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周身的皮膚也都已經全部癒合,葉宇就穿上衣服,把守在外面的陳洲等三人叫了進來。

「師父,怎麼樣?成功了嗎?」

陳洲一進門,就急切的問道。

葉宇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說:「成功是成功了,這淬體藥劑的確改善了我的體質,但好像並沒有改善太多。按照古方記載,我應該能夠達到淬體第一層,可現在我頂多也就能夠抵擋住棍棒的敲擊,對於刀劍攻擊,還是抵抗不住。」

抵抗棍棒敲擊?

單單是這個能力,就足夠讓三人咋舌了。

竟然還想著去抵抗刀劍的攻擊,這豈不是有些妄想。

如果他們知道葉宇還想抵抗子彈的攻擊,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嚇的倒地不起。

「我可以看看嗎?」

陳大海在震驚過後,一臉嚴肅的問道。

葉宇把胳膊伸了出去,在陳大海查看一番之後開口問道:「你是陳家的後人,能看出什麼嗎?」

「按照咱們預先的方案,不管是藥材的準備,還是分量分離,都沒有任何的問題。」陳大海皺著眉頭說:「至於為什麼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我覺得應該跟咱們的藥量有關。」

「跟藥量有關?」

葉宇沉吟道。

陳大海點點頭說:「對,和藥量有關。你想想看,咱們預先估計的是讓你的皮膚能夠抵擋住刀劍的攻擊,可現在並沒有達到那個層次,僅僅能夠抵擋棍棒的擊打,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藥材的分量不足所導致的。」

「可你在看到古方之後所給出的比例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難道有錯誤?」

葉宇皺起眉頭說。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豈不是說陳大海的能力並沒有先前自己所想的那般厲害?

「並不是我給出的比例錯誤,問題應該在你身上。」

陳大海想了一下才說:「我腦海中的那些知識全部來源於陳家的典籍之上,雖然那麼多年沒有浸銀此道,但有些東西就好似根深蒂固在我腦海中一般,不應該會出錯。」

「我有問題?」

葉宇指著自己的鼻子,納悶的說:「難道是因為我的實力太強了,所以……」

不等葉宇說完,陳大海就搶先道:「對,應該你在泡澡的途中用了什麼手段,以至於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也可能是你本身的實力太強,所以這藥效的作用就不是那麼大了。」

用了手段?

葉宇這才想到他在被撕裂皮膚的時候使用了雨露秘術進行修復,用以減輕自己的痛楚。

看來該是自己承受必須承受,投機取巧最終受傷害的只能是自己。

「那該怎麼辦?」

找出了問題所在,就要解決問題。

陳大海說:「很好解決,這次咱們使用兩份劑量來炮製藥劑,想來就能夠達到預期的目的了。」

「用兩份藥劑?」

葉宇嚇的一個哆嗦。

一份藥劑就夠讓他死去活來的了,再弄兩份藥劑,而且還不能使用雨露秘術來減輕自己的痛苦,這不是要人命是幹什麼。

但為了變強,為了報仇,為了給親人朋友治病,他只能忍。

隨後便點點頭說:「好,那這次咱們就用兩份的劑量。」

「葉總,你不休息一下嗎?」

陳大海皺著眉頭說:「雖然我沒有親身體驗,但也知道在這種藥劑當中泡澡肯定非常痛苦,你真確定現在接著泡?」

「確定。」

時不待我,葉宇只能點點頭,認真的說:「你們趕快把這些東西清理一下,然後準備再一次的實驗,我趁機休息一會,等你們準備好了,我在泡。」

「師父,要不咱們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實驗吧?」陳洲擔憂道。

他畢竟也懂得藥理,知道這些藥材配製出來的淬體藥劑能夠撕裂人的皮膚,並不是一把人所能夠承受的。

葉宇才剛剛泡過一回,再繼續泡的話,萬一支撐不住怎麼辦?

他若是出現問題,那趙茜茜和童童怕是很難再痊癒了。

「你們放心吧,我沒事。」

葉宇笑著說:「對了,再給我弄點吃的,不吃飽飯還真的沒有力氣堅持。」

一個小時候,三人把木桶清理一遍,重新裝入六十度的熱水,葉宇也吃飽喝足,休息的差不多了,這才讓三人到外面守著,他繼續泡。

因為藥量加倍,還不能使用雨露秘術來緩解痛楚,葉宇所承受的傷害簡直無限制的翻倍。

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接連不斷的往下滾落,葉宇緊咬牙關,眉頭緊皺,連功法都不敢運轉,就那麼硬生生的忍受著皮膚被不斷的撕裂。

雖然他沒有施展雨露秘術,但這藥劑卻有癒合的能力。

也就是說他剛剛癒合好的皮膚,會再次被藥劑撕裂。

如此反反覆復,一次又一次的剝葉宇的皮。

葉宇疼的差點就要暈過去了,如果不是提前有了心理準備的話,他還真的不一定能夠再次堅持七個小時。

而且讓葉宇差點暴走的是,這次皮膚撕裂的地方不單單是身軀,臉部,還有額頭上的皮膚也都被撕裂了。

頭髮全部脫落,讓他變成了光頭。

好在他身懷雨露秘術,能夠快速的長出頭髮,要不然他真的是沒臉出去見人了。

葉宇如同在煉獄當中煎熬了七個小時,當時間一到,他急忙從木桶當中爬出去。

然而由於剛剛用力過度,他此刻全身無力,虛弱的不行,直接把木桶給弄翻在地上,藥劑撒了一地,他就摔倒在那藥劑當中,好半天沒有爬起來。

凄慘模樣,讓葉宇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草,為了達到淬體一層,我他嗎的這是在遭什麼罪啊?如果結果不能讓我如願的話,我一定會詛咒這寫出《五術醫典》的作者。」

葉宇在心中咆哮道,人也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順勢盤膝坐在那裡,運功調息的同時,也在施展雨露秘術快速的修復自己的傷勢。 讓葉宇驚喜的是,他這次才施展了一次雨露秘術,全身上下的傷勢就消失不見,皮膚也呈現出古銅色。

看起來就跟在沙灘上暴晒幾個月一般,非常健美,也非常性感。

難道我已經成功進入到了淬體一層?

葉宇緊忙查看自身情況,果真如同他所想,他的外在皮膚強硬程度已經達到了可以防禦子彈的地步。

雖然還沒有被子彈打過,但葉宇剛剛用靈力親自試驗過,練氣第三層全力一擊,怕是很難破開他皮膚的防禦。

有了這樣強悍的防禦能力,即便是他不動用任何的修為,就可以憑藉自己的拳頭硬抗練氣三層的修鍊者。

只是想想,葉宇就激動不已。

要知道,在整個雲海省,練氣三層都鮮有人在。

到時候再去濱海市公孫家討個說法,恐怕就不用再顧慮什麼了。

報仇,指日可待!

「陳洲,我這邊已經完事了,你們進來吧。」

興奮之餘,葉宇並沒有忘記門外還守著三個人呢,忙喊道。

只是他喊完之後竟然無人應答,怎麼回事?這些人難道不知道幫我把守嗎?

葉宇用神識掃視過去,發現門外只有一人,而且蹲在門邊睡著了,這不禁讓他有些想笑。

這樣的守衛,真碰到敵襲的話,怕是直接很難活命吧。

不過當他看到沉睡的人是陳洲之後,便心懷愧疚,急忙衝過去,把房門打來。

手掌貼在陳洲的背後,給他體內灌輸一陣靈力,消除他身體的疲憊。

這兩天對方沒日沒夜的陪著自己研磨藥草,細分藥量,幾乎都沒有合過眼睛。

此刻睡著,也情有可原。

陳洲感受到身體傳來的暖流,疲憊感頓時消散的一乾二淨,睜開眼睛,回頭看了一眼。

嚇的忙站直身子,指著葉宇驚呼道:「你,你是誰?咦,師父,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你的頭髮呢?還有皮膚,怎麼變稱古銅色了?跟跑到沙灘曬過一樣,究竟怎麼回事啊?」

「都是藥劑的副作用,沒事。」

葉宇尷尬的說。

因為擔憂著陳洲他們三個的情況,葉宇一著急,竟然忘記了讓頭髮生長出來了。

這弄的,形象盡毀啊!

好在陳洲是自己的徒弟,即便是丟人也只是丟到自己家人,無傷大雅。

「師父,那藥劑怎麼樣?能用嗎?」

陳洲點點頭,略顯擔憂的問。

出現了副作用,藥劑是不是出問題了呢?這才是陳洲關心的重中之重。

「能用。」

葉宇說:「不過真的如同陳大海所說,藥劑需要根據人的身體狀況來配製,要不然完全按照古方上來的話,很容易造成極為嚴重的副作用。」

「就像我,起初的量不足,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現在這次量又太足了,直接導致我的頭髮都掉光了。」

「只是掉頭髮嗎?其他地方有沒有事啊?」

看到葉宇那明晃晃的腦袋,陳洲擔憂的問。

「暫時還有感覺到有任何的異常,不過這藥物確實如同古方當中所介紹的那樣,可以改善我的體質,增強我的實力。」

「師父的實力變強了?」

葉宇點點頭,揮舞了一下拳頭,興奮的說:「何止是變強那麼簡單啊,簡直就是成倍的翻。」

要知道,以前他雖然也進入了練氣第四層,可在跟黃志華對抗的時候,差點就著了對方的道。如若換成現在的葉宇,恐怕根本不用動用任何修為,就能夠把黃志華幹掉。

說句好不誇張的話,葉宇現在的實力,都可以硬抗練氣第五層了。

甚至在面對練氣第六層的強者,他也能夠全身而退。

淬體果真是個好東西,真要把《五術醫典》當中山這一塊給修鍊到大成的境界,怕是整個華夏國都罕逢敵手了吧?

只是這玩意所需要的藥材太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已經滅絕的東西,很難尋到。

即便是進入到淬體第一層,也是他機緣巧合下得到了滋陰草,否則的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夠有機會進入這個層次呢?

「那就好,那就好。」

陳洲同樣非常高興,通過葉宇的實驗,證明藥劑並沒有任何的問題。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著手配製治療童童的藥劑了。

「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外面?陳大海父子呢?」

聊了一會,葉宇突然想到了陳大海和陳真,疑惑的問。

「他們餓的受不了,又不敢到房間打擾你,就出去吃飯了。」

「是我不對,只顧著提升實力,把你們給忘記了。」葉宇歉意的說:「走,我請你們吃大餐。」

「不了,師父,我想回家陪陪童童。」陳洲紅著臉說。

「對,對,是為師考慮不周。」

葉宇急忙道歉道:「這樣吧,你先回家休息兩天,然後再過來繼續研究那些古方。」

「我沒事,陪童童一晚就好,明天便可以繼續工作。」

「怎麼能沒事呢,都兩天沒怎麼合眼了,再不好好休息的話,你這身體都會被拖垮的。」

「我已經習慣了這樣通宵工作,再說,童童的病還沒有治好,我怎麼能夠休息偷懶呢。」陳洲辯解道:「而且趙茜茜和龍牙都需要治療,我不想因為個人的原因而影響到師父的計劃。」

不等葉宇再開口反駁,陳洲就繼續說:「放心吧,師父,我會合理安排作息,保證不讓自己身體出現異常。」

「那行,你酌情安排吧。」

見到陳洲堅持,葉宇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不過在陳洲離開的時候,他遞給對方一瓶靈液道:「每天入睡之前喝一滴,可以泡茶喝,味道很不錯,也可以讓小雅一起喝。至於童童的話,他身體還沒有康復,暫時不喝為好。」

「這個能幹什麼用?」

陳洲接過來,打開蓋子聞了一下,有股子特別清新的味道,但並沒有任何的藥味,不像是通過藥草提煉出來的。

「緩解疲勞,促進血液循環,反正對你的身體有百利而無一害,你放心的服用就行。」

葉宇笑著說。

「多謝師父。」

「好了,趕快回去吧,別讓孩子等的太久。」

送走陳洲,陳大海和陳真還沒有回來,葉宇也沒有了吃大餐的想法。

他先使用雨露秘術讓頭髮長出來,然後在自己的皮膚上塗抹靈液,想改變那種古銅色。

可惜不管他塗抹多少靈液,膚色愣是沒有一點改變。

「算了,這樣也好,省的以後再被別人看做小白臉。而且古銅色的皮膚顯得更加健康,強壯,說不定能夠憑藉這點吸引美女呢。」

「啊呸!還吸引美女呢,身邊的那些美人都還沒有安頓好呢,如何再去招蜂引蝶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