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自然!”霍家家主點了點頭。

“好!那我去說服其他人,畢竟馬澤洪父女也不是吃素的!”其他兩個家主轉過身開始說服其他家主。

其他家主剛開始還有些猶豫,不過他們很快答應了。

他們也知道,一旦秦巖恢復實力,肯定要找他們算賬,畢竟他們參與了圍殺秦巖和馬澤洪父女的活動。

這些家主們商量好後,在霍家家主的帶領下,他們一步一步地向秦巖他們三人走去。

“霍振東,你想幹什麼?”

看到霍家家主一步步向自己這邊走來,馬澤洪頓時提高了警惕。

“啊!沒什麼!我們是想看看秦天尊的傷勢怎麼樣了!你們說是不是啊?”霍家家主打了個哈哈說。

他想不動聲色地發難,這樣更容易要了秦巖以及馬澤洪父女的命。

馬澤洪父女是天師,他們一旦打起來,難免有人受傷。

再加秦巖是天尊,臨死前的反撲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是是是!我們都非常關心秦天尊的身體!”

其他家主跟着打起了哈哈,但是一雙雙眼睛卻精光閃爍,緊緊地盯着秦巖以及馬澤洪父女,一看知道不懷好意。

馬澤洪站起來,一手捏訣一手握劍,掃了一眼霍家家主等人一眼,大聲地警告道:“各位道友還是不要過來了,我要給秦巖儲蓄魂力了!以免引起誤會。”

“馬家主,你剛纔和林俊從那個惡徒爭鬥了那麼長時間,肯定累壞了。不如讓我來吧!我魂力充沛,絕對會幫到秦天尊的!”

霍家家主笑眯眯地說,準備渾水摸魚,在幫助秦巖蓄力的時候一掌拍死秦巖。

“我也可以的!”汪家家主也跳了出來,並且大步流星地向秦巖走去。

馬澤洪混跡社會這麼多年,怎麼可能看不出他們的伎倆。

他當即知道這些傢伙想幹什麼了。

在馬澤洪準備阻攔的時候,秦巖突然有氣無力地對馬澤洪說:“師傅,讓汪家家主來吧!您休息一下吧!”

“秦巖,你怎麼能相信……”

馬澤洪焦急無地說,他準備拆穿汪家家主的陰謀,告訴秦巖這不過是他們的託詞。

可是馬澤洪的話剛說到一半,看到秦巖給他微微眨了一下眼睛。

秦巖這個眨眼的動作十分微小,其他人根本沒有注意到,但是馬澤洪不一樣了。

他和秦巖是師徒關係,秦巖隨便一個眼神,他能知道是什麼意思。

“師傅,汪家主和咱們是一條船的人!你放心吧!”

秦巖翹起嘴角笑起來,看起來十分陽光,根本沒有一點戒心。

其實秦巖卻在心冷哼起來:

汪宇啊汪宇,你這個無恥的王八蛋,事情都真相大白了你居然還想對付我。我今天如果不殺了你,我不信秦。

“馬道友,你放心吧!我法器被林俊從騙走了,女兒也被林俊從殺了,我現在和你們可是一條船的人!”

汪家家主假惺惺地說。

其他家主也紛紛附和,說自己被騙了,以後絕對不會當受騙了,而且一定和秦巖站在同一條戰線。

“那……那好吧!”馬澤洪裝出勉爲其難的樣子退到了一邊,給汪家家主讓開了一條路。

汪家家主走到秦巖身邊,伸出手向秦巖的頭頂摸去。

在這時,秦巖突然挑起眉毛,翹起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然後“嗖”的一聲從馬嬌的懷裏面站起來,並且一把抓住了汪家家主的手腕。

汪家家主驚呆了,他想不明白秦巖爲什麼突然好了。

其他家主也驚訝無,愣怔地看着秦巖。

他們心裏面同時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汪宇,你是不是想殺我?”秦巖一邊說,一邊將浩瀚的魂力通過汪宇的手腕輸送進他的體內。

魂力像滔天巨浪一樣,衝進汪宇的體內後,在眨眼間摧毀了汪宇的所有骨骼。

汪宇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斷斷續續地說:“不……不……不是……”

汪宇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像被拆掉了骨頭的肥肉一樣,“轟”的一聲堆在地。

“哼!實話告訴你們,我剛纔是假裝魂力盡失。我是要看看你們這幫傢伙是不是對我有不軌之心!想不到你們居然還真的想殺我!”

秦巖眯起眼睛向霍家家主等人看去。

他眼寒芒閃爍,看的所有人後背發涼。

各家家主嚇得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心驚膽戰地看着秦巖。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切居然是秦巖做的一個局。 秦巖一步一步地向霍家家主等人走去,氣勢逼人。

“天尊大人,您息怒!您息怒!我們不是您想的那樣!”霍家家主一邊擺手一邊向後退去。

其他家主也紛紛向秦巖解釋,同時向後面一步步退去。

“你們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今天是你們的死期!”

秦巖大吼一聲,曲指捏訣開始念動咒語。

各家家主看到秦巖動了殺機,一個個嚇得轉過身跑,根本不顧形象了。

眨眼間,各家家主全部逃走了。

“秦巖,想不到你心思如此……”

馬澤洪大聲讚歎起來,不過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不說了。

他看到秦巖身子一歪,由慢到快地向後仰倒。

“秦巖,你怎麼了?”馬澤洪向前衝去,一把抱住了秦巖,既擔心又關切地問。

與此同時,馬嬌也衝了過來。

她將秦巖從馬澤洪的懷裏搶過來,擔心無地問:“秦巖,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啊!”

看到女兒將自己推開,卻將秦巖抱進了懷裏,馬澤洪心裏面涌起一陣傷感:唉!女兒大了,有了秦巖這個男人,忘了老爸這個男人。

不過緊接着馬澤洪又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太過敏感了。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本來是自然規律,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傷感。

“我們趕快走!一會兒他們肯定會殺回來的!”秦巖虛弱無力地說。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澤洪馬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剛纔秦巖是真的脫力了。

不過秦巖爲了嚇跑各家家主,他強行撐起身僅存的魂力殺掉了汪宇。

“嬌嬌,我來揹着秦巖,你在前面給我們開路,我們必須趕快走。一旦他們反應過來,肯定會返回來的!”

馬澤洪從馬嬌的懷裏抱起秦巖,當先向門外跑去。

馬嬌愣怔了幾秒鐘,終於也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以秦巖的性格,以秦巖的實力,肯定要去追殺各家家主。

但是現在秦巖沒有追出去,一旦各家家主反應過來,肯定會想到秦巖也許是在嚇唬他們,必然會全部殺回來。

現在他們已經結成了死仇,是不可能緩和的。

來到院子外面,馬嬌打開車門,先讓馬澤洪抱着秦巖去,然後她坐到駕駛座,開車向莊園外面衝去。

馬嬌剛剛將車開出莊園,看到各家家主開着車折返回來。

通向莊園的只有一條路,如果馬嬌繼續向前開,必然會被各家家主堵住。

“爸,他們回來了?我們怎麼辦?”看到對方十幾輛車迎面衝來,馬嬌擔心地問。

其實馬嬌並不是在擔心自己,而是在擔心秦巖。

她怕自己被堵住了,秦巖會被對方殺掉。

如果現在只是他們父女兩人,馬嬌會直接開車撞去,大不了同歸於盡。

馬澤洪擡起頭向車外掃了一眼,指着旁邊的山路說:“嬌嬌,從這裏衝下去!”

“啊!什麼?”

“這樣吧!我來開車,你來照顧秦巖。”馬澤洪不由分說地將馬嬌從駕駛座拉到後座,然後自己坐到駕駛座。

馬澤洪猛打方向盤,開車向山下衝去。

看到馬澤洪向山下衝去,其他各家家主紛紛開車向山下衝去。

現在他們已經不在乎車的事情了,一輛車才幾個錢,他們現在在乎的是能不能幹掉秦巖。

一旦等秦巖恢復魂力,那絕對是他們的滅頂之災。

一個天尊級別的高手,可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其幾家家主開的都是越野車,越野車在山坡轎車有優勢,他們很快追了馬澤洪。

馬澤洪剛開始怕顛簸到秦巖,開車的時候較注意平穩。

現在看到對方都追來了,他立即猛踩油門。

車下面立即像裝了彈簧,整輛車“蹦蹦跳跳”地向下面衝去,在經過一條小溝壑的時候還差點翻車。

而對方的越野車平穩多了,他們開着車像獵犬一樣追在秦巖他們身後。

“馬澤洪,我們只是對秦巖感興趣,你只要把秦巖扔出來,我們是不會難爲你們馬家的!”

其一個家主大聲勸解馬澤洪。

“馬澤洪!你們是跑不了的!只要你將秦巖扔出來,我們對你既往不咎!”

另外一個家主用威脅的口吻說。

“爸,你千萬不要聽他們的!”馬嬌怕馬澤洪鬼迷心竅,當即對馬澤洪說。

馬澤洪一邊開車一邊堅定地說:“閨女,爸可不是糊塗蛋!咱們馬家和秦巖是捆綁在一起的利益體,誰也離不開誰! 如煙的愛與痛 更何況他還是我女婿,你未來的老公,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聽到馬澤洪這樣說,馬嬌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馬澤洪說的沒有錯,即便他真的將秦巖交出去,這些陰陽世家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不一會兒,車已經開到了山腳下,下面是馬路了。

爲了能平穩地行駛到馬路,馬澤洪一個急轉彎,開始向馬路併線。

其一個家主的車技太差,他轉彎的時候沒有操控好,車身右側高高翹起,然後“砰”的一聲翻倒在山坡,隨後順着山路向前急速滑去,最後摔到了馬路。

剩下的車紛紛向秦巖的車追去。

“爸,你開的慢一點,車裏面太顛簸了,我怕秦巖受不了!”看到秦巖的身子接連撞在車,馬嬌心疼無。

“開慢了被追了!忍一忍吧!我們馬開到公路了!”馬澤洪無奈地說。

秦巖伸出手,拍了拍馬嬌的腿:“逃命要緊!舒服不舒服是次要的!”

看着秦巖蒼白的臉,馬嬌張開嘴想說話,最後卻什麼也沒有說,只能在心嘆了一口氣。

“砰”的一聲,馬澤洪開車衝了公路。

“砰!砰!砰!”

其他家主也開車衝到了山路。

“馬澤洪,趕快將秦巖放下,我的車最高時速兩百六,我馬能追你!”

其一個家主大聲吼起來。

馬澤洪沒有理會他,轉過身對馬嬌說:“嬌嬌,看來只能使用我們馬家的祕術陰陽互溶了。” “陰陽互溶?”馬嬌特別好,不是很明白陰陽互溶是什麼意思。

“陰陽互溶是……是……類似於採陰補陽,或者是採陽補陰吧!”

說到間,馬澤洪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到了最後,他還是拉下臉將事情的大概說了出來。

畢竟現在是要命的時候,什麼禮義廉恥根本顧不了。

聽到馬澤洪的話,馬嬌和秦巖都睜大了眼睛。

他們都是成年人,當然知道採陰補陽或者是採陽補陰是什麼意思。

“爸,你的意思是在這裏?”馬嬌不敢置信地問,心驚訝無。

秦巖則更加驚訝。

他沒有想到自己和馬嬌的第一次居然要在車震完成,而且還是在行駛的車。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司機居然是自己的老丈人。

一想到那畫面,秦巖有些血脈噴張,因爲這實在是太刺激太不可思議了。

“那你覺得呢?”馬澤洪尷尬無地說。

其實馬澤洪也不想這樣,可是現在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只有讓馬嬌和秦巖陰陽互溶,馬嬌才能將自身的魂力最大限度的儲存進秦巖的體內。

如果只是通過手心貼背這種簡單的辦法,雖然也可以將魂力注入進秦巖的體內,但是這種辦法不持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