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這個警察忽然聽到:“既然你說我愛訓人,那好,你現在就給我在這個地方立正站半個小時,動一下就再加半個小時。”

警察一愣,知道夏詩婷過來了,馬上露出委屈的神色,哀求的看向蕭羽鋒。

蕭羽鋒微微一笑,走到夏詩婷面前,道:“放了他吧,他只不過和我說了一會兒話罷了。”

夏詩婷滿臉冷笑:“我爲什麼要聽你的?”

“因爲你是我老婆啊。”蕭羽鋒理所當然的說道。

“啊呸,在這裏你要再敢這麼叫的話,你就滾蛋吧。”夏詩婷立刻吼起來,然後對那個警察道:“你,再加半個小時。”說完,就面無表情的扭頭走了。

小警察的臉立刻就變成了苦瓜臉。

蕭羽鋒對那個警察露出愛莫能助的表情,偷偷地說道:“在家,姐夫我就是一妻管嚴。”聽了這話,這個警察臉上的委屈神色才減弱了幾分,剛想說什麼,就聽到夏詩婷的吼聲:“蕭羽鋒,你給我過來!”

蕭羽鋒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邁開腿追上了夏詩婷。

兩人走到夏詩婷的辦公室,一走進去,蕭羽鋒就變得大大咧咧的了,一屁股坐到凳子上,道:“謝謝了啊!”

“不用謝。”夏詩婷面無表情。

“你知道我因爲什麼謝你嗎?”蕭羽鋒好笑的說道。

“就是因爲那件事,看你給我惹得麻煩。”夏詩婷瞪着眼睛看着他說道。

“喂喂!這不怪我呀,誰讓那些人囂張的。”蕭羽鋒撅了撅嘴,“再說,是你讓我打的,真不怪我呀。”

“我讓你打那你就真打呀,你知道你鬧的多大嗎?!死人了,都死人了,知不知道!”夏詩婷指着他的鼻子大吼。

“那些人該死,就算我不殺他們,他們早晚也要死的。”

“行了行了,不說你了,還好沒有死無辜的人,要不然,我直接把你送進監獄去。”夏詩婷嘆了一口氣。

蕭羽鋒頓了一下,眼睛忽然直勾勾的看着夏詩婷,道:“你不問我爲什麼殺了人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嗎?”

夏詩婷翻了翻白眼:“我問你你就回答嘛?再說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問了還惹人厭。”

“你問吧,我不會厭惡你的。”

“懶得理你。”夏詩婷擺了擺手,一下子就被蕭羽鋒的大手給緊握住了,皺着眉頭道:“你幹什麼呀?”

蕭羽鋒一臉激動的表情,熱淚盈眶的道:“老……老婆,我感動了。”

他知道,酒吧的那件事夏詩婷肯定運用自己的權利把事情給壓下去了,所以纔沒有鬧出多大的風浪。

“感動什麼呀?快鬆開!“夏詩婷使勁甩手,無奈蕭羽鋒抓的太緊,怎麼丟也丟不開。蕭羽鋒道:“老婆,我就知道你懂我的心,來吧,老婆,你要是嫁給我的話我就會把我的人生給你說清楚的,行嗎!”

“你先鬆開。”

“不鬆,你得先給我個答覆。”蕭羽鋒說着,就把手拉到自己的心前,滿含期待的看着她。

“你鬆不鬆?”夏詩婷強忍着不發怒。

“不鬆,哎!”蕭羽鋒眼前一亮,道:“要不這樣吧,我給你三個選項,不管你選哪個我都會放手的。”

“說,什麼選項。”

“你先答應我,你必須要選。”

“行,我答應你,你說吧。”夏詩婷暗暗舒了一口氣。

“第一個選項是:你要嫁給我。”剛說完,就看到夏詩婷輪着拳頭準備砸上來了,趕緊道:“別打呀,我還有兩個呢。”

“第二個選項是就是第一個,第三個選項就是第二個,說吧,你選哪個?”蕭羽鋒一口氣說完。

“老孃選你個頭!”夏詩婷大吼一聲,用力的往外拉胳膊,蕭羽鋒順勢倒過去,伸開胳膊攬住夏詩婷的柳腰,頭一低,就親上了夏詩婷的紅脣。

“夏隊,那一個犯人……啊——”

——————————————————————————————————————————

(PS:衝榜啊!求收藏!求鮮花!) 四大教派震動了,紫微教眾長老更是一個個臉se發黑,yin沉的快要滴出水來。..歡迎來到閱讀堂堂四大仙派之首,如今最強試煉開啟還不到三個時辰,竟然已經有三位核心弟子被斬,這絕對是一種恥辱,難以言喻的恥辱。

「該死,那小畜生!」

紫鋒宏臉se最是難堪,眼中布滿了殺機。他沒有想到,如今的姜小凡竟然強大到了這等地步,他派出三大幻神強者去獵殺他,然而結局卻是如此,全部被斬,這個結果差點讓他急怒攻心,差點沒有直接噴出一口血來。

此時此刻,神鬼葬地中,紫微教三位核心弟子同時被斬這則消息如同長了翅膀般,片刻間就傳進了諸多試煉者耳中,著實在這個地方引起了一場喧嘩,許多人都震撼不已。

「三大核心弟子同行,竟被同一人盡數滅殺,這……」

「哪個狠人所,這麼犀利?!」

「那可是紫微教的核心弟子啊!」

最強試煉不單單隻有四大仙派的核心弟子參與,其中還有諸多小門小派的傑出天才,可以說,此刻的神鬼葬地中,集結了目前紫微年輕一代的所有強者,他們不僅修強大,心境也遠非常人可比。

然而在聽聞這則消息后,依舊還是有很多人覺得驚訝。堂堂紫微教,四大仙派之首,平ri間強勢無比,無人敢不敬,然而如今竟然同時隕落了三位核心弟子,還是被同一人所斬殺,這實在有些駭人,震住了諸多試煉者。

這片幽暗的世界內,危險與機遇並存,其中不僅埋葬有強大的法寶,存在著神秘的古丹,甚至可能會有驚天的秘術傳承,誘惑力極強大。所以,但凡紫微星的修者,無一不想進入其中撞尋仙緣。

姜小凡進入這裡已經過去三個多時辰,斬殺紫微教三大核心弟子后,他直接朝著神鬼葬地最深處前行。所謂神的古戰場,他希望能在這片世界找到一些有關神的痕迹,諸神的國度,他到現在都還沒有一點蹤跡。

「她……和神有關嗎?」

這是姜小凡這段時間想的最多的事,諸神的國度,連劉成安這樣的蓋世存在也未曾聽聞過,它是何等的勢力,居於什麼地方,他沒有半點頭緒,縱然是皇天門中的那些古籍中,也找不到與它有關的絲毫線索。

他在這片世界平緩的邁步,神鬼葬地,如其名一般,真的是一處名符其實的葬地,讓姜小凡都不禁駭然,這個地方簡直就是一處龐大的墳地。

這一路走來,他已經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屍骸,其中有些屍骸的年月不是很久,十年或者數十年,想來是曾經參與到最強試煉中,但卻戰死在這片世界的試煉者。

而少部分骨骸就顯得有些驚人了,他手中持著一截小腿骨,其存在的歲月也不知道有多麼久遠,無法衡量,但是可以感覺的是,絕對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不久后,他出現在一座黒木山崖之前,當即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驚住了。前方是一片峽谷,土壤赤紅,空氣chao濕,其中零零散散布滿了近百具屍骨,從其年代來看,並不算多麼久遠,最多也就數十年,都是曾經的試煉者。

而最主要的是,從這些屍骸的模樣來看,其死狀極其凄慘,每一具屍骸之上都布滿了齒痕,彷彿是被什麼妖獸生生啃食了血肉一般,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讓姜小凡都有些脊背發麻。

「轟……」

這裡的死亡氣息更加濃郁,如冥土一般,很是yin邪,有凶獸從旁邊探了出來,眸子妖紅,渾身覆蓋著一層烏黑的毛髮,獸爪近乎有一米多長,寒光滲人。

姜小凡並不在意,直接一巴掌將之拍飛,打碎在虛空上,落下一地的黑血。

神鬼葬地中,法寶,丹藥,秘術,這些東西都有,而且還不少,但是這其中卻也存在著無盡凶機,有無數凶戾的yin靈鬼獸,其中甚至有堪比人皇強者的存在。可以說,這片世界步步充滿了殺機,想要撞得仙緣,有時候需要以命去拼。


姜小凡準備離開,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突然停了下來,望向峽谷中的一面石壁,那個地方刻印有幾行奇異的古字,遒勁雄美,行氣疏密有致,夾雜著絲絲悲涼的情緒,頓時讓他瞳孔一縮,毫不猶豫的邁了過去。

他神情專註,皺了皺眉頭,這面石壁上所勾畫的文字非常古老,也不知道是哪一個時代留下的,前後數百字,他卻僅僅只能認出幾個字來,然而就是這幾個字,卻也讓他神se猛的一震。

「神王,天,戰,輪迴,星空……」


姜小在有些心驚,神王,天,這兩個字眼實在太敏感了,還有輪迴,這些文字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他這個地方停留了大半ri,嘗試著去推敲其餘的古字,但是最終卻是毫無所得,這些文字真的太古老了,很難識別。

他最後搖了搖頭,準備離去,尋找下一處古迹。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目光一凝,朝著這片峽谷前方的一處亂石堆望去。

那個地方伏倒著一具很特別的屍體,它的骨體之外竟然還有血肉,雖然已經枯萎的不成樣子,看上去如同乾屍一般,但是在這個地方,無疑顯得很古怪。而最主要的是,隱約間,那個地方有淡淡的微光在流轉。

姜小凡微微蹙眉,但最終還是朝著那個地方邁去。

然而就在距離古屍還有數米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龐大的壓力,像是一座魔山般壓落了下來。前方的那具軀體明明已經乾枯,生命源都消散了,但是卻有絲絲縷縷的可怕氣息溢流而出,讓他感覺身體都快要散架了一般。

「這……」

他忍不住有些驚訝,這個人太可怕了,難以想象其生前到底達到了何等境界,死後留下的屍身都還能有如此威勢,恐怕就是玄仙境強者也難以做到吧?

姜小凡咬了咬牙,越發的覺得古怪了,他頂著龐大的壓力靠了過去,在這具屍體旁邊蹲了下來。也就是這個時候,他終於發現了發光的東西是什麼,竟然是一塊古獸的毛皮,能有三尺多長。

姜小凡小心的將它取出,頓時感覺手心一疼,彷彿是被針扎過一般,有一股極凌厲的殺伐意志在其中流轉,彷彿封印著一頭嗜血的上古凶獸,讓他靈魂都跟著顫了一下。

這讓他心驚,這張古獸皮太不一般了,其中所蘊含著的氣機過於凌厲,彷彿要斬人生魂,磨滅人的意志。這樣將其持在手中,他感覺彷彿被一柄絕世天刀抵住了咽喉,讓他堪比人皇境強者的肉身都感覺到了劇烈的疼痛,差點忍不住要將之丟出去。

「神王鑄……」

他的雙手中皆有淡淡的銀輝在繚繞,盯著這張獸皮,有一道神識烙印直接傳進了他的神識海洋,當即讓他猛的一震,直接瞪大了雙眼,這竟然是一篇鑄兵之術,記載了極高深的煉器法門。

「神藏!」

姜小凡瞪大了雙眼,兩個大字瞬間就出現在他心間。他雖然只是略微的掃了一番神王鑄中所記載的內容,但是卻無比震撼,祭煉唯一道兵,破盡諸天萬法,這絕對是一種驚天的煉器聖術,他感覺到了一種深層的奧義!

他十分小心的將之收了起來,再一次盯著旁邊的屍骸,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機,這讓他微微有些疑惑。不過就在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朝著之前的那面石壁望去。


「那些字,是這個人刻上去的……」

石壁上的那些字體,它們所瀰漫出來的氣息,和這具屍骸非常相似,儘管被歲月磨滅了很多,但是卻依舊還是能夠感應的出來。

他重新站了起來,微微的掃視這座峽谷,四周到處都瀰漫著漆黑的霧靄,如同一道道黑煙般,連蒼穹都是昏昏沉沉的,到處都是yin雲,他準備要離去了。

「獒……」

突然,一聲凄厲的叫聲傳來,右邊的石縫中,一道烏光沖了出來,快如閃電,撲殺向姜小凡。

這是一隻非常古怪的生物,不足巴掌長,但是卻生有犄角和鱗甲,通體黝黑,背部有一對紅se的肉翅,其爪子呈現青se,森光閃閃。

姜小凡並沒有在意,屈指輕彈,一抹銀輝從其指間激she而出。

這一擊看似簡單,但卻十分強大,足以滅殺覺塵七重天的強者。然而前方,那隻古怪的妖物竟然直接張嘴,吭哧一口就將他打出的殺光給吞了下去。

「我靠,不是吧?」

如此一幕,讓姜小凡忍不住爆粗口,直接瞪大了雙眼。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這片空間震動,有相同的戾叫傳出,無數道烏光從兩邊的石縫中沖了出來,如同發現了可口的食物,齊齊朝著他襲殺了過去。

姜小凡右手揮動,打出無數道殺光,近乎照亮了這片峽谷的每一個角落。然而讓他震驚的是,他掃出的那些神光沒有絲毫效果,全部被吞噬了,竟然成了那些妖物的食物,被當成了口糧。

「砰砰砰……」

這些生物雖然古怪,但是速度卻非常快,如同一道道黑se的閃電,很是興奮,同時朝著他撲了過來,覆蓋在他體外的神光結界上,張嘴就啃,驚得姜小凡寒毛都豎了起來,這些妖物竟然在啃食他體外的神力! “砰!”然後,們在瞬間關上。

夏詩婷一把將蕭羽鋒推開,惡狠狠地道:“蕭羽鋒,你膽子可真大呀!”

“對呀,我膽子要是不大,我還敢娶你嗎?”蕭羽鋒認真的說道。

“滾!別讓老孃再看見你!”說着,把推蕭羽鋒推出了辦公室。

被推出辦公室以後,看見一堆子警察都愣愣的看着自己,蕭羽鋒無奈的嘆了口氣,攤了攤手,說道:“被推出來了。”

這時,小周跑過來,滿臉苦笑,道:“姐夫,對不起呀,我不知道你們在那個……”

“那個什麼?!那個什麼?!你什麼都沒看見,聽到沒有!”蕭羽鋒立刻小聲對着他道。

“哎!是是是。”小周唯唯諾諾的立刻點了點頭。

“對了,你剛纔找詩婷幹什麼呀?”蕭羽鋒感興趣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一件案子。”

“什麼案子,給我說說吧,或許我能幫上點忙的。”

小周不敢不聽話,就道:“就在昨天,有羣衆反應有兩個人躺在了一個封閉的小巷子裏,等警察趕到那裏的時候,兩個人早就死了,這是一場意外的謀殺案,沒頭沒尾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呀?”說完,還有些頹唐的嘆了口氣。

“呵!死的那兩個人是誰呀?”蕭羽鋒不動聲色的問道。

聽到這話,小周立刻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道:“那兩個人死的那也是活該,其中有一個是北頭街的老大,叫二毛子,幹了不知道多少壞事了,沒有人去同情他,還有一個就不知道了,不過看那樣子就知道也不是什麼好人。”

“那你們這件事還查嗎?”蕭羽鋒又問道。

“查!不過那也是做做樣子罷了,我們巴不得他們死的更快點呢。”小周哼哼了兩聲。

蕭羽鋒安心的輸了口氣。


“我們抓了一個人,他說他是死的那兩個人的小弟,就準備去審一下他。”小周說道。

“嗯?”蕭羽鋒立刻瞪起了眼睛。“那你們現在就去審嗎?”

“對呀,剛纔夏隊說她自己要審問的,所以我就開門進去了,正好看見……”說道這裏,小周尷尬的撓了撓頭。

“哦,對了,你別找她了。”

“爲什麼呀?”

蕭羽鋒看着辦公室的門,眼裏突然涌出無限柔情之色,道:“她昨天晚上太累了!”

“太累了?哦……哦,知道了,知道了。”小周臉上露出只有男人才懂得笑意。

“知道就行,不要亂說。”蕭羽鋒正色道。

“對對,不能亂說,不能亂說,這有損夏隊的形象啊。”小周看蕭羽鋒的眼神頓時變得無比的崇拜起來,眼裏亮晶晶的,心道:姐夫就是厲害,連我們夏隊這樣的女人都能治的服服帖帖的,太強大了!!

小周又說道:“那我等夏隊休息晚了我再去叫她吧。”說完,就準備走了。蕭羽鋒趕緊拉住他的胳膊,說道:“那個人現在在哪裏呢?”


小周停下腳步,道:“就在審訊室呢。”

“那沒有人去審他嗎?”

“不會的,剛剛夏隊說了要親自審的,我們都不敢……嘿嘿!”小周苦笑着搖了搖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