也沒人吭聲,雖然都在點頭,但是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一個個都是人精,這個時候,軒轅楓意圖不明,雖然林君煞的建議不錯,但也得軒轅楓點頭才能算數的。

如果軒轅楓不贊同林君煞的做法,那現在支持林君煞,無疑是給自己抹黑,而就算軒轅楓贊成林君煞的做法,那就算他們支持也沒什麼好處可拿,因爲好處都被林君煞給拿了,這種有風險沒利益的事情他們可不會去幹的。

“恩,林護法的想法不錯,你繼續說說看,還有什麼注意沒有?”軒轅楓聽了之後點頭稱道。

這次軒轅楓的確覺得林君煞的想法不錯,只要把藏家收進北斗七星,那不但不會招惹自由聯盟這個**煩,而且還能增強自身實力,軒轅楓記得古人有那麼一句話說是,能把敵人變爲忠實的盟友纔是上上之策,而林君煞所出的注意就是這樣。

“是,我覺得這樣一來,好處不少,首先藏家併入我們北斗七星,能增強我們自己的實力,這也是最明顯的成效,還有就是這樣等於給了藏家一個活命的機會,這樣他們心存希望就不會拼死反抗,否則藏家知道必死,那肯定會有自殺式攻擊對付我們,那樣一來我們的傷亡肯定會大不少。”林君煞繼續分析者這次行動的情況。

“恩,的確是,如果明知必死,那反撲起來肯定要強烈得多,雖然以我們實力不怕他們,但是能少傷亡還是少傷亡的好,好,林護法你繼續說下去。”軒轅楓點頭同意了林君煞的看法,讓其繼續分析。

“最主要的是,我們可以想辦法祕密的拿下藏家,這樣就可以把藏家作爲我們的祕密棋子,等到必要的時候還能打敵人一個出其不意。”林君煞有說錯了一個關鍵問題。

“恩,好,很好,好我們就把藏家說如北斗七星,林護法你還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軒轅楓高興的讚道。

“暫時沒有了公子!”林君煞繼續恭恭敬敬的回答者軒轅楓的話。

“恩,好拿你坐下吧,這事你的主意不錯,當論大功一件,我會通知浩然給你加兩千點貢獻度的。”軒轅楓直接託現了他的諾言,給林君煞加貢獻度。

聽了軒轅楓直接給林君煞加了兩千點貢獻,不知林君煞激動了,就連其他幾人也都不禁激動起來,這可是兩千點貢獻啊,相當於幫組織吸收到一名尊者級高手的貢獻呢。

但是相比起吸收一名尊者階高手,這動動嘴就到手的貢獻實在太容易了,沒有太大的風險,卻也這豐厚的收穫,所有人都暗自想着,以後再有什麼問題,一定得積極分析回答,這可是掙貢獻的好途徑啊!

收一名尊者進組織,那可是要費九牛二虎之力,並且還有這生命危險的,否則也不會這麼久了才只有雲青山一人收到一名尊者階高手,畢竟要想讓別乖乖的簽訂契約誓言,那首先就必須把對方打敗,並且生擒,否則一切都是扯淡。

而要打敗一名比自己修爲差的高手,也許不是太難,但是要生擒一名尊者階高手,那就很難了,畢竟在打不過的時候,一名尊者一心想逃,那麼不高出對方兩級的實力,基本沒機會擒住對方。

就說現在的北斗七星成員中,有生擒尊者階高手的人,也就只有雲青山和金劍成兩人而已,就算是林君煞和姜宇旭等幾名尊者二級的高手也必須聯手,纔有可能擒拿到尊者級高手的,這就是擊敗容易,擊殺難,生擒更難得道理。

而現在林君煞隨便出個“餿主意”,竟然就得到了相當於擒獲一名尊者的貢獻,這哪能不讓其他人嫉妒的。

當然,林君煞這主意不是什麼餿主意,只是別人看着不爽,所以在心裏誹謗者是餿主意,要真是什麼餿主意,那軒轅楓是肯定都會獎勵他的了,一切都是嫉妒惹的。

也就是傳說中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這麼個道理。

看着下面所以人像吃了**似的,一個個激動的等着軒轅楓在提其他問題,軒轅楓心中暗笑:“哼,小樣的些,看你們一個個還不提意見,這次不會有人在當悶葫蘆了吧!”

軒轅楓其實也就是想利用這一個方法來提高一下組織了面的積極性,否則一個組織,人人都顧忌這個顧忌那個的,誰也不提意見,只有軒轅楓一個人來出主意,那將來還不把他給累死,人們不是常說嘛!

三個臭皮匠能頂一個諸葛亮,這個羣衆的力量纔是強大的,看着自己“奸計得逞”,軒轅楓也是高興了起來。

俗話說的好,要乘熱打鐵,現在剛剛調動起衆人的積極性,於是軒轅楓接着道:“好了,以後我們開會討論的時候,只要是提出有用意見的人員,一律以貢獻作爲獎勵,現在我們繼續,大家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好主意的,都提提吧!”

一聽這話,所有人的眼睛珠東圃滴溜溜的轉了起來,想着還有沒有什麼有利於組織的辦法,衆人現在也算明白了,這組織貢獻不怕沒得拿,就怕你沒本事去拿,只要你有本事,這貢獻是不怕沒得機會拿的。

“公子,我這有個主意,還望能幫上一點小忙。”正在大家冥思苦想的時候,姜宇旭站了起來,走到中間相軒轅楓行了個禮開口道。

“恩,你說說看,不用拘束,就算說得不好或者說錯了也沒什麼的,大家討論一下嘛!”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是這樣的,我個人認爲,我們在吸收藏家成員進入組織的時候,沒必要全部吸收,畢竟那樣做的話,我們收復藏家的事情必然會被有心人知道,這樣就會有兩個不好的結果,首先藏家這不暗棋肯定是不能用了,其次是自由聯盟知道了藏家被我們收復,我們就不能確定自由聯盟的態度了。”姜宇旭緩緩的說出了他的看法。

“恩,你考慮的的確是個問題,我也正在考慮這個事情呢,你說說看,你認爲應該怎麼解決這問題。”軒轅楓皺了皺眉頭,這問題他也正在考慮呢,沒想到姜宇旭這就提到了。

“公子,我認爲,我們還是直接控制藏家的高層就行了,把神級以上高手,或者聖級以上的高手控制在組織裏面,這樣我們就相當於控制了藏家,並且因爲控制的人員相對較少,也很容易控制下來,自然也就降低了被發現的風險。”姜宇旭說道。


“恩,這個辦法的確可行,那你說說,我們是控制住神級以上的人就行,還是得控制住聖級以上的所有人。”軒轅楓繼續問道。

“這個…”姜宇旭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道:“我個人覺得控制住神級以上的人就行了,這樣控制的人數縮小了幾倍,風險也就小了不少。”

“至於原因,我覺得控制那些聖級或者帝級的高手,更不沒什麼大用,首先他們是藏家的人,藏家也需要他們做事,就算我們吸收了他們,他們一樣要爲藏家做事,而就算我們不收他們也會爲藏家做事,所有他們對我們來說作用不大。”

“其次,只要我們控制住了藏家神級以上的高手,那麼藏家其他人也肯定會聽令行事的,就算有時候我們真的需要用到藏家神級一下的高手,也可以讓神級高手找藉口派他們出去的,所有爲覺得我們沒必要去收神級一下的高手如組織。”

姜宇旭說完之後,就靜靜的看這軒轅楓,等着軒轅楓的評價,只要軒轅楓同意了他者辦法,那麼他這貢獻度可就到手了,此時,他雖然表面平靜,但是心中卻是有些忐忑。

“恩,你說的不錯,對於我們來說,那些神級一下的高手根本沒多少大用,反而有可能給我們帶來暴露的危險,而有神級和尊者掌控在我們手中,控制藏家基本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好,不錯,你還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軒轅楓頻頻點頭,最後再次看向了姜宇旭。

“恩,我覺得除去神級和尊者級高手之外,我們在着重控制幾個重要人物,例如組長之類的,這樣方便以後下達命令。”最後姜宇旭又補充了一句。

“好,你這建議組長啓用了,我會通知浩然給你加一千貢獻的。”這次軒轅楓是真的覺得姜宇旭這主意非常的不錯的,本來他只是打算有人提了什麼能啓用的意見,那就給加五百貢獻的,但是聽了姜宇旭的意見,軒轅楓毅然的給他加了一千貢獻。

這裏邊正是因爲軒轅楓非常欣賞着個建議,而姜宇旭也是有些意外,本來他這建議也只是抱着換幾百點貢獻的想法說出來的,沒想到軒轅楓這直接給加了一千貢獻。

“屬下謝公子賞賜。”姜宇旭愣了一下,然後就面色激動的道謝了。

“恩,姜護法你坐下吧,其他人還有沒有什麼建議的,有得話儘管提出來,只要對組織有利的,我們一定不會可帶大家的。”軒轅楓再次看向了衆人,軒轅楓這次是徹底打算借這次機會改變一下組織裏面的氣氛了。 聽的軒轅楓再次提問,所以人都面面相覷,通過前面林君煞以及姜宇旭的例子,所有人野都確定了,軒轅楓是真的希望大家積極發表意見。

就在衆人都比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那名爲石開成,雲青山剛收來不久的尊者站了起來,走到了大廳中央,對軒轅楓行了個禮道:“公子,老朽這裏倒是有個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