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林雷也非常激動,「好多浮影。」

墨思爽朗的笑道,「這裡有很多七星惡魔戰鬥的浮影,還有修羅,煉獄統領戰鬥的浮影。」

「修羅?煉獄統領?」林雷問出心中的疑惑,「堡主,修羅和煉獄統領是同級別的強者吧?為什麼會有不同的名稱?」

「呵呵!」墨思微微一笑,耐心的解釋,「煉獄,乃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在煉獄中,有一百零八個統領,而修羅,是地獄中的巔峰強者,也有一百零八個修羅。」

「煉獄?」林雷看楊玄真,「老師,你知道煉獄嗎?」

「只是聽說過,沒有去過!」楊玄真說。

墨思說,「以你們的實力,到可以去煉獄了。」

林雷沒有接話,他知道自己的實力,楊玄真也沒有接話,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

我的孫女來自未來 說到煉獄,楊玄真又想到一個可怕的地方,位面戰場,在位面戰場中,煉獄統領也會戰死。

林雷走到擺放水晶球的櫃檯上,拿起一個水晶球,用神識觀看。

楊玄真急,他看著墨思,問,「堡主,這裡有修練命運法則的強者戰鬥浮影嗎?」

「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非常少。」墨思沉吟了一下,又說,「到是有幾個,雖說,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非常少,但是,每一個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都非常強大,存活率也更高,更容易成為巔峰強者。」

「哪些水晶球是修練命運法則的戰鬥浮影?」楊玄真有些激動。

數百年過去,其他法則,地、水、火、風、光明、黑暗、雷電這七系法則,以及其他三種至高法則,都相對容易參悟,唯有命運法則最難,再加上楊玄真參悟的命運法則和盤龍世界的命運法則有一些不同,參悟難度也呈幾何數增加。

此時,楊玄真迫切的想看看其他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如何施展命運法則,如果用命運法則戰鬥。 墨思走到其中一個櫃檯,拿起其中一個水晶球,遞給楊玄真,「這是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和修練毀滅法則的神靈之間的戰鬥。」

「哦?」楊玄真接過水晶球,釋放出神識,他『看』到了一幅宏大的戰鬥場景。

水晶球之中有大量的神靈,而且,都是上位神,全部擠在一座虹橋兩邊,也有很多神靈往虹橋上沖。

「這是戰場?」楊玄真暗想,不過,他也不知道這個戰場在哪裡,是不是位面戰場,因為,他沒有去過位面戰場。

水晶球之中,重點記錄了命運神靈和毀滅神靈之間的戰鬥,這兩個神靈比其他的上位神強很多,楊玄真能看出來,這兩個神靈已經達到修羅級別,而且,還是修羅中的強者。

無論是毀滅法則,還是命運法則,都非常強大,也非常詭異。

修練毀滅法則的神靈用刀,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用槍。

每一刀都蘊含強大的威能,一刀斬出,虛空中出現長長的裂縫。

每一槍也蘊含強大的威能,槍出如龍,虛空破碎。

「命運?」楊玄真重點觀看命運法則,「這一槍,有預言玄奧和宿命玄奧,這一槍,蘊含了因果和緣分,這一槍,竟然有造化之力,這一槍?」楊玄真看到這裡,心裡升起層層迷霧。

「是時空玄奧?」楊玄真看不懂,猛然間,紫荊主神的話從楊玄真的腦海中閃過,『你修練的命運法則有一些不同。』

楊玄真感覺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我明白了!這就是不同點,也對,在盤龍世界,無法參悟時空法則,卻能運用時空法則。」

如青龍主神的天賦神通——龍吟,其中就蘊含了時間法則,可以讓時間暫停。

毀滅主神研究四神獸的精血百萬年,創造出一門絕招,也可以讓時間暫停,不過,要消耗四神獸的精血。

由此可見,想在盤龍世界施展時空法則,就需要特殊的天賦神通,或者,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

楊玄真高速思考,腦海中閃過一個又一個念頭,『如果不能參悟時空法則,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又如何晉級上位神?』

「難道?第六種玄奧不是時空玄奧,只是和時空有關係?」楊玄真想到了一種可能,「時空法則,又有很多分支。」

「空間?時間?」楊玄真一邊看浮影,一邊琢磨,然而,他所了解的空間和時間都非常片面,終究無法領悟時空玄奧,更無法參悟時空法則。

「原世界?」楊玄真想回原世界參悟時空法則,可是,他的內心有些抵觸,原世界的地球進入星際時代后,未知的事情越來越多,無法把控的事情也越來越多。

楊玄真晉級中位神境界后,沒有藉助飛船,直接飛出太陽系,用心神感受銀河系的宇宙法則,宇宙之力,楊玄真感應到了很多奇異的東西。

「浩瀚,無垠,深邃。」這就是原宇宙,這是一個多維宇宙,比盤龍世界更玄奧,維度更高,也更神秘的宇宙。

隱約間,楊玄真感覺原宇宙有比主神更強大的智慧生靈。

楊玄真想,『等自己的實力提高了,再來探索原宇宙吧!』

神靈的戰鬥非常快,浮影也非常短,僅僅一會兒,楊玄真就把戰鬥浮影看完了,卻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預言,宿命,緣分,因果,造化,這五種玄奧沒有什麼區別,唯有時空玄奧不同。」楊玄真思考了一下,問,「堡主,你可知命運法則有哪幾種玄奧?」

「嗯?」墨思露出一絲疑惑,『你修練命運法則,竟然不知道命運法則有哪些玄奧?』隨即,又釋然了,有些玄奧,在沒有感悟之前,連名字都不知道,更是無法理解。

墨思知道命運法則有哪幾種玄奧,「命運法則的玄奧有六種,分別是預言,宿命,緣分,因果,造化,氣運。」

「氣運?」楊玄真傻眼了,『竟然是氣運?為什麼?』

「紫荊主神到底知道什麼?」楊玄真很想去紫荊山脈問問主神,然而,他明白,如果紫荊主神能說,肯定會告訴他,當時,紫荊主神欲言又止,顯然,這涉及到禁忌了。

此時,墨思也只是說出命運法則的六種玄奧名稱,更深層次的秘密,墨思不知道,即使他知道了,也會和紫荊主神一樣,不能說出來。

楊玄真下意識的抬頭,向天上看了一眼,又立即低頭,心裡琢磨著鴻蒙掌控者的心思,『鴻蒙非常孤獨,非常非常期盼自己的宇宙出現一個和他同層次的生命,能和他交流。』

「鴻蒙掌控者是善?還是惡?」楊玄真不知道,也無法判斷。

有一點,楊玄真可以肯定,如果宇宙中出現一個會破壞宇宙法則的生靈,鴻蒙掌控者肯定會抹殺這個生靈。

而楊玄真,就是一個『闖入者』,一個開掛的人。

現在,容不得楊玄真多想,或者,即使想再多也沒有用,不過是妄想。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實力,參悟命運法則。」楊玄真收斂心神,思考命運法則的最後一種玄奧,「到底是時空,還是氣運?」

「氣運又是什麼?」楊玄真明白,『氣運應該和地球上所說的氣運有些聯繫,又更為深奧。』

氣運?運氣?

神通不及天數!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如,兩個神靈戰鬥,運氣也佔了很大的成份,有時候,運氣能決定一場戰鬥的勝敗。

一些所謂的主角,就擁有無知的氣運,明明必死之局,卻能反敗為勝,並獲得大好處。

在普通人的世界,運氣也非常奇妙,有些普通人從七八層的高樓摔下去,卻不會死,而是受一些輕傷,這也是一種運氣,而且,還是大氣運。

在神靈的世界中,兩個神靈在戰鬥,一方即將勝利,突然間,天降雷霆,把即將獲勝的神靈當場劈死,這也是一種運氣。

「氣運?」楊玄真思考了一下,卻不得要領,他知道,無論是參悟時空玄奧,還是氣運玄奧,都需要契機。

隨即,楊玄真又想,『氣運玄奧和時空玄奧,哪一種更強大?』

「法則,應該沒有強弱之分,只因世界不同,位面有高低,法則之力才會有強有弱。」

如,低位面的法則之力肯定沒有高位面的法則之力強。

楊玄真放下水晶球,又問,「堡主,還有其他命運法則的戰鬥浮影嗎?」

墨思抬手一招,把十幾個水晶球招到身邊,讓水晶球懸浮在身前,說,「這些水晶球中,都有修練命運法則的神靈。」

楊玄真拿起一顆水晶球,正準備觀看的時候,墨思又補了一句,「對了,其中一個水晶球,有命運大圓滿上位神出手的戰鬥浮影。」

「命運大圓滿?」楊玄真心神一震,問,「哪一個是命運大圓滿出手的戰鬥浮影?」

命運大圓滿上位神,不但參悟出所有命運法則玄奧,還融合了所有命運法則玄奧,這正是楊玄真想看的東西。

至今,楊玄真都沒有融合命運法則玄奧,命運法則玄奧,想要融合,太難了! 「巴格努斯?」

楊玄真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靈光一閃,這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他記得,林雷就是被馬格努斯重傷,靈魂變異,最後,融合四種主神之力,成就鴻蒙靈體。

念頭一閃而過,楊玄真不在多想,而是仔細觀看水晶中的戰鬥。

戰場在一處星辰閃耀的平原上,巴格努斯立於虛空,和馬格努斯戰鬥的是一個毀滅大圓滿。

「轟轟轟!」

虛空炸響,兩個幻影在虛空中戰鬥,發出一道道光波,凡是光波所過之處,盡皆破碎。

這就是大圓滿上位神的實力,大圓滿上位神擁有意志威能,法則被意志威能增幅后,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讓大圓滿上位神的攻擊力僅次於主神,在大圓滿上位神的攻擊下,空間就像一張脆弱的紙,一捅就碎。

「意志威能?」楊玄真有些羨慕,他和紫荊主神談論過意志威能的問題,紫荊主神說,『意志威能是天地賦予的,無法修練,就像皇帝的玉璽。』

當紫荊主神聽了楊玄真講的道經、佛經、聖經、西遊記,以及異世界的事情后,紫荊主神又說了一句話,『或許,天地賦予我們意志威能,就是給我們主神的指引,意志威能,是可以修練的。』

「意志威能,可以修練!」這將打破盤龍世界的規則禁忌。

在主神眼中,獲得意志威能的條件非常少,一個是主神格賦予,一個是晉級大圓滿,還有一個就是在位面戰場中連贏十場,可以得到天地的獎勵。

其實,達到主神境界后,都有一種冥冥之中的感覺,在蒼穹之上,有一雙無形的手掌控著整個世界。

楊玄真一心兩用,一邊觀看兩個大圓滿上位神戰鬥,一邊思考問題。

只見馬格努斯雙手疊加在一起,化為一個奇異的手印,而後,雙手一掌,如蓮花盛開,緊接著,一朵耀眼的蓮花向毀滅大圓滿飛過去。

毀滅大圓滿並不慌,只見他對著虛空打拳,每出一拳,都會打出一個流星般的拳頭,拳頭呈暗紅色,向馬格努斯飛過去,就好像一個個流星向馬格努斯砸過去。

當暗紅色的拳頭靠近蓮花后,會消失於無形,緊接著,又會有第二個拳頭靠近蓮花。

成百上千的拳頭飛向蓮花,蓮花緩緩的變小,直至消失。

至此,浮影結束,楊玄真暗嘆,『我的實力太低了,看不出什麼。』如今,他僅僅領悟兩種命運法則玄奧,沒有融合,根本看不懂巴格努斯的攻擊玄奧。

「可惜!」楊玄真微微一嘆,『如果我已經融合五種命運法則玄奧,就好了!』

墨思見楊玄真看完了,微笑道,「命運大圓滿的實力非常強,不過,達到大圓滿境界后,幾乎沒有弱點,所以,大圓滿上位神的實力差不多。」

「嗯!」楊玄真點點頭,說,「這就是意志威能吧。」

「你還知道這個秘密?」墨思有些驚訝,在無盡的神位面中,也只有最頂級的強者才知道大圓滿上位神擁有意志威能,正因為大圓滿上位神擁有意志威能,才有可能在主神手下逃生。

「知道一些!」楊玄真說。

墨思猜想,『應該是主神告訴他的吧?也有可能是雷斯晶告訴他的。』

之後,楊玄真把所有的浮影都看了一遍,林雷也不例外,他也把所有的浮影都看了一遍,而後,感嘆道,「太強了!」

先不說修羅、統領,就是七星惡魔,也比林雷強上很多。

待楊玄真,小龍女,林雷三人看完所有的浮影,墨思微笑道,「感覺怎麼樣?很震撼吧?」

「是的!」林雷應道,這會兒,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個戰鬥影像,心靈觸動。

楊玄真的領悟並不多,不過,小冊子又發生了一絲奇異的變化,原本,小冊子中有十三頁,其中一頁,寫著神鵰世界幾個字,一頁寫著盤龍世界,另外十一頁分別寫著地水火風,光明,黑暗,雷電,以及生命,死亡,毀滅,命運。

現在,小冊子只剩下兩頁,一頁寫著神鵰世界,一頁寫著盤龍世界,記載著十一種法則玄奧的頁面消失了。

「又融合了?」楊玄真無法理解,小冊子過於神秘,彷彿間,在指引他修行,先是分別闡述十一種法則玄奧,而後,又融合所有的法則玄奧。

在神鵰世界的時候,小冊子記載著大量的上位武功,待楊玄真達到巔峰境界后,又再次融合。

「嗯?」楊玄真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這是他從未感受到的力量,他不知道這種力量的名字,小冊子傳出一道意念,楊玄真才明白。

「這叫界力?」

「不對啊?神鵰世界也有界力吧?以前,為什麼感受不到?」

「或許,和境界有關!」

楊玄真剛剛來到盤龍世界的時候,還沒有晉級聖域境界,比現在弱無數倍,自然感應不到界力,如今,他看了大量強者的戰鬥浮影,終於感受到界力。

「觀,即是見,又是知!」

有些東西,只有見過,了解,知曉,才能明白。

觀看強者的戰鬥浮影,也是楊玄真最大的收穫,對此次汩羅島之行,楊玄真非常滿意,暗道,『是時候離開了!』

隨即,楊玄真向墨思拱拱手,「多謝堡主。」

「呵呵!」墨思笑道,「不必客氣。」

楊玄真說,「堡主,過些天,我就會離開汩羅島了。」

「這麼急?」墨思說,「不多留一段時間嗎?汩羅島的風景非常優美,非常適合居住,我可以給你們安排一個好的住處,讓你們在島上靜心修練。」

楊玄真說,「多謝堡主款待,我想到處走走。」此念一生,楊玄真又想到了『氣運玄奧』,或許,到處走走,能感悟造化玄奧和氣運玄奧,至於時空玄奧,楊玄真感覺過於深奧,他猜想,或許,要等我晉級主神境界,才有可能感悟時空玄奧吧?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在原世界也可以感悟時空玄奧,不過,即使在原世界感悟時空玄奧,也需要高深的修為。

既然楊玄真想走,墨思也不會強留,轉而說,「那行,玄真,林雷,還有龍女,你們如果有時間了,可以來汩羅島玩,無論住多久都行。」

「好!」楊玄真應道。

林雷說,「堡主,還有一事相求!」

「何事?」 掌控現在 墨思微笑道。

林雷直接說,「堡主,我有兩個朋友在汩羅島當護島戰士,他們應該被靈魂控制了。」

「呵呵!」墨思爽朗的一笑,「這是小事,一會,我會過問一下,等你們回去,他們就恢復自由了。」

「多謝堡主!」林雷非常感激。

林雷和楊玄真、小龍女離開水下世界后,感嘆道,「老師,真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

「他應該是看在紫荊主神的面子,才能沒為難我們。」楊玄真說。

「嗯!」林雷認同楊玄真的看法,一個主神,擁有強大的威懾力。

三人走了一段路,楊玄真說,「林雷,等離開汩羅島后,我們就要分別了。」

「呃!」林雷心神一震,「為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