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次攻防並沒有輸贏,雖然場面上克己更好看一些,命中兩次,但卻都被月神完全擋了下來,幾乎等於沒打著。

好好的一場大戰,被這兩人搞得氣氛很尷尬,大家都原地不動,像是看戲似的。

「耀揚哥。」月神輕聲叫了一下,提醒他不要傻站著了,該動手了。

張耀揚剛剛也是看的有點入神,回過神來,二話不說就沖向對方的一個混混,舉起手中鋼管狠狠砸下去。

這混混哇的一聲大叫,抬手捂著腦袋,也顧不上還手。張耀揚順勢抬腿,一腳踹在他小腹,右手緊握鋼管又是一下結結實實的掄在他脖子上。這混混身子一軟,向後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張耀揚這麼一動手,其他人也終於進入狀態,紛紛撲向對方,各自尋找對手。一時間,殺聲四起,哀嚎遍地。

大家也都非常有默契,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去打擾中間那兩個人。

高手過招,勝負就在毫釐之間,稍有差池可能就會被對方抓住機會。月神和克己都高度集中精神,再次纏鬥在一起。

打群架,氣勢很重要,人數更重要。除非哪個隊伍里有那種以一敵十的狠角色,不然人數少肯定是劣勢。

現在,榕崗就是這種情況。唯一一個狠角色,克己已經跟月神纏鬥在一起,而且大家也都看得出來,這兩人一時半伙分不出勝負。這隻隊伍里,除了克己之外,就沒有能拿得出手的人物了,也就數克己身邊一個叫大熊的近身有點能耐了。

大熊人如其名,一米九的身高,壯的像頭熊一樣。算是個出色的紅棍,雖然跟克己、月神這個級別比起來差得多了,但是比大部分混混也要強的多。

在克己跟月神單挑死磕的時候,大熊承擔起自己這邊「箭頭」的責任,首當其衝的頂在了最前面,剛開始就直奔張耀揚而去。

今天這場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或許是不想然戰鬥太快結束,兩邊人頗有默契,在場五六十號人沒有一個拿刀的,充其量就是甩棍、鋼管,還有不少人赤手空拳的。

當然了,鋼管這東西打得巧了,照樣能出人命,甚至用拳頭打死人也不是罕見的事,只是看各自想不想鬧出人命罷了。

大熊雙手各拎了一根水管,這兩根水管都有些生鏽了,頂端還有彎曲的介面,像是剛剛從家裡卸下來的一樣。不過,武器就是個樣式罷了,真正要看的還是人,如果做不到像天縱、天收那般絕頂的品質,其他的都一樣。

這兩根像是從家裡剛卸下來的生鏽水管,頗具威懾力,尤其是被大熊拿在手中,加上他的形象,活脫脫一個殺人狂魔。

大熊這邊很快就盯緊了張耀揚,粗重的手臂揮舞著生鏽的水管,一下下狠狠砸過來。

張耀揚在他面前像個小雞仔一樣,他這小體格哪有那麼大的力量能跟大熊硬杠,只能舉著鋼管抵擋,還要找機會不斷後撤。

鐺!鐺!鐺!金屬強烈的碰撞,傳出震耳的響聲。大熊不但身材魁梧還不失靈活,手上速度也著實不錯,一下接著一下,根本不給張耀揚喘息的機會,而且力量越來越大。

張耀揚的身手也就比一般的混混稍強而已,哪能扛得住這種程度的進攻,握著鋼管的右手虎口,被震得微微發麻。不得已之下,他就得用左手抵住自己的鋼管去抵擋,不然根本握不住。

這樣一來雖然能抓穩鋼管,但受力面也大了,大熊手中的水管每一次砸下來,他的左手就跟著疼的顫抖。

張耀揚心裡叫苦連連,心想,自己這邊人數佔優,卻沒一個人過來解圍,主動求救吧,又有些丟人,只能堅持著硬抗。

兩人一退一進,張耀揚都快要退出人群了。他瞄了一眼,發現還是沒人過來,心裡咯噔一下,要是真離開了大部隊,大熊肯定抓住機會猛攻,自己還不得被活活砸死。

無奈之下,張耀揚也顧不上面子了,準備求救。只是,他剛張開嘴想要大喊,卻聽見了一個中氣十足聲音:「耀揚哥!頂住!!」

這聲音張耀揚並不熟悉,反正肯定不是豆芽,也不像白臉兒那般尖聲細語。他側頭向前看了一眼,只見阿豪咬牙切齒的從大熊身後狂奔而來。 先前的感覺十分玄妙,夜南山將劍意控制進入口中,只覺得有一股能量在唇間匯聚,然後,呸了一口,頓時一道青芒射出來了。

終於,夜南山也算是踏上修行之路,有了第一個技能了,不過,這技能的攻擊方式,似乎有些羞恥?

吐口水…夜南山突然想到了地球上的神獸羊駝,嗯…俗稱草泥馬,它的攻擊方式也是吐口水來著,想到這個,夜南山更羞恥了。

又接連試了很多次,並且,夜南山又再次嘗試用手發出劍氣,但是,他用吐口水大法,一吐一個準,每次都能射出劍氣,但用手的話,一次都沒能成功。

這就很令人尷尬了,夜南山也不得不接受吐口水成了他修行路上的第一個技能。

大概是口水吐多了,夜南山感覺體內的那道劍意和原先比起來變得有些微弱,身體也湧出一股倦意,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夜南山抬頭看了看天色,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到了下午三四點的位置了,不知不覺,已經練了這麼久了。

慕容劍羽還在吊床上毫無信心的睡著,夜南山走了過去,本來是想向她再請教一下關於劍意的問題,但突然腦子裡出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呸!」

夜南山對著慕容劍羽吊床的繩子吐了一口口水,不,一道劍氣。

哼,讓你剛剛招呼都不打就刺我,嚇死你!

夜南山想著用劍氣將慕容劍羽吊床的繩子切斷,讓她摔一跤來著。

不過,這劍氣剛進慕容劍羽周圍六尺,慕容劍羽身側就突然憑空出現了她的那柄青劍。

青劍毫不費力的將夜南山的劍氣擋下,讓后直直的朝著夜南山襲來,速度奇快,瞬息而至,一直到快刺中夜南山的時候,這柄青劍才突然急停住了,懸停在了夜南山咽喉一寸之處。

夜南山咕嚕一聲,喉結滾動,咽下了一口口水,他甚至能夠感覺到這柄劍上散發著冷冽的寒氣。

慕容劍羽已經醒過來了,伸著懶腰,慢悠悠的踱步過來,將懸在夜南山咽喉處的青劍取走,然後撇了夜南山一眼,說道:「別再玩這種把戲,我不確定每次都能收的住手。」

夜南山連忙乖巧的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差點把自己玩死了,瑪德,不作死就不會死,古人誠不欺我!

突然,慕容劍羽一愣,似乎想到什麼,猛的看向夜南山:「你剛剛攻擊我的是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夜南山連連擺手。

「快說!」慕容劍羽瞪著眼睛道。

「呃…應該是劍氣吧。」夜南山有些不確信的回答道,小貔貅說這是劍氣來著。

慕容劍羽看了看夜南山,說道:「再放一次給我看看。」

「不要了吧…」夜南山有些猶豫,要是攻擊手段正常一些,都不用慕容劍羽說,他自己就開始顯擺了,可是這吐口水大法,真的讓人羞恥啊。

「快點!」慕容劍羽命令道,「別廢話,朝我攻擊。」

夜南山:「…好吧,那我真吐,不是,真攻擊了啊。」

「麻溜的。」說著,慕容劍羽站遠了一些,和夜南山大概隔著一仗左右的距離。

夜南山看著慕容劍羽:「那我真來了啊。」

慕容劍羽一瞪眼:「你怎麼這麼婆媽?你是女人還是我是女人?」

「呸!」

夜南山聞言,一點都不猶豫了,當即就向慕容劍羽使出了吐口水大法,但是,也不知道是口水吐太多了,能量用完了還是一下吐太快了,這一口,竟然沒有劍氣射出,反而噴射出許多口水。

慕容劍羽和夜南山站的還是比較遠的,口水並吐不到她,但是,慕容劍羽臉卻黑了下來。

靠了!教了個什麼鬼徒弟?說他一句,他居然就敢向師傅吐口水?反了你了!

「錚」慕容劍羽的青劍又憑空出現了,被她握在手上,這次不是無聲無息,還自帶出鞘的音效。

「師傅姐姐,誤會啊!誤會!」夜南山一邊後退,一邊連忙說道。

「沒有誤會!我要斬了你這逆徒!」

「真是誤會啊師傅姐姐,我的劍氣是吐出來的!」夜南山連忙解釋,「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沒吐出來,師傅姐姐你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朝你吐口水的,不信我再試給你看。」

「呸!」

夜南山用力呸了一下,本該出現的劍氣還是沒有出現,反而是噴射的吐沫,飛濺了黑著臉走近的慕容劍羽一臉。

卧槽!夜南山心裡一驚,暗道一聲完蛋了,噴了師傅一臉。

慕容劍羽被噴了一臉口水,愣了一下,伸手抹了一把,臉色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

「夜南瓜,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向我慕容劍羽吐口水的,你是第一個。」慕容劍羽語氣平靜,但聽得夜南山心裡更加發毛了,相處這麼多天,還沒看過慕容劍羽語氣這麼平靜的說話來著。

慕容劍羽:「我允許你再吐一口,如果再吐不出劍氣,給不出我一個完美的解釋的話,你今天得爬著下山了。」

夜南山面對步步緊逼過來的慕容劍羽來不及多想,又連忙呸呸呸連吐了三口。

登時,兩道劍氣混著一口口水噴了出來,夜南山頓時感覺渾身乏力,額頭冒汗,跌坐在地,體內的劍意光芒更為微弱了。

終於成功了,連呸三口,夜南山成功吐出了兩口劍氣。

慕容劍羽臉上又多了一些吐沫星子,不過,她這次沒有再管那麼多了,避開了一道劍氣,另外一道劍氣,被她捏在了兩指之間端詳著。

那道劍氣呈青色,摸約十來厘米,細長如針,慕容劍羽捏著這道劍氣,端詳了許久,彈彈手,劍氣在慕容劍羽指尖消散了。

看著夜南山,慕容劍羽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怒意,面容平靜,眼神中卻是有些古怪。

慕容劍羽此時心裡可一點都不似他表情一般平靜,而是翻起了驚天巨浪。

真的是劍氣,雖然是吐出來的…但是,這已經是將劍意引導出體外的表現了。

劍意引導出體外,就是會形成劍氣,但是劍氣表現和運用形式的也有不同,初期劍氣出體,只能附著在體表,讓攻擊有所增幅,然後下一個階段是能夠將劍氣附著在兵刃上,讓兵刃更為凌厲,這也是劍客最普遍的劍氣運用方式,再下一個階段,才是能將劍氣離體,直接用劍氣進行遠程攻擊。

當年,我是用多久才能劍氣出體的?三天還是五天?又是用多久,才能劍氣離體,用劍氣遠程攻擊的?三個月還是五個月?時間太久遠,記不清楚了,但是,自己當年那般的進度,自己就已經被當年的劍鋒劍主讚譽為劍鋒有史以來最為出色的天才了。

天才么?

那這個傢伙今日才踏入修行之門,剛剛開始學劍,前後不過兩三個小時就能射出劍氣,又該被稱為什麼? 所謂吉人自有天相,張耀揚終於安下心。雖然阿豪算不上什麼高手,但也足夠兇猛,最起碼能拖住大熊。

大熊察覺到身後的一樣,低哼了一聲,他似乎並不准備放掉眼前的「獵物」。突然猛地向前衝去,高舉右臂掄起水管砸下去,帶出一陣風聲。

張耀揚這次也學聰明了,左手不再抵著鋼管,而是雙手一起握在底端,用力向上揮去。鐺!!又是一聲驚響,儘管雙手被震得生疼,但他還是咬著牙堅持下來。

只一下,張耀揚立刻抽回鋼管,腳下不斷交替向後退了兩步,盡量與大熊拉開距離,同時,手中的鋼管不斷向前揮動。

大熊緊緊跟上,左手的水管又砸了過來。張耀揚剛剛抬手,幾乎同一時間,大熊的另一根水管也揮了過來。

張耀揚向後仰了一下,雙手緊握鋼管在胸前大開大合的揮了一下。鐺!鐺!兩聲輕響,打掉了大熊兩個水管的進攻。

誰曾想,這只是大熊買個破綻而已,他忽然向前一步站定,抬腿就是一腳猛踹,過程中還有那麼一秒鐘的蓄力時間,力量有多大可想而知。

張耀揚只感覺有一塊大石頭撞到了自己,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飛去,噗咚一聲摔在了地上。

大熊這邊,一腳過後也不去追擊,因為他感覺到身後那人已經到了跟前。他即刻原地轉身,同時手上的水管砸了過去。

砰!!水管穩穩命中,但大熊卻瞪大了眼睛,有那麼點驚訝。視線中的阿豪狠狠地咬著牙,眼中甚至噴出一條火蛇,他舉起自己的左臂擋在頭前,硬生生用小臂扛了一下。

大熊知道自己剛剛這一下是用了全力,再聽這聲音,那感覺就像是骨頭被打斷了一樣。他以為阿豪會躲開,沒想到他竟然以這樣的方式主動迎上來,一時間呆住了。

「想動耀揚哥,先過我這關!!!」阿豪怒吼一聲,右拳破風而來,直襲大熊面門。

POONN!!!

人類在受到強痛感刺激之後會產生兩種反應,要麼是疼的受不了了,甚至直接暈厥,要麼是刺激到所有神經,爆發潛能。

眼下的阿豪就屬於後者。大熊那一下掄的太狠了,直接刺進了他,這一拳的力量大到驚人,如果旁邊有個攝像機的話,一定能通過慢鏡頭看見大熊的臉都被打變形了。

只一拳,大熊龐大的身軀向旁邊倒去,還好他下盤夠穩,硬撐了兩步沒有倒下,但根本就站不穩,眼前的景象一片東倒西歪。

「我艹!!」阿豪大罵一聲,揮拳再次打過來。

POONN!!大熊應聲而倒,轟隆一聲摔在地上,甚至能感覺到地面都在微微顫抖、兩個生了銹的水管也掉在了地上。

阿豪的這一拳雖然力量沒有剛才那麼大,但此刻大熊是處於毫無戒備的狀態,在沒有任何阻礙的情況下挨了這一拳。

經常看拳擊類比賽或是時下最流行的UFC等等的人,一定對此深有體會。擂台上的拳手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試探、防守和尋找機會,很少有在對方沒有防禦情況下的「完全命中」,一旦有了,那基本就是一擊必勝了。

大熊這屬於短暫性休克,估摸得在地上躺個三五分鐘才能醒過來。還好現在開春了,如果是在冬天,在冰天雪地里躺上幾分鐘也夠受的了。

阿豪站在大熊身邊呼呼的喘氣,他的左臂自然的垂下,看著是有點抬不起來了。瞄了一眼之後,連忙走向張耀揚將他扶起來,「耀揚哥,沒事吧。」

剛才大熊那一腳也著實夠勁,張耀揚還真有點胸悶氣短,喘不過氣,但在手下面前怎麼著也得硬撐起來,何況還是在新人面前。他拍拍身上的土,故作鎮定的點點頭,「沒什麼事,剛才疏忽了。」說完,看向阿豪垂下的左臂,問道:「倒是你,沒事吧?」

阿豪抬起右手在自己左臂上掐了一把,嘿嘿一笑,「沒事,就是有點木了,一會就好。耀揚哥,你就不用動手了,在後面看著就行,交給我們吧!」說完,一溜小跑沖回人群之中。

張耀揚是個特別愛才的人,尤其是在現在這種隨時都會東窗事發的情況下,更需要幫手。他望著阿豪的背影,浮現出一絲笑容。

至少到目前為止,阿豪所表現出的特質都是他喜歡的。忠誠、老實、有能力,尤其是瘋狗一般的打架方式,正是張耀揚所需要的。雖然月神作為手下的最強戰力足以撐起一片天,但是除了他之外,就沒什麼狠角色了。

豆芽畢竟年紀太小,全盛組也要聚在一起,打出氣勢來才能發揮威力。白臉兒更是手不提肩不能挑,叫他頂上去也不現實。阿豪的出現,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缺。張耀揚心裡想著,或許真的可以培養培養。

阿豪在放倒大熊之後,彷彿突然開了掛,折回人群橫衝直撞。

張耀揚這邊本來就沒有個領頭的人,豆芽始終不堪大用,還需要成長。正好阿豪越戰越勇,所有人都開始跟著他的步伐向前。

阿豪一頭扎進人群,面對年長自己幾歲的混混們絲毫不懼,氣勢如虹。反倒是對面的人見他這股氣勢,再加上人數上的劣勢,顯得有點畏手畏腳了。

在最需要有人站出來的時候,兵子手下一個叫老姚的混混挺身而出。這個老姚其實只有二十七八歲,但長的很老成,所以就有這麼一個外號。他也是個退伍軍人,跟兵子之間有很多共同話題,後來就乾脆跟著兵子混了,手下也有些底子。

老姚左右看了看,從路邊抄起一塊磚頭,低頭貓腰,直奔阿豪而去。

阿豪正在跟旁邊的人纏鬥,而且周遭太吵雜,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可給了老姚機會,他突然一下躥出來,握緊了搬磚,抬手就砸過去。

砰!一聲悶響,板磚砸在阿豪的頭頂四分五裂。他頓了一下,只感覺一股暖流從頭頂緩緩流淌下來,視線立刻被一層深紅蓋住。

阿豪這個人,作為紅棍最大的特點並不是多能打,而是他的抗擊打能力特彆強。這是在學校期間不斷的瘋狂戰鬥所磨鍊出來的。還有一點,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狂熱份子,越大的傷害,越重的疼痛就像是催化劑一樣,讓他越來越強。

每一次傷害對阿豪來說,都是一次進化。

「我草擬嗎啊!!!」伴隨著一聲暴怒的罵聲,阿豪掄起拳頭轟過去。 慕容劍羽很快就發現了,夜南山屬於一個例外,這傢伙,能夠吐出劍氣,讓劍氣離體進行遠程攻擊,但是,他的竟然還不能做到正常的劍氣附體,更別說是附著在兵刃上了。

而且,這傢伙劍氣離體的方式也著實詭異,從口中吐出劍氣,這種事情,慕容劍羽也能做到,但是正常情況下,誰會這麼去做啊?

按照正常情況,練劍,少數天才悟劍意,大部分練劍氣,劍意和劍氣很相似,劍意的攻擊方式,其實也是產生劍氣進行攻擊,形式上相同,但是根本上有差別。

就像是荷花和浮萍,看著都是生長在水面上的植物,但是一個有根,一個沒有根,這就是本質上的區別。

但是,不管是哪種,練劍,都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先是劍氣出體,附著在體表,而基本上大部分人,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首先將劍氣附著在用劍的手上,因為手是人體最利於攻擊的,而且,需要持劍,也方便日後再將劍氣通過持劍的手附著在劍刃上,最後,才是劍氣離體,而劍氣離體的方式,作為劍客,通常也是通過劍,斬出一刀劍氣,這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方式。

而且,劍氣是不能像劍意一般在體內肆意遊走的,劍氣的使用,需要配合劍法劍訣,基本上都有特定的運轉路線,以至於大部分劍法劍訣的設計,都是只能通過手來施展劍氣。

畢竟,應該沒有哪個劍派,會覺得用嘴施展劍法,比用手來得更好吧?

像是夜南山這般,用嘴吐出劍氣的,著實罕見。

當然,如同慕容劍羽一般,也有劍意的劍道天才,倒是也能通過劍意從口中發出劍氣,但是,人都是劍道天才了,能用手,用劍,瀟洒的發出劍氣,吃飽了沒事誰會用吐口水的方式進行攻擊?

不要臉的嗎?

說白了,夜南山此時就像是一個沒學會爬,沒學會走,但卻突然會蹦幾步的孩子。

「練了這麼久,才能射出這麼弱的劍氣,打在人身上,只能給人撓痒痒,繼續練吧。」慕容劍羽平靜的說完,然後手一揮,一道劍氣飛掠而出,將不遠處的一顆小樹懶腰斬斷,「什麼時候練到這種程度,你的第一課就差不多了。」

發佈回覆