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擒龍手?”葉城簡直不敢相信。

低級戰技在李福手裏,能爆發出這樣的威力。

由此可見,他肯定已經達到了化神期。

“疾風步!”

“擒龍手!”

“幽冥指!”

……..

他的速度,陡然加快,且不斷的攻擊。

每一次集中魔靈,魔靈的身體都會被切割成無數斷。

雖然它在盡力的修復,但是修復的速度,卻是越來越慢了。

李福使用擒龍手限制它的活動範圍,再用幽冥指對其遭此毀滅性傷害。

半小時後。

魔靈徹底變成了飛灰,散落於各處。

李福站在原地,等了許久,確定魔靈已經死了,才轉身回來。而在這段時間裏,別墅內外的人,包括唐琪、高槐、高勇在內,都是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神。

剛纔的戰鬥,實在太精彩了。

葉城只使用了兩個低級戰技和一個高級戰技,就消滅了堪比化神期的魔靈。這在衆人看來,都不可思議。

因爲葉城只是一個天階武修者。

什麼時候天階武修者,也變的這麼牛了?

“小娃娃,我先走了,你自己應對吧。”李福的靈魂脫離了葉城的身體,消失不見。

葉城感覺像是被掏空了身體一般,腳步一軟,摔在了地上,重重的喘着粗氣:“李老頭的靈魂,也太強大了…。”

“一場戰鬥,使用的真氣也非我能夠承受,沒有死真是萬幸。以後一定不能再把身體借給他,省得借出了麻煩。”

葉城在心裏想到。

“葉小兄弟,你沒事吧?”柳青最先回過神。

“沒事。只是有點累。”葉城回道。

“咳咳…。”

MBI的強者高槐輕咳數聲,走過來道:“裝什麼啊?剛纔還生龍活虎的,怎麼會突然變的虛弱?你是在裝給我看嗎?”

葉城沒有理會他。

在唐琪的幫助下,站了起來,朝別墅區內走去。

“你!”

高槐被無視了,好沒面子。

唐琪扶着葉城,慢慢回身,冷冰冰的道:“感謝MBI對我唐家的相助,我們會記在心裏,容日後再報。現在我們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就不送兩位大使了。”


唐琪嘴上說感謝,心裏卻是極爲不屑。

她仍記得魔靈沒出來之前,唐家的長老們,被打的節節敗退,MBI硬是袖手旁觀,沒有出手的意向。

雖然後來聯手了,卻是迫於無奈。

說白了,高槐和高勇,也是想借助唐家的力量,暫時保命罷了。

因此,他不會真正感謝MBI。

相反她會記住這筆賬,還有唐家的幾位老祖,被MBI召去探索位置區域,至今未歸,是否如外界傳言的那樣,已經死去。唐琪會一一查清楚,之後向MBI討要一個說法。

唐琪扶着葉城進入別墅區,其餘唐家的人,也緊隨其後。

柳青留了下來,負責善後。

送走高槐和高勇,還有在別墅外面看熱鬧的各大勢力的強者。 蜈蚣神獸器已是對自己身體失去控制,想掙扎卻是無能為力,嚇得魂飛魄散,隨即向主人沈金斌符神皇發出求救訊號。

沈金斌符神皇看呆了十分困惑,不是別的,而是蜈蚣神獸器竟然瞬間縮小,這是怎麼回事,只有收回放入符寶袋中才會出現這種現象。

接著蜈蚣神獸器感應到蜈蚣神獸器的求救,也瞬間明白了蜈蚣神獸器似乎被那人不像人獸不像獸的怪物給控制,看著趨勢是奔他口中去的,難道真要被吃了!?

沈金斌符神皇頓時大急,顧不得多想原因,立刻暴起空間漂移衝去要救援,可是那裡來得及,此時距離混沌神獸和蜈蚣神獸器那邊差不多四百米遠,憑他的實力什麼符咒都覆蓋不了那裡去。

這是沈金斌符神皇大意了,對自己的蜈蚣神獸器太自信,距離不在控制範圍內。

還一個原因,四隻雙頭裂體盯著他的,他也不想動,不想發生混戰,認為混沌神獸主動去招惹蜈蚣神獸器,這是個機會,就等收拾了那怪物在發動擴大戰果。

蜈蚣神獸器和混沌神獸是對沖,速度有都極快,沈金斌符神皇騰空而起射出百餘米,蜈蚣神獸器已是縮小到一隻筷子大小被混沌神獸給吞入口中,細長的頸脖一鼓鼓咽了下去。



「好吃,真好吃!」混沌神獸咂巴咂巴嘴快意的嚷道,接著忽然一轉身就奔沈金斌符神皇去了,他有感覺到強大的符咒能量,他想吃。

沈金斌符神皇一動,那盯著他的四隻雙頭裂體也動了,一聲嘶鳴竄出,但也知道不可貼近,只能採用遠攻的方式阻擊,都是一張口全力的噴射出毒液,不求有功但求干擾延遲一點時間。

前面兩道毒液飛射過來封住去路,後面兩道毒液攻擊他的背部,沈金斌符神皇徹底的怒了,一聲怪叫怒吼,極限的使出空間位移,瞬間橫移出百米接著繼續撲向混沌神獸。

沈金斌符神皇的面部變得猙獰起來,這怪物竟然把他的寶貝蜈蚣神獸器給吞了,這還了得,一定要宰了他!

混沌神獸見目標忽然消失接著出現,立刻改變調整了下方向奔向沈金斌符神皇,那不斷釋放的符咒能量就是誘惑。

江帆見蜈蚣神獸器被混沌神獸給吞了,大喜過望,但見他奔向沈金斌符神皇又是嚇得大驚失色,急忙大喝;「吃蛋快回來,這傢伙很厲害!」一邊爆射過去支援。

「空間之刃!」距離已是七八十米了,沈金斌符神皇怒吼全力施展,空中驟然一緊出現數十把巨大的透明刀刃狠狠劈向混沌神獸。

混沌神獸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對江帆的警告充耳不聞,看著劈來的數十把透明巨大刀刃,立刻停下,細長脖子一伸,小嘴巴一張稀溜溜的猛吸。

頓時數十把刀刃驟然縮小一半,近半的符咒能量被抽吸走更加飛速的湧現混沌神獸的口中,而那縮小一半的刀刃只是頓了頓便繼續劈向混沌神獸。


混沌神獸這是知道害怕了,也沒想到對方的空間符咒這麼強大,竟然只能吸走一半,符咒能量像是細流正在入口,嘴巴已經沒了再反應的機會,眼睜睜的看著劈來。

哧哧兩聲,幸好盯著蜈蚣神獸器的兩隻雙頭裂體得空,急忙救援,竄過去的同時張口噴出毒液迎向劈來的數十把刀刃。

江帆距離要遠些,無法及時趕到,但也到了四五十米遠,也顧不得暴露實力了,急忙全力空間凍結使出去保護混沌神獸。

同時一手托著聖石箭桶按下按鈕,三十六隻聖石箭射向沈金斌符神皇,既要救援也要阻擊敵人靠近。

江帆的空間凍結瞬間將混沌神獸給凍住,符咒能量正好全部入口被吞下,兩隻雙頭裂體也及時竄到護在混沌神獸身前瞬間變身粗大,被凍結住,空間之刃也劈下。

嘩啦碎裂響聲一片,符神皇的實力就是不一樣,雖然空間之刃縮小一半威力五折,但還是強大的很,江帆的空間凍結瞬間崩潰瓦解。

叮叮數聲鳴響火星四濺,絕大部分空間之刃劈在兩隻雙頭裂體堅硬無比的軀體上,本來兩隻雙頭裂體變成碗口粗大身軀護在混沌神獸身前,是可以全部擋住全部攻擊的。

空間之刃劈碎空間凍結,有的已是稍稍改變劈下的角度,而雙頭裂體的身軀並不是牆壁完全起著隔離作用,還是有空隙的,有兩把空間之刃正好從縫隙中穿過,劈在混沌神獸身上。

噗噗兩聲,雖然空間之刃威力已經大大減弱,混沌神獸的身軀也有一定堅硬防禦程度,但還是不可小覷,混沌神獸身軀頓時鮮血飛濺出現兩道大口子,接著倒飛出五六米摔倒在地。

嗷!混沌神獸中招慘叫,接著在地上翻滾幾圈后坐起,哇哇的大哭起來,真的很疼。

兩隻雙頭裂體同樣被劈飛出去摔在地上,雖然沒受傷,但堅硬無比的外皮也出現裂痕,疼痛難耐呲牙咧嘴的。

沈金斌符神皇也不傻,見江帆手中木桶對著自己,立刻空間位移橫向移出百餘米,但注意力還是緊盯著混沌神獸,不管其他,他吞了自己的寶貝蜈蚣神獸器,那是絕對不能放過。

混沌神獸受傷,沈金斌符神皇心中大喜也是一松,發現混沌神獸本身防禦很弱,要是結實的攻擊到位,應該能殺了他。

正要爆發再去攻擊,忽然感覺前方上空似乎有東西墜落,還有一道亮光,抬頭一看大吃一驚,急忙再次空間位移消失,接著轟的一聲,在空中卷著油爆彈的雙頭裂體出手了。

此時江帆來到混沌神獸面前急忙問道:「吃蛋,你沒事吧!」一邊查看傷勢,一邊取出兩顆符神丹捏碎灑在他身上兩道冒血的傷口上,頓時瞬間止血,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出血痂開始癒合。

「媽媽,好疼,好疼,哇哇……!」混沌神獸嚷著哭嚎道。

江帆鬆了口氣,還好傷勢不重,還沒等要幹什麼,忽然不遠處喊來吶喊:「神皇大人,我們來了!」

呃,大隊符獸戰車衛隊終於來了,得趕緊走,已經大佔便宜了,江帆取出一個油爆彈推出,接著甩出一隻符火箭,便急忙抱起混沌神獸便飛速奔不遠處的樹林飛馳而去。

轟!油爆彈被引爆一大片火海出現,符獸戰車要追趕必須繞道,同時空中的另外一隻卷著油爆彈的雙頭裂體也放下油爆彈並引爆,不管其他,阻斷沈金斌符神皇的視線,好讓主人撤退。

江帆抱著混沌神獸急速飛奔,沈金斌符神皇出現在三百餘米外,盯著江帆哇哇怪叫憤怒至極的射去,讓他逃進樹林可就虧太大了,而且明顯樹林中似乎有狀況。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別墅區內。

唐琪別墅。

葉城被扶到沙發旁,唐琪猛的撒手,哼道:“你來唐家,有一段時間了,我竟沒有看出,你是一位化神期的前輩?”

“哎呦!”

葉城跌倒在沙發上,乾脆趴着:“能不能溫柔點?”

“那你說實話!”

“說什麼?”

唐琪坐了下來,說道:“說說你,到底是什麼來歷?你的修爲,是天階?還是化神?”

“你猜呢?”

葉城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總不能說,是李福在控制着他的身體吧。

唐琪哼道:“我上哪猜去?你老實交代!”


“好吧..。”葉城慢慢的坐了起來,非常嚴肅的道:“我實話告訴你,我是一個化神期的高手,我是故意隱瞞實力,到你這裏來養老的。怎麼樣,收不收我?”

“啊!你說真的?”

唐琪非常激動:“這麼說,我們唐家要有一個化神期強者坐鎮了!”

“我去…。”看到唐琪的反應,葉城不由連翻白眼:“大姐,我跟你開玩笑的,你聽不出來嗎?我要是化神期,會到你這個破地方來?”

“破地方?你把話說清楚!”唐琪激動過後,也覺得有些不可能。

“唉…。”葉城嘆道:“你就當我沒說吧。”

“哼,釀你也沒有化神期的實力!”

唐琪打量着葉城,少許皺眉道:“不對啊,你既沒有化神期的實力,怎麼會飛行呢?你與那魔靈交手時,一直處於騰空的狀態,這是隻有化神期強者,才擁有的技能。再有,你若沒有化神期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打敗魔靈?”

“運氣好罷了。”

葉城始終在迴避這個問題。

不管唐琪怎麼問,他就不正面回答。

唐琪問的累了,最終道:“算了,你既然不願意說,我也不強求。”他在心裏想,或許葉城真的是一位化神期強者,來她這裏體驗生活的,順便滅了魔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