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攬月宗宗主,行走之間,一股股月華之力繚繞,煙火不起,如同月中神女。

氣質倒與月寒宮的修士有些相近。

不過楚天卻知道,這攬月宗跟月寒宮完全沒有什麼關聯。

就和那落星宗和摘星峰一樣,僅僅只是修鍊星辰之力的宗門而已。

只是一個是十大玄宗的龐然大物,一個只是偏僻的雲武之地的小宗門。

「晚輩只是擁有一種特殊手段而已,不足為道。」

楚天神色自若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名美婦,毫無避諱之色。

他之所以能看破二人的隱匿之法,自然是因為系統的提示。

以他的實力,只是隱隱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氣機,卻無法完全發覺。

不過順著這股氣機,再藉助系統之力,自然就能輕易發覺。

「妾身攬月宗宗主芊幻月,楚道友,還請坐下一敘。」

攬月宗宗主走上前來,隨後手一揮,一道雲氣神通湧出,變幻為幾團雲座。

「攬月宗宗主所請,在下自然卻之不恭。」

楚天邁步上前,在面前一道雲座坐下。

剛一坐下,這團雲座就開始變幻,朝著四下分散,虛不受力。

但楚天面色不動,一陣法力湧出,就將輕易這些雲氣聚攏回來,重新化為一團凝實的雲座。

「真是英雄出少年,楚道友雖然只是初階妖王境,但實力卻是深不可測,倒讓妾身刮目相看了。」

攬月宗宗主見狀,美眸閃過一道異彩。

剛才她以幻化出的雲座,乃是一種雲緲神通,完全沒有受力之點,而且擁有靈性,能隨心而動。

雖然她只是試探一下,只用出少許力量,但對方輕易就將其化解,也可見對方的實力之強,非凡一般。

「我這點實力,倒是讓芊宗主見笑了。」

雖然面對的是萬象境的強者,但楚天面色如常,絲毫不懼。

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殺不了先天萬象境的強者,但對方也奈何不了他。

其他幾人也相應落座,卻沒有發生雲座分散的現象。

攬月宗宗主出現,言蝶和沈容自然神色拘謹,不再發言。

「不知道芊宗主,以一宗之尊前來見我一個晚輩,卻是為何?」

楚天坐定后,直直盯著眼前的美婦,開口問道。

「楚道友快人快語,那妾身也就直說了。」

「此行,妾身是有事和道友相商,而且我還帶來了一個對你十分重要的信息,你應該會感興趣。」

攬月宗宗主芊幻月一開口,一股無形的天地氣機封鎖了四周,將一應信息隔絕開來。

「相商?晚輩好像沒有什麼值得宗主看中的吧。」

「而且,除了幾宗聯合要覆滅我萬妖谷的消息,不知道還有什麼消息,值得讓宗主親身前來。」

楚天神色一動,一時反而搞不明白眼前這芊幻月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他和這芊幻月素未謀面,今天也是第一次見。

對方身為先天萬象境高手,又是一宗之尊,身份相差懸殊。

結果親身出現在此,卻是要和他相商?

還帶來了一個信息? 「楚道友自謙了,雖然你現在還是初階妖王,但以你展現的實力和潛力。日後很有可能會成就大妖之境,甚至統領整個蝕雲山脈的妖獸世界。」

「難道,你心中就沒有過這個想法嗎?」

芊幻月一對美眸盯著楚天,滿是深意。

「統領整個蝕雲山脈?」

楚天一愣,望著眼前的芊幻月,不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一時沉吟下來。

建立萬妖谷后,楚天自然也有過統領整個蝕雲山脈的想法。

一人之力,再強也終有限度,收集資源也有極限。

就像那十大玄宗,門中弟子無數,高手層出不窮,勢力盤根錯節,底蘊雄厚無比。

整個宗門上千年的積累下來,真正的實力極其可怕。

對於高層和門下弟子來說,這完全就是個互利的事情。

在宗門的庇佑,門下的弟子,可以四下搜集各種資源,完成宗門的任務,然後獲得各種急需的獎勵。

而宗門的真正高手,他們也能將所有的瑣事下放,隱世不出,安心修鍊,完全不需要浪費額外的時間。

只要一聲令下,龐大的宗門機器高效運轉下,什麼樣的資源都能幫他們找到。

這就是建立勢力的好處,數之不盡。

而且,他擁有系統,能兌換出無數世所罕見的功法傳承資源。

以他個人的力量,簡直是完全浪費了系統的能力。

但如果要是一統整個蝕雲山脈,集合整個妖獸世界之力,系統的作用也就能發揮到最大。

到時,門下妖獸四處尋找天材地寶,完成相應任務,兌換成所需要的獎勵。

哪怕自己什麼也不做,也一樣能擁有取之不竭的資源,他的修行也會達到最大的速度。

而且只靠他自己,也不可能一直照應整個萬妖谷。

就像現在,萬妖谷布下的眾多大陣,要是能擁有幾十上百甚至幾百的妖王坐鎮,就是妖尊都能輕易殺死。

固若金湯。

又何必擔心幾個小小雲武之地宗門的圍攻。

「我們攬月宗,不但與你沒有任何仇怨,更有一份情份在,不如雙方一起精誠合作。」

芊幻月看著楚天,語氣有絲絲鼓動之意。

「哦,不知道怎麼個合作法?」

楚天不動聲色,回道。

「我們攬月宗會暗地傾一宗之力,大力幫助楚道友,甚至會提供你晉陞所需要的大量難得資源。」

「而作為合作條件,只需要楚道友答應妾身,等你實力足夠,統領整個蝕雲山脈時,就反過來幫助我們攬月宗,整合整個雲武之地的人類宗門。」

「到時,我們兩方聯手,你控制妖獸世界,我們控制人類世界,共同進退,就能一舉控制整個雲武之地。」

「不知道,楚道友,對我這個提議覺得怎麼樣?」

芊幻月語出驚人,卻神色平緩的說出一個驚人的計劃來。

「控制整個雲武之地!」

聽到芊幻月所言,楚天也是心潮澎湃,感慨對方的野心之大。

要知道,此事雖然看似好處無量,但其中的風險也是巨大。

一旦消息泄露出去,整個攬月宗就會成為眾矢之的,甚至會面臨滅門之禍。

打量著眼前這渾身繚繞著月華,散發著不食人間煙火氣息的攬月宗宗主,楚天對她的想法頓時大為改變。

眼前這女子,並不像她表面顯露的這樣與世不爭,而是一個擁有大氣魄,大手段的不凡奇女子。

不過這也不奇怪,不然的話,攬月宗一個女修宗門,也不可能會在這雲武之地,成為幾大宗之一。

「芊宗主,果真是好氣魄,好手段。」

「不過,芊宗主為何這般有自信?斷定我一定能達到大妖之境,統領整個蝕雲山脈?」

楚天沉吟片刻,這才洒然一笑:「要知道,我現在還只是初階妖王,很可能一月後幾大宗的圍攻,我都不一定能安然度過。」

「芊宗主,似乎有些過於高看在下。」

楚天心中瞭然,清楚明白自己的份量。

蝕雲山脈廣袤無邊,甚至延伸出了雲武之地,不知多少萬里。

雖然其中,像七彩林一樣強大的妖王族群並不多,但加起來也是一股極其強橫的力量。

其中,更說不準會不會有隱世不出的大妖。

楚天現在的實力,雖然已經算是十分驚人,但要想真正統一蝕雲山脈,還是完全做不到。

就算他晉陞為高階妖王,恐怕也力有不逮。

除非他晉陞入妖尊境,真正霸絕萬里,才能做到萬妖臣服,成就至高之位。

而對方現在就這麼急迫的想和他拉上關係,未免顯得有些太於唐突。

「嗬嗬嗬……」

「楚道友說笑了,妾身可清楚的知道,你身邊有一尊妖尊護衛,幾大宗成立的聯盟雖然嚇人,但恐怕也難不倒你。」

「而且,只有在你崛起於微末之時的幫助,才足可見我攬月宗的誠意。」

芊幻月一副瞭然於心的神色,笑意吟吟。

「什麼?!」

「芊宗主你是怎麼知道的?」

楚天這一驚,非同小可。

玄靈前輩的身份,除了他,幾乎無人知曉,就是他拜訪的幾大妖王族群,除了那蒼雷,其他人也不完全清楚。

「這就是妾身這次準備和你合作,帶來的消息了,算是我的見面禮。」

芊幻月眼如月牙,輕輕一笑,似乎十分滿意眼前這個萬事不驚的小傢伙,一時驚異的表現。

「你可知道,為何幾大宗門為非要等一月後,再一齊攻打你萬妖谷?」

「還請芊宗主告知。」

楚天目光一凝,正色道。

「我得到的秘密消息是這樣的……」

隨後,芊幻月將她所知道的一些秘密,娓娓道來。

「黑沼王……」

聽完,楚天也是眉頭緊鎖,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原來,上次那黑沼王的分神帶著那黑蟒逃走之後,並沒有離開此地。

而是分神消散之前,讓那條黑蟒留在了雲武之地,不知道以什麼手段聯繫上了幾大宗門。

然後將楚天身旁很可能有一位妖尊的信息透露了出去,這才延緩了幾大宗門的攻打計劃。

而這一月時間,幾大宗就是在等黑沼王的信息。

只等那黑沼王傳來信息,就一齊覆滅萬妖谷! 「這個老不死的,果然是個大禍害。」

楚天心中暗道,也是覺得有些棘手,壓力大增。

不過,他卻絲毫不後悔殺了黑水寒。

那小孽畜黑水寒也是個小禍害,殺了也是白殺。

「如果那黑沼王從乾武之地親身趕來,加上那半步秘藏的魔無極和他身後傳言中的秘藏境強者,以玄靈前輩的實力,恐怕也有些吃力。」

楚天心念轉動,思考著一月後的應對之法。

玄靈前輩雖然實力深不可測,很可能還是中階妖尊中的巔峰者,但對上同境界的二名強者,就算不懼,但也不可能再分神庇護萬妖谷。

更不用說,幾大宗組成的誅妖聯盟,精銳齊出,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強大力量。

「怎麼?楚道友是對那黑沼王十分忌憚嗎?」芊幻月輕笑幾聲,然後這才說道:「不過你也不必過多擔心。」

「那黑沼王要坐鎮族群,卻並不會親身趕來,只是準備以秘法送一具分身過來。」

芊幻月似乎是故意想看到楚天這幅驚訝的神情,這才慢慢悠悠的開口解釋。

「這個磨人的小妖精。」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