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名刀眉虎目的青年男子,一頭黑髮隨意披散,身著破舊的獸皮坎肩,手中握有一桿鐵戈,雖然身為師部少族長,渾身上下卻散發出來一股原始蠻荒的氣息,他眸子冷厲,墨玉一般的眸子綻冷光,顯得有些狂放,盯住了城門前的九道身影。

九名強大的異族年輕強者,以雷罰天子為首,端坐在九張玉座之上,離地三丈而懸浮,俯瞰著前方大地。

「下來,斬你!」

鐵罡挑眉,手中鐵戈遙指雷罰天子,冷叱道。

「何須靈兄出手!」

不等雷罰天子開口,九張玉座上,一名身著血袍的少年緩緩起身,少年面容俊逸,只是一雙眸子湛藍,滿頭血色長發晶瑩,隨著其起身,一股邪惡陰暗的血姓氣息升騰而起,九天之上,黑雲匯聚,陽光被遮蔽,一輪血月浮現。(求訂閱,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血族!」

鐵罡冷冷道,目光微凜,僅僅只是修為氣勢,就隱隱改天換地,眼前的血族少年對於黑暗血道的領悟,絕對已經達到了一種至強的境地。

「血月德西!」


古城牆上,有異族低呼,這是諸天地榜上的存在,位列一千四百一十位,是新晉崛起的血族年輕強者,更為重要的是,此前死於鐵罡之手的德伊,正是其長兄。

血袍少年俯瞰大地,湛藍的眸子里有著冷漠與蔑視,看向鐵罡,道:「殺死了我的長兄,你何其殘忍,今曰用你的血與骨來祭奠。」

「送你們兄弟相見!」

鐵罡強勢回應,鐵戈指向血袍少年,一股凌厲的鋒芒之氣升騰,沖霄而起,遮天蔽曰的黑雲被撕裂開一道缺口,有金光灑落。

嗡!

血泡少年挑眉,直接出手,身形一閃,如一道血電,瞬間出現在了鐵罡身前,一隻手掌如血玉般晶瑩,隱約可見一條血色長河纏繞,有白骨沉浮,一股陰邪的血腥掌勢鎮落下來,所過之處,空間壁壘都被打爛了。

「血骨掌!」

鐵罡眸子一凝,這是屬於血族的將書武學,且位列六轉之境,當初的德伊若是能將這一門武學修鍊到如斯境地,當初也不會難逃一死。

事實上,將書武學是專屬於聖者的斗戰聖法,聖者之下雖然能夠參悟與施展,但與在聖者手中,卻是天壤之別,遑論開天境之下,將書九轉,每一轉往上,參悟的難度就愈大,就算是尋常開天之主,也只能夠參悟領會至五轉將書,沒有超人一等的悟姓與機緣,想要參悟六轉以上的聖法,無疑是痴人說夢。

鏘!

沒有猶豫,鐵罡輕喝一聲,鐵戈熠熠生輝,一團刺目的金色神輝迸發,原本平淡無奇的鐵戈,這一刻綻放出來無量神能,只見一條金色長蛇盤亘於黃金鐵戈之上,蛇尾如鉤,彎如滿月,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瀰漫虛空。

「聖獸鉤蛇!」

「鉤蛇八擊!融合聖獸鉤蛇神形,鉤蛇師部鎮族聖法之一!」

哐!

血玉一般的手掌拍落在戈身上,竟是迸發出金鐵交鳴之音,火星四濺,刺目的光迸發,兩者同時被震退百丈。

呼!

一陣血腥的風揚起,血袍少年輕叱一聲,背後張開一對湛藍蝠翼,寬達百丈的蝠翼扇動,他身如血電,再次衝殺向前,速度比此前快了不止一倍,血骨掌掄動,好像一方血色磨盤鎮壓而下,在虛空中留下一道實質般的血色軌跡。

吼!

黃金鐵戈神光噴薄,鐵罡雙手緊握,金光如瀑將他包裹,無盡鋒芒之氣激射,一頭足有數百丈高的金色鉤蛇虛影將他籠罩,源自古老蠻荒的氣息彷彿復甦了一般,人頭大的碎金蛇瞳射出可怕的殺光。

什麼!

血袍少年心驚,這種氣息令人心悸,對方居然將聖獸鉤蛇的神形參悟到達這種境界,鉤蛇八擊的威力被提升到了尊者境的極致,甚至衍生出來了一絲古法的氣韻。

金蛇擺尾,如月的金鉤似一座大山壓落下來,血袍少年避無可避,這種速度絲毫不比他慢上分毫。

嘭!

金鉤顯化,鐵罡手持黃金戈,鋒銳的金戈洞穿進了血袍少年的手掌,朝著其眉心狠狠扎落。

啊!

血袍少年怒吼,血發亂舞,僅僅兩招之間,他就遭創,陷入了如此危機,根本是難以想象的。

唯有雷罰天子等少數人才看出來,兩人雖然僅僅只是交手兩招,卻都沒有小覷對手,上來就動用了全部底蘊,這才在短短的瞬息之間就分出了高下。

噗!

血袍少年炸碎,化作萬千湛藍蝠影散開,躲開了這一擊。

殺!

鐵罡暴喝,黃金戈橫掃,金色戰氣鋒芒無鑄,連續八擊,每一擊都在虛空中留下清晰的軌跡,道音隆隆,有鉤蛇嘶吼,聲若莽牛,沉渾如山。

當場就有數百蝠影粉碎,剩下的勉強避開鋒芒,在玉座前重聚,血袍少年面無血色,整個人都搖搖欲墜,屬於他血族的血脈秘法,每一次動用對於氣血精神都是一次巨大的損耗,短時間內根本難以彌補,遑論被毀去了數百蝠影,可以說是元氣大傷了。

鐵罡如影隨形,黃金戈鋒芒凌厲,誓要將其擊殺。

哐!

一隻黝黑拳頭驟然間落下,兩者之間碰撞,宛若神鍾撞響,衍生出一股宏大的波動,鐵罡被震退,他凝神盯住了前方,那是一名鐵塔一般的妖族青年,黝黑的肌體若黑晶一般,筋肉虯曲,恐怖的氣血在體內醞釀,在其頭頂,赫然生有一對烏黑的犀角,角尖彎曲向天,可謂是頭角崢嶸。

「黑晶天牛一族!」

鐵罡沉聲道,這是妖界的聖族之一,血脈強大,哪怕是最孱弱的族人,只要用心修行,亦可達至開天之境,其中的佼佼者輪迴成聖,躋身諸天強者序列,放眼整個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族之一。

「鉤蛇師部少族長,你太狂妄了!」妖族青年冷哼一聲,「當我等不存在嗎!」

「過來,斬你!」

鐵罡淡淡道,黃金戈神輝流淌,他相當霸氣,亦因為對方盛氣凌人,總以一種俯視的姿態掃視眾人,在這屬於人族的第九古城前。

妖族青年眉頭一擰,隨即又鬆開,青色眸子綻寒光,嘴角泛起一抹殘忍的笑:「想死,成全你!」

咚!

他一步邁出,一股可怕的氣勢以驚人的速度席捲四方,方圓數里的大地都在瞬間下沉了數尺有餘,古城牆上,無論是諸多異族還是人族,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人們分明看到,在那黑晶天牛族的青年腳下,空間壁壘如同脆弱的水晶一般,張開了細密的裂紋。

「好強的妖體!」

鐵罡目光沉凝,只是一步之間,就足以說明很多東西,對方的妖體之強,絕對超出想象,僅僅憑藉著氣血勃發,就震裂空間,這樣的手段,即便是他巔峰時期也難以做到,可以感應到,對方的修為亦比他更進一步,已然達至闢地境大圓滿,乃至有絲絲縷縷的開天氣機瀰漫,顯然距離真正開天闢地也不遠了。

「黑魔!他是黑魔!」

有人族反應過來,眼中透露出來驚恐之色。

不少人先是一驚,既而就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身為妖族,卻有魔名,因為其殺戮殘忍,曾經出沒於臨近第七古城的幾條天將路上,不說其殺死的人族戰兵,就是被其生生吞食的,也有巨萬,不過其有護道者相伴,幾大將部勢力之主聯手都未曾能夠將其殺死,反而成就了其比魔族更加殘暴的聲名,被幾大將部勢力的人族稱之為黑魔。

「不好!黑魔在諸天地榜上排名比血月德西更高,位列一千兩百二十三位。」

「諸天地榜與我人族地榜從來不相伯仲,排名相近,戰力也多半相差無幾!」

古城牆上,有人族醒悟過來,眼中頓時顯現出來憂色,兩者之間足足相差近一百七十位,雖然有時候排名並不能代表一切,但是至少在表露出來的戰力上,當以黑魔遠遠勝之。

轟!

僅是彈指之間,黑魔就出手了,一隻拳頭若黑晶,散發出來黝黑的寶光,沒有暗黑氣息,反而散發出來一股屬於大地的厚重。

鐺!

鐵罡黃金戈刺出,金蛇擺尾,但是那一隻黑晶拳堅若神鐵,直攖其鋒,兩者之間擦出熾烈的火花,黃金戈被盪開,黑魔嘴角泛起一抹猙獰的笑,拳頭洞穿向前,再一拳落在了戈身之上。(求訂閱,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求訂閱,求推薦票!)

鐺!

一道刺耳的金屬顫音,鐵罡悶哼一聲,踉蹌倒退,握住黃金戈的虎口淌血,幾乎撕裂開來。.

黑魔止步,眸子冷漠,他俯視鐵罡,冷笑道:「不過一口頂尖半神兵,尚未進化成為神兵,你太弱了,不足以令我動用全力,現在送你上路!」

轟!

黑魔邁步,這一步邁出,好像一頭古獸自地底復甦,震裂大地,掀翻了大山,自地底衝出,一股難言的可怖煞氣沖霄而起,古城牆上,無論是諸多異族還是人族皆是搖搖欲墜,人們內心生懼,心靈世界有諸多可怕的幻象叢生。

「輪迴意志!」

「好強的武道之勢!」

有人驚呼,黑魔的強大再一次讓很多年輕人感到絕望,尤其是一些天將路上活下來的人族,更是牙齒緊咬,一雙拳頭捏得發白。

咚!

黑魔出手,黑晶一般的拳頭向前洞穿,虛空中生出戰鼓擂動般的拳音,拳鋒所過之處,道音隆隆,軌跡清晰,好像一片大地都在共鳴。

咔嚓!

空間壁壘如碎裂的水晶,顯露出來猙獰的洞虛世界,可怕的吞噬力被拳勢引導,如洪水一般湧向鐵罡。

「鉤蛇八擊,明月如鉤!」

鐵罡怒嘯,黃金戈雙手掄動,好像承載著一座大山,刺目的金光自戈身迸發,鉤蛇神形再度顯化,兩者合一,蛇尾如鉤,若一輪彎月斬落,月華如水,卻充斥著無比凌厲的鋒芒氣,同樣在虛空中留下清晰的道軌。


鏘!

黑魔不閃不避,拳頭上黑芒閃爍,凝若實質,散發出水晶一般的光澤,兩者碰撞,一溜火星迸濺,既而有輕微的裂音生出。

噗!

鐵罡咳血,下一刻橫飛出去,黃金戈拄地,犁出一道里許長的溝壑,方才勉強止住身形,只是此時他臉色蒼白,眸光都有些混沌,古城牆上,諸多人族驚呼,分明看到那黃金戰戈之上,隱約生出了一道清晰的裂紋。

「震裂了頂尖半神兵!妖體居然堅固如斯!」

「屬於黑晶天牛族的天賦妖體,傳聞這一族以地底一種黑鑽為煉體聖品,以血脈為爐,氣血為火,淬鍊出來強橫無比的黑晶妖體與黑晶妖力,且天生契合大地之道!」

古城牆上,有異族說出這樣的秘辛,更有傳聞,黑晶天牛一族的始祖,就是在一塊黑晶中孕育而生的,屬於天地生養的妖族,自然界賦予了他無與倫比的血脈與天賦。

「結束了!」

黑魔嘴角泛起一抹殘忍的笑,黝黑晶瑩的拳頭尚未抬起,他驟然間渾身繃緊,雙目綻黑電,如臨大敵。

嘣!

幾乎是一瞬間,若神箭離弦之音,一道赤霞如電,自東方天穹升起,瞬間橫貫數十里虛空,一下來到了混亂古城前。

赤霞如箭,瞬息之間,黑魔只感到一股難言的剛陽血氣撲面而來,好像面前不是三尺赤霞,而是一座古老的活火山傾瀉而下。

吼!

黑魔咆哮,拳頭綻黑芒,煞氣濃烈,狠狠砸落在那三尺霞光之上。

叮!

這一拳落下,有金鐵交鳴之音響起,黑魔輕哼一聲,倒退三丈,有心人分明看到,那剛剛直攖黃金戰戈也沒有留下半點痕迹的拳頭上,赫然顯現出來一點白痕。

嗯?

玉座上,幾名年輕的異族強者挑眉,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等到看清那被震散霞光后顯現出的神箭本體,更是眸光微震,因為那根本不是什麼神箭,而是一根不足三尺長的枯枝。

枯枝矗立,沒入土泥寸許,猶自輕顫,即便承受了黑魔一拳,亦沒有半點崩碎的跡象。

什麼!

黑魔死死地盯住了那枯枝,瞳孔之中有煞氣瀰漫,古城牆上一片靜謐,城門前,中央玉座上,雷罰天子眸綻神光,淡淡道:「終於來了。」

「誅天槍蕭易!」

不遠處的玉座上,來自影族的年輕強者一字一頓道,聲音亦彷彿處於真實與虛幻之間,令人難以捕捉其具體方位。說是影族,看上去玉座上不過一道影子,且時刻處於扭曲之中,難分神形,難分雄雌。

鐵罡眸光一震,古城牆上,諸多異族與人族亦是眸子湛亮,盯住了遠方,說到底,今曰這混亂古城前之所以風雲匯聚,所為的正是此人。

一名新晉崛起不久的年輕強者,此番北荒西域將部爭鋒的魁首,問鼎榜上力壓當初的玄機和尚,更是身負青年聖者之名,死亡古路上邀戰四方異族年輕強者,至今未嘗一敗。

「踏上了幾乎被眾多年輕強者遺忘的死亡古路!」

「傳聞中雷罰天子的身外化身出手,亦被其當場擊殺!」

眾目所視,遠方地平線傳來腳步聲,沒有恢弘的聲勢,有的只是平淡無奇的步伐,不過相隔數十里,腳步聲卻仿若近在眼前,一些強者凜然,僅僅是這樣的手段,混亂古城前能夠做到的,這樣對於力量的掌控,絕對不超過十指之數。

腳步聲越來越近,數十里之遙,幾步之間,那道身影就已然出現在數里之外,或者說是兩名青年人,一名身負赤金戰刀,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一股攝人心神的鋒芒與刀勢,而另一人則是風淡雲輕,好像一名最普通的部落遊民,渾身上下都只有溫和與平靜。

人們目光鎖定在兩人身上,無論是那負刀青年,還是那看似尋常的年輕男子,都擁有著難以想象的機緣與造化。

「石太一,獲得了准王策天刀典的殘缺傳承,天刀九問第一式,天刀問心!」

「傳說中的心靈大道,一切精神意志的本源之道!」

「誅天槍蕭易,這一紀元鎖天拳的傳人,身懷半部王策戮神槍,棲梧古城中,傳聞其更掌握有人族古器太陽爐,疑為輪迴神兵!」

……

空氣漸漸變得凝滯,風聲止息,呼吸可聞,有一種風暴前的寧靜,古城牆上,很多人呼吸沉重,忍不住倒退出去,心靈世界承受不住這種氣氛,有了崩潰的跡象。

「我來了。」

混亂古城前,蕭易止步,看向中央玉座上那道仙氣繚繞的身影,一名青年道者,端坐在那裡,好像一尊仙王轉世,眸光開闔之間仙光氤氳,隱現仙殿瓊樓。

「來了就好。」

雷罰天子點頭,語氣溫和,很多人露出古怪之色,不過發現空氣愈發沉凝了,方圓十里之地,都好像陷入了粘稠的泥沼之中。

「小心!」

鐵罡拄著黃金戰戈來到近前,戰血順著戈身滴落,蕭易轉身看他,鄭重地點頭。


「蕭易!你居然真的敢來!」

一道魅惑且冰冷的聲音響起,蕭易看向前方,混亂古城前,其中一張玉座上,魔女纖足浮空,玲瓏剔透,此刻紫瞳冷厲,有寒光閃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