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或許就是古籍中記載的,已經絕傳萬年的靈岩了。

傳說中,靈岩名為岩石,實為液體,由一層青色薄膜在外包裹。若是用高溫火焰烘烤,添加在靈寶上,可以讓靈寶的威能更上一層樓。甚至於有著化腐朽為神奇之能,造就出一代神器。

除此之外,靈岩還有著種種妙用,甚至於可以融入丹藥,提升丹藥品質。

總之,此物之珍貴,絕對是連神道強者也要為之心動的寶物。

深吸了一口氣,戎凱旋勉強鎮定下來,他的心中豁然湧起一個疑問。

既然有著如此寶物,那位神道強者為何不將其收走呢。

精神意念和靈魂力量完全釋放,片刻之後,戎凱旋終於知道了答案。

原來在這靈岩之下,竟然是聯通了此處地脈。在陣法的加持之下,這個靈岩正源源不絕的吸納著此地靈氣。

戎凱旋相信,若是再有個十年八年的,這塊靈岩肯定能夠積蓄更多的能量,甚至於讓它的品質提高一個檔次,成為靈岩之寶。

發現了這一點之後,就連戎凱旋都有些猶豫了起來。

不過,片刻之後,他的雙眉一挑,嘴角溢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因為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戎凱旋體內真氣運轉,緩緩的外放成刀。

這真氣凝聚為刀的手段並不高明,可以說任何先天修者都可以做得到。但是,用在此刻,卻無疑是恰到好處。

刀光一閃,輕輕的在靈岩上削了幾下。


那靈岩原本粗大高壯,與一個人類的體積相差無幾,但是被戎凱旋一刀削去,竟然少了絕大部分,剩下的部分最多也就是與一個成人手臂相若罷了。

這一刀下手之快,之狠,都是前所未有。

戎凱旋凝目看去,那靈岩斷口之處已經變得濕潤起來,似乎在岩石表面之下的液體即將流出。但是,這個跡象僅僅維持了瞬間就有了巨大轉變。

那些濕潤的地方迅速變得凝固乾燥,幾乎就是肉眼可見的化為了固體。

而且,讓戎凱旋嘖嘖稱奇的是,留下的那一點靈岩之上,竟然再也看不到任何刀削斧劈的痕迹,彷彿它本來就是如此大小一般。

戎凱旋心中歡喜,但卻更加不敢怠慢。如此奇珍異寶,若是真的在他手中廢了,那才是不可饒恕之事呢。

手腕一抖之間,戎凱旋的身形已經消失在這一片無形護罩之內。

下一瞬間,他的身形出現在雷霆世界中。

「轟……」

聽著耳邊傳來的那一道道巨響,戎凱旋的心中非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是覺得頗為親切。

此時,他現身於那一片獨角飛馬前輩所化身的巨大島嶼之上,而他的手中,卻捧著那塊幾乎與他的身體相差無幾的巨大靈岩。

雙腳輕輕的一跺,地上的土石頓時向著兩邊分裂開來。

這裡的土地都是一位神道強者死後所化,以戎凱旋老祖級的力量,哪怕是再精通土系咒法,也不太可能驅使的動。可是。如今戎凱旋操控過靈馬神軀,已經得到了這個雷霆世界的認可,雖然此時換了身軀,但精神意念和靈魂力量卻沒有改變,這才能夠輕易的破開土地。

將手中靈岩往地下一插,旁邊裂開的泥土再度匯聚過來,又一次將它聳立起來。

戎凱旋拍了拍雙手,滿意的看著土中的靈岩。

秘境的天地靈力雖然充斥,那土地中更是有著莫大的能量。但是,這能量又如何能夠與這一片土地相提並論呢。

這可是神靈之軀所化的土地啊。裡面所蘊含的能量之強大,遠勝外界土地千萬倍。

靈岩雖然損失了許多,但是送到此地之後,戎凱旋相信,它不但能夠完全恢復,而且還能夠更加強大。

身形一轉,戎凱旋頓時離開,再度出現在無形護罩之內。

遺憾的看著身前,那成人手臂大小的靈岩也是一件無價之寶啊。如果他拿出去。絕對能夠讓大多數的宗門搶破頭皮也要弄到手。

不過,戎凱旋也僅僅是看了一眼,隨後就原路返回。

當他離開了無形護罩之後,空間生物也是乖巧的退了出來。

身形晃動之間。戎凱旋悄然無息的離開了這片叢林。就在叢林之外不遠處,小黑特殊靈體早就是等候多時了。

雙方一見,小黑特殊靈體微微點頭,額頭上的黑色光芒驟然放出。

戎凱旋的身上原本就有著某位神道強者所種下的靈魂印記。但是在小黑使用靈魂至寶的遮掩下,卻將這印記暫時屏遮。

而此刻,同樣的靈魂至寶的運用。頓時讓印記的信息暴露了出來。

半個時辰之後,戎凱旋和小黑特殊靈體同時有著感應,那靈魂至寶再度黑氣涌動,重新將這一個靈魂印記遮掩住了。

隨後,他們兩個收斂起全部的氣息,慢悠悠的掃平了所有痕迹,這才遠離此地。

就在他們離去不久之後,又是一道身影從遠處飛馳而至。

這是一位擁有強大生命氣息的超級猿類強者,它來勢洶洶,仿若是攜著排山倒海之力滾滾而來,但是當它停下的那一刻,卻是陡然間變得風輕雲淡,似乎沒有引起一點兒的能量波動。

它來到此地,目光掃視一圈,眼神再度變得陰沉了起來。

「哼,連本座的靈魂印記也能夠隱瞞,果然是有些手段。不過,只要你一個疏忽,本座就會找到你。」它的目光銳利如刀,眼神中更是透著一絲淡淡的凌厲之色,漸漸的,它眼眉一揚,似乎是頗為詫異的道:「他在哪裡停留了那麼久又在作甚呢?」

心念一轉,它的身形化作了一道狂風朝著叢林而去,它並沒有任何掩飾自己行蹤的意思,巔峰老祖強者的威嚴釋放出來,一路上橫行無忌,根本就沒有哪只土著靈獸敢打他的主意。

然而,就在它即將靠近叢林之時,一道爆吼聲卻是突兀響起:「站住,這是玉仙子大人禁地,擅入者死。」

猿類強者不屑的輕哼一聲,如果攔阻的是玉仙子本人,它當然是忌憚三分,或許還會選擇退避三舍。但是,區區一個守門的,竟敢在它面前口出妄言。它身形不停,也不加快速度,就這樣不徐不緩的前進,彷彿並沒有將那句話聽在耳中。

巨獅老祖「呼」的一聲從隱匿處跳了出來,它的眼眸中隱隱冒著怒火。

今日接連遇到了兩隊侵犯者,先前那一隊人多勢眾,它雖然自付不敵,但是仗著玉仙子大人的名聲,還是威懾對方,讓其知難而退。而眼前只不過是一隻與它同階的猴子罷了,

在聽到自己的聲音和玉仙子的威名之後,卻是不理不睬,根本就不曾將它放在眼中。

孰可忍孰不可忍,巨獅老祖咆哮一聲,化作一團巨大虹光,朝著那頭猿類衝去。

它自信滿滿,要給予對方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然而,就在它那龐大的身軀與眼前這頭看似普通的猿類老祖相撞的一瞬間,它全身的毛髮卻是突兀的根根倒豎了起來。

一種無法形容的危機感瞬間籠罩了它的全身。

「啪……」

巨獅老祖的身體陡然爆裂開來,化作了漫天血雨,揮灑了下去。在它臨終前的那一刻,心中唯一閃過了的念頭就是,這不可能……

猿類老祖輕描淡寫的穿過了巨獅老祖的身軀,它的臉上甚至於連一絲波動也沒有。似乎隨手殺了一位老祖,與宰了路邊上的一隻小狗小貓沒有任何的區別。

它腳步不停,一路前行,無論路上遇到什麼阻礙,都是一步踏出,碾壓而過。

雖然它這樣的做法魯莽而毫無美感,但其速度卻無疑是最快的。僅僅片刻間,它已經穿過了大半個叢林,來到了中心區域。

目光一掃,戎凱旋尚且需要仔細觀察才能看到的無形護罩立即被它看得清清楚楚。

冷哼一聲,猿類老祖不屑的道:「雕蟲小技。」

它依舊是那樣保持著穩定的步伐和速度,輕易的踏過了這個無形護罩。然而,等它來到了護罩中心處,看到那一截猶如成人手臂大小的靈岩之時,臉上終於忍不住有所動容了。

「靈岩?竟然是靈岩……」猿類老祖的雙目隱隱放光,竟然是有著歡聲雀躍的衝動。

靈岩此物,哪怕是對與神道強者而言,也是具有極大的妙用。

它毫不客氣的伸手,一把將靈岩從土中拽了起來。目光掃視了兩下,它笑逐顏開的道:「怪不得要在這裡設下禁制,原來是有著這樣的寶貝啊。嘿嘿,雖然少了一點,但只要精心培養,肯定能夠有所收穫。」

它用著欣賞的目光看了半響,終於將其收了起來。

這一次冒著極大的風險終於是順利的潛入秘境,那空間生物尚未到手之時,就獲得了靈岩這樣的寶物。

靈岩之物極其稀少,能夠一次性獲得那麼多,已經算是奇遇了,它自然是心滿意足。


然而,若是讓它知道,在它之前戎凱旋就曾經來過此地,並且將絕大部分靈岩取走的話,它就肯定不會再這樣想了。

收好了靈岩,猿類老祖身形微動,頓時化作一道虹光就此遠去,剩下周圍這一片狼藉。

它並沒有費盡心機的去打掃掩蓋行蹤,因為它並非此地土著生物,來到這裡不過是短暫停留罷了。它可不相信,自己會如此倒霉,在短短數日間,就會遇到這裡的土著神道。

隨著他的離去,一日夜間,這片叢林變得極為冷清,更是瀰漫著一種恐怖氣息,讓周圍的生靈都遠遠避開,不敢靠近。

老祖級強者被人滅殺,而且還是粉身碎骨,那強大而凄厲的殺意充斥於整片叢林,讓這裡變得如同魔窖一般。

然而,就在此時,那天空中豁然一道美麗虹光劃破虛空,筆直的朝著這裡飛來。

但是,在那道極速而來的虹光中,卻似乎是充斥著一種憤怒的味道。

片刻之後,那道虹光就從叢林中再度遁出,一位身材高挑,絲巾遮面的窈窕女子豁然現身出來,她鳳目中蘊含著無以倫比的怒火,身上煞氣凜然,擴散出去。整個世界似乎都因為她的怒氣而變得灼熱了起來。

「哼,不但強搶本座寶物,還要殺我護院老祖,無論你是何人,本座都與你不死不休。」麗人惡狠狠的說完這句話,她的身形微微晃動,再度化作了一道虹光遁天而去。不過,這一次天空中的虹光卻似乎是有些不同,那尾焰散開,似乎並非一條。(未完待續。。) 一座高山之上,戎凱旋靜靜的站在了半山腰處,他緩緩的道:「小黑,解開吧。」

小黑靈體緩緩的點著頭,道:「你考慮清楚了,真的不需要我們的幫忙么?」

戎凱旋啞然一笑,道:「你放心,有它在這兒,足以守護我的安全了。」他的手輕輕的在木鐲子上撫摸了幾下,上面依附著的空間生物微微顫抖,似乎是做出回應和保證。

小黑特殊靈體輕嘆一聲,額頭上黑光閃爍,將遮掩靈魂印記的能量消除。隨後,它身形一晃,化作了一道寒芒進入木鐲子之內。

戎凱旋盤膝坐下,他雙目微閉,看似靜心休養,但他的精神意念卻始終與土系特殊靈體保持一致,並且與潛伏在這片土地之下的息壤之靈進行著無差別的溝通。

也唯有他,才能夠利用腦海圓球的神秘力量做到這一點。

在息壤之靈的掌控之下,他對於三千里範圍內發生的事情雖然不敢說了如指掌,但是對於那些與自己有關的事情,卻還是頗為了解的。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有膽量坐在這兒等待著那位給他種下靈魂印記的大佬到來。

雖然即將要面對一位超級強大的存在,但是他的心中卻沒有任何恐懼,反而是一片寧靜。

似乎在不知不覺中,他的精神意志更進一步,做到了真正的古井不波的程度。

豁然,山腳下響起了一道如同雷霆霹靂般的巨響。隨後,那眼前的巨大樹木陡然開裂,一隻猿類老祖昂首邁步,不可一世的從中緩步行來。它的速度看似不快,但轉瞬間就已經來到了戎凱旋的面前不遠處停了下來。

它的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獰笑,用著居高臨下的目光瞅著戎凱旋,那表情和眼神。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靈低頭看著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一般。

戎凱旋緩緩站了起來,向著那猿類老祖微微抱拳,道:「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猿類老祖的目光在戎凱旋身上一轉,雖然木鐲子被戎凱旋刻意的用衣袖掩蓋,但空間生物卻特意將它的氣息釋放出來,讓猿類老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他身上的這股不同尋常的力量。

冷然一笑,它傲然道:「本座龐海天尊,你,應該知道本座來意吧。」

戎凱旋微微點頭,他伸手一扯。頓時將空間生物取在了手中。這東西雖然看似沒有實體,彷彿虛化一般,但只要它願意,卻依舊是能夠任人拿取。

龐海天尊的眼眸頓時亮了起來,哪怕是它,在這一刻竟然也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

空間生物,落在這小小老祖級的人類之手,簡直就是暴斂天物。

這等寶物,理應歸屬於它這等強者才是。

「哼。將空間生物獻給本座,本座可以留你全屍。」龐海天尊收斂心神,緩聲說道,似乎給對手留下全屍。就已經是它極大的恩惠了。

然而,戎凱旋卻是微微一笑,道:「前輩,您難道忘了。空間生物此刻還是在我的手中呢。」

龐海天尊一怔,它獰笑道:「是么?」

戎凱旋見它似乎有著要出手掠奪的架勢,連忙道:「前輩。您是否相信,只要晚輩一聲令下,它就會當場自爆,讓前輩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也得不到。」

龐海天尊的動作頓時一僵,它的臉色和目光頓時變得陰沉了起來。

讓空間生物自爆?

這件事情只怕很難很難,就連它也不敢說能夠做到。但是,天下之事千奇百怪,以它的閱歷卻是見過更加不可思議的詭譎之事。

所以,在聽到戎凱旋的威脅之後,它竟然也不敢輕易動手了。

空間生物對於它,或者說對於它的整個種族而言,都是一個無法拒絕和不容有失的寶物,哪怕僅有萬分之一的失敗可能,它都不能容忍。


怒哼一聲,龐海天尊冷然道:「你竟敢拿空間生物來威脅本座,是否要本座前往洞天界,滅你全族。」

戎凱旋的心中一凜,他臉上不動聲色,但心底深處卻是殺機瀰漫,他已經立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將這頭神道天尊的性命留在這裡。

深吸了一口氣,戎凱旋嘿嘿笑道:「前輩,若是晚輩死了,那麼滅不滅族,又與晚輩有什麼關係呢?」

龐海天尊目光炯炯的看著戎凱旋,似乎是在想要判斷戎凱旋這句話中有著幾分真實的味道。不過,片刻之後,它就失望的發現,此子或許真是一個天性冷漠之人呢。因為自始至終,他的心跳就沒有任何的變化。

猶豫片刻,龐海天尊道:「小輩,你既然沒有逃走,而是留在這兒,莫非是有什麼想法。」

戎凱旋點了一下頭,道:「不錯。」他頓了頓,又道:「既然前輩想要空間生物,晚輩自知難以保全。但是,晚輩又不甘心就此平白無故失去寶物,所以想要以寶易寶,希望交換寶物之後,前輩能夠放過晚輩一馬。」

龐海天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譏笑之色,道:「就憑你,也想要與本座交換寶物?」

戎凱旋神情肅然,道:「晚輩憑的不是自己,而是手中空間生物。您若是不肯答應,那麼晚輩就讓其自爆,我們誰也得不到。」

龐海天尊愣了一下,它皺起了眉頭,似乎是在考慮著。

然而,就在下一刻,它的身形霍然間從原地消失了。一股無以倫比的恐怖力量如同排山倒海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戎凱旋席捲而來。

&n

bsp;這是神道強者的突然襲擊,別說是一介老祖了,哪怕是另一位神道強者,也未必能夠在這一瞬間反應過來。

龐海天尊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絲兇殘之色,它竟然不惜偷襲,也要將戎凱旋擒拿虐殺。

可是,當它來到戎凱旋面前之時,卻是忍不住臉色微變。

因為它突兀的發現,戎凱旋竟然不見了。

在秘境之外。它早就見識過戎凱旋的速度,那快若閃電的速度,確實是讓它頗為忌憚。如果是在平常追逃之中,哪怕是它,也只敢說能夠略快一籌罷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