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在場的眾位侍女和艾麗公主才反應了過來的驚叫了一聲,紛紛躲到了柳雲祁的身後,艾麗公主強自鎮定的厲聲喝道「什麼人?!竟敢深夜行刺本公主!」

那黑衣人並沒有理會艾麗公主的喝止,對著面前的柳雲祁寒聲道「小丫頭片子,這裡沒你的事情!趕快給我閃開!」

「武將頂峰….」柳雲祁眼中閃過了一道詫異,有些怯怯的說道「你為什麼要殺公主姐姐啊~,她人那麼好~」

同時,在艾麗公主他們看不到的角度柳臉上滿是邪笑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道「小子~,今天你運氣好趕上了,我今天心情正不爽呢~,你就送上門來了,正好拿你發泄發泄,我想想,就把你那狗頭打成豬頭好了~。」

黑衣人頓時滿面寒霜的取出了長劍冷言道「小丫頭片子,你這是找死!既然你要找死!那我今天就成全你!」說著,他那鬥氣縈繞的長劍猛然向身後一揮,將那聞訊而來的幾名侍衛一劍劈死。

黑衣人的這一手登時嚇的在場的眾位侍女們一陣驚呼連連,艾麗公主也是強壓下心中的恐懼對著柳雲祁道「小倩!危險!你快回來!」

柳雲祁回身對著艾麗公主笑了笑道「放心吧公主姐姐,我不會有事的。」柳雲祁的這個笑容不由的讓艾麗公主微微一愣,心跳似乎都慢了半拍。

柳雲祁對著黑衣人不屑的小聲道「大叔~,你準備好變成豬頭了嗎?」

「你小子找死!」黑衣人眼中的冰寒化成看實質,猛然一劍向著柳雲祁刺了過去。

柳雲祁不慌不忙的仰頭躲過了他的這一劍直刺,趁著黑衣人還沒收回長劍猛然滑步上前,直直朝著黑衣人迎了上去,黑衣人眼中一陣厲光閃過,由直刺變為了橫劈猛然改變了劍勢向著柳雲祁的腦袋削去,在場的眾位侍女們都不禁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柳雲祁再次不慌不忙的側頭偏過了朝著自己腦袋削來的長劍順勢向著地上倒去,在倒地的一瞬間雙手猛然撐地,雙腳重重的向著黑衣人拿劍的手腕踹了過去,黑衣人吃力不住,長劍從他的手中脫手飛出,直直向一邊飛去。 在黑衣人手中長劍脫手飛出的瞬間柳雲祁彈身而起,一拳便要向他的面門打去,那黑衣人眼中厲光一閃,同樣以拳頭回擊。

柳雲祁猛然變拳為爪,將黑衣人的手腕抓在了手中,同時順著黑衣人打來的力道向後飄飛而去,猝不及防之下,黑衣人被柳雲祁帶離了地面隨著柳雲祁向後飄飛而去。

在半空中的黑衣人見自己的一個拳頭被柳雲祁抓住,猛然提起了另一個拳頭向著柳雲祁打了過,見其如此,柳雲祁猛然抬腳踹在黑衣人的雙腳之上,黑衣人發出了一聲悶哼,雙膝一軟便要趴到地上。

「砰!」

在黑衣人向下趴去的瞬間,柳雲祁再次提起了自己的膝蓋朝著黑衣人的臉部狠狠地頂了上去。霎時間,黑衣人的鼻頭一陣鮮血狂噴的被柳雲祁頂的向上高高仰起了頭,柳雲祁飛起一腳便是狠狠地踹在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悶哼了一聲,身體無法自控的擦著地板向後倒飛而去。

「砰!」

黑衣人就這麼的重重撞在牆壁之上發出了一聲悶哼之聲,一時間,房間之內陷入了一片寂靜,包括艾麗公主在內的眾女都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柳雲祁,她們沒有想到,害羞怯懦的柳雲祁居然會有如此實力,這使得她們心中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就在眾女的驚駭之中,那被柳雲祁踹的向後倒飛的黑衣人雙手撐住地面,緩緩的爬起了身來。他擦了擦還在緩緩滴落的鼻血滿臉殺氣的看向柳雲祁道「小丫頭片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說著,他撿起了身邊的長劍再次向著柳雲祁沖了過來。

「三成內力看來是難以傷到武將頂峰的武者,難道非要我動用五成以上的內力才行嗎?可是….」柳雲祁側身讓過了朝著自己頭頂劈來的長劍,一腳踹向了黑衣人還來不及收回長劍的手腕。

黑衣人早有防備,抬手便擋在了自己握劍的手腕之前,柳雲祁腳面上傳來的強大的力道使得黑衣人那纏繞著鬥氣的大手微微的抖動了一下,他眼神之中上過了一絲精光,剛要發力將柳雲祁的腳給甩開,瞳孔驀然的一陣縮緊,只見柳雲祁那隻腳還沒收回,又再次的飛起一腳一記大力抽射的狠狠踹在了黑衣人的太陽穴上,那黑衣人打著旋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掀起了一陣粉塵。

透過粉塵看著那砸倒在地的黑衣人,柳雲祁喃喃自語道「四成內力,倒不倒?」

然而,就在柳雲祁的視線之中,那黑衣人再次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吐出了口中的一口黑血,眼神越加狠厲的瞪向柳雲祁。

只見那黑衣人大喝一聲,他手中的長劍之上頓時閃爍起了一陣強烈的金光,看他那副樣子是準備要動用武技了。

柳雲祁又怎會讓他得逞,他掃視了眼周圍,看著那地面之上的一塊塊小石頭輕輕一跺腳,地面上的石頭便紛紛跳起到他的頭部一般高。他猛然大喝一聲,雙手連連揮動著將跳起的石頭一顆顆的打向了黑衣人。

那黑衣人看著那向著自己急速而來的石頭眼瞳微微一縮,無奈之下的他只好放棄了使用武技的抬劍向著那向著自己飛來的石塊擋去。

「鐺…..」

伴隨著柳雲祁那揮舞成片的掌影,一顆顆的石頭如同那出膛的子彈般射向了那黑衣人,將黑衣人打的節節向後倒退而去。

並沒有多久,那石頭便被柳雲祁打空,隨後,柳雲祁毫不停息的抬步便向著黑衣人衝去。

黑衣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便看到柳雲祁那迎面而來的拳頭瞳孔一陣收縮,抬劍便向著柳雲祁刺了過去。

柳雲祁一個偏頭躲了過去,正要一拳打向那黑衣人的腦袋,黑衣人的長劍轉刺為削的狠

狠向著柳雲祁的腦袋削去,柳雲祁毫不慌亂的一手擋向黑衣人的握劍的手腕一手繼續向著黑衣人砸了過去,豈料,黑衣人猛然抬腳向著柳雲祁的胸口踹了過來,猝不及防的柳雲祁只好收回了砸出去的拳頭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砰!」

一聲沉悶的悶響聲響起,柳雲祁發出了一聲悶哼之聲的被黑衣人一腳踹飛了出去。

那黑衣人見其如此,毫不停息的提劍繼續向著柳雲祁追逐而去,一劍刺向了還身在半空的柳雲祁。

「小心!」

見此情況,一旁有些看傻了得艾麗公主不由的驚呼道。

那身在半空之中的柳雲祁看著那刺來的長劍,身體驀然向後仰去,在那毫釐之間躲過了黑衣人刺來的長劍,順勢雙手緊緊抓住了黑衣人那握劍的手腕,身在空中的他腰部猛然發力,頭下腳上的將黑衣人大力甩飛了出去,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那被甩飛出去的黑衣人微微一愣,在空中調整好了身形便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一臉警惕的看著柳雲祁。

「怎麼可能,異界的人居然也會一些武功套路了?不!應該不是,那應該只是他身體的本能反應,還是說是我的見識太少了?」柳雲祁眼中有著一絲絲的驚駭,將那雙拳的骨節捏的啪嗒作響的冷視著面前不遠處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心裡也是驚駭連連,他沒想到只是一個小女孩,居然會有如此實力。那些他看起來覺得詭異的動作卻都能對他造成很有效的傷害,要知道他可是一名頂峰武將啊!可不是那街邊的大白菜!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傷的了得啊!而且面前的這小女孩似乎是並沒有使用鬥氣!沒有使用鬥氣都能如此,要是他使用鬥氣了!那他…

黑衣人眼中寒光一閃,猛然大喝一聲,全身的鬥氣向著他手中的長劍匯聚而去,霎時間他手中的長劍一陣金光閃爍。

「又來這招?!」柳雲祁嘴角閃過了一絲不屑,再次的輕輕一跺腳,震起了他身邊地面上的碎石,抬手便向著那黑衣人打去。

「哈!」

那黑衣人大喝一聲,一劍向著那碎石劈去。驀然,一道金黃色的半月形光刃脫劍而出,斬碎了那迎面而來的石塊快捷如風的向柳雲祁飛去。

柳雲祁眼瞳一陣收縮,閃身躲過了那道金色光刃,那金色光刃毫不停息的繼續向前飛去,直直斬在了厚厚的牆壁之上,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劍痕出現在了牆壁之上,透過其中甚至能看到牆壁外的走廊。

看到牆壁上的劍痕,柳雲祁眼瞳一陣陣縮緊,一道青光閃過,一雙被他所遺忘很久的漆黑的蛇皮手套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正要將其帶上,一道金黃色的光刃再次向著他迎面飛了過來,柳雲祁一邊閃躲開來,一邊將那蛇皮手套戴在了手上。

當他躲過了第三道金黃色的光刃之時,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快速的向著那黑衣人沖了過去,躲過了那黑衣人一道接著一道的金黃色的光刃很快便到了黑衣人的面前一拳向著他砸了過去。

黑衣人面色一變,他沒想到柳雲祁居然能夠在如此情況下來到自己的身邊,還不待他驚訝柳雲祁的拳頭便向著他砸了過來,他下意識的抬劍向著柳雲祁刺了過去要將其逼開,誰知柳雲祁居然不閃不避的直直迎上了他的長劍。

劉備的日常 黑衣人微微一愣,臉上閃爍著一絲殘忍的笑容猛然加大力度的向其刺去。

「叮!」

柳雲祁的拳頭毫無意外的和黑衣人的長劍撞到一起,一道清脆悅耳的金鐵交鳴之聲伴隨著那強大的勁風在這空曠的房間里吹拂而起,將那地面上的雜物吹拂的向一邊飛去。

而正在和那黑衣人僵持在一起的柳雲祁眉頭一陣深鎖,那拳套雖然成功的為他擋住了長劍的攻擊,但是卻因其那柔軟的特性將柳雲祁的拳頭刺的一陣生疼,疼的他感覺自己的拳頭都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樣。

而那黑衣人並不知道柳雲祁此時心中所想,看著柳雲祁那和自己長劍僵持在一起的拳頭眼中有著一絲絲的駭然之色,用拳頭擋住他銳利的長劍,這可能嗎?!然而,此時並不只是他一個人在驚奇,在場的眾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柳雲祁二人。

並沒有僵持多久,兩人便被那股強大的反震力道震的同時向後倒退而去,在向後倒退的同時,柳雲祁不由的眉頭深鎖的甩動著自己那阻擋劍刃的拳頭試圖減輕自己手中的痛苦。

而那黑衣人看到了柳雲祁的這個小動作,他不由的低頭向著柳雲祁的拳頭看去,發現那拳頭此時正在微微的顫抖著。

黑衣人微微一愣神,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笑容在那身體停下的一瞬間便再次提劍向著柳雲祁沖了過去。

看著那向著自己直衝而來的長劍,柳雲祁瞳孔驀然緊縮,已經嘗試過一次的柳雲祁自然是不會再嘗試第二次的,畢竟,他腦袋又不是有問題。

他看了眼向著自己急速而來的長劍猛然抬腳在身前畫了一個半弧置於前方,雙手在身前畫了一個圓圈便上下分開,儼然一副太極的架勢。 「這…這怪異的姿勢是到底是什麼?武技嗎?」艾麗公主看著柳雲祁的太極架勢眼神之中滿是詫異之色。

「她到底是想做什麼?!這小丫頭片子實在是太詭異了,不管她要做什麼都不能讓她得逞!」那黑衣人看著柳雲祁的架勢也是微微一愣,雙腳在地面上重重一跺猛然前跳,向著柳雲祁直直衝去。

此時柳雲祁就好似被黑衣人的長劍給嚇傻了般獃獃的盯視著黑衣人的長劍一動不動,那黑衣人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長劍穿過了柳雲祁的雙手朝著他的喉嚨直直刺了過去。

「小心!」看到這一幕,艾麗也不禁以為柳雲祁嚇傻了,失聲驚呼道。

然而,就在黑衣人的長劍即將刺中柳雲祁脖頸的毫釐之間,柳雲祁猛然雙手在身前合十,將那把奪命的長劍夾在了雙手之中,身形突然向後飄飛而去,那正越在半空的黑衣人被柳雲祁帶得一起向後飛了過去。

待飄飛了一段距離之後,柳雲祁猛然在原地站定,在黑衣人沒來得及落下的瞬間徒然大喝一聲,合十在身前的雙手向著一邊偏移而去,要將黑衣人手中的長劍奪到手中。

然而,那黑衣人的雙手緊緊的抓著手中的長劍不讓柳雲祁得逞,那長劍在兩人的雙手之中被扭曲成了麻花狀。

見其如此,柳雲祁抬腳便向其小腹踹了過去,那黑衣人眼疾手快的抬起自己的膝蓋便擋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砰!」

一聲悶響響起,黑衣人被柳雲祁踹的向著天花板直直飛了上去。

柳雲祁大喝一聲,雙手突然發力的向著一邊歪去,然而,那黑衣人依舊是拚死不肯鬆開自己握劍的雙手。

「鏗鏘!」

那長劍在兩人的手中不斷的彎曲,最終碎裂成了無數碎塊散落滿地,而那黑衣人也因為長劍之上傳來的巨大力道而控制不住身形的不斷在空中旋轉著。

撇了眼在空中旋轉的黑衣人,柳雲祁輕輕一躍,一腳踹在其旋轉的無法自控的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悶哼一聲的向後倒飛而去。柳雲祁單指夾住手中拿斷劍的劍尖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他輕輕的將手中的劍尖向著那黑衣人甩了過去。

「噗!」

一聲悶響夾雜著黑衣人的一聲悶哼之聲,那黑衣人終於停止了旋轉從空中落了下來的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其間一節斷劍從他的指縫中露出,泊泊的血液不斷的從中流出。

柳雲祁在艾麗公主眾人看不到的角度嘴角露出了一絲邪魅的微笑以只有黑衣人才能聽到的聲響說道「感到榮幸吧,自從來到這裡之後你是除了魔獸之外第一個讓我打的如此吃力的對手。」「當然,是未盡全力的情況下。」他心裡默默的補上了這一句。

「噗~」

一口鮮血從哪黑衣人的口中吐出,他臉上有著絲絲驚駭的道「那位大人果然消息不假,你竟然真的會有如此實力,居然連武將頂峰都難以奈何的了你。」

「哦?那位大人?」柳雲祁抬步緩緩的朝他走去道「哪位大人?說說看,說不定我會饒你不死。」

「哼!」黑衣人微微一愣,自知失言的他冷哼了一聲,一絲決絕之色從他眼中閃過,他全身鬥氣驀然朝著那撐地的手中涌去,強烈的金光在他的手上閃爍不定。

見其如此,柳雲祁嘴角閃過了一絲不屑,他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便朝著那黑衣人直衝而去,黑衣人眼中寒光閃爍,抬手向前重重揮去,一道道如小短劍般的金黃色的鬥氣光刃紛紛洒洒的朝著柳雲祁直直衝了過去。

柳雲祁的嘴角閃過了一絲不屑,在左搖又擺之中躲過了那紛揚的鬥氣光刃的直直向著黑衣人衝去。

「呀~」

然而,就在這時,道道驚呼聲從他身後響起,柳雲祁臉色變,轉頭向身後望去,只見那紛紛洒洒的鬥氣光劍直直朝著艾麗公主一行人而去。

「ohshit!」柳雲祁暗罵一聲,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殘影便直直的朝著金黃色的鬥氣光刃追逐而去。

艾麗和眾位侍女們原本以為柳雲祁已經勝券在握了,正暗自放下了心來,誰知迎面突然便是一片如雨般的鬥氣光刃,她們頓時發出了陣陣絕望的驚呼聲,就連艾麗也是如此。她最後的看了眼柳雲祁的背影絕望的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等待著那鬥氣光刃臨身。

「叮叮….」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聲如金珠落玉盤的脆響聲響起,艾麗公主不由的睜開了雙眼,只見柳雲祁正擋在她們的身前,雙拳在連連揮動中將一道道鬥氣光刃擋了下來。

雖然那鬥氣光刃每一道都並沒有多強,但是,那鬥氣光刃實在是太過繁多與密集,以柳雲祁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將其全部擋下。那一道道鬥氣光刃不時的穿過他的阻擋不斷的劃破柳雲祁的身體,刺到柳雲祁的身上。

半晌,當全部的鬥氣光刃都被柳雲祁擋下之時,柳雲祁的身上那一道道的傷口正泊泊的留著鮮血,兩三道光刃正插在他的身上、大腿上、手臂上。

「八成內力加上太極只夠勉強對付一名巔峰武將嗎?!不知道八成之上會不會觸動到體內的鬥氣…」柳雲祁再也支撐不住的單膝跪地的道「ohshit!真夠疼的!這混蛋可真夠陰的!下次別讓我逮到你!不讓的話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隨後他便再也支撐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艾麗公主這時才終於反應了過來的猛然向前撲去拍打著柳雲祁的臉頰道「小倩!小倩!你沒事吧!快醒醒啊!」然而,不管她如何拍打,柳雲祁就是不醒。

艾麗公主猛然回頭對著那些依舊在發愣的侍女們道「還不快去找人來!」

得到艾麗的指示,眾位嚇傻了的侍女們紛紛反應了過來的向著門外跑去,獨留下艾麗一人在此。

艾麗見自己怎麼拍打柳雲祁,他就是不醒,她猛然將其抱起,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便將他身上的衣物一一脫下檢查著他身上的傷勢,當她看到柳雲祁身上那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傷口之時,她的心頓時涼了半截,眼淚不由的從眼眶中流出,臉上有些心疼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明知道擋不住還要擋在我的面前。」

隨著她的目光下移,她驀然驚在了原地,雙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一抹潮紅迅速的爬滿了她的臉頰。

看著柳雲祁的雙腿之間,艾麗的眼神一片游移不定,她此時心裡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去找人來處理這件事情,但是想到柳雲祁剛剛奮不顧身的擋在自己面前,她又狠不下心來,最終,她恨恨的一咬牙道「怪不得你不願意跟我洗澡,罷了!你救我一條命,我也還你一條,咱們扯平了!」

艾麗白了柳雲祁一眼,扯起被子蓋到了柳雲祁的身上徒然閉上了雙眼,雙手高高舉起,高聲唱道「啊~萬能的自然之神啊~….」

一道道強烈的綠光隨著艾麗念動的咒語下不斷的聚集在她的手中,隨後化作了一朵朵鮮花紛紛洒洒的灑落在了柳雲祁的身上融入到他的身體之中,使得他身上的傷口開始逐漸癒合。

正在此時,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名身穿銀甲氣勢沉凝的侍衛推門而入,看到房中的情況微微一愣,隨即退出了門外關上了大門高聲吩咐道「分散各處警戒!不要讓任何人打擾公主殿下!」

此時,皇宮書房之中,國王陛下正坐在桌案之後聽著侍衛的回報。當他聽完侍衛的回報之後頓時氣的臉色鐵青,將桌面上的書籍一把抄起砸在了侍衛的身上道「廢物!一群廢物!艾麗被人行刺你們居然一點都沒有發現!我養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吃的?!」

站於國王旁邊的一位白髮老者輕聲安慰道「國王陛下息怒,身體要緊啊~」

那國王陛下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下心情,但是眼神依舊無比憤怒的說道「那艾麗呢?!現在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侍衛回道「回稟陛下,艾麗公主得那位叫小倩的小女孩保護,沒有受到傷害,不過…」

「不過什麼?!」國王陛下怒目圓瞪道。

「聽說那個小女孩身受重傷,現在艾麗公主正在幫她醫治。」侍衛道。

「派兩名醫師過去看看,一定要將她救活!」國王陛下皺眉沉思了半晌道「那刺客抓住了嗎?!」

「回稟陛下,待我們趕到現場之時,那刺客已經是不見了蹤影。」侍衛道。

「繼續查!一定要將他給我捉出來!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在宮中行刺公主!」國王陛下一拍桌子大聲道。

「是!」侍衛回道,隨即起身緩緩的退出了房間。

待侍衛走出了房間,國王陛下轉頭問著身邊的老者道「幕老,您看這件事會是誰做的呢?」

老者微一思索,搖了搖頭道「不知。」

「哼!」國王陛下冷哼了一聲道「你呀,也不必和稀泥了!哼!那些個混小子!我這還沒死呢!就要開始爭奪我的位置了!」

「這…陛下何以見得? 總裁,隱婚選我我超甜 他們可是親兄弟啊,會幹出這種事情嗎?」老者疑惑道。

「親兄弟?」國王陛下冷哼道「皇家之內根本就沒親情可言!但凡想要這個位置的都會不擇手段!為了爬到這個位置,就算是沾滿親人的鮮血都再所不惜!」 第二天清晨,柳雲祁悠悠的從睡夢中醒來,那粉色的帷帳極其天花板映入了他的眼中,柳雲祁不由的愣在了原地。

耳邊悠悠的傳來了那一道道均勻的呼吸聲,柳雲祁不禁轉頭望去,只見艾麗公主正在其身邊熟睡,柳雲祁心裡不由的微微一驚,便要緩緩的從床上下到地面。

突然,他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他感覺到自己的四肢似乎是不能動彈了,他不由的轉頭望去,只見自己的四肢正被其用著一根根綢布綁在床上的四根柱子之上,他用力掙了掙,有點緊,不過以他的實力是可以輕易掙脫的。正在此時,他再次發現自己身上的一絲異常之處,他似乎,感覺到自己,是沒穿衣服的,這一感覺頓時讓他心裡一驚便想要做些什麼。

然而,此時艾麗公主悠悠醒轉了過來揉了揉她那水潤的大眼睛慵懶的道「你醒啦?」

柳雲祁見其如此,心裡還抱著一絲僥倖道「公…公主姐姐,您…您將我綁起來做什麼?」

艾麗公主從一旁的矮桌上拿起了一把剪刀一屁股坐到柳雲祁的肚子上道「我有事情要問你。」

剪刀?!她拿剪刀做什麼?!難道她是真的發現了?!如今想要泄憤?!用剪刀泄憤?!天哪!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昨天才剛剛救過你的~!柳雲祁心裡哀嚎著,暗暗吞咽了口口水,嘴角微微抽搐道「公…公主姐姐,您拿剪刀做什麼?這玩意危險,萬一傷到了您就不好了,乖~聽話,咱們不玩這個好不好?」

艾麗公主絲毫沒有理會柳雲祁的話語,將剪刀一張一合的弄的「咔擦」作響,直將柳雲祁弄得心裡一陣砰砰直跳,她居高臨下的問著柳雲祁道「說!你為什麼要救我?!」

額…問題的重點是這?是我聽錯了?還是她說錯了?柳雲祁的腦袋一時間轉不過彎來道「呃…那個…嘿嘿,您是公主…我不救你救誰啊?」

艾麗公主微微一愣,臉上有著一絲失望的問著柳雲祁道「就是因為我的身份嗎?」

「呃…嘿嘿…」柳雲祁傻笑的回答道。

「咔擦!」艾麗公主猛然將手中的剪刀合起,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道「我要你說真話!!」

那一聲咔擦聲當時就將柳雲祁嚇的渾身汗毛倒豎、冷汗涔涔,口不擇言的道「公主姐姐溫柔美麗,美麗大方,我…我很是仰慕…所所以我不捨得公主姐姐受一點傷害…所以才…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